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时政新闻 > 正文

中越边境成国际贩毒新通道 毒贩用妇女运货

2010年07月13日03:15中国经济周刊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广西百色、靖西、凭祥报道

山高林密,河流纵横,掩映在亚热带雨林中的中越边境线,美丽得如同《阿凡达》中的哈利路亚山谷。然而,近年来,这里却渐渐成了境外毒品进入中国的“热点”线路。缅甸、泰国、老挝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三国交界的“金新月”;秘鲁、哥伦比亚、玻利维亚三国交界的南美“银三角”——国际三大毒源地的毒品越来越多地经由中越边境进入中国。

在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到来之际,6月9日-14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行走1020公里中越边境线,对中越边境禁毒现状进行深入采访。

归春河上的“小码头”

边民“带货很来钱”

一侧是深深的涧谷,另一侧是龇牙咧嘴的峭石,车子在湿滑而狭窄的盘山路上小心翼翼地攀爬,路程漫长得令人绝望……6月9日上午,在广西百色硕龙镇长途客运站,自称“胆大心细车技老到”的出租车司机老莫,开着“气喘吁吁”的捷达车,拉着记者向中越边境进发。

中午时分,汽车进入一个不大的村落——骨屯。穿过骨屯南行约20分钟,中越边境线上的天然界河——归春河在山路左侧若隐若现。

“看见了吧,河的那边就是越南。”司机老莫对记者说。

转过一个山弯,视野渐渐开阔,河对面,时有越南边民开着机动三轮车在泥浆四溅的土路上驰过。

沿归春河前行,一个奇怪的现象引起记者的注意:寂静的河畔见不到一个人影,在河对岸的越南方,却有小竹筏隐藏在河边的草丛中。这些竹筏是做什么的?

“有竹筏的地方就是一个小渡口,渡口不但有竹筏,还有绳子,只是白天绳子沉在水里,你看不见。到了夜里,绳子被拉上来固定在树干上,他们(越南边民)就把货物装在竹筏上,拉着绳子就渡过来了。”老莫一边盯着前方的路面,一边告诉记者,“他们一般会把越南的红木、橡胶拖鞋和别的越南特产拉过来卖。”

汽车沿河道蹒跚前行,一个又一个“小码头”不时在眼前闪过,也许,连当地人都无法说清,这样的“小码头”到底有多少个。“很多小竹筏都在贩运毒品,这在当地已是公开的秘密,(小竹筏生意是)‘蚂蚁搬家’,看着不起眼,但是数量加起来就很吓人。”下午4点,在河道路旁一家简陋的小商铺,店主人向记者描述。

沿靖西县一路向南,在中越边境村落邦亮村,老莫带记者来到他的远房亲戚老赵家。坐在门前的树荫下,主人端出苦丁茶招呼来客。“太挣钱了,一般人经不起那样的诱惑。”提起毒品,老赵向记者感慨道,村子里有不少人因为贩毒被抓了,大家都知道,帮人“带货”很来钱。

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得知,邦亮村所在的任庄镇共有人口2万人,在公安机关登记在册的吸毒人员有68人,这些人大多以贩养吸,还有人因共用针具而感染艾滋病。

出租车在中越边境穿行,司机老莫一直对记者的身份很好奇,他不止一次问,你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边境来?记者故装神秘地告诉他:是来禁毒的。

“进毒?那你在哪里进货?”老莫瞪大眼睛望着记者。记者没有纠正老莫的听错,这倒无意中打开了他的话匣子:“听人说,在这里获取毒品很容易,渠道也很多,在靖西的一些乡镇和村子,有人专门从境外进毒品,毒品也便宜得很。据一个朋友说,这里每克白粉(海洛因)的价格一般在200元~260元左右,但你知道在南宁能卖多少钱吗?2000元,甚至更高,在这里,摇头丸和麻古的利润更大。要不是怕掉脑袋,这么赚钱的买卖,我也做。”

老莫的描述有真实的案例可相印证。6月12日,靖西县公安边防大队一位警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边境村民参与贩毒的案例:3月中旬的一天,警务人员在走访该县岳圩镇兴利村时,有人反映村民陈某最近行为反常,“他(陈某)现在可不得了,发财了,出手大方,整天不干活,像个大财主”。通过侦查后警方发现,陈某具有很大的涉毒嫌疑,于是决定对其进行24小时监控。

3月19日夜里11点,一辆小轿车停到陈某家门前。车里下来两个男子,被陈某迎进家门。半小时后,陈某独自一人悄悄骑着摩托车向边境方向驶去。而那两个来客却躲在屋子里没有丝毫动静。“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决定躲在暗处静观其变。”该警官说,20日清晨5点多,陈某急匆匆返回家中。又过了半个小时,躲在屋里的两个男子开车向靖西方向疾驰而去。6点30分,当两个男子驾车行驶到澜滩河拐角处时,被事先埋伏的侦查员拦住了去路。

