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评论 > 正文

偏见与IPCC报告:夸大气候变化负面影响

2010年07月06日11:39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偏见与IPCC报告:夸大气候变化负面影响

偏见与IPCC报告:夸大气候变化负面影响

世人眼中的冰川,对于荷兰人,却成了洪水猛兽。一月份的时候,IPCC(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曾因工作失误登上新闻头条。那次,IPCC负责观察气候变化影响的第二工作组,在关于亚洲部分的报告中,错误的宣称喜马拉雅冰川将会在2035年消失。而这一观点显然违背了基本的物理常识,连IPCC第一工作组中的冰川专家都始料未及,而这一观点,在报告中也没有得到任何证据的支持。只有一份90年代的报告,提到过类似观点,只是那份报告中给出的预测是2350年。因此,IPCC显然是在粗糙的引述过程中,犯了严重的排字错误。

然而,IPCC主席Rajendra Pachauri在面对舆论愈演愈烈的批评时,却猛烈抨击那是“巫毒科学”。不过,其后他不得不收回此言,并与Ban Ki-moon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以期改善IPCC的工作。

受此事件启发,荷兰一家报社的记者在寻找IPCC报告中其他错误时发现,欧洲章节给出的一个图表,夸大了荷兰低于海平面地区的面积——它将可能因为海平面上升而面临淹没危险的地区,与可能遭受Rhine和Meuse两条河流洪水淹没的地区,混在了一起。该记者的发现以及其他潜在的错误,令荷兰气候部长Jacqueline Cramer尴尬万分。经过一场与国会的辩论,Jacqueline Cramer责令一家独立部门——荷兰环境评估机构(PBL),检查所有IPCC第二工作组完成的地区章节,确保其内容可靠。而荷兰环境评估机构现已完成此工作,并于7月5日发布了相关报告。

荷兰环境评估机构的作者试图澄清,他们的发现并不足以推翻IPCC关于气候变化的结论。在IPCC的报告中,没有再发现像此前冰川问题和荷兰海平面问题那样爆炸性的,或令人尴尬的错误。不过,倒也找出了一堆有争议的内容,其中大部分被认为是“小问题”,只有八个被认为是“主要问题”。IPCC的报告隐约显示出某种强调气候变化负面影响多过正面影响的系统性倾向。如果没有作者细致的解释,这将构成一种自我辩护的倾向。不过,读毕IPCC的报告,只教人觉得,可能存在更多广泛的、潜在的误导性偏见。荷兰环境评估机构将焦点放在了IPCC2007年综合报告中“政策制定概要”里的一个表格,这份表格汇总了IPCC第一、第二、第三工作组的成果。荷兰环境评估机构质问,这其中的重点到底出自何处,它们是否被很好论证?

荷兰环境评估机构发现一个被认为是主要问题的错误:南非渔场水域乱流的频率,在IPCC报告中被直接翻译成了渔场的生产力。IPCC已表示会就所有错误制作一个勘误表。但是荷兰环境评估机构同时也指出七处不能算是错误的表述,有待商榷。

也许最明显的争议与非洲有关。在政策制定概要的表格中,这样写道:“到2020年,有些国家的雨浇农业产量将减少多达五成。”而这一论断的依据,只是说在干旱的情况下,减产会达50%。此外,相关的参考资料只适用摩洛哥。

其他批评则指出,IPCC的报告存在笼统概括的倾向。荷兰环境评估机构指出,在IPCC的报告中,尼日尔粟米、落花生、豇豆的减产被夸大为撒哈拉地区农作物减产,而不是撒哈拉部分地区某些作物减产。关于阿根廷牛的研究,则被推广到了整个南美牲畜业(包括猪)鸡、美洲鸵等)。IPCC报告的专家作者们并未提供具有足够说服力的理由支持他们的观点,包括南亚、东亚、东南亚淡水资源将减少,或气候变化对于欧洲人而言负面影响大过正面。

除了南非渔场的问题,其他的问题都尚不足以称之为错误。IPCC第二工作组联系主席Martin Parry为他同事的工作一一进行了辩护:北非其他地区的农业类似摩洛哥,而干旱时期,农作物产量已经跌破50%。说撒哈拉地区产量下跌不意味撒哈拉所有地方、所有所有农作物的产量都下跌。牛构成了拉丁美洲主要的牲畜,其他种类牲畜的情况,相对牛而言只会更甚。Parry强调,IPCC的工作不只是汇总证据,而且还对其作出推断。IPCC的专家作者在亚洲水问题和欧洲人健康影响这类问题上的措辞,是基于广泛的知识,他们不可能像荷兰评估者一样用几年时间逐行校对。

IPCC的作者们也许可以用文字更好的证明他们额外的洞见,以及让他们作出判断的过程更加透明化。不过,光是第二工作组1000页的报告,对于书籍装订艺术已经是一项挑战了,难道还有必要再长一些吗?

被荷兰环境评估机构指出的另一个问题是,IPCC报告强调气候变化的消极影响多过积极影响。政策制定概要的表格几乎都是坏消息,而章节的结论却是喜忧参半。同样地,当存在多种影响可能的时候,概要顶端的部分较底端的部分,得到更充分的发挥。荷兰环境评估机构称,这种做法的目的是为了让政策制定者思考如何应对气候变化,但这种方式是否有助读者搞清问题,有待商榷。

而这也许反映出一个大问题。第二组作出的有关气候变化影响研究的文献,倾向于关注气候变化的不安全因素和危害。这些危害看起来似乎更重要、更急迫、更易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要求各国评估气候变化的不安全因素,而评估的结果成为了第二小组的分析素材。因此,证据基础某种程度上就存在曲解。

也许荷兰环境评估机构报告中最令人担心的部分是IPCC报告作者甚少谈到的一点。如果IPCC能做到更准确的引述、更精确的诠释和减少主观判断,也许人们对气候变化影响的印象,会不那么负面。例如,IPCC的报告中提到澳大利亚热相关疾病导致的死亡急剧上升,但却没有提到这种情况更多是因为人口增加而不是气候变化所导致。报告中宣称的亚洲北部森林火灾,则似乎超出了证据所能佐证的范畴。

荷兰看起来比实际更容易被淹没,亚洲冰川比实际更脆弱。这让人们因此有理由怀疑,若IPCC系统化、概念化并检查它此前的发现,也许会得出相反的结论,超出为政策制定者服务的目的。荷兰环境评估机构的评估,并不证明IPCC的报告存在系统性的偏见,因此荷兰国会或任何人没有必要推翻IPCC的发现。但IPCC主席Pachauri博士联合Ban先生成立的检查IPCC工作的专门小组,则理应对报告夸大气候变化负面影响的系统性倾向,进行深究。(王萧 译)

原文见《经济学人》杂志:http://www.economist.com/blogs/newsbook/2010/07/bias_and_ipcc_report?source=features_box2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