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港澳台新闻 > 正文

高级应召女爆陈水扁儿子召妓 陈致中携妻否认

2010年07月22日02:41东南快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绰号“妮可”的高级应召女近日爆料,7月3日凌晨,陈水扁之子、无党籍高雄市“议员”参选人陈致中背叛妻子黄睿靓,开着自家凌志休旅车到汽车旅馆召妓,“嫖我的就是陈致中”,双方以5000元交易,到四季汽车旅馆开房间。“妮可”还夸奖陈致中很可爱,但因为他是名人,看起来很紧张,从头到尾都不愿意让她离开视线,入房和退房也由她负责。台湾《壹周刊》 还掌握四段陈致中召妓时致电中介人的电话录音,对方告知陈致中时间、地点,还说“妮可”才刚出来工作,陈致中听闻后在电话那头笑了笑。 据悉,陈致中召妓似乎并非头一回,已成特殊性癖好,且对象均是俗称“外卖”的高级应召女。 疑似召妓的丑闻,为陈致中的政坛路投下一颗震撼弹。

声音

“爸爸是死忠的民进党支持者,不会认错人,嫖我的就是陈致中,我很喜欢他。”——高级应召女“妮可”

“怎么会?我先生根本就不可能。”——黄睿靓

“已经不可能的陈致中,他看到你是不能,看到妮可什么都能!”——网友调侃

“妮可是陈致中喜欢的类型。陈致中喜欢找某一家应召站的消息,在高雄早已传了半年。”——“立委”邱毅

回顾

陈致中父亲陈水扁当年参选市长时,也被爆料称去澳门嫖妓,后来经查证“护照”并没有到澳门的纪录,又被爆料搭小船以“偷渡”方式出去。

召妓非头1回

对象均是“外卖”高级应召女

据台湾《壹周刊》 爆料,今年6月才宣布参选高雄市“议员”的陈致中,却惊爆召妓风波!陈致中于本月3日凌晨开着进口凌志车,与一名绰号“妮可”的高级应召女,在距离住家“人文首玺”不远的Motel开房间。

“妮可”今年23岁,屏东人,坦承自己根本不是业者口中的大学生,只有高职毕业,身高165公分,不到50公斤,长相十分甜美。有一张和歌星丁小芹神似的明星脸,一头过肩染亮微卷长发,散发女人味,身材曼妙,打扮相当入时。“妮可”声称因为投资失败,为了钱一个月前才下海赚皮肉钱,白天在直销公司上班,晚上6个小时空出来应召赚钱。“妮可”打着大学生招牌,虽然价码高,生意却不错, 第三天就遇到陈致中相当不可思议。

周刊向“妮可”查证,“妮可”坦言不讳表示:“我一直不敢讲,因为我想说我说出来也没人相信;我一上车就认出他来,但是还是不敢相信,直到进到房间,灯比较亮,我更确定是他。”“妮可”表示,前阵子在百货公司遇过他带着老婆、小孩逛街,证明自己不会认错人。陈致中那晚看起来并不像电视上那么成熟,反而觉得“很可爱、很清纯,好像很需要保护”。她并为陈致中说话:“我还是很高兴,无论大家怎么骂他,我还是很喜欢他。”

据“妮可”透露,由于四季汽车旅馆房间附有电梯,陈致中与“妮可”两人在进入房间前,在电梯前还互相凝视对方数分钟之久,一度失神忘了按电梯,四目相望笑了一下,进到房间后,因为是名人,陈致中感觉很紧张害怕,“妮可”始终都没离开过陈致中的视线范围。

据悉,陈致中召妓似乎并非头一回,已成特殊性癖好,且对象均是俗称“外卖”的高级应召女。

4段电话录音

谈妥一次交易费用为5000元

据报导,陈致中在四段电话录音内,谈妥价码和时间,一次交易费用为五千元,且当业者表明小姐是”大学生刚出来,上没多久“时,陈致中竟然在电话里笑了出来。 4段录音 档,档案时间是7月2日深夜至3日凌晨之间,经查未经变造剪接,召妓男声音与陈致中十分相似。

第一段录音中,召妓男操普通话,中间夹杂闽南语口音,开头就报上自己是银色轿车,和车牌号码里的”96“,还问业者:“安咧爱瓦久?这样还要等多久?”第二通电话在4分钟后,业者回报小姐到达的时间,召妓男说:“可以,我五分钟以内 到”。并约定碰面的时间。

