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地方站-广东 > 广东新闻 > 正文

广州遭强拆别墅业主家属质疑城管监管不到位

2010年07月25日13:56羊城晚报田恩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昨天,记者航拍宏城花园内紧靠江边的违建工程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摄

昨天,记者航拍宏城花园内紧靠江边的违建工程 羊城晚报记者 郑迅 摄

昨日,城管部门继续强拆广州二沙岛宏城花园违建别墅,并调来15米臂长的大型炮机加大强拆力度。据城管部门预计,按照目前进度,被强拆的宏达径3号、12号和26号最快在3天内被清拆完毕,其中宏达径26号会被夷为平地。

昨天,宏达径26号业主杨某的“小舅子”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他认为,宏达径26号之所以会违建,是因为城管监管不到位,给业主造成“违建不会被罚”的错觉,因此“城管应该负起监管不到位的责任”。

城管为何不早管

“小舅子”:最近我每天都会看报纸,我就觉得《羊城晚报》的报纸说得最实在、最客观中肯,而不像有些报纸夸大造假,不懂常识,只为了造成轰动效应,吸引眼球。你们昨天的报道就很有道理。

羊城晚报:你是说哪些有道理呢?

“小舅子”:《羊城晚报》昨天的报道中,中大那个专家说得就有道理:宏城花园这么大规模的违章建筑,为什么之前政府没有及时制止,现在进行强拆,所有损失由业主承担,这对业主是不公平的。

羊城晚报:你们确实是违建了呀?当初为什么想到要搞违建呢?

“小舅子”:从2003年开始,这里的别墅就开始搞违建了,那么多年来都没事,也没见有人来管,给我们造成“违建没事”的错觉。我承认还有攀比心态,别人搞,我们也搞,没想到还没搞好,就被强拆了。

羊城晚报:被强拆,你觉得冤枉吗?

“小舅子”:挺冤枉的,我们是最后一家搞违建的,2008年底才搞,但是我们最先被强拆!如果2003年有人违建时被罚了,我们也就不会跟风搞违建了,也不会浪费这么多钱。因此,监管部门应该承担监管不到位的责任,所以强拆的费用不应该只由我们承担,我们已经很惨了。而且后来我们是真心实意要自拆的,可是没给机会。

没想跟政府较劲

羊城晚报:如果一开始就自拆,不就不会这么惨了吗?现在的结果是不是你们自己造成的呢?

“小舅子”:我们一开始就表态要拆的,也确实在拆,拆了楼顶的阁楼,我也承认拆得慢,首先有观望的心态,其他别墅也都没怎么动,另外这么漂亮的房子,我们确实很舍不得,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拆。

羊城晚报:当然是拆违建部分嘛,你们是不是有藐视法律的潜意识呢?

“小舅子”:我们从来不敢藐视法律的威严的,也从来没想跟政府较劲,我们又没有什么后台,也从没有去找过什么人。

羊城晚报:你认为为什么政府要先拿你们的别墅开刀呢?

“小舅子”:我都搞不清楚,我们一直都配合政府的呀,可能媒体拿我们炒作是一个原因。

羊城晚报:有没有从自身找原因呢?比如你们曾经拒绝城管进入别墅执法,还种树、装铁门、窗帘,摆出盆栽。这给人传递一种信号,就是你们根本没想拆。

“小舅子”:只要是政府公务人员,我们都没拒绝过。我们只有一次拒绝过,原因就是有城管带着记者一起进入别墅。别墅是私隐的地方,当然不允许进。种树是绿化,围墙铁门原来就有,窗帘和盆栽这些都是施工队干的,他们想早点干完好收钱。

再也不搞违建了

羊城晚报:你们还有什么东西没搬出来呢?

“小舅子”:还有不少值钱的东西,已经拆下来的7个花盆,楼顶还有4个花盆,现在不让上楼,吊机也不让进场,除非来一架直升机去拆……还有地下室有一些建材,还有两棵树,然后就是拆出来的钢筋和铝框了。

羊城晚报:这些能值多少钱呢?

“小舅子”:现在就是要尽量减少损失。东边的树叫“万紫千红”,值二三十万元吧,刚种上,现在没办法移动,西边那么大的桂花树也很少了。还有拆出来的这些钢筋,也值好几十万元。我的工程款还没付,这些能顶一部分。

羊城晚报:有多少工程款呢?

“小舅子”:包括以前的土建工程、装修工程和自拆的费用,都还没付过,还挺多的。现在这些人天天追着我要债,比如包工头叶先生,年初承包了围墙,建好了,但是至今没有拿到工程款,大概有60多万元。

羊城晚报:如果还有重来的机会,你们会怎么办?

