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媒体深度 > 正文

《看历史》:红与黑——1949,中国江湖的末日

2010年07月21日15:49《看历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蒋介石与上海青帮

20世纪20年代初,陈独秀曾撰文写道:“上海社会是哪一种人最有势力?从表面上看开,政治的、经济的大权不用说都在西洋人手里,但社会底下却不尽然。大部分工厂劳动者,全部搬运夫,大部分巡捕,全部包打听,这一批活动力很强的市民都在青帮支配之下。”“他们的组织上海没有别的团体能比他大,他们老头子的命令效力强过工部局。他们所作的罪恶实在不少,上海的秩序安宁可以说操在他们的手里。”

近代上海帮会是从鸦片战争以后逐步兴起的,而进入20世纪后,青帮已逐步成为近代上海帮会中的主流势力。成员上,它不仅大量吸收城市游民和流氓无产者,而且接纳了近代产业工人、知识分子、以及中小民族资本家等阶层。它的组织膨胀到了几乎无孔不入的程度:以普通劳动群众为主的帮会群众层来看,30年代上海纱厂中男工70-80%加入了青红帮,拜有老头子。上海人力车夫90%加入了青帮。上海码头工人加入帮会的比例也高达70-80%。在邮电系统中,加入帮会的也高达20%左右。有人估计,30年代上海帮会分子至少有50-60万之众。而30年代上海市人口不过300万。

20世纪二三十年代,蒋介石为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凭借早年与帮会的渊源关系,开始长期利用上海帮会。1927年,在“四·一二”事变中,上海帮会充当了蒋介石的急先锋,帮助蒋介石顺利实现了“清党”、反共的目的。南京国民党政府成立后,蒋介石对帮会头目“论功行赏”,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分别被任命为“总司令部”顾问、“军委会”少将参议和“行政院”参议等职衔。

南京政府成立后,庞大的财政开支,特别是军费开支始终是最为紧要的问题。在此,上海的帮会多有协助,他们强迫江浙财阀们纷纷捐款。由于上海有“租界”,他驾驭不了上海资本家,就依靠帮会对上海资本家施加压力,“运用强硬手段促使上海银行家和商人认购新的国库券”,甚至不惜“绑架富户”,进行勒索。而依靠帮会人物,进行各种走私、贩毒活动,从中谋取暴利也是蒋介石政府增加财政收入的主要手段。除此之外,在镇压工人运动、破坏共产党的地下工作、对付反蒋的地方实力派人物上,帮会也会不时大显身手。

而由于得到了蒋介石的扶植、纵容与利用,上海帮会在南京国民党政府所在的十年间也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它已不再是民间下层社会的秘密结社,而是依附于国民党政权的一支具有政治性的,取得合法地位的黑社会势力。这样“政帮合一”的结果,非但使近代上海帮会公开化、社会化、合法化,而且使帮会势力如虎添翼,走向恶性膨胀。

天地会与太平天国

1851-1864年,太平天国运动导致满清王朝迅速走向衰亡,而在此之前,各种秘密会党此起彼伏的发难就已在不断地骚扰着中央朝廷与地方官府的统治。天地会就是其中重要的一支。19世纪中叶,正是天地会的起义,客观上为太平天国运动的爆发与迅速发展北上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首先,当日广西的天地会起事,无论声势与力量都比太平军抢眼,分散了清军的注意力,客观上掩护了太平天国的活动。不仅如此,原“三合会”首领罗大纲还将所率领的2000多人直接加入太平军,与之并肩作战,是对早期太平军队伍的一次壮大。在广西各县就地坚持反清斗争的会党也为太平军的胜利进军做出了贡献,一些奉命从外省赶来广西镇压太平军的清军,未及与太平军交手,就已受到天地会堂会武装的截击。

太平军金田起义后经蓑衣渡之战进入湖南,湖南会党的反清潮流乘势而起,“动辄纠集滋事”,与洪秀全的队伍遥相呼应,或者直接加入太平军。据罗尔纲估计,太平军仅在湖南便吸引天地会五万多人,相当于之前的10倍。

洪秀全竖起反清旗帜之后,由于有着共同的敌人,各地会党在军事上协同太平军作战乃至直接加入太平军,成了此后屡见不鲜的事情。邵雍在《论太平天国时期会党运动的特点》一文中写道:此时,各地会党看到太平天国的强大声威,纷纷主动与太平军取得联系乃至接受其领导。

除了在组织上力争与太平军取得联络外,各地会党还纷纷打起了太平天国的旗号。与此同时,在浙江、江苏、安徽等地,天地会也纷纷假借洪杨名义发出布告,他们的文告中一再出现“太平国”、“大明太平天国”等年号,这种强大的政治宣传不仅扩大了会党起义的影响,也对太平天国运动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1864年,声势浩大的太平天国运动在天京的火光与血泊中归于沉寂,朝廷在这次旷日持久的鏖战中看似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然而,清廷的另一些敌人——秘密生存的帮会组织,却也在此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场战争后,清朝中央政府对基层社会的控制逐渐丧失,传统的保甲制度名存实亡,这都为秩序化之外生存提供了空间。长期的战争造就了运河、长江沿岸大量失业的水手、纤夫、搬运工、灶丁等破产者。所有这些,加上原有混迹于社会中的形形色色的流氓无产者,即构成了清末不断壮大的流民队伍,他们再不断地迈入秘密帮会组织的行列。毫无意外,客民与散兵游勇带来了哥老会的蔓延,而运河、长江沿岸的失业者则构成了后来青帮的主要来源。

本文来自《看历史》2010年6月刊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