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多省区遭暴雨侵袭 > 正文

多地因利益致人水争地 湿地面积不断萎缩(图)

2010年07月23日00:33央视《经济半小时》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多地因利益致人水争地 湿地面积不断萎缩(图)

洪水中艰难前行。

多地因利益致人水争地 湿地面积不断萎缩(图)

河塘淤积导致蓄水能力不足。

2010年7月22日央视《经济半小时》播出《大水来袭访河堤(三)》,以下是节目实录: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会同民政部发布了最新的洪涝灾情,截至7月20日,全国已有2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遭受洪涝灾害,100多个县级以上城市部分受淹,受灾达到人口1.13亿人,因灾死亡701人,失踪347人,直接经济损失达1422亿元

今天,长江上游干流水位已经降到警戒水位以下,但干流中游一些江段,九江河段以及洞庭湖鄱阳湖继续缓涨,受洪水影响,各地洪涝灾情仍在发生。在河南栾川县的一个河道,受河水影响,洪水把一名中年男子和四名群众分别困在两个小岛上。消防官兵赶到后,奋力游过洪水,拉起救援绳,准备用气垫船把被困群众解救出来。

消防官兵:快点,快点捞。

但洪水太大,最后消防官兵动用两条救援绳才把被困群众就出来。而在重庆奉节暴雨导致河水暴涨,三名游泳的村民被困在不足一平方米的孤岛当中。危急中,救援人员把绳索和安全腰带抛到岛上。

消防官兵:把救生衣穿在身上,一个个过来,快拉快拉!

最终三名群众被安全救上岸。目前虽然长江上游干流水位降到警戒水位以下,但强降雨却突然袭击了东北的吉林和辽宁导致200多万人受灾。吉林多个地区水库出现险情。辽宁铁岭胜利河阿吉段河堤决口。在前往河堤决口现场的途中记者看到,洪水已经漫过了这座小桥。这位骑摩托车的男子也掉进水中。由于洪水水势太大,男子及救援群众很快被冲进一片玉米地里,情况十分危险。但不久救援人员迅速赶到,将两人救起。

此外记者了解到,在这场洪水中辽宁倒塌房屋5200多间。吉林倒塌房屋500多间,另外根据长江水利委员会专家的预测,长江三峡可能于28号迎来下一个洪峰,洪涝灾害还有可能继续发生。

今年以来,全国27个省市上亿人受灾,防汛进入关键期。

福建省中西部地区发生暴雨和大暴雨,造成77个县市区、922个乡镇、404万人受灾,倒塌房屋将近6万间,因灾死亡78人,直接经济损失144亿元人民币。

四川强降雨引发的洪涝、地质灾害导致49万人受灾,其中25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累计达到2.26亿元。

江西,50年一遇的洪水造成唱凯堤发生决堤,10多万名群众被困,被洪水淹没的农田达到135万亩。江西105个县(市、区)1306个乡镇1069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1247.7万亩,倒塌房屋11万余间,直接经济损失298亿元,全省农业因灾经济损失达110亿元以上。

湖南局部暴雨竟达300年一遇,一些地区发生河流漫堤,居民的房屋被冲垮,农田和村庄被淹没。仅6月22日的一轮降雨,就导致14人死亡,9人失踪,直接经济损失55亿元人民币。

面对严峻的防汛抗洪形势,温家宝总理昨天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要确保大江大河、大中型水库、重要基础设施的防洪安全。而中小河流防洪标准低,小型水库度汛难度大,山洪灾害防治薄弱,必须引起高度重视,要尽快启动水利重点薄弱环节的工程建设。

1998年,中国遭受特大洪水,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500多亿元。12年后,中国再次遭受洪水袭击,洪涝灾害还没有结束的情况下,直接经济损失就已经高达1400亿元以上。此外,这两次大洪水的形成原因惊人的一致:那就是气候异常,雨水过大造成的。而面对一栋栋房屋被洪水冲倒,大批群众被迫离开家园、进行转移,蒙受了巨额经济损失的情景,湖南长沙县一位水利工作者认为,如果上游数量庞大的山塘、水库都能够发挥足够的蓄洪能力,也能够降水迅速转化为洪水。那么事实是怎样的呢?记者也来到了湖南省长沙县金井镇,当地老百姓把这种库容比较小的水库叫山塘,而这个大约有着3000立方米蓄洪能力的山塘,不仅淤积严重,同时,也长满了浮萍和水草。大大的影响了山塘的蓄水能力。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这个淤塞已经非常严重了,你看这个塘的面积,已经有将近一半都被淤塞完了。

农民:这啊,没人管理。

记者:大家伙都在用这个水,但是却没人管理?

