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中欧社会论坛 > 正文

中欧论坛系列访谈——法律人与社会进步

2010年07月05日17:27腾讯公益我要评论(0)
字号:T|T

Converse to Converge:

Forging a Common Vision for Chinese and European Societies

Tencent’s Interview Series of the 3rd China-Europa Forum

会谈与汇流:问答中欧 锤炼共识

——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腾讯网嘉宾访谈系列之三

法律人在社会中的作用

嘉宾:

郝劲松 青年法律学者 著名公益诉讼人

冯术杰:巴黎第一大学法学博士 清华大学法学院讲师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这里是第三届中欧论坛腾讯网“问答中欧,锤炼共识”嘉宾访谈间。我们今天访谈的主题是法律人在中欧社会中的作用。今天请来的两位嘉宾:一位是著名的青年法律学者郝劲松先生;一位是巴黎第一大学法学博士,清华大学法学讲师冯术杰先生。

郝劲松: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郝劲松。

冯术杰:主持人,各位网友好,我是冯术杰。

中欧对话系列访谈——法律理念和权利意识

郝劲松、冯术杰做客腾讯

所谓法律人,就是社会工程师

主持人:欢迎二位老师,我们首先对法律人这个概念做一个范围界定。有一个说法说法律人是社会工程师,法律人的工作对整个社会的矛盾冲突起到弥合的作用。通常意义上,二位怎么理解法律人这个概念?

冯术杰:把法律人比喻为社会工程师这个还是比较形象和确切的。从微观层面上说,法律的基本功能在微观层面是定纷止争,宏观层面是安邦立国。国家政府的权力设置以及运行,公民以及其他主体的行为模式都需要法律的调整。

郝劲松:我理解的法律人包括学习法律的人和使用法律的人。有些人可能没有系统学习过法律方面的课程,但他在使用过程中学习。比如说一些公民或农民在使用过程中使法律的作用得以发挥,使人们认识到法律。举一个例子,王海,他本身并不是一个学习法律的人,但他在使用法律的过程中使得某一部分法律被推广开来,这也是广义的法律人。那些学习和使用法律,试图用法律去解决问题的,宣传法律性思维的群体我们都可以统称为法律人。

主持人:多年前,我做法律杂志的编辑的时候,看到一个叫Harry的美国人写过一篇关于法律人的文章。他以解决社会冲突的角度对法律人做分类,说法律人是社会工程师。他觉得一类是说服者,就是进行那种说服作用的律师或者是辩护律师。一类是预测麻烦和预测危险的人,就是法律顾问。还有一类就做评判的人,他称之为法官。

这样一种分法主要为了解决社会冲突和社会矛盾。如果采用这个分类,法律人在中欧社会中的作用是什么。我想先请冯老师给我们讲讲,在欧洲社会如果有社会冲突或社会麻烦发生,法律人会怎样围绕着这个麻烦开始运作?社会对他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期待?

冯术杰:欧洲法治的建设和发展的历史比较长,经验也比较丰富,所以国家法治化的程度也比较高。民众的法律意识、运用法律还有执法机关和律师各自能够发挥的作用、程序都是清楚的。例如当出现纠纷时,会涉及一般民众会什么样的权利,然后相应有哪个专业相关的律师会介入。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比如法院或者是公安都会依照法律的规定进行裁判或者采取其他行政执法行为。

民主制度的国家里存在法律和司法信仰——相信法律的效率,相信司法以及公正,相信它能给我们的纠纷处理带来公平的结果。

解决某些问题,民众是比较信赖司法的公正与独立,但有的案件会引起政治层面的关注。但即便是有政治层面关注的因素,比如说在选举制度的国家,可能被选举上的这个人也都会关注选民所关心的事情。无论是作为原告方或者是被告方,所有的这些都不影响法院来公正的执行他的司法,并且也不会影响律师按照法律所赋予的职权和程序来进行相关的法律服务工作。

主持人:劲松,你很多时候是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介入一些社会冲突和社会纠纷。在这样的过程中,围绕社会纠纷和社会冲突事件你感觉中国法律人是怎样运作的?

郝劲松:运作倒谈不上。中国目前在转型期,每天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冲突,民众和政府之间的冲突,比如说拆迁、行政执法,甚至交警执法都可能引发群体性的矛盾。

“法律人在这些事件中能起到多大的作用”这个问题对我们而言是一个困扰。我发现中国的法律人从理论上来说并不少,包括各个法学院的老师、学生,包括十万左右从业界的律师群体。但是在这个事件当中站出来说话的人并不很多,很多都是在观望。当然,介入公共事务有两种途径,一种是靠言论参与,比如理论界人士会发表一些文章,摆明观点。还有一些网友会在网上发表评论,甚至去发帖表示关注。因为我觉得写一些东西,发一些东西是没有报酬的,纯粹是对公共事务参与的动力或者是责任感在促使他在写这些东西。有时候我看到网上有一些帖子写得非常深刻,作者都花很大的功夫。他的态度,包括他的责任感都可以从中体现出来。

而我们事务界的法律者实际上的操作并不多,很多都在观望。这个事件出现了以后只是看看而已,甚至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看热闹。有些人会觉得,这个事件我也改变不了什么。法律人说是法治社会,但实际上我们知道中国并不是一个司法完全独立的国家,它是一个半人治半法治的国家。在这种状态下,法律人试图走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去参与的积极性常常会被一些司法不独立的状态打压甚至受挫。这使得他对法律失去了信心。会觉得我虽然是一个法律人,我学的是法律,法律也告诉我要用法律的规则去解决问题,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法院可能会做一些枉法的判决,会使一个本来可以公正解决的事件变得没有头绪,会造成很多的上访群体。

法律人在受挫折的过程中声音越来越小了,觉得发声也没有用。我所知道的持这种观点的法律人很多都保持沉默,主要就是这个原因。或者是觉得一个人在这个事件中常常像大海里的一滴水,根本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这经常会造成对法律上信心的困惑,甚至是一种失败感、挫折感。虽然我是法律人,但是对不起,我也觉得法律是没什么效果的。

主持人:冯老师,你在巴黎第一大学也读书多年,你跟法国从事事务的法律人有没接触?他们是如何面对社会事件、社会冲突的?他们的心态跟郝律师讲到的有什么差别?

冯术杰:法国的法治水平和环境,法治建设比我们走得要早一些,要成熟一些。所以法律实践的环境可能比我们要好一些。如果划分对律师的工作领域进行划分的话,可以包括商业领域的律师公司——为商务谈判和解决商务纠纷提供一些服务。另外是民生、民权领域的律师。

目前在中国,给弱势群体或一般民众提供法律服务的调整性比较大。在法国,我知道这可能是一个普遍接受的社会现象。一些人选择商务领域,一些人关注民权民生纠纷,给弱势群体或弱势个人提供法律的帮助。

一方面法治的环境可能使他们工作起来更顺利一些。但另一个角度,我想整个社会的背景,就是法律、政治之外的背景,民众的意识、民众支持也提供了比较好的环境。律师通常很多情况下会与一些非官方的机构NGO合作,会关注偷渡来法国的没有正常身份的人。有些协会他们会专门关注这些人的权利的维护和保护。会有一些律师和他们一起从事权利的维护或争取的工作。有这样一个群体,一个法律人的群体在从事着这样一个工作。

相关专题:

中欧社会论坛
[责任编辑:kitten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