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阿拉善经济区草场遍地开矿 工业垃圾堆积如山

2010年07月06日09:46中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阿拉善经济开发区草场遍地开矿、工业垃圾堆积如山

2009年8月,内蒙古自治区有关新闻媒体发表的《内蒙古阿拉善左旗违法采煤大面积草场遭破坏》一文被全国多家新闻媒体报道转载发表后,引起中央及自治区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阿拉善盟成立了专门处理此事的调查小组解决问题,如今事隔近一年之久,阿拉善盟曾经被破坏的草场是否恢复原貌?还是仍在继续破坏?

6月23日,商报记者再次来到阿拉善经济开发区进行调查采访,记者看到,在位于阿拉善经济开发区附近,曾经报道过的草场,不但没有保护,而且仍在继续破坏,随处可见大小采煤矿井,一辆辆工业垃圾车、装载机奔驰在牧民的草场上,垃圾车走过的道路两旁溅起漫天灰尘,笼罩在草场上空。就在距离垃圾场100米处,几只无奈的骆驼正在觅食。

牧民说:我们没有办法呀!

记者采访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牧民说:“以前我们阿盟的政府部门通过转移搬迁、退牧还草等举措,使大面积天然草原得以休养生息、自然恢复,并通过人工种草、飞播牧草等科技手段,持续推动草原生态建设。但是近年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经常有人在这里非法挖煤,搞建设,破坏草场,占用我们牧民的草场,不但不给补偿,还用不正当手段打压牧民,至今也无人过问,我们更是没有办法呀!看着草场被破坏,敢怒不敢言,因为谁要是出头说话,相关部门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给你强加一些无中生有的罪名,严重的不但要拘留,还要判刑。”6月23日下午,记者一行来到阿拉善经济开发区了解情况,开发区党群工作部相关负责人接待了记者一行,当记者说明来意后,该负责人立刻联系开发区发改、国土、环保、规划等部门接待记者采访,并说此事有相关部门提供的材料说明。(但截至记者发稿前,这个所谓的材料也没给记者提供。)

媒体链接:大面积草场正在被破坏

据媒体报道:阿拉善盟阿左旗乌斯太镇巴音敖包嘎查一些牧民反映:“在乌兰布和沙漠的南边,大片草场和植被正在遭到破坏!草场上违法开采煤炭,绿色草原变为垃圾场,退牧还草突然变为工业开发,牧民的正当合法权益被侵害。”牧民马巴特尔对记者说:“我们嘎查的牧民从事牧业60多年了,对草牧场有着深厚的情感。但是为了深入贯彻国家及内蒙古自治区《退牧还草》,保护生态环境,改变草场多样性,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于2005年12月5日嘎查牧民与乌斯太镇政府签订了《退牧还草协议》,便离开了生活近几十年的牧场。但令人惊诧的是乌斯太镇政府与牧民签订的《退牧还草》协议还笔墨未干,草牧场性质便发生了改变,草牧场变成了化工企业开发用地。2006年白灰厂的建成投产,各种让人不可思议的行为伴随着白灰厂、采石料厂的放炮声正式开始了。从此草牧场和大山上经常能看到的野生动物青羊、黄羊、猪獾等野生动物失去了踪影。牧民只能眼睁睁看着草牧场被破坏,面积一天天的扩大,直到今日还在继续人为破坏草牧场。”

随着各种各样的厂矿在这片土地上陆续建成投产,大量的工业污水、废气没有合适地方排放,便漫延在整个草场上。

牧民们对记者说:“相关部门的违规做法,难以接受。我们8户牧民在5月4日以扰乱公共秩序的罪名,受到了当地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和罚款500元的处罚。并在公安局无奈的情况下写下了保证书,随后乌斯太政府采取了强制手段,用推土机将8户牧民的房屋全部推倒,没有给任何补偿。”

当地一位牧民家属刘军对记者说:“2008年秋季,一些单位将数千万吨的工业垃圾堆放到草牧场,大面积的草牧场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最严重的是牧场上天然野生植被四合木、冬青、白刺、宿阳等珍稀植被已被十几米高的工业垃圾覆盖 (特别是四合木已被列入世界级濒危珍稀植被保护范围)。但这些占嘎查牧草生长植被中60%的植被随着工厂的建设,工业垃圾的严重污染及有毒成份的漫延,扩散整个草牧场,使珍稀植被全部污染而导致枯死。更可怕的是倾倒工业垃圾的堆放处位于七里沟,地形南低北高,每逢雨季洪水夹杂着大量有毒的工业垃圾排入人们赖以生存的母亲河——黄河。其造成的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国土局:有手续,就是拿不出