“通过搜查,我们在车里缴获海洛因695.6克。同一时间,另一组侦查员将忙活了一整夜、正舒服躺在被窝里睡觉的陈某抓获。据审讯,两名男子都是南宁人,一个姓潘,一个姓王,据交待,他们已数次向陈某购买海洛因,并销往内地。而陈某手里的毒品,是偷越国境,到越南购得。”该警官告诉记者。

中越边境的国际贩毒新通道

金三角—越南—凭祥—南宁—广东—国内—国际市场

6月10日,记者告别司机老莫,来到靖西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在会议室里,副大队长莫英平告诉记者,近年来,中越边境广西段1020公里的边境线上,跨境贩毒案件呈现上升趋势,毒贩们可谓无孔不入,而边境线上遍布界河、山坳和茂密的树林,这给警方打击贩毒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记者在广西公安厅禁毒总队获悉,目前在广西所查获的毒品案件中,有51%的案件,毒品经中越边境线入境,中越千里边境线贩毒活动非常猖獗,近年来形成了“金三角—越南—凭祥—南宁—广东—国内—国际市场”这一新的国际贩毒通道。

在严峻的形势面前,广西警方与贩毒分子展开了殊死较量。

唐桂宏,百色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支队长,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身经百战的缉毒英雄。6月11日,目光锐利的唐桂宏坐在了记者的面前。

“没什么可炫耀的,我是一名警察,缴毒品,抓毒贩,这是我份内的事。”唐桂宏从警15年,多次立功授奖,但在记者面前,他却显得极为“低调”。“经典的案子一般都很复杂,侦破过程迂回曲折,要想把破案故事讲清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有时,我们也有‘运气’好的时候。”唐桂宏向记者讲述了其亲身经历的一次缉毒行动:

今年5月20日夜里,唐桂宏和同事们同往常一样,在广昆高速公路百罗路段进行流动查缉。查缉工作一直到次日凌晨,直到天都亮了,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大家都有些疲倦,正打算找个地方吃早点,这时,迎面驶来的一辆小汽车,立即让疲惫的侦查员们来了精神。

唐桂宏告诉记者,之所以那辆小汽车引起侦查员的注意,一是此车无牌照,二是此车发现前方有警车,就立即掉头朝相反方向狂奔,还强行冲越检查站的关卡,无视警方的鸣枪示警,疯狂逃窜。

就像街头上演警匪片一样,警车拉响警笛追了上去。追了大约5公里,侦查员开枪击破小汽车轮胎,车上的两名犯罪嫌疑人弃车翻越公路护栏,沿公路下的河沿狂奔……“结果当然是我们把两个犯罪嫌疑人抓获了,并在他们驾驶的小汽车的后备箱里,查获毒品麻古9.5公斤。”

在同其他警官聊天中,记者才知道,唐桂宏轻描淡写讲述的这个案子,竟是百色市近十年来破获的单起案件中缴毒量最大的一宗。

而被唐桂宏称作复杂的“经典案子”,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7·12”特大系列团伙贩毒案。2009年10月18日开庭审理的“7·12”大案,查获海洛因15.199千克,共有16名毒贩获刑,其中被判处死刑6人,死刑缓期执行5人,无期徒刑4人,还有1人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唐桂宏向记者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境外跨越滇黔桂三省的跨境贩毒案件,犯罪团伙成员多,贩毒网络错综复杂,“此案的侦破,有力打击了贩毒分子的嚣张气焰。”

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禁毒总队副总队长徐志高向记者表示,针对“金三角”毒品常选择广西过境进入中国内地,边境毒品犯罪活动日益猖獗的严峻形势,广西警方根据中越边境特点,通过遏制毒品来源、遏制毒品危害,先后在中越陆地边境的崇左、百色、防城港市以及所属11个边境县市开展了多次打击毒品犯罪专项行动。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仅百色市,今年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65起,其中重特大案件2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94人,缴获毒品海洛因6018.32克。

国际毒贩淘金中国

“家族式”贩毒明显增多

“毒贩子携毒的手段和方法可谓千奇百怪、五花八门,越来越隐秘,也越来越有科技含量。”6月11日,广西凭祥公安边防大队警官徐振宇向记者表示,“犯罪分子经常采用人体携毒、鞋跟、箱包夹层、汽车轮胎、集装箱、邮局和航空邮寄、水果中藏毒等方法。有一次,我们在一张波斯地毯中发现,一根很细很长的塑料管不易察觉地和织物一起被编织在地毯中,塑料管中装着总重量15千克的海洛因。”