农民:没人管理。

而在金井镇的另一个村,记者也看到这个山塘也是淤积严重。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这个塘的库容受农民建房以及这个土地开发方面的影响,造成水土流失,淤塞很严重。这个山塘的淤积,大家看起来触目惊心,大概淤积了1/3。

此外,在附近的小平原,一些老乡也告诉记者,大量具有防洪抗旱功能的坪塘被填平,搞成了稻田。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大量的水体被侵占,水面减少,防洪调蓄的能力降低,所以一到汛期下暴雨的时候,这个排涝的成本也好,排涝的压力都增大了。

张登武告诉记者, 仅仅在湘江的一级支流——捞刀河流域,就有着36000多口山坪塘,这样的山坪塘蓄水能力高达到1.68亿立方米,这一数字超过了这一流域119座水库1.2亿立方米库容的总合。 但现在有超过2/3的山塘由于年久失修,平均淤泥厚度达到0.5米,

采访中,长沙市市长张剑飞告诉记者,长沙市一共有22万口山坪塘,总体库容在10亿立方米左右,比全市600多座水库的总库容还要多,但是,这22万口山坪塘,大部分都处于严重淤积、无法调度、无法抗洪的状态,这会给下游河流带来非常大的防洪压力。

长沙市市长 张剑飞

张剑飞:降雨量你没办法控制,那么加强水利基础设施的建设,一个是增加你的蓄洪能力,不要让它瞬间就成为洪水;第二个增加你提防设施的安全,使得它有洪水危害没有那么大。

今年6月,第8次降雨给捞刀河上游带来了10680万方的雨水,如果捞刀河流域的山塘都处于良好运行状态,能够配合水库发挥调度功能的话,短时期内将少给捞刀河干流下泄洪水2450万方,这相当于把1/4的降水,都拦截到了上游的山塘和水库中,可以降低捞刀河干流洪水水位0.86米,大致相当于把100年一遇的洪水降到50年一遇以下。

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原来分布在丘陵地带不起眼的山塘,竟然拥有这么巨大的蓄洪潜力。但是,由于长期缺乏管理、淤积严重,甚至填塘造地,山塘防洪调水的功能已经退化。山塘的命运也是很多地方基础水利设施生存状态的缩影,为了更全面地了解整体防汛情况,我们决定从捞刀河源头顺流而下,直到湘江,做一次全程考察。

今年暴雨形成的洪水,也对我国江河堤防提出严峻考验。6月21日,江西抚河率先决堤,10多万名群众被困,被洪水淹没的农田达到135万亩。7月11日,安徽安庆市境内长江支流大沙河下游柏年河段堤防发生多处坍塌溃破、漫堤溃破险情。10天后,辽宁铁岭胜利河阿吉段河堤决口。从今年发生的汛情看,大江大河往往能安全度汛,而一些中小河流却为什么险象频出呢?记者在长沙听到了这样一种解释。

长沙市市长 张剑飞

张剑飞:不要人水争地。有一句话,“不给洪水以出路,它就不给你生路”。

国内一些江河堤防开始出现决口、溃堤,一定程度上和洪水的高度有关,采访中,张登武告诉记者,为了扩大农田,湖南省很多的河流都人为的拉直了,这也是造成洪水水位越来越高的原因之一。张登武告诉记者,长沙有一条闻名全国的浏阳河,在脍炙人口的歌曲《浏阳河》中,明确唱出了它有9道湾,但现在,这条河流只剩下三道湾了,其余的6道弯都被人为的拉直了。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我们的浏阳河,我们原来是九道弯,现在通过裁弯取直以后,现在我们只有三道湾了,从防洪的角度来说,我们原来水该呆的地方现在水不能呆了,所以上游一遇到强降雨、遇到洪水的时候,我们的水没地方呆了,只能够约束在窄窄的河道里面,水位就抬高了。所以我们就要加大堤防的建设,要投入很大的人力、财力、物力来加固这个堤防。