那么,阿拉善经济开发区的采矿者和开发区整体占地是否办理了土体审批手续?带着这些疑问,记者于6月23日下午16时15分来到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国土资源局了解情况,面对记者的提问,该局分管矿产资源的副局长王培跃说:“开发区内的采矿者只有庆华集团有7个探矿证,不过去年已经过期了,至于是否办理了采矿证等相关手续,我具体不清楚。”当记者提出要查看一下相关手续时,王局长说,我们具体负责档案的人出差了,具体啥时候能回来,我也不清楚。”(该手续至今未提供)

关于记者要了解的开发区占地手续,王局长说:“我是分管矿产的,土地使用问题是王玉梅副局长具体分管。”

对于其他没有手续非法开采的小煤窑,王局长无奈地说:“我们工作也有难度,前不久,我们去执法时,被开矿者围住,差点把车砸烂,没办法,为不伤及人员,我们只好回来了。”

随后,记者电话连线了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国土资源局分管土地的副局长王玉梅,电话接通后,当记者说明来意并要求采访时,王局长说:“我现在正在开会,等开完会后再联系你。”

6月25日上午,记者再次拨打王玉梅局长的电话,王局长在电话里说:“开发区自成立以来,无论是城建用地还是工业用地,都是按照国家法律程序办的,我们目前经过报批的共有23个平方公里,关于矿区的土地手续,我具体不太清楚。我是分管土地的。”当记者问其既然你分管土地审批,无论是开矿、还是城建用地,还是建垃圾场是否都得通过你的审批,王局长说,他们在北面,我还没有去过,另外,我们开发区土地管理部门管辖范围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我们这既属于开发区管理范围,也属于阿左旗管理范围,我们开发区只管征回来的国有土地。像你所说的情况,倒垃圾属于环保部门的管理范围。我现在立即安排人去现场调查,调查完后再给你回电话。”(截至记者发稿时没有接到任何答复。)

乌斯太镇政府:至今无果

记者就开发区征用草场补偿问题,再次来到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党群部,党群部的负责人说是联系好了乌斯太镇镇长王力,让记者6月24日上午到乌斯太镇采访,然而当6月24日上午,记者应约来到乌斯太镇采访时,却找不到王镇长,当记者给王镇长打电话时,王镇长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不接。

6月25日,记者就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征地补偿问题再次电话连线了乌斯太镇镇长王力,王镇长说:“此事我刚来不久,我让人给你整理一下,下周一(6月28日)给你答复。”(截至记者发稿前没接到乌斯太镇任何关于土地补偿的答复。)

环保局:“已经处罚”

无奈,记者一行再次来到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党群部,在党群部负责人的联系下,终于联系上了阿拉善经济开发区环保局副局长孙多勇,孙副局长说:“开发区的环保问题是经过环评的,你看到的垃圾场有可能是乌海市乌达区的,因为我们紧挨着乌达区,我们可以去现场看,当然我也不否认该区域是我们的管辖范围,但我们所承建的垃圾场四周除了围墙以外,都栽有树木,并且投入巨资安排专人在垃圾场每天洒水。”随后,记者在孙副局长的指引下来到他所说的垃圾场,记者看到,这个垃圾场建的与孙局长说的几乎相符,但当记者告知其,记者所看到的场景并非此处时,孙副局长说:“你说的那个垃圾场是企业倒废料的场地,不过那只是暂时存放在那里,等水泥厂建好后,还要把那些原料拉回来继续使用,这是我们的专业垃圾场,还有就是企业到垃圾的地方,企业垃圾的也归我们管,因为现在我们这承建的水泥厂还没有投产,没办法只能暂时把企业的垃圾存放在那里,等水泥厂投产后,再拉回来做原材料用,我们也曾经给企业下过环保整改处罚单,要求其按规定整改。”当记者提出要看一下处罚通知书时,孙副局长说:“处罚通知书在单位,等回去后,我再拿给你。”(但截至记者发稿前,仍没有接到开发区环保局的任何手续。)

规划建设局:“安排不了”

记者电话连线了阿拉善经济开发区规划建设局局长张广怿,面对记者的提问,张局长说:“我这几天不在,我在外地开会。”当记者问张局长具体什么时候有时间,张局长说:“具体不清楚,你先和党群部的联系一下,让他们安排吧。”当记者告知其张局长已经联系党群部负责人了,你能否配合安排一下记者采访时,张局长说:“我安排不了。”

截至记者发稿前,没有接到阿拉善经济开发区国土资源、环保、规划、发改、乌斯太镇镇政府等部门的任何相关手续。那么,阿拉善经济开发区范围内的开矿者、倒垃圾的企业等单位是否属于合法范畴,本报记者将继续予以跟踪报道。

[责任编辑:dazzlew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