五花八门的携毒方式难不倒缉毒警察,但是一些涉毒犯罪的新特点却让干警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第一个新特点是家族、同乡犯罪明显增多。在云南、广西等边境地区的一些农村,有些贩毒人员是‘家族式’的,一个人涉毒,往往把家里人都带到了深渊,父亲带儿子,丈夫带老婆,全家齐上阵。还有的是同地区、甚至同村人结成贩毒网络,大家来自同一个地方,对彼此的情况比较了解,容易相互信任,他们分工明确,不仅在家乡贩毒,更是跑到内地省份去延长贩毒链条,甚至跑到金三角、金新月去采购毒品。”正在广西南宁参加禁毒专项工作会议的公安部禁毒局禁吸禁种处王刚处长介绍说。

记者在广西采访时,一些干警也都表示,目前禁毒工作的确面临新的形势和特点,外籍人员明显增多。

“在广西,我们抓获过来自南美、中东、越南、泰国、俄罗斯等国家和地区的外籍贩毒人员,外籍人员贩毒比例逐年上升。”一位多年战斗在缉毒一线的干警告诉记者,“武装贩毒也时有发生,一次我去某省交流缉毒经验,该省一位缉毒警察告诉我,在当地,贩毒分子在携带毒品的时候,往往身上藏有武器。后审问武器的来源,毒贩供认,是采购毒品时,卖家随赠的赠品,并表示一般交易量大、信誉好的客户才会有此优惠。这次送你几十发子弹,下次送你一颗手雷什么的。”该干警同时表示,大毒枭的手下一般都有武器,警方经常面临枪、毒交织的严峻挑战。

“在所有新特点中,最令人棘手的是女性犯罪率的快速提升。”广西友谊关边防派出所韦警官向记者表示,“女性柔弱娇小的外形比较容易隐蔽,生理方面也具有‘优势’。而且我们发现,在女性贩毒人群中,不少人本身也是受害者,毒枭往往先是让女性吸毒并染上毒瘾,然后,用提供毒品的方式控制女性,逼迫其成为运毒工具。过去,在抓获的贩毒分子中,女性比例不足一成,但近年来,女性比例快速上升,所占比例接近四成。”

“毒枭们还充分利用残疾人、孕妇、小孩、哺乳期妇女等特殊人群运货。特别是动用大量的外籍妇女运毒,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韦警官告诉记者,他们的派出所曾查获的两例外籍孕妇携毒案件,让干警们十分无奈。2008年9月24日,该派出所在例行检查一位菲律宾籍孕妇时,在她的行李中搜出了4000多克海洛因。没隔几天,再次查获一名携带大量毒品的菲律宾籍孕妇。“这两个孕妇当时已经到了预产期,我们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把这两个孕妇安置在检查站的招待所里,派了一个班的战士轮流站岗,免费提供吃住,直到她们生下孩子,并带着孩子在招待所里住了一年半,直到孩子18个月大,可以送幼儿园了,我们才把她们移交给有关部门。”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对于传统毒品海洛因的危害,新型毒品的来势更为凶猛。过去,新型毒品如冰毒、K粉、麻古、摇头丸等只是出现在一些内地和沿海发达地区,而现在,从大都市到偏远山区,从酒吧夜总会到宾馆、公寓,甚至同学聚会都要“弄点麻古尝尝”。有的人在自己家中吸食新型毒品,有的三五好友相约共吸,这大大增加了打击的难度。

据有关资料显示,我国的毒品犯罪形势一直受到国际毒品形势的影响。目前全球毒品形势还是处在蔓延发展的态势。全球有170个国家和地区涉及毒品贩运问题,有130个国家和地区存在毒品消费问题,全球每年毒品消费总额达8000亿美元以上,相当于世界贸易总额的13%,全球吸毒人数超过两亿人,每年有10万人因吸毒而死亡,有1000万人因吸毒而丧失劳动能力。

公安部禁毒局禁吸禁种处处长王刚向记者表示:“从中越边境的现状看,由于周边一些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发展相对滞后,这导致中国成为很多人梦想中的淘金之地,加上三大毒源地‘以毒养商、以毒养政、以毒养军、以毒养恐’的形势依然比较突出,毒品问题和恐怖问题、地区战乱等问题交织在一起,进一步加剧了毒品问题的复杂程度和治理难度,而地形复杂的中越边境线,将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直面‘毒祸’所带来的巨大挑战。”

新型毒品

相对鸦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而言,新型毒品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

冰毒

冰毒,即“甲基苯丙胺”,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故被称为“冰”。对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具有极强的刺激作用,且毒性强烈。冰毒的精神依赖性很强,吸食后会产生强烈的生理兴奋,大量消耗人的体力和降低免疫功能,严重损害心脏、大脑组织甚至导致死亡。

