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圣元致婴儿性早熟 > 正文

三聚氰胺毒奶粉何以卷土重来?

2010年07月13日11:24南方报业网-21世纪经济报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两年前全国销毁三聚氰胺奶粉的运动中,不少中小企业因财务压力及赔偿机制不顺畅而选择了藏匿,如今保质期将到,有人选择再度铤而走险。

三聚氰胺毒奶粉何以卷土重来?

(资料图片)

早在去年6月的时候,有一饲料商曾向王丁棉透露,自己从一奶粉经销商手中购买了六七吨三聚氰胺严重超标的奶粉,准备用作饲料。

据此,王丁棉曾估计这批未被销毁的超标奶粉数量应在15万吨—20万吨。“具体数字其实仍是未知,没有部门能真正统计到。”

袁运生说,藏匿于流通环节和地下作坊的这些毒奶粉,如果拥有者一直“按兵不动”,是很难被发现的。“监管难度太大,只能靠工商部门在接到举报的情况下进行打击。”

赔偿中的玄机

为何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成为“过街老鼠”的情况下,还有人选择了藏匿而非上缴销毁呢?

相关企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就乳品企业而言,在那次销毁中需要承担三块成本,分别来自产品的生产成本、回收清点成本和销毁处理成本——后者即支付给负责销毁的相关部门的费用。

“对于企业来说这是很庞大的成本,即使大型企业也很难承受。”这也意味着,在众多被发现了三聚氰胺超标的中小奶粉生产企业,很可能因为难以支付这一成本而无法做到完全销毁。

这也使得已经卖出去很多奶粉的中小奶粉生产企业,无法以充足的现金收回。“销毁奶粉就意味着企业或者经销商的钱打水漂了。”一业内人士认为,在这种形势下,他们更愿意不吭声,就悄悄放在仓库里,特别是很多不太正规的小作坊。对此,袁运生表示,当时政府严查问题奶粉,并没有明确说到针对企业或者经销商的赔偿问题。“也没法补偿,那种情况下肯定是先找出来销毁了再说。”但至今未见“再说”。

事实上,据记者了解,即便是当时明确表示给予经销商赔偿的三鹿,到目前为止清偿工作也并没有结束。

原三鹿北京地区一级代理商、北京市世行商贸公司常务副总姚文华告诉记者,在2008年底三鹿事件处理过程中,三鹿集团和河北省石家庄市工作组曾承诺全国代理商,三鹿集团收取代理商的合同保证金、三鹿向代理商借的市场费用和未到货保证金将在后期逐一返还。去年春节前后,货款分三次已经付清,但是经销商垫付的市场费用,以及提供三鹿的原料费用,到目前为止仍没有下文。

姚文华透露,这方面的费用全国加起来应该还有2亿-3亿元。“看来是不了了之了。”

乳业专家王丁棉更表示,包括蒙牛等大型企业在内,当年给予经销商的退货款,仍有很多没有退还。“退的都是很小一部分”。

毒奶粉幽灵再现的动力

河北省奶协秘书长袁运生透露,前述提到的奶粉原材料,一般是指淡奶粉,即不加糖,也不加任何配方。在奶源充足,而销售形势不好的情况下,企业一般会多生产这种大袋装的淡奶粉。这种奶粉易于储藏,便于运输。特别是在一些靠近奶源但产能较小的企业。

到今年9月,距离三聚氰胺事件就整整两周年了,王丁棉表示,这也意味着那些被藏匿的毒奶粉也快要失去所有的营养效力了。按道理,是应该做饲料的。

但这也给了很多加工企业更大的吸引力。

记者从获得的相关资料发现,被查处的东垣乳品厂位于青海省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该县畜牧业较为发达,特别在东垣乳品厂所处的川口镇,聚集了多家乳品企业和奶牛养殖户。那为何在奶源较为充足的情况下仍购买含有三聚氰胺的原料奶粉呢?

“这种奶粉,三聚氰胺超标,又事隔两年多,经销商肯定急于脱手,相比直接购买原奶,价格要便宜得多!”

在今年1月初曝光的一批三聚氰胺超标案件中,一些食品企业也位列其中。

王丁棉认为,例如饼干、饮料、糖果行业也可能成为“消化”毒奶粉的场所。首先,他们消耗量小,不需要直接控制奶源,而只需购买淡奶粉。其次,由于量小,三聚氰胺也可以被“忽略”。

三聚氰胺事件后,卫生部曾制定了三聚氰胺临时监管标准,规定:每千克婴儿配方奶粉中的三聚氰胺含量不能超过1毫克,每千克其他食品或动物饲料中的三聚氰胺含量不能超过2.5毫克。

就在7月6日,联合国负责食品安全标准的机构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也对食品中的三聚氰胺含量做出了规定,与卫生部之前制定的标准一致。

王丁棉表示,对于“聪明”的企业来说,拿到这批毒粉,可以使用“化整为零”的手法,即一吨有毒原料粉配几百吨合格的奶粉,如此比例下来,三聚氰胺含量会降到很低。

本报记者 杨颢 实习记者 蒋卓颖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