此外,张登武还告诉记者,河道改直不仅会提高洪水水位,同时,通过河道改直,把以前的湿地、湖泊改造成农田后,更造成了洪水没有地方可去。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记者:绿色的区域,以前都是洪水来的时候洪水呆的地方,但是这些地方被开垦为农田了,为了使这个地方能够产生粮食,所以我们修了很高的堤岸,堤防就越修越高,所以水就不能再进入这些地区了,它就没有地方呆了,只能通过河道往下流,这样就造成了河道的水越涨越高

张登武:水越涨越高,堤就越修越高,就这个逻辑关系嘛。不然的话,它就淹掉这些农田嘛,淹掉我们这些城市和集镇。

在捞刀河的干流的现场,张登武告诉记者,现在我们看到的这段圆弧形的河流就是捞刀河的故道,这样天然形成的弯弯曲曲的河道对防洪有着很好的作用。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在防汛的时候,它弯弯曲曲的河道长一些,容纳水体的容量要大一些。然后因为这个河道是弯曲的,它的流程长一些,所以它的流速就缓一些,给这个堤岸的冲刷和防汛的压力就会轻的多。

虽然弯弯曲曲的河道有利于防洪,但遗憾的是,这条河道却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被人为的拉直了,在这段捞刀河的干流,记者看到,当时就是新修了这段大堤,把河道人为的改成了笔直的。而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要圈出大量的耕地种粮食。

记者:你觉得修(新大堤)好,还是不修好?

农民:修了肯定好,因为粮食我们可以增收了,对老百姓还是有好处。

拉直后的河流也直接导致了洪水水位更高。举例来说,假如一个弯弯曲曲的河流,河道面积是10万亩,静态情况下,即使上游带来一亿立方米的洪水,也只能会抬高水位1.5米,但是一旦河道被拉直以后,它的长度被缩短,河道面积缩小一半的话,同样1亿立方米的洪水就要增高3米的洪峰水位。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这个水位就要抬高一倍,当然这是原理的一种推演,所以我们的防洪提就要越修越高,遇到相同等级的这种暴雨,我们裁弯取直以后,比没有裁弯取直这个洪水要推高很多。

不管是填塘造地,还是将河道裁弯取直,背后都是同一种利益在驱动,就是与水争地。可是,争夺的结果却往往破坏了水资源调节系统的平衡,加剧了洪灾危害,到头来得不偿失。如何改变这种堤越修越高,水患威胁却依然难以消除的被动局面?从根本上说,需要我们重新来审视人与水的关系。

水利部部长陈雷在年初曾经有过这样的表述。他说,全国有2/3的中小河流达不到规定防洪标准。在一般年份,中小河流洪涝灾害损失占全国的70~80%,死亡人数占2/3。显然,中小河流治理严重滞后已经成为防汛抗洪工作的薄弱环节。那么,怎么减小中小河流的洪水隐患,把人治水变成人用水呢?我们来看看长沙市的做法。

1998年,长沙遭受洪灾的惨痛经历深刻在每个长沙人的记忆中。但采访中,

张剑飞告诉记者,虽然人水争地、拉直河道造成洪水更加凶猛,但目前这种状况很难改变,因为我国粮食虽然连续6年丰收,但仍然处于紧平衡状态。要满足2020年的粮食总需求,今后10年,每年至少还要增产粮食80亿斤。因此,大面积退田还湖、恢复河流原貌目前不太现实。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要从上游主动治洪,关键就是要大力挖掘山塘的蓄洪潜力,让暴雨不能直接转化为洪水。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调度的好,就是啥概念,50年一遇的暴雨有可能只形成20年一遇的洪水。

