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历史频道 > 媒体深度 > 正文

《看历史》:红与黑——1949,中国江湖的末日

2010年07月21日15:49《看历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袁老师为什么这样火

《看历史》记者┃李远江

让袁腾飞一夜成名的恰恰是那些渴望了解更多历史真相或细节的普通观众。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历史,是因为它一直是个稀缺品。

海淀教师进修学校历史教研室,办公桌前的袁腾飞温和而淡定。“我是你们杂志的忠实读者,从第一次看到它到现在期期都买,从没落下过。”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采访我,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教师,充其量也就是个历史传播者罢了。”然而,作为一个历史传播者,他的迅速走红,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对此,就连袁腾飞自己也“想不明白”。

■ 为保饭碗逼出袁式风格

1994年,初登讲台,面对几十个小自己五六岁的高一学生,袁腾飞发现自己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笨嘴笨舌,而且只能“照本宣科”。事实上,由于高考的压力,他也不敢逾越雷池半步,以免被学生和家长们指责“误人子弟”。十分窘迫地熬了半年之后,袁腾飞主动要求转到初中任课。

站在16年后的今天来看,这无疑是一件影响深远的事情。否则,今天的袁腾飞很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初中历史不是中考科目,因此,教学压力也比高中阶段小了很多。满以为教初中学生不过是“小菜一碟”的袁腾飞很快就发现,初中历史课不是那么好教的。学生非常反感袁老师一本正经的“政治宣教”,他们要么写其他学科的作业,要么私下嬉笑打闹,整个课堂乱作一团。不巧的是,袁腾飞上课的教室又靠近校长办公室。他担心,长此以往,自己的饭碗恐怕不保。

是需要改变了。但是,该怎么改变?内容还是形式?袁腾飞一时也没想太明白。他念大学时就喜欢读非专业的闲书,又比较善于讲故事(北京话叫做能侃),于是便试着把枯燥的课本知识丰富起来变成一个个鲜活生动的历史故事。没想到这一改变很快就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袁腾飞也渐渐确定了自己的讲课风格。

此时的袁腾飞或许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不留意竟然回到了中断已久的历史叙事传统上来。事实上,中国史学曾经有着数千年的叙事传统,从《尚书》到《春秋》,从《史记》到《清史稿》都以叙事见长。正如宋代史学家郑樵评价《史记》所言:“使百代之下,史官不能易其法,学者不能舍其书”。然而,近代以来,尤其是梁启超发表《新史学》后近百年来,“史论本位”日趋成为中国史学的主流价值观,从而使史学与既有的叙事本位传统渐行渐远。

好在,当袁腾飞在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读书的时候,“史学危机”已经成为学术界的共识。部分史学家借鉴中国古代史学和当代西方史学的叙事传统,陆续推出了一些以叙事为本位的史学著作或翻译作品。大学时代的袁腾飞并不喜欢专业课老师的陈词滥调。他常常一个人跑到文科阅览室,埋头翻阅自己喜欢的图书,这里面既有古代的史学经典,也有新史学的著作。

后来,新史学著作层出不穷,而袁腾飞的阅读习惯也很好地保留了下来,这一切使得他与传统的中学历史教学渐行渐远。

■ 抉择

教完一轮初中以后,袁腾飞重新回到了高中的讲台。三年前的问题又一次横在袁腾飞面前:是照本宣科应对高考,还是还原历史培养学生的史学素养?

从逻辑上讲,学生具备良好的史学素养自然能够取得好的考试成绩。但是,此时的历史教材仍然以史论为本位,确切地说,是以历史唯物主义为本位,完全不是袁腾飞所理解的以还原历史为旨归的叙事史学。

受困扰的又何止是袁腾飞一个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长期实行“一纲一本、编审合一、高度统一”的教科书制度。全国只有一套课程计划、一套教材。从1998年起,上海在为期十年的“一期教改”结束后,启动了“二期教改”,以上海师范大学苏智良为首的历史编写组以竞标方式,获得了“二期课改”历史教材的编写权,历时八年完成这套中学历史教材的编写。然而,这套根据上海市中小学(幼儿园)课程教材改革委员会制定的课程方案和《上海市中学历史课程标准(征求意见稿)》编写的历史教材,被一些学者和机构批评为“淡化意识形态”。最后,这套通过了上海“课改办”的审查,试用3年,并在上海全面正式投入使用一年的教材,在2006年被上海市教委停止使用。这一事件背后,是中学历史教材改革举步维艰的缩影。

