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民间环保组织状告沃尔玛出售违法转基因大米

2010年07月14日01:07南方农村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低价的进口转基因大豆来势汹涌,严重妨碍了国产大豆的生产、销售和加工。图/CFP

低价的进口转基因大豆来势汹涌,严重妨碍了国产大豆的生产、销售和加工。图/CFP

南方农村报讯:6月28日,知名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将全球最大的连锁零售商沃尔玛中国总部告至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原因是后者“出售违法转基因大米”。

就在这一纸诉状再次引发国内学者、公众对转基因问题唇枪舌剑之时,从太平洋彼岸传来“美国全面反思转基因技术”,因为转基因作物的农田出现了对农药刀枪不入的“超级杂草”和“超级虫害”等问题,美国的转基因作物研发正从挑战天然和违背自然的发展思路转变到尊重天然和服从自然的框架中。然而,孟山都、杜邦等公司早已嗅到美国官方态度的微妙变化和民众的抗拒态度,研发的“新一代转基因”大豆即将面市,它们被誉为真正对“环境友好”和“保障健康”的转基因作物,并积极在中国大豆产区做宣传。

而目前我国的大豆产业却困难重重,过量的进口已致大豆产业链几乎瘫痪,主产区4000多万农民的生计、数百万加工企业职工就业、2000多个大豆食品加工企业经营都遭遇威胁。但在WTO谈判期间,国内部分专家的“放弃中国非转基因大豆”、“放弃中国大豆生产”的观点,至今影响着国家政策导向。

大豆产业沦陷,国家该有什么样的反思和对策?难道中国大豆产业真的“自救”无望,要引进转基因大豆吗?大豆问题引发无数国民热议。近日,南方农村报记者专访了中国大豆产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刘登高。

中国大豆产业困难重重,但仍顽强发展。如果说,中国最具优势的大豆产业不能自强,要人为地放弃,那么小麦、玉米、棉花的命运就更令人担忧!

南方农村报(下称“南农”):目前,我国大豆产业面临着怎样的现状?

刘登高:近几年面积一直维持在1.5亿亩左右,总产量稳定在1600万吨上下,即使黑龙江、吉林、辽宁和内蒙古等主产区面积有所下降,安徽、四川、广西、广东等地面积却逐年增加。我国大豆扎根于国民旺盛的食品消费需求,年食品用豆量从800万吨增长到1000万吨。目前,我国大豆进口量占全球贸易量的45%左右,而在1995年前我国一直是大豆净出口国,从净出口国到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仅用了短短5年时间。2009年进口4255万吨,创下历史最高纪录,造成国库挤压500多万吨,主要冲击到我国大豆油脂加工。

今年,我国大豆进口仍在持续增加,据7月10日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全国进口大豆620万吨,高于5月份的437万吨,环比增41.87%,2010年1-6月累计进口大豆2580万吨,较2009年同期的2209万吨增长16.8%。

南农:过量进口大豆造成了哪些影响?

刘登高: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过量进口,这样意味着对本国产业的损害。目前中国就因过量进口大豆,使农民卖大豆亏本,迫使国家补贴;造成主产区加工国产大豆的企业全线亏本,停工待料。这样影响到主产区4000多万豆农生计,影响主产区数百万加工企业职工就业,还影响2000多个大豆食品加工企业正常经营。6月份进口大豆620万吨,这种增长速度极不正常,已经达到了WTO规定的启动保障措施的界限。

南农:然而,在这种形式下,有专家预言“东北大豆十年内可能消失”,还有专家主张“中国应该主动放弃大豆产业”,您怎么看?

