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房租暴涨堪比绿豆 中介疯炒1小时抬价800元

2010年07月04日00:56央视网王锡锌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在北京,现在平均的大学毕业生工资不到两千五,可是房租平均达到快两千八,两千九,甚至三千了……

主持人:况且您刚才说了一个观点,就是说现在主要是数据是房地产咨询公司在自说自话,而恰恰他们是被怀疑的一个集中的焦点,甚至有人说,就是你们的存在,比如刚才我们的短片,在某种程度上就证明,正是你们的存在才推高了房租的上涨,这个时候,应当由谁站出来说话?

王锡锌:我觉得政府负有一个很重要的职能,就是市场监管。不是说你什么时候出来了,你都要去干预市场,但是一旦这个市场,比如说租金,本来应该平缓地上涨,我们过去一直都看到。所以我们看到在过去尽管有租金平缓地上涨,我们并没有去关注,公众也没有强烈地感觉到,不肯接受,或者说有很大疑问的地步,但是今天这个问题不一样,因为短期内有这么大的涨幅,所以这个时候是不是市场的关系被扭曲了,是不是有某些所谓人为的因素在操纵,我想,这里的监管肯定是必要的,况且我们有些调查,比如说已经提供了一些线索。那么记者调查里面,我觉得至少有两个问题可以证明,至少在个案中,这种情形应该说是存在的,比如说房地产中介去抢房源,抢到房源以后,囤积了更多的房源,那么它可以待价而沽,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房地产中介,它本来是只能拿佣金的,可是现在我们记者调查里面,它其实存在转租的行为,转租的行为其实已经是违法违规的,所以这里的情形能不能从这样一些细节入手,去摸清背后的链条,我觉得是现在市场监管部门应当去做的。

主持人:就是说在众多纷纭的情况下,如果权威的部门这个时候能够发声的话,会对整个的局势产生一种什么样的影响?

王锡锌:我觉得会产生一个非常好的平衡作用,如果我们市场的监管部门说了,我现在要开始调查,我去获取权威的信息,我去做一个统计,我要去发布结论,那么这时候各说各话的情形,大家就得收敛了。比如说我想要操纵的,这时候我知道,政府可能要介入了,介入调查了。

主持人:会不会避免我们刚才在短片里面看到,众多房地产咨询公司竞价的现象?

王锡锌:如果一旦调查发现这种情形是比较普遍存在的话,肯定我们想,首先一监管我们就发现市场的秩序出了问题,因为我们原来强调中介公司第一你只能是拿佣金的,第二你不能够去囤积这些房源。所以你从这样的一种细节监管入手,可以抑制他们的一些投机行为。第二,如果你能做一个全面的调查,其实也会对这些中介公司的信息发布行为起到一种制约,一种平衡。

主持人:人们可以不买房,但是对于有住房需求,刚性需求的人却不能不租房,我看到一个业内的权威人士,他说了这么一个数字,就是月房租跟房屋总价的合理的比例区间,应当在1比200,但是我们现在普遍,北京、上海、广州,这个数字是1比600,即便在近期已经上涨了的情况下,这个数字还是徘徊在1比500,那么人们很自然就会有下一个问题,房租会不会继续上涨下去,我们的节目稍后继续。

(播放短片)

解说:木板搭成的床铺,席地而卧的生活,甚至阳台也成了居住的空间,今天在哈尔滨70多平米的房子里,住着40多名农民工的新闻,让我们又一次开始关注租房大军。楼外随处可见租房广告,加上各路中介不愁租的表述,为当下火热的房屋租赁市场又添加了一个个注脚。

在北京,唐家岭的搬迁改造工作已经启动,炎炎烈日下,建设新家园的标语和盖着红章的拆迁通知,映衬的是很多人忙碌的身影。他们需要重新寻找自己的栖身地。后年,这里就将建成10万平米的公租房,但居住在这里的四万多租房客们,却无暇去设想,这一规划与自己的关系。他们眼下最焦急的是下一个临时的家在哪里,他们还能租到月租金几百元的房子吗?

