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南方暴雨引发洪灾 > 正文

广西致42人遇难泥石流调查:官民互批对方麻痹

2010年06月30日02:45新京报崔木杨我要评论(0)
字号:T|T

广西岑溪容县泥石流42人死亡 灾害前兆被忽视

6月26日,岑建超的北屋仍掩埋在山体下。本报记者 崔木杨 摄

广西岑溪容县泥石流42人死亡 灾害前兆被忽视

6月26日,谢宗荫的三层小楼已成废墟,谢家11人身亡。

■ 核心提示

6月2日,广西连降暴雨,岑溪市和容县接壤地区暴发泥石流,造成42人死亡。岑溪国土局官员表示,主要原因是,受灾点超出重点监测范围,和“群众思想麻痹,灾情始料未及。”

记者调查发现,两地的地质灾害频发地带有几百公里,而泥石流暴发前也有明显前兆,但两地的防灾人员只有10人和3人,无法全面监测隐患;且联动防灾机制未能起效。

如今,两地已下派数百干部下乡防灾,还将重灾村落整体迁移,也拟强化联动防灾机制的运作。

6月2日,暴雨在广西南渡镇已连下七天。

“哥,雨太大了,这山说不定要垮,我带着妈去北边屋躲躲……”村民岑建超说完后,带着母亲、妻子和三个孩子,消失在岑进禄的视野中。

当日凌晨3点,“大顶平”山脉泻下数千吨泥浆,岑建超那间北屋被吞噬。两天后,在广西岑溪市救灾人员的帮助下,岑建超一家六口的遗体被挖出。

截至6月4日上午,在这起灾难中,位于“大顶平”山脉东西两侧的岑溪、容县,共有42人在泥石流中丧生。

村民岑进禄认为政府防灾工作不到位,他的手机上至今还保留着6月1日,当地政府群发的天气短信。

“你看,上面只说有暴雨,从来没人让我们撤离。”岑进禄指着短信说。

泥石流“灭门”灾

泥石流凌晨暴发,山脉两侧的岑建超家6口人和谢宗荫家11口人,均被埋身亡

岑溪社垌村位于“大顶平”东侧山脚。村民岑建超和哥哥岑进禄的房子依山而建,南北相连。岑进禄居南屋,岑建超住北屋,中屋住着两兄弟的母亲。

6月2日凌晨2点,岑建超已预感到危险,他敲响了哥哥的房门。

岑进禄记得,一向慢性子的弟弟,那一夜把自己的门敲得又急又响。

“他跟我说,他觉得房背后的山要闹病,想带妈去北屋睡。因为北屋是新盖的,结实。”岑进禄回忆说,“我当时还安慰他,政府不是说了就是暴雨吗。山要是会垮,镇里的干部早就来了。”

6月2日天亮以后,睡醒了的岑进禄迈出房门,一脚跌进泥潭。他发现,北屋和中屋,以及弟弟一家6口,均被泥石流埋没。

而在“大顶平”西侧山脚,容县陈村村民谢继勇也和死亡擦肩而过。

在谢继勇的腿骨和额头上有5个坑———约如一分硬币大小。谢说,“这都是给泥石流崩的。”

6月2日,谢继勇睡不着,抬头看表,凌晨2点半。他跑出屋外,发现情形异常。原本穿村而过的河出现断流;村四周的山上不断传来轰隆隆的落石声。

谢继勇凭经验判断,那是山体松动的表现。

谢继勇去找谢宗荫。

谢宗荫家的三层小楼修在山边。谢家十一口除了老人、妇女余下的都是孩子,他们的男人在广东打工。

谢继勇劝他们搬出去避险。

但无论谢继勇怎么劝,留守的女人们只顾领着孩子,清理屋内积水,不愿撤离,还说“要给在外打工的男人看好家。”

谢继勇回忆说,当时他急了,大吼“房子进点水算个啥,要是人出事了咋办”。

随后,谢继勇听见山脉之间传来一声闷响。

“我马上就跑,也就跑了三十多米,‘哐’又是一声闷响。”谢继勇说,他忽然被一阵狂风卷起,同时和他在空中飞舞的还有大小不一的石块。

接下来,满脸是血的谢继勇从地上爬起,他借着闪电光看见,原本建在山脚下谢家的三层小楼不见了,眼前只有巨石和泥浆。

谢继勇说,“两名老人,三个儿媳妇和六个孙子、孙女一共11口,全死了。”

相关专题:

南方暴雨引发洪灾
[责任编辑:kexia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