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中欧社会论坛 > 正文

为什么中欧社会相约对话

2010年07月01日13:13腾讯公益我要评论(0)
字号:T|T

Converse to Converge:

Forging a Common Vision for Chinese and European Societies

Tencent’s Interview Series of the 3rd China-Europa Forum

会谈与汇流:问答中欧 锤炼共识

——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腾讯网嘉宾访谈系列之一

为什么中欧社会相约对话

为什么中欧社会相约对话62'46''为什么中欧社会相约对话

嘉宾

于硕 中欧论坛发起人、总监

陈越光 中国文化书院副院长

主持人:杨子云

中欧对话周开启:“说什么都是重要的”

主持人:各位腾讯网友,下午好!这里是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腾讯网问答中欧嘉宾访谈间。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期访谈节目:中欧社会为什么相约对话。今天我们请到了两位重要嘉宾:一位是于硕女士,她是中欧论坛的发起人以及论坛总监,一位是陈越光先生,他是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文化书院副院长。

于硕: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和腾讯网友们一起讨论问题。

陈越光:腾讯的网友,下午好!很高兴可以就中欧对话、世界治理,就我们在这个时代大家还有一些声音可以发出来这个问题进行互动,谢谢!

为什么中欧社会相约对话

主持人:谢谢二位老师。2010年7月8号到14号,一周的时间可以说是中欧对话周,7月12号、14号要在香港开一个双年聚会,这之前将有50多个小组在中国的18个城市开展小组对话。第一届中欧社会论坛是在2005年,第二届是在2007年,这是第三届欧。我想问于老师,您作为这个论坛发起人在2005年是怎样的契机让你们觉得要发起中欧社会对话的?

于硕:刚才子云已经说过我们现在正在准备第三次论坛,之前举办了两次,其实第一次论坛是很偶然的。由于历史的契机,当时欧盟的选举公投失败,大家对这件事情很关心,尤其是中国人。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中国人比欧洲人更关心大一统的问题,这和我们的文化心理有关系。很多中国学者希望我们能够组织一次关于“欧洲公投为什么失败”这样的一次研讨会。正好当时在欧洲的中国知识分子有一个协会叫做欧华协会,欧华协会和霍英东基金会一直有合作,所以霍老先生就支持了这样的一次学术研讨会。

2005年10月份,在广州市番禺县南沙镇召开了第一次会议,是一次非常传统的学术研讨会。这次会议由我们论坛的大脑,就是在我身边坐的陈越光院长做了总结发言。他在十几年来一直陪伴我们思考世界治理和公民社会的问题,在全球各地有过许多非常有意义的这些活动。我现在要请主持人允许我要请陈越光院长给我们讲讲,他在第一次论坛的时候以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去做了第一次论坛的大会总结发言。

陈越光:谢谢。论坛的大脑,其实不是说论坛只有一个大脑,因为中欧论坛是一个社会论坛,社会论坛的前提其实是出自于个人。我们说对话,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指中国和欧洲,不是指两个大区域或者国家,或者是大机构和团体。不是指这两者之间的对话,而是指个人对个人的对话。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每一个论坛的参与者都是论坛的大脑。

刚才于硕总监提出,让我谈谈第一次论坛委托我做论坛的总结时有什么感受,最主要的感受有两点:第一点就是,所有参加论坛的人对于论坛的背景形成了共识,这一点共识是我参与论坛的时候出乎意外的。我们讲中欧论坛,都讲第三次中欧相遇,这样一个历史机遇。第一次是16世纪的时候,以传教士的方式以文化互识形成的一种机遇。第二次是19世纪,中国近代史上一个耻辱的历史,用武力进伐的方式形成了中欧之间的历史相遇。第三次的相遇,我们对这个背景有一个新的共识,这个共识就是中国、欧洲和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00多年以前,中国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另类,而欧洲是什么呢?欧洲是这个世界的中心,而且可以说是世界的别称。当年中国的思想革命的先驱者孙中山先生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世界指什么?就是指欧洲,欧洲的民主政治、市场经济,人文精神文化,就是说这个潮流浩浩荡荡,因此那时候的中国人看世界,看欧洲就是看世界,看欧洲,但是今天有很大的变化。

今天我们感觉到中国和欧洲都是世界的一个部分,而且某种意义上来说,中国跟世界的关系发生了变化。我们可以说中国是世界的一个缩影,世界遇到的所有问题、矛盾、冲突,包括对于未来的许多新的展望、新的生长点,中国作为一个最大的新兴发展中国家都具有。而欧洲成为了世界的一个部分,在这个世界中,中国和欧洲之间怎样能够平等相处,怎样在相遇中能够互动,就成为这次中欧论坛中大家的一个共识。

另一个就是刚才于硕总监讲到的,中国人对欧洲进程有巨大的关切,甚至有巨大的焦虑。欧洲进程带给我们的思考,就是一个新的整合用什么样的方式可以形成,而且这是一个被目标建立起来的东西。坦白说,中国在这1/4个世纪以来,对目标已经不太感兴趣了。中国人也很需要一个能够被目标激励,受到目标鼓舞的一种东西。2005年正好是欧洲进程受到挫折的时候,在互动中我们看到欧洲人坚持往这个方向做了50年的长久努力,而且在挫折中坚持努力,这对中国人也有很多新的启示和鼓舞。

当时我记得我总结发言的题目,就是用了甘地的一句话,叫做“善是以蜗牛的速度前进的”。

相关专题:

中欧社会论坛
[责任编辑:kitten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