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国企“裸官”挪用5.8亿受审 接受性贿赂并吸毒

2010年07月29日03:18京华时报裴晓兰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国企“裸官”挪用5.8亿受审 接受性贿赂并吸毒

董跃进(右)和马连龙在法庭上。本报记者欧阳晓菲摄

昨天,本市司法机关办理的最大一起挪用公款案在市二中院开庭审理。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进出口贸易部总经理董跃进被控挪用5.8亿余元公款,并受贿百余万元。据了解,董跃进还曾接受行贿者的性贿赂以及冰毒。法庭上,董跃进表达了悔意,他说,他在认识到自己行为的严重性时,“都崩溃了”。

被控挪用5.8亿公款

昨天上午10时许,身材矮小、身穿号服的董跃进和另一名被告人马连龙一起被带上法庭。因患有严重的关节炎,董跃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站上被告席后,董跃进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回答问话时声音很小,几次被审判长提醒大点声。庭审进行了约半个小时后,他要求喝水,一名法官随后出去给他端了杯水进来。

董跃进1958年生于河北省,研究生文化程度,曾任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进出口贸易部总经理,还曾兼任该公司总经理助理,行政级别为正处级。据了解,董跃进的妻子、儿子早年都已移居美国,他常年独自生活,成了名副其实的“裸官”。

另一被告人马连龙,案发前是北京中润德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据市检二分院指控,2007年6月至2008年2月,董跃进和马连龙合谋,利用董跃进担任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进出口贸易部总经理的职务便利,在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受上海合生源财进出口有限公司、上海皓讯通信设备有限公司等4家公司委托,代理进口货物暨开具信用证业务的过程中,要求上述公司将应当直接支付给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的货款5.8亿余元,支付到马连龙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中润德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用于增加该公司银行账户的资金流量,申请银行授信等使用。至案发时,尚有1300余万元未归还。

在此过程中,董跃进、马连龙涉嫌共同收受上海皓讯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振涛给予的两台笔记本电脑(价值73776元)和港币20万元,共计人民币26.7万余元。

此外,为了感谢董跃进帮助使用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的公款,马连龙还多次代表公司给予董跃进贿赂款共计91万元。

检方认为,董跃进的行为涉嫌挪用公款罪和受贿罪,马连龙则涉嫌挪用公款罪、受贿罪和单位行贿罪。

过于兴奋忽略风险

法庭上,董跃进承认受贿,但对挪用公款的指控提出了异议。他说,他之所以会走到今天,都是从认识马连龙开始的。

2006年,董跃进结识了自称一家公司副经理的马连龙。马连龙称自己在上海认识一些客户,可以联系让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给这些客户代理信用证的业务。实际上,马连龙当时只是社会闲散人员,正混迹于工体附近的茶社,整日打牌赌钱,但爱吹牛的他竟博得了董跃进的赏识与信任。

此后,马连龙将谎称是“情报人员”的上海皓讯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负责人张振涛引荐给了董跃进,张振涛又向董介绍了上海合生源财进出口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王康等人。随后,几方洽谈了委托进口业务,由中通建公司代理皓讯等公司进口货物,代开信用证,并从中收取开证金额0.6%至0.8%的代理费。作为中间人,马连龙收取每单业务0.6%的代理费,并以此迅速攫取了巨额利益,成立了北京中润德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翻身变为公司老板。

而检方指控的挪用5.8亿元公款的事实,正是在北京中润德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后发生。据董跃进回忆,在与上海合生源财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客户的业务往来中,合同标的额总数大概是10亿余元。起初,上述公司将货款直接汇给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中润德公司成立后,马连龙为了让自己的公司向银行申请授信额度,要求董跃进把上海合生源财、上海皓讯等公司应当直接支付给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的货款,先汇到他的中润德公司,再转回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以此增加其公司银行账户的资金流量,显示公司的资金实力。

为进一步笼络董跃进,马连龙于2007年春节开始向董跃进行贿,即检方起诉认定的91万元。

董跃进在法庭上说,从资金安全角度讲,货款通过中转再到公司账户,势必增大风险。但在当时,上海合生源财等公司的回款速度很快,信誉很好,而且与他们合作后,让公司的业务量翻了倍,“我出于那种兴奋的状态,就忽略了风险。”

董跃进说,在没有向领导汇报改变付款方式的情况下,他默许了马连龙的要求,擅自作了决定。就这样,在半年多时间里,有5.8亿余元公款进入了中润德公司账户,酿成了这起本市最大的挪用公款案。