“小舅子”:再不搞违建了。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现在都拆了。除了宏城花园,全市违建多的是,现在只希望政府能够公正公平,一视同仁。

■链接

“小舅子”低调了

宏达径26号是城×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某夫妇的共有房产。杨某并不住在广州,而其太太又在加拿大,所以将宏达径26号相关改扩建工程等这类家务事交由其小舅子打理,自己很少过问。由于其小舅子反应颇为激烈,“最近搞得很被动”。(详见本报本月22日焦点版报道)

昨日记者与“小舅子”聊天,感觉他已经变得谨慎和低调,整个聊天过程,都表现得很有礼貌,被采访完还不忘感谢记者。

“小舅子”:为捡钢筋与城管闹意见

昨日是宏城花园违建别墅强拆第三天,宏达径26号业主杨某的“小舅子”露面。下午4时,他非常激动,为了清拆后散落出来的钢筋铝框而与城管部门据理力争。

“小舅子”介绍,昨日他想进入工地取走散落出来的钢筋,但遭到城管的禁止。“城管说已经将工地里的钢筋等抵押给了强拆的施工队。”他说,这让他不能接受,“虽然是违建,但是这些东西毕竟都是业主的私有财产,当然只有业主才能取走。”

昨日,越秀区城管分局副局长韩海龙先让杨某的“小舅子”去问物管公司具体情况,随后则表示,不让人进入工地,不是不让业主方去捡走废料,是为了安全,“工地上会时常掉落下来一些砖块,如果伤到人,到时候就讲不清楚了。”他说,等工地强拆完工,所有废料都埋在工地里,业主方随时可以进去取走。

这时,杨某的“小舅子”才平静下来。

现场

城管部门:增调一台15米臂长炮机

昨日下午2时,城管部门调来一台15米臂长的大型炮机加入强拆宏达径26号的行列,大型炮机从高处往下强拆,别墅2楼以上墙体砖块“哗哗”直掉。“强拆力度只会不断加强不会减弱!”城管部门负责人称,“城管和施工队周末都不放假,一直将违建别墅拆除完毕为止。”

在宏达径12号违建别墅外,昨日有一台8米臂长的炮机进行强拆,基本拆完别墅车库上加建的一层违建部分,西面的扩建的楼梯也拆除了前半部,但右半部分由于炮机够不着,采取人工强拆。由于该别墅墙体厚度达到50厘米,人工强拆有一定难度,施工进度会受到拖延,但城管部门表示将争取3天内完成强拆。据介绍,3天来,宏达径12号别墅的业主梅某都在强拆现场守候,对城管强拆工作非常配合。

昨日,在宏达径3号,城管部门派出了8名强拆工人带着两支风炮机进场强拆,同时业主方也有几名工人用铁锤自拆,二楼东侧的外飘部分的墙体已经被拆除,出现一个大洞,西侧外飘的阳台也被拆除,只剩下地板。

另外,其他大部分违建别墅都在继续自拆,进度不一。

花絮

昨天宏达径26号清拆现场出现娱乐场面———

区志航大秀裸体俯卧撑

二沙岛宏城花园最近强拆违建,让不少市民觉得大快人心。昨日,不少市民利用周末时间前往宏城花园观看强拆违建的现场,这里俨然成了一个热门的景点。正好宏达径26靠近珠江和小区东门,不少市民们站在大门外,或者绕到珠江岸边的亲水走廊一睹这栋“最牛”违建别墅的尊容。

除了前来围观的市民,违建别墅还引来了一名“摄影大师”。昨日,行为艺术家、摄影家、主持人区志航现身“最牛”违建别墅宏达径26号的强拆现场。他穿着休闲装,带着摄影器材,非常低调。不过还是让人猜测他将进行他那大名鼎鼎的“区式俯卧撑”拍摄。

果然,中午12时,强拆的施工队暂时停工,工人离场吃午饭,现场只剩下寥寥数人。利用这大好时机,区志航调试好摄影器材,然后使出了其著名的“8秒换衫”绝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个精光,在宏达径26号前大秀裸体俯卧撑,这一过程,被身后的相机和摄像机全部拍下。很快,他又迅速穿好衣服,向记者们展示其最新的“区式俯卧撑”摄影作品,他对作品很满意。

“在公共空间,尤其是重大社会事件发生地裸拍创作,内心神圣而凝重,拍摄成功是最大的快慰!”区志航表示,宏达径26号强拆现场让人感到很震撼,“之前看城管强拆穷人的房子看多了,这次是第一次看到城管强拆富人的房子。”随后,他又带着器材去拍其它的违建别墅了。

昨日,目睹这一过程的市民不多,有人认为纯属“恶搞”,也有人认为很有创意。□羊城晚报记者 田恩祥 实习生 邱月烨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