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湖北厅官妻子遭警察围殴 3名打人者被处分

2010年07月21日07:46大洋网-广州日报李颖
字号:T|T

陈玉莲:警察称“老子打的就是政法委家属”

陈玉莲至今重伤在床。

网传湖北一厅官妻子因被误认信访者被打记者连线揭出事件背后悲伤隐情

昨日,一则湖北厅官妻子被便衣警察殴打16分钟致重伤的新闻引起广泛关注。

6月23日,湖北省委机关南大门6名武汉公安便衣围殴一名体弱老妇长达16分钟之久。被打者陈玉莲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领导黄仕明之妻。当天黄在河南参加中央政法委会议。

目前,陈已住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公安部门在道歉时连说“打错了”。有媒体报道,打人者确为公安局便衣警察,编制属于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是公安部门设在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任务则是维护治安秩序。7月19日,武汉市公安局宣传处副处长王永峰表示,如果民警打人,一定严惩不贷。

昨晚8时许记者获悉,武昌公安分局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有关规定,公布了对3名在执勤中行为粗暴的民警的处理决定:对民警肖邦明给予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对民警郑志强、蒲全鸿给予记过处分。

在昨日各大网站的转载中,陈玉莲被打多被理解成“被误认为是信访者才被打”,但记者连线其妹妹了解到,事情另有隐情。这位被打的厅官妻子,这些年来一直为了女儿的非正常死亡伤心不已。

陈玉莲此前回忆,6月22日,她与湖北省政法委一位副书记曾通电话,约在第二天见面。她说主要为两件事,一是自己职称和待遇问题。另一件事是几年前她的女儿在湖北省某大医院治疗时,因为医疗事故去世,“属于非正常死亡,法医鉴定非常清楚,公安机关早立案了,但由于一些干扰案子一直没办下去。这次也想顺便问问案件的进度。”

网友爆料

厅官女儿多年前死于医疗事故

昨天下午4时多,网友“烟叉”在腾讯论坛上爆料称自己认识该名厅官。“事情源于10年前的一个医疗人命案,一名女孩生病去武汉某大医院就诊,因为医生马上要下班,换班的医生还没有到,所以快下班的医生不愿意治疗,导致该名女孩延误最佳治疗时间,不治身亡。而该女孩是此次事件被打人的女儿。”

“烟叉”称,因为女儿的离奇死亡,作为厅官的父亲要求调查真相,于是委托武昌公安局进行调查。医院曾多次想私了但遭到拒绝。此后案件一直没有进展,但陈玉莲没有放弃,多年来都为此事奔走。

记者经过查证,发现2004年确有一起女大学生在医院死亡引发医疗纠纷,当时《法制日报》报道,警方已经立案调查。死者黄芃芃是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 2003届毕业生,曾患有肾病,原定于今年5月18日进行肾移植,医生认定其各项器官功能并无手术禁忌症。但在治疗过程中,这个花季女孩还是遗憾地离开了人世。

记者在论坛上还发现一则发表于今年6月13日的帖子,署名“全国人大代表陈勇”。帖子认为医院“在对黄芃芃抢救及治疗过程中存在着较明显失误。”

连线家属

姐姐她不是上访者

记者昨天傍晚拨通了陈玉莲的妹妹陈翠莲的电话。对于网上误传陈玉莲是上访者的说法,她表示很气愤。“她不是上访者,从来没有上访过,他们相信公安机关。”

陈翠莲说,姐夫黄仕明是管信访的,根本不允许姐姐上访。而且年初公安厅已经指定孝感公安部门对此案展开侦查。“真是祸从天降,她要上访肯定也是去公安部门。公安部门都督办了,还去上访干什么?”她告诉记者,陈玉莲那天早上打完乒乓球去的省委大院,怎么可能去上访?

但“他们两个人为了孩子的事,这些年过得很压抑。直到今年,我姐姐才好些,开始跟着老太太锻炼身体。芃芃刚走那会儿,她眼泪都哭干了。

至今存疑

网上报道和事实有何出入?

在陈翠莲的讲述中,记者初步还原了黄芃芃离开的前后事实。原来,一直深受疾病所困的黄芃芃当年已准备好换肾,肾源也已经找到。手术前几天,芃芃感冒了,却在诊治过程中,被注射了没有挂处方的液体,经抢救无效死亡。陈玉莲在女儿死后不断翻看病历,终于发现了疑点。黄芃芃在住院前的血糖水平与输液后相比有惊人的下降,经过多方咨询,唯一能导致这种情况发生的,只能是:注射的液体为胰岛素,而这对芃芃来说却成了催命的符咒。尽管警方立案,事情却久拖不决。

今年年初,公安上级机关督办此案。“在被打的那时候,我们想,打人的应该是医院雇来的黑社会人员。”

陈翠莲说,芃芃的骨灰盒就在她原来的房间里放着,黄仕明想念女儿时,就一个人在房间里睡。每到芃芃忌日,“他都会抱着骨灰盒哭。”

“今天,公安局一位局长和记者说,网上报道和事实有重大出入。有什么出入呢?录像就摆在那里。录像不会说谎。为什么不公布录像?”

情况说明

被信访局关押近2小时

昨晚武昌公安分局通报称,6月23日上午9时10分,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陈玉莲在省委南门越过警戒线时,被执勤武警战士拦住询问,并要求出示证件。此时,正在执勤的武昌区公安分局水果湖街派出所民警要求陈退至警戒线外,民警肖邦明、郑志强、蒲全鸿在拉扯中行为粗暴,致陈玉莲受到轻微伤害。

本报记者昨晚9时获得一份署名陈玉莲的情况说明。除了媒体此前报道的被殴打16分钟之外,陈玉莲另外透露,即使在周围群众证明自己身份后,她仍被送交信访局关押近2个小时,由两名警察看管,期间不准说话、不准哭、不准打120求救,不给喝水。而且,在获知陈玉莲身份后,在场警察声称“老子打的就是大院政法委家属,怎么样?”文/本报记者李颖 图/来自网络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