在长沙县,张登武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有了一整套从上游治洪的思路,那就是想方设法在上游切断或延缓雨水进入江河的过程。为了说明这一点,他也带记者来到长沙县黄花镇东塘村一口山塘边,他告诉记者,这口淤积了40年的山塘被清淤治理后,现在重新恢复了30多亩水面,3万方的库容,如果在一平方公里范围内遭受持续降雨或大暴雨袭击,这个山塘就能发挥蓄洪的作用。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如果我们在汛期来临之前,预降四十到五十公分,等到下暴雨的时候,这个骨干山塘集雨面积的水都可以在山塘和水库里面装起来不到下游去给防洪造成压力,这是显而易见的

张登武告诉记者,长沙县的病险水库基本上都得到了治理,在蓄洪方面最有潜力可挖的,就是库容超过水库总和的五万三千口山塘,但要利用山塘蓄洪,有两个问题必须要解决,一是山塘的清淤和加固,二是点多面广的5万多口山塘需要建立调度的体系。也就是说什么时候放水、什么时候蓄水,要有人去管。

长沙市市长 张剑飞

张剑飞:去年我们清了6000口,今年我们清10000口。我们明年后年还要再继续做山塘的清淤工程。

此外,长沙市为了增强洪水调蓄能力,还拿出资金把容易受灾的低洼地的农民搬迁出来,重新把耕地恢复成水面,在增强抗洪抗旱能力的同时,稳定了粮食产量。在搬迁农民之后形成的松雅湖,在防汛期间能提供1500万方的蓄洪能力,并有能力在汛期把捞刀河洪水的水位下降1米。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你不要小看了这1米的洪水水位,就完全可能把我们遇到的洪水,从100年一遇降低到50年一遇,或者把50年一遇的洪水降低到20年一遇,或30年一遇。

长沙市最近几年通过清理山塘、退田还湖增加了抗洪、抗旱能力,但这还不够,长沙市从今年起,还要建立一个提前预测降雨,联合调度22万口山塘、600多座水库的系统,最大可能的把洪水变成一种资源。在上游增加山塘、水库的蓄洪能力,不仅增加了抗洪能力,同时也能抗旱,这个设想虽然很好,但我们也注意到,这种尝试是要花大钱的,那么,资金缺口有多少?他们又会怎么解决呢?

通过疏清山塘、退田还湖,长沙增强了农村地区防洪抗旱的能力。从今年起,长沙市还将建立一个联合调度系统,根据降雨量大小,协调全市22万口山塘、600多座水库的蓄水和放水,尽可能将洪水转换成可以支配的水资源。然而,我们也知道水利设施工程巨大,需要大量人力财力。

记者:你们有没有测算过,这5万多口山塘,如果都能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大概需要多少钱?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这个投入是一个巨大的数字,这个我们粗略的匡算的话,要二三十个亿。

张登武告诉记者,除了山塘的建设和维护,在长沙县城区仅仅6.9公里长的捞刀河大堤,它的修建和维护费用从1998年来花费了将近一亿元,未来如果在郊区和农田段也进行建设和维护的话, 经济上将是很大的负担。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要达到50年一遇或100年一遇的话,要1500万元一公里这样子。此外,如果加上浏阳河、湘江长沙县段、以及这些江河的支流治理,那么所需费用至少也在50亿以上。而2009年,长沙县的可支配财政收入也只有20多亿元,资金的压力下,现在的防洪思路只能是先保城市,再保农村 。

桐仁桥水库管理所所长 易学成

易学成:有个白蚁穴就在这下边,等下就可以挖开看。这它形成这么大的空洞很容易形成管涌,在大坝上面这个洞就很危险了。这是王后。

张登武告诉记者,长沙县一年的水库日常维修养护经费是200万元。平均每座水库一年的维修保险费用只有一万多元。桐仁桥水库管理所所长易学成也告诉记者,每4年治理一次白蚁的花费是30万元,同时每年的暴雨也会造成一些设施的损坏,这都要花钱来修。

桐仁桥水库管理所所长 易学成

易学成:年头好的话,也就是花10到20万就够了。年头差的话,200万都不够。

长沙市市长 张剑飞

张剑飞:我们462公里的,主要干堤的堤防,很长的凭一个市的经济实力是很难做到的

虽然资金紧缺,但为了实现从上游防洪灭洪,长沙市自己研发了山塘清淤机,这种机器能把山坪塘几十年的淤泥排放到500米远的稻田里。而在长沙县东塘村,这位农民也告诉记者,每亩山塘的清淤费用大概在2100元左右,这里面长沙县补贴1200元,剩下的900元,由当地受益的农民承担。