K粉

K粉,即“氯胺酮”,白色结晶粉末,无臭,易溶于水,通常在娱乐场所滥用。服用后遇快节奏音乐便会强烈扭动,会导致神经中毒反应、精神分裂症状,出现幻听、幻觉、幻视等,对记忆和思维能力造成严重的损害。

麻古

麻古系泰语的音译,是一种加工后的冰毒片剂,属苯丙胺类兴奋剂。服用后会使人中枢神经系统、血液系统极度兴奋,能大量耗尽人的体力和免疫功能。长期服用会导致情绪低落及疲倦、精神失常,损害心脏、肾和肝,严重者甚至导致死亡。

摇头丸

摇头丸是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的片剂,具有中枢神经兴奋和致幻作用。因服用者听到节奏狂放的音乐便会不由自主随音乐摆动头部,故称“摇头丸”。它有强烈的中枢神经兴奋作用和精神依赖性,对大脑有严重的损害。

三唑仑

三唑仑,又称海乐神、酣乐欣,淡蓝色片剂,医用为催眠剂,也可用于焦虑及神经紧张等。它是一种强烈的麻醉药品,口服后可以迅速使人昏迷晕倒,故俗称迷药、蒙汗药、迷魂药。(资料来源:公安部禁毒局 )

2009年中国十大毒品重案

林迪特大跨国制造毒品案

2009年1月23日,广东省公安禁毒部门与香港、马来西亚警方联手破获林迪特大跨国制造毒品案件,捣毁制毒加工厂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名,缴获成品、半成品冰毒73.3千克及麻黄素1.88千克。

“11·22”跨国贩毒案

2009年1月23日,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与缅甸警方联合成功破获了“11·22”跨国贩毒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7名,缴获海洛因197千克,捣毁位于境外的毒品仓库1个。

“2·18”特大制贩羟亚胺案

2009年3月,合肥市公安局侦破“2·18”特大制贩羟亚胺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捣毁羟亚胺地下加工厂1个,缴获羟亚胺383.35千克、毒资93万余元,扣押涉案车辆3辆。羟亚胺是制造毒品氯胺酮(俗称“K粉”)的主要原料之一。

“3·10”跨国走私贩卖冰毒案

2009年5月12日,在公安部禁毒局的组织协调和广东、辽宁、福建、北京、香港警方协助下,上海、浙江省公安机关破获“3·10”特大跨国走私贩卖冰毒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7名(其中香港籍4名),缴获冰毒9.7千克及运毒渔船一艘,切断了一条经公海向我国走私毒品的海上贩毒通道。

“1·1”特大制贩羟亚胺案

2009年5月19日,四川省公安厅禁毒总队、绵阳市公安局破获“1·1”特大制贩羟亚胺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捣毁制毒窝点2个、羟亚胺加工厂1个,缴获氯胺酮206千克、羟亚胺8.5吨,查获毒资300余万元、涉案汽车8辆。该案是自2008年8月国务院决定列管羟亚胺以来,全国破获的最大一起制贩羟亚胺案件。

“JDB813”走私毒品案

经过对一伙频繁活动于闽、粤、台等地的台湾籍涉毒犯罪嫌疑人近一年的缜密侦查,2009年9月15日,福建省公安厅禁毒总队专案组在闽粤交界处果断收网,当场抓获运毒人员2名,缴获氯胺酮344千克。

“4·08”特大制毒物品案

2009年10月13日,四川省宜宾市公安局专案组破获“4·08”特大制贩毒品案件,打掉5个特大制贩毒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85名,捣毁麻黄素非法加工窝点和冰毒加工厂8个,缴获麻黄碱类复方制剂44吨、麻黄素415千克、冰毒955克,查获毒资1820.9万元、车辆21台,查封房产10套。该案涉及21个省区市,是迄今全国破获涉及范围最广、抓获犯罪嫌疑人最多、缴获数量最大的一起制毒案件。

“09·09”特大系列贩毒案

2009年11月2日,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普洱市公安局成功破获了“09·09”特大系列贩毒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26名,缴获冰毒165.1千克,查获涉案车辆16辆、毒资2420余万元,查封房产9处。

“70614D”特大走私制造毒品案

2009年11月14日,广东省公安厅禁毒局联合香港、澳门警方,经过9个月的侦查,破获“70614D”特大走私制造毒品案件,捣毁制毒工厂1个、藏毒仓库2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6名,缴获安眠酮1.1吨、毒品半成品2吨及一大批制毒工具、原料。

“308”系列走私贩卖毒品案

2009年9月14日、11月4日和2010年1月13日,广州、东莞、珠海市公安机关与台湾警方联合行动,成功侦破涉及广东和台湾两地的三宗走私毒品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缴获氯胺酮49.7千克。(资料来源:公安部禁毒局 )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