被骗资金两亿余元

除了挪用公款,董跃进的贪婪和糊涂,还导致中国通信建设总公司被骗取信用证资金高达两亿余元,而实施诈骗的就是马连龙介绍来的上海皓讯公司负责人张振涛和上海合生源财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康。

按照中通建公司的规定,超过500万元的划款必须由公司副总经理签字,由于中通建公司财务管理混乱,作为总经理助理的董跃进,实际拥有对外合同付款的决定权。而张振涛正是看到了中通建的信用证开得那么容易,便动了心,游说王康以虚假的发货单套取中通建公司的信用证资金。就这样,中通建集团的信用证变成了二人骗钱的工具。

为了实施骗局,张振涛首先让儿子在香港注册了一家空壳公司,充当进口业务中的卖方,以达到通过控制买卖双方贸易欺骗中通建公司的目的。通过这家空壳公司,张振涛在香港采购硬盘,但一般货值不到1万港币,由此形成的单据供报关使用。每次空壳公司发货完成后,单据就会寄给王康。王康利用电脑进行修改,将发票金额修改为与中通建公司签订的进出口合同标的一致的几十万美元或数百万美元,然后再将伪造的单据交给银行,套取相应的信用证资金。虽然张振涛也按合同约定,定期将货款返给中通建公司,但此时,中通建公司对信用证资金已经失去了控制。

据了解,王康被抓后供述,他和张振涛的骗局起初并没有什么漏洞,但几个月后,张振涛的贪欲越发膨胀,开始将骗取的大部分钱用来个人消费购买房产。到2007年11月,他无力偿还中通建集团代开的信用证金额。

据办案人员介绍,按照进出口贸易的惯例,作为代理进口受委托方的中通建公司,最低限度也应把握验货环节。但在董跃进的安排下,中通建公司却没有进行必要的风险控制。这样,张振涛和王康在委托中通建公司进口过程中,自己买、自己卖、自己提货,轻而易举地骗走了巨额信用证资金。

接受性贿赂吸食冰毒

张振涛和王康知道,在这场骗局中,稳住董跃进这个“财神”至关重要。2007年间,董跃进与马连龙多次去上海,二人在沪期间的全部费用都由张振涛、王康负责,张振涛还向两人奉送了价值7万余元的两台笔记本电脑。掌控上海多家高级会所的张振涛,还多次为董跃进和马连龙安排嫖娼,并诱惑其和“小姐”一起吸食冰毒。

2007年8月,董跃进因公赴马来西亚、香港出差,马连龙将此消息告诉张振涛。张振涛安排二人下榻于香港半岛酒店,还在房间里留下了港币20万元用于贿赂二人。

2008年,因两亿多的资金怎么都催不回来,董跃进猛然醒悟,一边向公司领导汇报,一边通过各种关系调查张振涛和王康的公司,结果发现他们并非马连龙所说的“情报人员”,他们提供的报关单还是假的。发现被骗后,公司报案,张振涛和王康相继被抓。很快,董跃进也被“双规”,通过他的供述,办案人员又抓捕了马连龙,并进一步发现了董、马二人涉嫌挪用巨额公款的事实。

目前,王康因涉嫌实施信用证诈骗2.5亿余元,已被公诉至市二中院。张振涛因其他犯罪被上海当地法院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其相关犯罪的事实仍在进一步侦查中。

日记流露轻生念头

昨天,法庭上的董跃进开始反省自己的“稀里糊涂”。不过,他强调说,他主观上并没有想过要受贿,“说良心话,以我所在的部门和我的权力,我要赚钱的机会比这个多得多,但我没想赚。我稀里糊涂地做下了这样的傻事。”

同时,董跃进也后悔自己对刑法知之甚少,他说:“进号以后,我才知道受贿10万以上可以判死刑,我都崩溃了。我非常后悔。”

据办案人员介绍,董跃进交代称,在他收取的100多万元财物中,部分贿赂款已被其妻子带到了美国。

案发后,办案人员在搜查中查获了董跃进的日记。从日记来看,董跃进在张振涛等人无力偿还巨额货款时,已经开始怀疑被骗,并因此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导致的巨大损失,他一度在日记里流露出了轻生的念头,后来也想过自首。办案人员说,从日记里的文字可以感受到,如果当时董跃进身旁有人及时规劝,他很可能选择主动自首。(京华时报)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