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京发生爆炸事故 > 正文

南京工厂爆炸调查:重化工建在居民区遭质疑

2010年07月29日01:45央视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越来越膨胀的城镇,摊大饼式发展的城市,让我们离这些化工企业越来越近,它们两者的安全防护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城市化,让我们享受现代生活的同时,其实也让我们的生活更拥挤、更局促。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 王大伟

王大伟:像这个事件给我们的启示就是我们的安全意识要提高提高再提高。为什么这么说呢,现在的安全隐患不是一点点了,各行各业都有安全隐患,现在我们不能只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事情的爆炸,怎么去救助,怎么去善后,这个为时已晚。我们一定要吧注意力放在事情,怎么避免事情发生。比如说他们的煤气管道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别人挖。煤气管道为什么离城市这么近?那么所有人在挖到煤气管道时有没有防范意识,知不知道这个很危险,是个打老虎,一碰就要炸。那么这个意识都没有。

王大伟教授认为,这是爆炸事故一方面暴露出我们在预防安全事故方面的漏洞,另外一方面也暴露出,我们在城市化的过程中,一些曾经远离城市的化工厂,开始进入到城市当中。

王大伟:这是城市中心,这是化工厂,但是城市是扩张的,它是往外扩张的,结果就使得这些危险的化工厂跟城市连为一体了。用现在的一句行话来说,这些化工厂包围着城市。它越来越近了,甚至最后被城市吞没了。这就要我们有足够的意识去认识到这个危险,加强各方面的措施。加强措施有几个方面:一个方面我们了解周围到底有多少化工厂,哪些容易产生爆炸。做到心中有数。然后把图画出来,什么时候可能发生爆炸,然后实施对策,然后提供钱、物质,去避免它,然后去大量的宣传,进行人员培训,然后评估它到底有多大危险。这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个我们叫艾克勒姆五步分界法。

王大伟教授认为,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化工厂距离城市太近,甚至包围城市。还有社会生态也在削弱。

王大伟:这个社会生态,体现在监管上,就在过去,如果街道要离着工厂近,街道会感到很恐怖,可能连这个区政府会感到有责任。但是现在这个社会生态机制正在削弱,也就是说大家对这类事情管理力度减少了。大家对这个事情视而不见的都有。那么这个事情管理力度的减少比它进入城市更危险。所以我们说还是要提高警惕。要不断去说,不断检查。

另外一点,国内地下管网的混乱也是导致事故频发的重要原因。

王大伟:这个就是一盘棋,首先国外的地下管道,在建城市的时候,比如说伦敦很大的管道系统,它把所有的管道铺设在一起,是一个很大的管型框架。这是一个,第二个,它有清楚的档案资料,档案是非常清楚的。那么这样做起事情,挖起土来才能够得心应手。现在是什么?我们老百姓都很反感。反复施工,在地上拉拉锁,今天我挖,明天再挖。这样的结果是什么?重复施工,互相不了解情况,你铺一个管子,我铺一个管子,谁都不知道地下是什么样子。所以就是这些铺设管道一定要有专门机构审批评估。那么如果现实确实这上面有问题我们说每一个施工单位、每一个推土机手,每一个个人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那么现在工人素质又是参差不齐,还有工人可能就是农民就上岗了。那么这样的危险隐患时很大的。所以我们建议通过整个事情,对于地下管道的管理和挖掘施工都能有明确规定。这叫亡羊补牢。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朱思诚

朱思诚:从地图看,栖霞区附近是一片居民区,另外也是一片建成的居民楼。

今天下午记者赶到了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主任工程师朱思诚向记者展示了发生爆炸企业的位置,令他不可想象的是,这家化工企业恰好出于三块比较集中的居民区中间。

朱思诚:这些是化工原料的储罐。跟周边非常近,100米都到不了。所以这块影响是比较大的。

朱思成通过地图分析,大罐子装的就是乙炔,而这种气体是易燃易爆的化学品。这种危险品距离居民区的距离非常近。附近的2000居民无疑是抱着一个定时炸弹在生活。在朱思诚看来,这种建造格局的产生最直接的责任应当是南京的城市规划部门。

