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十七届五中全会10月召开 料将通过十二五规划

2010年07月23日02:59中国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新网 7月22日电 据中央电视台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今天召开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主要议程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研究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会议还研究了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详细

另据长江日报 报道中共中央十七届五中全会即将召开,新华社《瞭望》杂志发表文章:五中全会主谋“十二五”,分析了此次全会的主要内容;经济为主基调的本次会议,料将通过十二五规划,全面部署下一个五年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这也是官方首次披露五中全会的具体涉及内容。【详细

将布置“加快经济方式转变”战略布局

“十二五”规划的调研正在进入收尾阶段,预定秋季召开的五中全会将以此全面布置“加快经济方式转变”的战略布局。

近日,《瞭望》新闻周刊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十七届五中全会将集中听取、讨论和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的建议》(以下简称“十二五”规划),而“十二五”规划的主基调是“加快经济方式转变”。

权威人士透露:“十二五”规划将为我国全面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转型奠定体制基础。五中全会将从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和问题入手,通过“十二五”规划,在健全市场配置资源机制、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破除城乡二元体制、创新公共服务体制等方面,提出重大改革任务。

“十二五”将是我国建立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关键期和攻坚期,一些影响全局和长远的改革任务,将集中在这五年完成。现在距离2020年将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只剩下十年时间,我们要把全局性和长远的改革任务,集中在前五年里打攻坚战,“十三五”的五年,作为体制机制修补和完善期。

背后权力和利益调整是改革最大阻碍

“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十二五’期间的改革,要取得突破存在非常大的困难。”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石小敏认为,“十二五”的改革任务之所以重,就在于“当前改革已成为社会和政治的需要。而背后的权力和利益的调整是推进改革最大的阻碍。”他的最大担忧就是改革动力不足。

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目前无实质性突破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称,应大力推进以政府转型为重点的“十二五”改革,以实现促进公平与可持续发展的目标,“相比较而言,‘十一五’政府转型尚未取得重要进展。在‘十一五’规划中,行政管理体制改革是改革攻坚的关键和重点,行政体制改革有所进展,但尚未有实质性突破;地方政府主导型经济增长模式有所强化。”而这些都需要在“十二五”的经济体制改革中率先突围。

四大领域改革攻坚

《瞭望》新闻周刊了解到,“十二五”将从围绕若干重点领域开展经济体制改革任务攻坚。

首先,进一步健全市场配置资源机制,提高经济发展的动力和活力。

权威人士指出:当前投资和消费增长较快,很大程度上是政策作用的结果。扩大内需,最终要靠市场和社会力量,“在‘十二五’乃至今后更长时期的改革中,要继续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更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其次,加快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格局,理顺收入分配关系。近年来,政府、企业和居民三者之间分配关系呈现较为明显的失衡状况,收入分配问题已经到了必须下大力气解决的时候。

权威人士分析:要尽快扭转收入差距过大趋势,逐步形成中等收入占多数的“橄榄型”分配格局。因此,将会加大税收在二次分配中的调节作用。从现在开始到“十二五”时期,要加快完善个人所得税,建立健全财产税制度,有效调节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此外,要进一步完善资源税费制度。

其三,破除城乡“二元”体制,加快推进城镇化。

其四,创新多元参与、平等竞争的公共服务体制。

权威人士指出:当前,公共产品供给不足,公共服务资源配置不合理。原因在于“政府责任不到位和包揽过多并存,该管的没有管到位,该放的没有真正放下去,发挥市场机制、社会组织和民间资本的作用不够,活力不足。”“在公共服务中如何划分政府与市场的界限?”权威人士认为,社会需求是多层次和多样性的,各项社会事业都应该区分“基本”和“非基本”。政府保障的是“基本”。“非基本”部分能够由社会和市场提供的,要切实交给社会和市场,政府履行好监管责任。

政府转型的“牛鼻子”

“第一次改革主线是体制转轨,目标是建立市场经济体制和提高经济总量。第二次改革主线是发展方式转型,目标是形成公平与可持续发展的体制机制和实现民富国强。”迟福林告诉本刊记者,以发展方式转型为主线的第二次改革,对后30年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决定性影响,“这其中的关键是政府转型。”

迟福林分析指出,“政府转型决定‘十二五’改革全局。”政府转型应该是“总抓手”、“牛鼻子”,这涉及政府自身利益的形成,特殊利益集团的掣肘,中央地方的博弈等多个方面。

因此,迟福林具体建议,以缓解收入差距为目标,“十二五”初期要尽快启动财政税收体制改革;控制政府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大幅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实现国有资源的合理配置;推进垄断行业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等。

迟福林建议,需要建立规范的中央与地方公共职责分工体制,进一步明确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的职责范围。强化省、市两级财政的辖区责任,保证县级财力;推动行政体制与财政体制的联动改革。

在推进行政区域体制改革中,应推进财政上的“省直管县”向行政上的“省直管县”过渡;将发展潜力非常大的大城市增设为直辖市,将部分发展条件比较好的城市增设为副省级城市。鼓励部分有条件的县改市或改区。继续推进大部门体制改革,探索实行在大部门体制内部分离决策部门的执行职责。合理划分中央与地方的执行权,建立执行机构。强化监督权,成立独立的监督委员会。(据《瞭望》)

(汉网-长江日报)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