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广东打造文化强省 > 正文

“崇文”:政府行为到社会行为

2010年07月19日08:37南方日报蒲荔子我要评论(0)
字号:T|T

“崇文”:政府行为到社会行为

广东正逐步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资料图片

在7月16日召开的省委十届七次全会上,广东提出了建设“文化强省”的总体目标,即力争用十年左右时间,形成与广东经济社会发展相适应的文化发展水平,达到“三强一好”。其中“一好”是指广东文化形象好,公民文化素养高,初步形成开放、崇文、理性、文明的现代广东文化新气象。

既然是目标,就代表现在还没有达到。在此前关于广东文化特征的阐述里,“开放”、“文明”的概念传播已久,但“崇文”、“理性”则几乎从未出现。汪洋在会议中曾说,“真正出精品、出大师,真正使全体公民素质得到明显提升,需要长期锲而不舍的努力,有许多事情要从娃娃抓起,得从体制制度抓起。”同样,要真正形成“开放、崇文、理性、文明”的现代广东文化新气象,也需要长期锲而不舍的努力,并且首先从观念上厘清这些文化名词。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记者采访曾长期在广州生活、工作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著名文化批评家张柠,请他跳出广东看广东,从文化的角度,解读广东的“崇文、理性”应该是什么,广东离“崇文、理性”的目标还有何差距,以及广东应当如何真正达到“崇文、理性”。

1崇文

喝茶不忘听歌唱会落实到人才能形成风气

“崇文”现状:广东人似乎缺乏对美的形式的天然敏感力

南方日报:崇文重教本是广东三大民系(广府、客家、潮汕)共同的传统,为什么在改革开放过程中这一传统会弱化?

张柠:在资本原始积累初期,是不需要那些“虚”的文化的,放下尊严、舍弃道德并不会给你带来什么损失。恰恰相反,在改革开放初期,任何事情都需要一股子拼劲儿,只要“敢为人先”,赚到人生“第一桶金”才能代表成功,因为这才是显而易见的。

南方日报:在经济建设上,“敢为人先”是重要的,但在文化发展中,有时候似乎恰恰需要一点“敢为人后”。您周围都有哪些“不崇文”的现象让你印象深刻?

张柠:我记得有个作家写的文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当你面临两个选择时:到天河体育馆听一下午歌唱会,或者在家中喝一下午茶,大部分广东人都会选择后者。”广东人对口腹之乐看得太重了,对美的声音、美的色彩的热爱却匮乏到以至于麻木。我在广东时常常看到一些“土老板”挺着肚皮、挑着牙签、拿者鼓鼓的钱包从街头吃到巷尾。这些人缺乏情调,给人粗俗的印象。广东人似乎缺少了江南人对美的形式的天然敏感力,这也许是广东文化的先天“缺陷”吧。

崇什么“文”?人类文化实践中留下的精华

南方日报:并不是所有文化都值得尊崇的,崇文的“文”字又该怎样理解,什么样的文化是应该尊重、崇尚的?标准是什么?

张柠:“文”包括很多内容、方面,除了文化,还包括文明、文化、文人、文学、文字等等,从不同层次去理解含义都不一样。总体而言,“文”是指在人类文化文明实践活动中留下来的精华、标本,是一种标志性的印记。就像一串阿拉伯数字胡乱排列可能没有任何意义,但谁也不能否认那些数字一旦排列成公式、定理时对我们的逻辑思维发展所起到的划时代意义。

怎么“崇”文?成为日常习惯时目标就实现了

南方日报:崇文中的“崇”应该怎样理解?在政府领导的推崇外,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如何才能使“崇文”不流于形式,真正地尊重文化、崇尚创造力?

张柠:反观广东提出“崇文”的背后是一种政府行为,但真正要想将“崇文”落实到人,最终还必须将政府行为变成社会行为,其中最关键的是要有社会接受群体即“崇文”的受众。当“崇文”变成普遍性现象、一种日常生活习惯时,目标才实现了。领导人会换届、政策法规也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更,只有风气是能不断延续的。

广东省可以提供高额的补贴来培养人才,但如果没有好的风气、发出自己的声音,辛辛苦苦将人培养出来了,最后还是会被其他地方“挖”走。

2理性

经济价值并非唯一规则参差多态才是美的本源

“理性”何解?广东人有的还只是“经济理性”

南方日报:“理性”是一个很抽象的词语,您理解的“理性”是什么?广东社会目前具有“理性”的文化特征吗?

张柠:广东人有的,可能还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理性”,即“经济理性”,也就是在市场交换条件下,对那只看不见的“手”的推崇。这是对交换规则的遵守,而非批判学者眼中的“理性”。

真正的理性并不是广东人表面上的“认死理”———紧紧握住经济价值这一条规则,而是非偏颇的综合平衡。单一标准就是一种偏执,也是非理性的表现。真正的理性,是建立在多元的价值评价标准基础上对人的尊重,包括对人的价值评价的多元,和人实现价值途径的多元;人是落脚点,也是根本点。

从这个角度来审视广东人的“经济理性”,就会发现广东人正是缺少了那些“豪气”、“抒情”,似乎“理性”得没有了情调。

“理性”何用改变金钱价值观与人的尊严间的关系

南方日报:您所说的广东人现阶段的“理性”,可能一般被称为“务实”。“多元价值评价标准”对于现阶段的广东有何意义?

张柠:在单一的经济价值评价标准下发展的社会,必然会变成一个畸形的社会;这不仅仅是广东的问题,但因为广东经济发展比较快,所以这个问题表现比较突出。广东在现阶段提出“理性”是非常适时的,因为要形成“理性”的文化气象,最重要的就是改变广东人的金钱价值观与人的尊严之间的关系。为了金钱,如果把人之所以为人的东西都丢了,就变成了“非人”。比如在深圳的一些女孩子为了赚钱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以为有了钱、做个处女膜修补术能够买回尊严,但当她们真正到了那个地步的时候,才知道尊严一旦丢失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当然尊严和处女膜本身并没有任何关系。

如何“理性”必须不断在“批判”中痛苦地“进化”

南方日报:广东要形成“理性”的文化气象,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

张柠:其实,广东人的教育层次很高,并不像之前所说的那样“没文化”。只是广东人对感官层面的东西太过于迷恋。而广东人“老火汤”的文化生活是不需要任何进化的,没有任何进步意义。广东文化经验主义的东西多,理性主义的东西太少。往往批评性的文化是令人“不舒服”的,但批判的过程是判断、推理和反思的过程,正是理性的表现。所以,要想建设“理性”的广东文化,就必须不断在“批判”中痛苦地“进化”。

另一方面,除了自我批判,形成一批批理性的“文化群体”也是必不可少的。广东报业为什么能够成气候?作为“文化新移民”的这批记者群体来自全国各地,带着最进步、最敢闯的理性思辨精神汇聚到了广东,成了广东的“文化群体”,进而变成一张广东的“文化名片”。

专题采写:南方日报记者蒲荔子实习生周豫

相关专题:

广东打造文化强省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