朱思诚:这是由于规划管理部门,可能是管理的还不够严格。这里本来是要改成化工企业的。

记者:然后其他改成住宅区了。

不过朱思诚同时指出,规划部门在执行相关职责的时候,确实存在很大的困难。

朱思诚:我们地方干部,对于这些事情,对问题的严重性对后果可能没有清楚认识,有时可能没有认识到。有时也会存在一些暂时的侥幸心理。有些央企他们又是没有管辖权的,所以对于央企做些调整时,有很大的难度。

正是诸多困难的存在,使得现在全国范围之内出现了大量类似的重大安全隐患。

朱思诚:过去一些老城市,有一些历史的原因,有一些老企业被遗留下来了。或者城市发展有些企业包裹进来,在新的规划中都要做些调整。就是把这些危险企业分出去。

记者:城市的老化工区是不是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安全隐患?

朱思诚:应该是的,就像淮南我们以前做过的,还有深圳,这些城市一些重大危险源跟城市的发展还是存在冲突。

不管怎么样,对一座城市来说,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那么,今天发生的爆炸事故究竟造成了多少损失?事故救援和调查已经取得了哪些进展?今天下午南京市政府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南京市新闻发布会主持人

主持人:目前现场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受伤人员正在医院得到全力救治。搜救工作还在进行之中。爆炸造成周围居民住房及商店的部分玻璃破碎,建筑外立面局部受损。据环保监测部门报告,可燃物为易燃可爆气体,现场和周边空气符合环境质量要求,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南京市安监局副局长 刘照华

刘照华:因为现场现在还有些余火余气,还在处理当中。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现场地下有两种危险管道,一个是丙烯管道,是由金陵炼油厂输往金浦集团塑胶厂的一个丙烯管道,还有一个城市的燃气管道。主要是这两种危险物料输送管道。南京化工厂的事故发生地塑料四厂,已经是在这之前关闭并且撤除。现在属于施工工地,目前的整个过程是:先发生泄漏,泄漏的危险可燃气体与空气混合,形成爆炸性的混合物。然后遇到明火引起爆炸。现在无法确认的是,因为现场靠近不了。到底是丙烯管先泄漏还是城市燃气管先泄露,现在无法判断,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记者:请问现场有没有挖掘机挖掘?

刘照华:目前因为现场,无法确认,因为人员都疏散了,无法确认。

记者:冲击波对建筑物造成的影响有没有相关的措施?

刘照华:是这样的,据我了解,现在建设主管部门,正在对房屋的渗水情况进行检测。具体数据还没有出来

记者:那么通常遇到这种情况,对线路会造成哪些影响?有什么相应的防范措施可以提醒大家?

刘照华:一般来讲爆炸现场,由于冲击波,从我们对现场进行的一个大致目测,主要冲击波对于门窗桌椅一些易碎的东西破坏比较大,但是对于房屋结构影响应该不是很大。但是具体结果还是要等建设主管部门相关的检测部门检测才能具体判断出来。

南京市栖霞区常委宣传部长 朱劲松

朱劲松:对于媒体各位朋友所关心的居民社会层面的损失问题,应该说总体情况目前正在进行调查核实的过程中。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会尽快的将居民的损失情况向大家通报。

半小时观察:重化工为什么进了城?

就在准备今天节目的时候,我还留意到一条信息,2005年北京化二爆炸事故发生后,很快北京市做出决定,将包括化工厂、焦化厂在内的污染企业全部搬迁到五环线以外。可是,短短几年时间过去,我们都眼见着北京的五环以外如今也是楼房林立,小区遍布,难道刚刚落稳脚跟没多久的企业又要面临再一次外迁?类似这样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尴尬,其实在很多城市也正在上演。这揭示了一个我们无法回避的现实,越来越膨胀的城镇,摊大饼式发展的城市,让我们离这些化工企业越来越近,它们两者的安全防护距离也变得越来越近。城市化,让我们享受现代生活的同时,其实也让我们的生活更拥挤、更局促。

还有,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角度看,只有真正淘汰了那些不符合产业规划、不符合安全防护要求、能耗高、污染重的化工企业,改变依赖重化工推动经济增长的格局,才能把化工企业的安全和环境风险降到最低,也才能让我们在城市里的生活更从容。

主编:孟庆海 编导:陈响园、赵伟峰、康敬锋、李杰、姜龙飞、张严胜、王海涛

(央视《经济半小时》)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