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甘肃酒泉将建世界最大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

2010年07月13日15:08人民网陆培法我要评论(0)
字号:T|T

甘肃的酒泉目前正在建设一个世界上最大的千万千瓦级的超大型风电基地。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规划,酒泉市新能源产业规划发展目标,到2015年工程建成后,装机将达到1271万千瓦,相当于三峡工程装机容量的2/3;到2020年,酒泉市风电装机容量将达到2000万千瓦,总投资达1200多亿元,这将是我国继西气东输、西油东送、西电东送、青藏铁路之后西部大开发的又一标志性工程。

炎炎夏日,记者从北京向西奔波2000多公里,深入酒泉市风电场、风电装备制造企业采访。

“世界风库”和“世界风口”

从地形上说,酒泉四周的天山山脉、祁连山山脉、阿尔金山山脉遥相呼应、并肩耸立,疏勒河谷在酒泉大地上蜿蜒千里,从东向西穿越而去,正好在玉门、瓜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喇叭状”地形。从气象上讲,西伯利亚的高压气流受巍巍祁连的阻挡,便从嘉峪关以西的开阔地带进入疏勒河流域,沿玉门、瓜州向西,越敦煌奔楼兰,这就是著名的气流“狭管效应”。

酒泉发展风能可以说地蕴天成。不仅有与北美风库、北欧风库、极地风库齐名的“世界风库”瓜州和“世界风口”玉门,还有肃北马鬃山、阿克塞当金山等风能聚集带,风能资源总储量1.5亿千瓦、可开发量4000万千瓦以上,占全国可开发量的1/7,年有效风速达6300小时以上,年满负荷发电小时数达2300小时,在1万平方公里的可发电区域内,不占耕地,没有拆迁,无灾害气候,没有破坏性风速。

“酒泉速度”和“酒泉奇迹”

2009年8月8日,对于酒泉人来说,这一天是值得铭记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我国首座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在甘肃酒泉开工了。古人说春风不度玉门关,而如今却成为业内外人士聚焦的热点。

在有世界“风库”、“风口”之称的瓜州县和玉门市,220万千瓦的风电场已建成,316万千瓦风电场建设工地上,一派热火朝天的施工景象;在酒泉风电装备制造产业基地,国内陆上最大的5兆瓦风机建设项目已经启动,代表风电装备制造最先进技术的3兆瓦和2.5兆瓦大功率风机正一台台下线,3兆瓦和2.5兆瓦的风机叶片也成功下线。

记者来到玉门昌马80万千瓦风电场。一年前这里还是一望无际的戈壁滩,如今已有上千台的风机矗立。

去年至今,风电场建设和风电装备制造花开并蒂、竞相风流,实现“双突破”,创造了“酒泉速度”和“酒泉奇迹”。

酒泉从1996年到2006年,经过了10年,通过四期工程建设,总装机容量是16万千瓦,从1996年到2008年酒泉累计装机容量为51万千瓦,而2009年一年的装机容量突破百万千瓦,达到了220万千瓦。2009年对酒泉的风电发展来说,是突飞猛进的一年,仅从装机总量来看,2009年一年的总量是前12年的3.3倍,可以说这是酒泉在十多年沉淀的基础上发力的关键时期,也是风电大规模发展起步的开始。

酒泉市发改委主任王建新介绍说,如今,酒泉大地上每天都有1万千瓦的风电场完工。

新能源装备制造业正在起飞

酒泉人算过一笔账:从四川拉到瓜州一片风电叶片仅运费就要13万元,从酒泉肃州区拉到瓜州只需1万多元。肃州的区位优势正好符合了全国风电产业布局的要求,省内辐射玉门、瓜州,省外辐射青海、内蒙古、新疆等地。

中材科技公司的场地上,一片片风电叶片像鲸鱼一样整齐地列队,在蓝天白云下,显得分外壮观。随同采访的酒泉市委外宣办张克勤回忆起当初建设的情景:“当时一阵风刮来,这里人都呆不住。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现代化的高科技企业的场地。尽管我们来参观过多次,仍是不敢相信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奇迹。”

玉门市委书记詹顺舟向记者介绍,今后玉门将按照建设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目标,以风电促网架、促调峰电源、促装备制造、促能源转化产业,大力发展以风电为主导,水电、光电、煤电、火电等多能并举的新能源产业,力争到2015年把玉门建成各类发电总装机规模达千万千瓦以上的能源富集区、年销售收入超150亿元的新能源基地。

风电基地创出新路子

沿312国道绵延几百公里的黑色戈壁滩上,一排排拔地而起的风机随风缓缓转动,给沉寂荒漠的戈壁增添了一份生机。

以目前国家每千瓦风电1万元的平均投资成本估算,到2015年酒泉市仅风电投资就达到1000亿元以上,平均每年投资在150亿元左右,风电及相关联的750千伏网架、千万千瓦级配套电源建设,将促使酒泉年均经济增长10%以上。

风机制造是具有高科技含量的机电一体化行业,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的建设,将形成巨大的风电设备制造、研发和相关的配套企业在酒泉落户,带动制造业、建筑业、交通运输业、电子电器行业、管理服务等相关产业发展。新能源及新能源装备制造基地建设,将带动大规模的就业。

甘肃省副省长冯健身说过这样的话:“甘肃河西酒泉风电基地,是国家批准的第一个千万千瓦级的风电基地,它不仅在中国是第一,它在世界上第一次,没有什么现成的模式可以去模仿、效仿,一切靠我们自己来创新,因此,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自己的创新走出的这条路子,本身就给全国提供了一个发展的模式。”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广袤的戈壁上,一台台迎风舞动的风车,正在转出“西翼”腾飞的轨迹。(陆培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