不过,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高考命题不再考察所谓性质、意义等纯粹意识形态的问题。这也松开了袁腾飞的手脚。

于是,虽然历史课经常在学生最不喜欢的课程中高居榜首,但袁腾飞的课堂却是另一景象。

按学生们的说法,袁腾飞讲起课来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时而嬉笑怒骂,时而慷慨悲歌。最吸引学生的则是他冷不丁冒出的惊人之语,或幽默诙谐,或热辣尖锐,与正统史观出入较大。喜欢的学生认为“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反感者则视为“胡说八道,信口开河”。

尽管袁腾飞的教学存在着巨大的争议,但他展现给学生的是一个个鲜活的历史人物,一幕幕动人的历史故事,还有他独特的历史视角。如此生动的历史课堂无疑激发了学生对历史的兴趣,有不少学生因为听袁腾飞的课,最终报考了历史专业。

■ 历史缺失造就的传奇

喜欢也好,反感也罢,这一切,也仅限于课堂。但是,袁腾飞幽默风趣的讲课风格很快传播到了网络世界。

2006年初,几个学生创建了百度“袁腾飞吧”,成为弟子们讨论历史问题,回味袁式教学风格的地方。

2008年5月,袁腾飞任教的一所课外补习学校,把他24段“嬉笑怒骂、连批带讲”的讲课视频放到了“优酷网”上。随即一炮走红,仅三个月点击量竟突破2500万,相关网页超过7万多个,还出现了“藤枝粉丝团”,袁腾飞也被网友们封为“史上最牛历史老师”。

随后,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组找到袁腾飞,邀请他讲课。由于很少看电视,袁腾飞对这个栏目不太了解,以为那都是大学者才能讲课的地方,一度想推辞。

但事实上,早在2005年,另一位中学历史教师,同样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时为北京师范学院)历史系的纪连海已经走上《百家讲坛》,并以《正说和珅》等讲座而一炮走红。有了纪连海这位学长的珠玉在前,袁腾飞也走上了《百家讲坛》。没想到《两宋风云》播出后竟创下了该栏目两年来最高收视记录。随后,他又在百家讲坛录制了《塞北三朝》。而他《两宋风云》的讲稿很快被结集成书,成为当年的畅销书。紧接着,他的新作《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疯狂热卖,创造了百万册的销售神话。

对于自己的一夜成名,袁腾飞解释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历史热的兴起,是社会经济发展后自然产生的精神文化需求。但是,事实远非如此简单。

尽管“史学危机”的呼声在学术界响了二三十年,但由于基础教育和新闻传播的双重滞后,社会公众已经很难接触到历史研究的新成果。因此,在课堂之外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历史盲流,他们或者在陈旧的历史观中自是其是,或者感觉到了历史的缺失但无法自拔。毫无疑问,让袁腾飞一夜成名的恰恰是那些渴望了解更多历史真相或细节的普通观众。不少网友在看过袁腾飞的讲课视频之后,不无羡慕地说:“当年,我要是遇见这样的历史老师就好了。”

本文来自《看历史》2010年6月刊

■ 争议有助于还原历史

当袁腾飞声名鹊起的时候,批评的浪潮也汹涌而来。有人发现他采用的史料不够严谨,有人指责他嬉笑怒骂,对历史不够尊重,甚至有人认为他的言论已经“有害”,主张动用行政手段对其封杀。

对于各种各样的批评,袁腾飞显得很平静,“我不是什么历史学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历史教师,只不过是比别人多读几本书罢了。”“我很高兴有人对我的史料或观点提出批评,只要有理有据我都能接受。”

事实上,在课堂上,每当有学生依据史料对自己提出质疑,袁腾飞都兴奋不已,“因为这说明他已经对这段历史产生了兴趣,甚至懂得如何思考历史了”。

若无意外,袁腾飞还将继续讲述历史,也还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错误,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信的,人们之所以如此关注历史,是因为它一直是个稀缺品。 ■

对话袁腾飞:

孩子们为何不爱上历史课

《看历史》:您认为当前的中学历史教育是否存在问题?

