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对话 > 正文

吴昌华:“低碳解决方案”的“缝合者”

2010年07月06日09:2121世纪经济报道-21世纪网王尔德我要评论(0)
字号:T|T

相关专题:低碳美好生活

“减碳+增益,这是我们的信仰,也是我们在推动各种领导力项目时的价值追求。不能说为了人类的共同利益,我要减碳,而是真正从企业发展战略角度来讲低碳。”气候组织中国区总裁吴昌华对本报记者表示。

气候组织是一家定位于领导力联盟的新型NGO。和传统的NGO最大的不同是,它不是站在企业的对立面的,而是和企业站在同一战线,齐心协力迎接“清洁革命”的到来。对那些十分害怕被环保类NGO盯上的企业来说,他们也许需要打量像气候组织这样的NGO,重新考虑和他们的关系。

在六年的时间内,气候组织现在已发展了50多家会员企业,和50多家地方政府会员,其中包括8家中国企业会员。“我们不是行业协会,我们不在乎会员的数量,我们始终强调的是领导力,要保持精英俱乐部的水准。”吴昌华称。

这个精英俱乐部在2008年发生了一次质变,从“1.0”版本升级到“2.0版本,从之前以领导力为主,到现在的领导力与执行力并重。

吴昌华在2007年3月加入气候组织,并担任中国区总裁。她见证并推动了气候组织的这一转型。“中国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区域,也是非常独特的区域。”吴昌华努力地去带领20个人的团队,将她所熟知的国际经验本土化。

在这个方面,吴昌华极具策略性。

一方面,她积极地去影响政府上层,试图将气候组织做成一个政府的智囊NGO,她强调说“我们是有这种追求,我们试图影响政府上层,这种影响的渠道很多。”比如,他们会跟产业核心利益的相关方,开圆桌会议,然后制作《气候变化展望》政策简报,通过关键的人或者内参等各种途径向政府上层传递。再如,他们和政府下面的机构合作,如科技部下面的21世纪议程中心,“挂他们的名字,我们来操作各种活动”。

另一方面,她更积极地“下沉”,去推动地方政府去做低碳城市。在二三线城市,她觉得,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这些城市的一把手都有这方面的政治意愿,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做。”她尝试着,将地方政府、技术公司和金融公司方面的需求缝合起来,提供一个“低碳解决方案”。她的目标是在未来3到5年,将在中国发展15到20个“低碳城市”,

这一目标的实现并不容易,好在吴昌华是乐观主义者。在被外媒采访时,她被不断地追问,为什么她这么乐观。“如果我不乐观,我早去做别的,我的职业经历始终和环境问题相关。”她回答说。

她1990年自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所毕业后,在《中国环境报》做了两年的英文版记者。1993年,她到美国马里兰大学攻读环境政治与管理学的硕士课程。学习结束后,她加入了以研究发展中国家环境问题的世界资源研究所(WRI)。进入世界第六大环境咨询公司安社国际,2007年加入气候组织。

她对自己现在的定位非常清晰,“我要做中国‘清洁革命’的‘催化剂’”。

1.“领导力联盟”背景

西方的企业感觉不能依靠政府,他们自己采取了实际行动

《21世纪》:和其他环保NGO相比,气候组织的名称很特别,直指气候。气候组织在什么背景下成立的?

吴昌华:气候组织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非常年轻的NGO,很难和那些老牌的传统NGO竞争,所以定位独特,我们的定位是一个领导力联盟。

它的诞生也是适应了时代的需求。欧洲和北美的一些企业首当其冲,感受到了气候变化的风险,这些企业来自不同的行业,如保险业的瑞士再保险、银行业的汇丰,也有制造业的企业,大都是全球500强的大公司。

在极端天气越来越频繁的时候,西方的企业感觉不能依靠政府,他们自己开始采取了实际行动。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感到很孤独,希望获得别人的指导,也希望分享别人的做法,他们共同感觉到需要一个领导力联盟,大家可以共同讨论,共同探索。后来,当时的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纽约市长和伦敦市长也参与进来,最后,20多家企业、地方和个人组织联合起来,成立了气候组织这个领导力联盟。

《21世纪》:BP作为一能源企业,成为气候组织的会员,是否合适?

吴昌华:BP是一个容易引发争议的公司,它是不是领导型的企业?它的98%业务还是石油,在新能源方面只有2%,但他们把广告都集中在2%方面。

我刚加入气候组织的时候当时也很困惑,确实有充分的证据可以证明他们这样做有漂白自己的嫌疑,这样的企业符合我们的会员标准吗?我在想,当时考虑得或许不够充分,可能是当时希望大的能源公司进来,希望可以制造更大影响力。既然它已经进来了,希望我们可以带动它,逐步改变它。在会员的标准上,我们也在不断地学习。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