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多省区遭暴雨侵袭 > 正文

四川渠县洪灾三年一次 城市建设影响河流泄洪

2010年07月24日07:10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陈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四川渠县洪灾三年一次 城市建设影响河流泄洪

遭遇猛烈洪水袭击后,渠县老百姓顽强生产自救

□在滨江路一带,被洪水席卷后的各种铺面千疮百孔,淤泥遍地,向人们无情地展示着这座城市洪灾后的伤口。一家重庆土灶火锅,洪水冲走了店里的一切,连店内的“土灶”也被洪水“顺手”带走。

□陈渭忠称,各地都在打造滨河路,实质就是“人与水之争”。有的地方政府为了搞形象工程,甚至是为了提升区域价值,是“寸土必争,叫水让路,这是要不得的”。

7月23日,渠江水位退到平常段位,河上的渡船开始重新营业。

渠县整个县城弥漫着带着腥味的泥浆味,人们正在忙绿着从泥浆中清洗还有用的一些东西。街面上就像一个大晒场一样,晒着各种各样的家什。

在滨江路一带,被洪水席卷后的各种铺面千疮百孔,淤泥遍地,向人们无情地展示着这座城市洪灾后的伤口。一家重庆土灶火锅,洪水冲走了店里的一切,连店内的“土灶”也被洪水“顺手”带走。

据渠县有关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7·18”特大洪水,造成了全县60个乡镇125.6万人不同程度受灾,沿江沿河(含县内支流)26个乡镇灾情十分严重,报恩、文崇、三汇、土溪、李渡等场镇几乎全部淹没。直接经济损失21.27亿元。

渠县之怕

每隔3年一次洪灾每次淹没“更上一层楼”

宋相全今年67岁,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清洗淤泥中的凳子。

“惨哦,店里的东西就剩下这几个凳子了。”他一边清洗,一边苦笑,“损失有10多万,一辈子的心血就这样打了水漂”。

宋相全经营着一家生物医药公司,这次的暴雨引发的洪水卷走了店内所有的设备。

“那天的情况就不摆了,吓人得很,一片汪洋大海呀,大家在洪水中抢东西,眼看不行,只有跑,眼睁睁地看着几年的心血被大水冲走了。”老人摇着头说。那天洪水来得很猛,洪水夹裹着树木、垃圾、木板滚滚而来,“那阵仗吓人得很”。

在宋相全的印象中,渠县经常遭大水。最近几年来,洪灾更频繁。

老人说,2004年“9·3”洪灾淹到了一楼,2007年“7·7”洪灾淹到了二楼,今年的洪灾淹到了三楼。“洪灾是每三年更上一层楼,不晓得再过三年,还会淹到四楼不?”老人说。

渠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副科长杨东说,“2007年的‘7·7’洪灾是百年一遇,而这次洪灾估计渠县史上有记录以来最大的洪灾”。

如今,洪水已经退去。满是泥土的路灯,破碎的玻璃,冲得七倒八歪的电杆,满是垃圾和水草的桥梁,倒在淤泥中的货物,带着恶臭的空气。洪水,留给整个城市一片狼藉和人们心中抹不去的恐惧。

渠县之痛

辛辛苦苦几十年洪水袭来一穷二白

昨日早晨9点过,渠县县城八一路人声鼎沸。这里是渠县商业中心。

包括宏帛购物中心在内的商家几乎把商品摆到了门外,像吼货市场一样推销各种商品。洪灾中,许多住户衣服被冲走和浸泡,商家在抓住时机推销衣服。

杨莉买了几件T恤和短裤,自己一套,儿子和丈夫各一套,每套40元。“没有衣服穿呀,家里盆盆罐罐都被洪水冲走了。”她苦笑说对记者说。

杨惠是渠县滨江路边一个烧烤店的老板,前几年下岗后,和朋友一起开了这个烧烤店。她同样经历了2004年和2007年的大水。

“那两次抢得快,没有受什么损失,这次基本被洗白了。我那个合伙人,家里两个老人,还有两个小孩在读书,就全靠这个店维持。”杨惠说。她请了几个民工帮忙清理屋里的淤泥,想尽快恢复营业。“时间拖不起,全家还靠这个吃饭”。

滨河路一带,是渠县餐饮娱乐业非常发达的一个区域,在这次洪水中,几乎没有幸运者。有一家重庆土灶火锅,洪水冲走了店里的一切,连店内的“土灶”也被洪水“顺手”带走了。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场洪灾回到解放前。”店主们都这样戏谑。而在他们内心,都是无法名状的苦痛。

渠县水务局提供给的资料显示,“7·18”洪灾县城包括渠江镇和天星镇,老城区除北门片区以外的街道全部被淹,人民市场、交通局、老车坝、后溪沟等低洼地段甚至淹没到了五楼;东区新城一片汪洋,居民小区淹没至二楼,附近东区菜场三层楼的民房也“见不到顶”。

渠县之忧

要发展还是要安全?

7月23日,渠江水位退到平常段位,河上的渡船开始重新营业。在渠江河上干了20多年的船工顾明政躺在机驳船船舱里等待生意。

顾明政是船夫世家,他几岁的时候,就随父亲在船上生活了。水,是他每天看到和接触的,而水,也是他最敬畏的。顾明政说,听老人讲,道光27年(1847年)年渠江也发过大水,比这次(“7·18”洪灾)还要大。

顾明政叹气说,如今,河道越来越窄,而洪水也越来越频繁。他称,渠县老城区的滨河路,原来是河滩,如今政府为了打造滨江大道。2008年直接在

河滩上修了一条近2公里长、近20米宽的高架桥。

记者看到,如今这条从渠江河滩上“长”出来的滨江路仍然还在继续延伸,有一段200米左右的高架“路”还没有竣工,而有的水泥柱则直接插在了江中。

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地老百姓称,滨江路修好前后,滨江路就变成了餐饮和娱乐一条街,就像重庆的南滨路,为了赚钱,许多商铺也突兀钻了出来,每到晚上,河边就是人声鼎沸,歌舞升平。

他们担心的是,这条滨江大道影响了渠江的泄洪速度。而不幸的是,滨江大道在这次洪灾中未能幸免,全部被洪水淹没。

渠县一个以水而生的城市,同时又是一个饱受洪灾的城市。“但这样的洪灾,我们还要经历多少次?”一些住户问。带着这个答案,记者去了渠县水利局两次,但都没有找到相关负责人。

渠县之思

人与水之争到底该让谁?

“占用河道修路肯定影响泄洪,但具体影响有多大,要到实地调研后才知道。”成都市著名的水利专家,有“成都水利的活化石”之称的陈渭忠老先生称。

陈渭忠称,各地都在打造滨河路,实质就是“人与水之争”。有的地方政府为了搞形象工程,甚至是为了提升区域价值,是“寸土必争,叫水让路,这是要不得的”。

陈渭忠称,城市化的进程虽然不可逆转,但是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处。他举例称,比如莱茵河畔,也有滨河路,但他们是预留的湿地、河滩地,平时游人可以走在上面欣赏河景,即使洪水来了,不影响泄洪。但目前中国的情况是,河道被无情地占用,所有的道路被硬化,排水池被填埋,这都将埋下无穷的后患。

而昨日,广安市水务局局长徐元武承认广安市打造的滨江大道阻碍了行洪。”他称,滨江大道修建于1991年,当时由于规划方面出了些纰漏,大道占用了约3米宽的河道。本报记者陈诚渠县摄影报道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