小朱,去年大学毕业即来北京发展,在唐家岭租住一年,月租金500元,考虑到自己的经济能力,他锁定搬家的地点是在六环路外,距离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马连洼。

小朱(大学毕业生):还是首先要考虑成本,还是得往偏的地方找一下,现在找个房子合适的不好找了。都是去年的时候,还是200多的一个三居嗜,现在已经涨了1000块钱了,在那个地方,现在都是3700以上到4000左右了。

解说:小朱现在只能现在在马连洼,和两个朋友合租三居室,但即便搬到了这么偏远的地方,平均一个人,还是要承担1200元,是在唐家岭月租金的两倍多。

在南方的广州,现在也有很多人在为租房的问题感到烦恼,今年3月以来,广州多个城中村进入密集拆迁期,银河村、巴州村、杨箕等,一个接一个随之而来,大批原本在这个城中村居住的人流被分流出去,重觅住所。在海珠区赤岗的龙潭村大唐一带,不少在在此租房子的人对记者表示,最近两三个月,租金暴涨不少。

住户1:单间是300左右,一室一厅是560,一室一听贵了120块。

主户2:这边房租都涨了,涨的100到50左右。

解说:而在 海珠区石榴港路的新村,一走进村内就可以见到随处贴着的大批房屋租赁广告,房租最多,但是价格最高,至于涨价的原因,根据房东的说法,是因为附近的城中村拆迁所致。

房东:都是这两三个月贵的,旁边的琶洲拆迁,就搬去仑头、北沙、赤沙,全部房租翻一番。

解说:城市村改造约9万人需要重新找到落脚点,这似乎是广州房屋租赁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再加同样存在的大学毕业生群体,广州多个市区城中村房租普遍上涨二到四成,似乎也就更容易解释,但是有关数据却为我们提供了更大的分析空间。

这是去年4月到今年4月份,广州的二手住宅租金走势图,我们看到租金价格从每平方米27元到32.3元,一直在不停地增长。回头看许多城市内普遍上涨的房租,也许究竟上涨了10%、20,还是30%,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人们关心的是上涨的趋势是不是还会继续。从一处搬到另一处,寻找栖身之所的人们,同时也是寻找着运气和希望。

主持人:王教授你看,不管是北京的唐家岭,还是广州的城中村的改造,这都是民生工程,但人们的问题就是在于当你在实施一项民生工程的时候,原有的这个地方的有租房需求的人们,是不是把他们直接推向市场,还是说政府应该有一些优惠的政策来解决他们的需求?

王锡锌:像城中村的改造,可能通常来说,它是提供释放的一些租房的需求,应该说是过渡性的,因此我们很难说,城中村的改造,能够对一个城市整体的房租产生巨大的,或者长远的影响。比如说在广州的房屋租金的上涨,也许这个城中村改造可能在短期内,对某一个特定区域会产生一个影响,但这种影响在定量意义上,到底产生多少,拉动多少房租,说实话,这个可能我们还是需要经过统计以后,才能够获得。

但另外一方面,像唐家岭。因为唐家岭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因为主要我们原来一度关注的蚁族,大学毕业生,想在北京落户,要去追逐他们的梦想。这种地区的改造,的确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一旦你要去解决这个工程,可能也是为了民生,目的是好的。但是短期内它又会制造一些新的问题,比如说那些蚁族本来就是收入比较低,他们要追逐他们的梦想,那么在这个时候,要不要对这种改造的政策行为所带来的影响进行评估?比如说要不要追问一下,如果拆掉的话,他们原来住在这里的人,他们下一步去哪里?如果到别的地方去的话,他们的能力能不能承受那样的租金?所以这里面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是,政策的制定可能会带来很多的影响,我们在指定政策的时候,要不要全面地评估这些影响,提供预先的对策?

主持人: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呢?

王锡锌:我觉得一方面是要评估这种影响,对哪些人到底会产生影响,要充分地考虑,如果我们充分地考虑的话,现在比如说,大家对房租的看法认为是我们调控新政所带来的副作用,政府如果预先做了分析,今天正好可以拿出来来做一种分析,做一种解释,这个我觉得是具体个案。

另外,应该中国从长远来说,城市中的住房需求,我觉得总量应该说毫无疑问,这种需求会越来越大,所以我觉得应该未雨绸缪。除了短期的政策分析之外,公租房、经济适用房等等这些政策性的保障性住房,还是需要有所准备。

简单地说,就像储备一样,如果有人去市场哄抬某个东西物价,如果政府有一些储备,我拿出来是可以起到一些作用的,但今天如果我们总量的供给就是很差,欠账很多,可能真正问题来了,就很难应对了。

主持人:你觉得今天我们探讨的这个房租,比较快的上涨局面是过渡性的还是说会持续下去?

王锡锌:我觉得在某些……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 ·
  • ·
  • ·
  • ·
  • ·
  • ·
  • ·
  • ·
本文来自 腾讯网 迷你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