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湖北厅官妻子被便衣警察殴打 要求双开当事警察

2010年07月21日14:30羊城晚报
字号:T|T

陈玉莲家属不同意处理结果 要求公开录像

长江网发布处理结果,三名警察被处分。

昨晚8时许,隶属于武汉市委宣传部的长江网发布了关于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夫人陈玉莲在湖北省委大院门口被武汉多位便衣警察殴打事件(见上图)的处理结果,三名警察被处分。对此,陈玉莲家属表示不同意处理结果,要求给予当事警察“双开”处分。

时间:7月20日晚8时16分

发帖人:武汉市公安局

主题:三名行为粗暴的民警被查处

消息称,7月20日,武昌公安分局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的有关规定,对3名在执勤中行为粗暴的民警作出处理决定:对民警肖邦明给予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对民警郑志强、蒲全鸿给予记过处分。

6月23日上午9时10分,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陈玉莲在省委南门越过警戒线时,被执勤武警战士拦住询问,并要求出示证件。此时,正在执勤的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民警要求陈退至警戒线外,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伤。随后,陈玉莲被送至医院检查治疗,经湖北同济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作出结论,陈玉莲受到轻微伤。事发当日,市、区公安机关负责人到医院看望慰问了陈玉莲并向其赔礼道歉。

事发后,武汉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迅速成立调查专班,连夜对民警在执勤中涉嫌违纪的问题进行认真调查。同时宣布,当事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停止执行职务,并接受调查处理。

武汉市公安局表示,已将此事通报全市民警,要求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引为鉴戒、严肃纪律,进一步严格队伍管理和文明规范执勤,坚决杜绝此类违纪问题再度发生。

时间:7月20日晚,通报发出后

发帖人:陈玉莲家属

主题:不同意处理结果

武汉警方处理结果出来后,羊城晚报记者昨晚通过电话找到陈玉莲的妹妹陈翠莲。“荒唐!我们不同意这个处理结果!这个结果让我们更生气了。”她显得很不满。

在警方处理结果中,记者留意到,正如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朱正兴前天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武昌警方认定的警察“打人”的起因、过程的确与网帖及陈玉莲家属所述有很大不同,连参与“打”的警察人数也不同———此前家属描述为6人,如今被处理者为3人。

陈翠莲说,如果三名警察仅是“在拉扯中行为粗暴”,如何解释陈玉莲身上这么多的软组织挫伤?这是拉扯就能造成的伤害吗?如果不是殴打,为何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医院里探望陈玉莲时口口声声道歉说“打错人了”?她表示,按警方的说法,是陈玉莲突破警戒线,全是陈玉莲的错,警察仅是进行拉扯,那就根本不应该处理警察,这不是自相矛盾吗?陈翠莲强烈要求有关方面公布当时的视频。“整个过程全给省委门口的摄像头录下来了,视频最清楚了,是有意殴打还是只是粗暴拉扯,大家一看就明白,为何不敢公开?”陈翠莲在接受采访时强调。

不仅对事实的认定有分歧,陈翠莲还认为武昌警方处理时适用法律不当。她昨晚给记者传来的一份书面材料说,《警察法》第22条规定,警察不得有十二种违法违纪行为,其第七种行为即“殴打他人或者唆使他人打人”,违者按第48条规定应当给予直至开除的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份材料还说,《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未作相应规定,且是下位法,应服从上位法,此事应按《警察法》处理。家属在材料中提出,要求给当事警察“双开”处分。

记者昨天多次拨打陈玉莲的丈夫黄仕明的手机,想了解其看法,但要么关机,要么无人接听。陈翠莲说他“被人找去谈过话”,不便出来接受采访。 时间:7月20日晚,通报发出后

发帖人:广大网友

主题:应该公开视频

武昌警方的处理结果公布后,网友们纷纷提出,究竟是陈玉莲及其家属说谎,还是警方护短,能否还公众一个真相?他们呼吁,有关部门应该公布视频。

有网友认为,鉴于武昌警方对事实的认定与陈玉莲家属的说法有诸多出入,应该提交一个第三方权威机构———检察院来处理,而武昌警方的内部处理不足以服众,因为有“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之嫌。知名网友张洪峰则建议,陈玉莲家属可主动到检察院提出控告。

据陈翠莲称,目前视频被封存,家属想要视频但是有关方面不提供。对此,法律专家建议家属请律师介入,因为律师有权调看证据。

带着对事情真相和处理的种种疑问,记者昨天下午和晚上多次拨打武昌区公安分局局长朱正兴的手机,但无人接听。记者亦多次联系市公安局宣传处副处长王永峰,而他仅在昨晚回短信让记者关注网上消息。记者打通武汉市公安局副局长刘菊生的手机,但他称正在上海参加世博的相关活动,对陈玉莲被打事件不愿置评。

时间:7月20日

发帖人:待考

主题:陈玉莲为女儿上访被打?

昨天网上传出一个帖子称,陈玉莲或许不是被打错,因为她本身是个“上访户”———她与黄仕明所生的女儿黄芃芃多年前在湖北某医院去世,陈玉莲认为医院负有责任,一直在上访,她在省委门口被打疑与此有关。

据《法制日报》2004年10月26日的报道,黄芃芃是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2003届毕业生,曾患有肾病,2004年5月在湖北省某医院接受治疗,后于6月5日因抢救无效死亡。黄芃芃的父母认为独生女的住院病历有明显的改动之处,而且所做透析在治疗病历上没有记载,鉴于女儿之死存在诸多疑点,黄芃芃的父母遂向公安机关报案。而公安机关在2004年进行了立案。

记者就此向陈翠莲求证。陈翠莲说,姐姐一家的确怀疑这是一起医疗事故,但目前黄芃芃事件警方还在侦查中,平时也是由黄仕明负责相关沟通,陈玉莲从来没有到信访部门上访过,这个可以去查各级信访部门的记录。有人说她是“上访户”可能是故意转移视线、混淆视听。陈翠莲还说,陈玉莲6月23日那天去找政法委副书记主要是因其退休职称待遇问题欲私下求助。

一些网友则质疑,即便陈玉莲是“上访户”,警察就可以这样动粗吗?(洪启旺)

[责任编辑:blackchen]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