袁腾飞:这其实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事实摆在那里,谁都能看得出来。

《看历史》:那您认为最主要的问题在哪里?

袁腾飞:我记得你们杂志曾经讨论过这个问题。有一期的卷首语就把中学历史教育为什么不受重视的症结说出来了。文章说:“中学历史教育跟大学的学术前言差距是20年,跟社会主流思想的差距是10年”,所以它不受重视。而另一篇文章认为,中学历史课是“宣教”,说直白一点,它不是在讲历史。我认为,中学历史教育不受欢迎,首先不是历史老师的问题,而是历史教材的问题。

《看历史》:那中学历史教材最难讲的是哪一段呢?

袁腾飞:事实上,中学历史教材本身编得就不好,还不允许老师有所发挥。讲古代史还好点,世界史也还过得去,可到了中国近现代史,既要体现政治性,又要体现现实性,还要体现意识形态性,这就没有可研究的东西啦!内容咱先不说,单说那些语言就不是学生能听得懂的话。

《看历史》:据我所知,从八十年代开始,我们国家就在对历史教材进行改革,不但改革了编写制度,由国家“统编教材”到后来的“审定教材”,而且教材的内容和体例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您有没有从中看到中学历史教育的变化?

袁腾飞:我自己对这个是比较绝望的。20年的差距还是在那里啊!

《看历史》:除了教材,还有哪些因素困扰着中学历史教育呢?

袁腾飞:那就得说是教育部门对历史不够重视了。我们曾经去法国考察,法国的初中升学考试,相当于咱们的中考,就考法语、科学、历史、地理。这说明人家对自己的历史非常地珍视。咱们中考考什么呢?语文、英语、数理化,历史完全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副科。

《看历史》:那就是说,历史学科的地位直接导致了历史教师的动力缺失?

袁腾飞:可以这么说。就像我在《百家讲坛》讲的《两宋风云》也好,《塞北三朝》也好,其内容都不超过十本书。就是说,只要看了十本书就能讲出来。问题是,没人愿意去看。这种边缘化带来的消极影响绝不是一两个历史教师就能改变的。

《看历史》:所以又有了历史教法的改革。

袁腾飞:没错。后来有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提出要加强师生互动,尤其是通过活动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但我个人看来,历史学科有它的特殊性。因为它不像物理化学,可以通过实验反复验证,又不能要求学生和老师读一样多的书,因此,还是得以老师讲课为主。现在,中学历史教学中又出现了另一种极端——为了活动而活动。很多课堂活动完全没有实际意义。比如说初中阶段有一个课堂活动,让学生扮演日本天皇,谈谈自己为什么要搞明治维新。他能是日本天皇吗?就连日本的中学生也弄不清当时的天皇是怎么想的。咱们就敢让中国的初中学生去扮演一百多年前的日本天皇,而且要搞清楚人家是怎么想的。这不是胡说八道么!

《看历史》:历史虽不能重现,但还是可以最大限度地还原的,关键在于史料的真实与丰富。您说到的这个活动恐怕连史学家也未必能做到。史景迁为了描写王氏死后的样子就引证了好几种史料。

袁腾飞:是啊!把我们的初中生都当史景迁来教了。别说中学生了,就是中学教师能还原历史的又有几个?

《看历史》:教完一轮初中后,你再次回到了高中。这时,不可避免地会面临一个问题:是还原历史让课堂活跃起来还是照本宣科应对考试?

袁腾飞:说实话,我也没有办法。就只能是非考试年级可以发挥一点,到了高三就只能照本宣科了。划书、背、解题,反反复复,只能这样。说到高考,我倒觉得是最成功的。

《看历史》:何以见得?

袁腾飞:现在高考命题主要是大学老师,他们功底扎实,史观又比较新,一句话比中学历史教材强多了。事实上,大概从90年代中期开始,意义、性质一类的问题就不再考了。但这并不意味着高考更容易了,恰恰相反,现在的高考题非常活,新史料,新史观都能体现。

《看历史》:那这不又引发了新的问题,使用落后的教材,又没有系统的史学训练,我们的学生拿什么去应对高水准的考试?

袁腾飞:现在这个问题基本上就是无解。

《看历史》:这种困境会不会也是你离开教学一线的原因之一?

袁腾飞:确实如此。以前有人问

[责任编辑:xu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