刘登高:放弃?这是极不负责任的言论。如果大豆可以放弃,棉花、油菜等农作物要不要放弃?如果放弃了整个农业,正好让国际垄断粮商来操纵中国命脉。连工业发达、土地资源非常短缺的日本也不敢轻易放弃农业,我国有人竟如此轻言放弃,我不知道这是在为谁帮腔。

对待进口大豆有三种态度,一种是拒绝进口、一种是允许进口但不能伤害国内大豆产业、第三种是放弃国产大豆完全依靠进口,这反映了不同的立场。我个人支持第二种主张,反对第一、第三种主张。当前大豆产业危机是第三种主张带来的结果,如果继续发展,后果不堪设想!放弃大豆产业,就等于让东北等地区的豆农、加工企业职工失业。

我国拥有90%的野生大豆资源,独立自主培育了3500多种大豆栽培品种;大豆对保证食品营养安全、粮食安全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是间作、套作最理想的作物。如果说,中国最具优势的大豆产业不能自强,要人为地放弃,那么小麦、玉米、棉花的命运就更令人担忧!

推广转基因大豆而放弃中国非转基因、高蛋白大豆优势,将损坏我国可贵的品种资源优势,使大豆产业彻底沦陷。有一些人在偷换概念,误导社会舆论,凭借对转基因技术的垄断权牟取转基因产品、种子的暴利。

南农:有专家认为“中国大豆产量低、品质差”,建议用转基因大豆解决过量进口问题。您怎么看?

刘登高:说“产量低、品质差”,是给中国大豆产业泼污水。我国大豆品种的生产潜力之大、品质之好,在全世界是公认的。

转基因只是一种现代生物技术。它可以用来制造生化武器,毁灭人类,也可以用来培育良种,造福人类。“转基因技术,转基因产品,企业推广转基因产品”,是三种不同的概念,笼统地说转基因安全与否,都是错误的。目前有一些人在偷换概念,误导社会舆论,企图浑水摸鱼,凭借对转基因技术的垄断权牟取转基因产品、种子的暴利。国外许多国家规定,转基因大豆只能用于饲料,禁止直接使用。另外,转基因作物存在基因漂流问题,如果污染了大豆原产地以及野生资源,这对国家、人类将是一种灾难。中国是大豆品种资源大国,对转基因大豆问题要慎之又慎。

南农:您是否赞成我国放开转基因大豆种植?

刘登高:根据最新资料显示,国外第一代转基因大豆所转入的只是抗草甘膦基因,目的是降低除草作业成本,但国外科学家和豆农反映产量却比一般品种降低5%左右。然而,有人种转基因大豆,孟山都公司便可获得“一箭双雕”之利——转基因种子的垄断利润和扩大草甘膦销量。

最近一次全国大豆专业会议上,一位推销外国转基因大豆的专家污蔑中国大豆的油脂含量只有16%,当场遭到广大国内专家质疑。事实上,我国大豆油脂含量高于20%以上的品种有上百种,高者达到25%;有的蛋白质含量高达47%;亩产250公斤以上的高产品种有上百种,黑龙江农垦总局的大豆平均亩产在180公斤左右,也高于美国。据了解,孟山都的第二代转基因大豆很快要上市,据宣传可提高亩产3%-5%。有关专家介绍,其增产原因是采用了另一种高产大豆作载体,本质上不是转入增产基因。中国现有的品种通过改进栽培技术,从而提高10%的产量是常见的事,我真不知道热衷于宣传国外转基因大豆品种的理由何在。既然转基因大豆自身尚无高产作用,如何能提高中国大豆的亩产?怎能解决过量进口问题?

有人说转基因大豆可以减少草荒,降低大豆生产成本。中国绝大多数地方农业都在实行轮作或间作套种,不同地方对使用除草剂、农业机械有不同的要求,简单地把美国农业模式搬到中国来,简单宣扬国外转基因大豆种植,离开了中国国情,是过去“洋跃进”的做法。

有的人断章取义,利用移花接木的虚假资料,借科学的名义搞宣传,貌似有理,实则背离科学,蛊惑民心。放弃中国非转基因大豆、高蛋白大豆优势,忽视栽培技术的改进与推广,就可能丢失中国农业的优良传统,就会损坏中国可贵的品种资源优势,使中国大豆产业彻底沦陷。

根源问题在于“农户一盘散沙,企业孤军奋战”的松散产业体系。要借鉴美国大豆协会的经验,设立大豆产业发展基金。如果把现有农户的亩产水平从120斤提高到180斤,贡献是很大的。

南农:我国大豆产业问题出在哪里?