第三通在2分钟之后,业者通知召妓男小姐的价码,并强调她“大学生刚出来,上没多久”。召妓男立刻笑了出来,再次报上自己车子的外观和车号:“就安咧,我银色轿车,九六的丰田啦!”第四通是11点59分,业者指示召妓男如何绕行接“妮可”。

《壹周刊》并制作了地图,显示陈致中居住的“人文首玺”、“妮可”上车处和性交易地点(四季汽车旅馆)等相关位置,指出接送妮可上下车处,就在“人文首玺”和“四季Motel”之间,从上下车处到汽车旅馆约3分钟车程,而从汽车旅馆回“人文首玺”也不到5分钟车程。

陈致中偕老婆声称不是他 不排除保留法律追诉权

陈致中昨天搭上午9点高铁班车赴台北探望父亲陈水扁,脸部表情因召妓事件很僵硬,大批媒体记者守候在左营高铁站等他回应。他向媒体表示,前晚就知道周刊这份报导,报导在选举期间爆料,让他觉得可笑、可恨又荒唐,也对家人造成了伤害,尤其是他的小孩。黄睿靓随后现身高铁站与陈致中会合。黄睿靓脸色不悦说,“找一个比较像的来冒好不好。”黄睿靓紧紧靠在陈致中身旁,脸上存有一丝笑容,却掩饰不住心中怒气说,壹周刊的报导不值得回应,唯恐天下不乱,她还以“是一个很可恶的杂志”来形容。

陈致中说,“每天跑基层累得像狗一样了,怎么可能召妓”,6月初就将凌志借给友人二胡老师林伟斌,林伟斌是音乐人,和他的家庭关系很好,所以车子才出借,他现在跑行程都是搭一名义工开的小黄“计程车”,周刊报导是虚构的。

对陈致中的解释,周刊报导质疑,7月3日车子在汽车旅馆出现,7月5日还看到黄睿靓驾驶该车辆前往音乐教室上课,显然与陈致中的”出借说“不符。陈致中则回应,黄睿靓早上会用这部车载女儿,林伟斌有钥匙可以随时开走。 林伟斌已经向他道歉,由于这是友人的私生活,他不便过问,现在考虑把车子收回自己使用。 林伟斌昨日坦承的确向陈致中借车,但被《壹周刊》拍到的当天(7月3日),他把车又借给一位从台北南下服务于金融界的友人,他的外型颇似陈致中,也戴眼镜。基于友人已有家庭,所以不便透露对象。

陈致中表示,每逢选举光怪陆离的报导就会出现,像以前父亲陈水扁选台北市长时,就有人爆料父亲去澳门嫖妓。 他声称,大家对他的面貌、声音都已经很熟悉,周刊报导的绝对不是他,要求周刊道歉并将保留法律追诉权,不排除对《壹周刊》提告。

反应

陈水扁:不要因此被击倒

陈水扁鼓励陈致中夫妇坚强面对,不要因此被击倒。

邱毅:夜路走多总会遇鬼

国民党“立委”邱毅昨日上午表示,陈致中喜欢找某一家应召站的消息,在高雄早已传了半年,上周他已向媒体预告,陈致中可能以为,他可以一手遮天,但他不知道说他去找应召站,找女人的消息,其实早已经被经营特种行业的人士锁定,积极搜证,这次“妮可”出面,才让事件到了可以揭露的局面。只能对陈致中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

邱毅还补充指出,这位经营特种行业的人士半年前就已宣称陈致中是他的客户,而这个人也不是只对陈致中搜证,还对其他人搜证,所以陈致中做过的,总会留下痕迹。

至于陈致中否认召妓,还宣称被拍到的当天,车子借给林姓友人使用等说法,邱毅认为陈致中大概已经慌了,这种说法 都是过去惯有的桥段,既然如此,那请陈把林姓友人找出来说明,但据他所知,林姓友人也有接受杂志专访,也是爆料的其 中一个人,把林姓友人找出来,可能会说更多。

花絮:周刊高雄抢购一空

最新一期《壹周刊》惊爆陈致中疑似嫖妓,让这一期周刊热卖,高雄市超市昨日上午9点多还没上架,就有消费者询问店员要买。在高雄市“议会”附近的24小时超,周刊10点多一上架就被抢购一空。

(东南快报 剑啸)

[责任编辑:jujuwe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