当地农民:我们就是电费、人工以及一些其它的开支,伙食费这些东西,还是花了一点的。

老乡告诉记者,每户农民除了出力之外,每户花了400元,就把这个严重淤积的山塘救活了,他们都很开心,让他们更开心的是,清出来的淤泥比化肥还要好。为了证明他的话,他还在自家稻田里拔了一兜禾苗和只施化肥的进行比较。

当地农民:你看我这个产量,估计在1000斤一亩,就是500公斤一亩。它就最多是500市斤一亩,是这个样子,差一倍。

张登武告诉记者,看到山塘清淤好处多,现在很多农民都愿意出工出钱来治理。现在愿意投资进行山塘治理的不止是农民,还有企业家,在金井镇脱甲村,记者也看到了非常漂亮的,连在一起的6口山塘,这就是当地承包农田生产茶叶的企业家投资四五十万建设的。

湖南长沙县水利局副局长 张登武

张登武:他也产生很显著的效益,他抗旱有水源了嘛,然后企业的环境改善了嘛,然后自己的龙头企业服务的农民也有了嘛。

多种投入之下,长沙县今年实现了5000口山塘的清淤扩容,并计划在4年内投资3.34亿元,完成2.4万口山塘的清淤扩容,增加相当于3座中型水库的抗洪能力。另外,为了让这些山塘能够联动起来,还鼓励当地农民成立了农民用水者协会,通过收取水费,聘请专人管理点多面广的山坪塘。

长沙县黄花镇东塘农民用水者协会会长 曹干

曹干:每亩稻田收30元,支付水费、维修费还有看水工资等等。

此外,为了大堤,水库、山塘等水利设施建设筹集更多资金,长沙县也开始尝试资本化运作,胡立忠局长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制定了一个4年内对水利投入11.78亿元的计划,所需资金的40%,由当地成立的水建投资公司解决,另外60%由县财政、国家、受益的农民分别承担。那么,长沙县成立的水建投资公司靠什么能够在4年时间里拿出将近5亿元的资金呢。

长沙县水利局局长 胡立忠

胡立忠:由政府划拨土地,到水建投公司之后,利用土地向银行信贷部门进行融资。

胡立忠局长告诉记者,除此之外,政府还通过以往闲置滩涂、内湖水利范围内的土地的重新确权,把这些地区的土地全部划拨给水建投资公司,使得它的资产迅速达到几十亿元。水建投资公司拥有土地资源后,不是一次性出让,而是把土地作价入股,和开发商联合开发商品房、开发旅游,开发农家乐等,持续的获得收益投入水利建设。

长沙县水利局局长 胡立忠

记者:每年靠分红的钱来搞水利?

胡立忠:对,股份制分红的钱。财政投入在2000多万到3600万的时候,我们当时水建投的融资可以达到7000万到8000万。

目前,虽然长沙县用过融资的方式,获得了更多的资金投入水利,但是距离理想状态还差很远。

长沙市市长 张剑飞

张剑飞:我们也希望更多的中央政府在这方面加大投入,而且坚持若干年,坚持多少年。有些东西它一年两年不是很明显,三年、五年、十年,就会很明显。

半小时观察

在中小河流的上游也是降雨密集区多修塘堰、水库,恢复自然湖泊,增加蓄水空间,合理利用水资源,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暴雨成灾的结局。这个原理并不复杂,但复杂的是我们所面对的利益格局。不管是六七十年代的以粮为纲,还是后来的房地产开发热,很多地方都把手伸向了湖泊塘堰,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湿地面积都在不断萎缩,让位给了房子和耕地。也许和现实利益相比,灾害的风险毕竟没有近在眼前。可是,既然这种风险存在,它总归会有到来的一天,人们也总归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滔滔洪水带给我们的不仅是灾难,也是一次反思自己行为的机会。否则,我们还是很难走出堤坝越筑越高,洪水越涨越高的怪圈。

[责任编辑:weizhiba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