刘登高:我国大豆产业之所以危机重重,主要问题在于“农户一盘散沙,企业孤军奋战”的松散产业体系。

中国农户规模小,这是中国国情,不是问题的根源。商品生产,关键看效率,由于农户之间缺乏互相协作、产品规格不统一、品种混杂、批量小,使农户在市场上失去讨价还价的权利。要发展和组织农户之间的协作,而不是用强迫“流转”的办法,合并大户,塑政府形象。

有人说中国大豆加工业技术落后,这也不符合事实。中国目前的大豆油脂加工设备和发达国家是同一水平,大豆食品加工技术和经验更是十分丰富。问题的根源在于企业只注重生产管理,不善于联合开发市场。往往在市场互相煞价,恶性竞争,被垄断企业所利用。而外企善用资金、公关优势垄断市场,有的企业已经占领了中国小包装油脂市场的80%。有的国际粮商通过入股与国企结成利益共同体,通过中国企业争取对自己有利的国家政策。中国作为最大进口国,却在国际大豆市场没有话语权,问题就在这里。

南农:国产大豆还有自救希望吗?要走出困局,关键要做好哪些调控?

刘登高:中国大豆品种资源丰富、市场需求旺盛,我相信中国农民、政府都不会放弃大豆产业。国产大豆发展潜力巨大,只要我们自强不息、团结一致,中国大豆产业一定会重振旗鼓!

振兴国产大豆,就是要种好我国当前的1.5亿亩大豆,搞好大豆食品加工,让每一寸金土地都获得高产量,让每一粒国产好大豆都卖到好价钱。这需要全国一盘棋,从大豆产业发展机制创新入手,制定和实施《十二五中国大豆产业发展规划》。

第一,国家要反思大豆产业陷入困境的教训,把大豆列入国家粮食安全计划之内;第二,以国家利益为重,清醒对待国际垄断;第三,从战略高度对待转基因技术。政府应该像抓原子弹、氢弹一样,设立重大专项,研发、储备有价值的基因,打破转基因技术垄断粮商;第四,国家要系统规划包括大豆在内的农业产业发展;第五,要彻底改革松散产业体系。可借鉴美国大豆协会的经验,设立大豆产业发展基金,从产业政策、金融政策等各方面引导主产区大豆加工企业的联合,如果把现有农户的亩产水平120斤提高到180斤,中国将增产300万吨大豆。这对中国大豆产业安全,对农民就业和加工企业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南方大豆以适宜加工豆制品的大豆为主,适当发展鲜食毛豆。大力开发甘蔗、香蕉、木薯间套种潜力,提高复种指数。保护非转基因大豆优势区,拓展出口。

南农:最后请问,南方大豆种植规模有所扩大,应该如何定位?如何保护这个品牌?

刘登高:南方大豆种植可谓天时地利人和,春夏秋三季均可生产应市,种植成本不足200元/亩,亩产值高达2000元。近两年,华南地区大力发展甘蔗、香蕉、玉米、木瓜、木薯间套种大豆,既提高单位面积土地复种指数又可改良土壤培肥地力,增加了高产蛋白大豆的供给量。广东现有4600多万亩的旱坡地,非常适宜种植大豆,按照亩纯收1200元计算,可增加农民收入550多亿元。

南方大豆要根据市场需求来定位,以适宜加工豆制品的大豆为主,适当发展鲜食毛豆,丰富城市高端消费群体市场需求。这就要求农业高校或科研单位对口培育专业性、地域性强的品种,如华春3号、华夏4号。南方农户和豆制品加工企业,如果能享受国家对大豆主产区的扶持政策,大豆的间作套种将会有更快的发展。(来源:南方农村报)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