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正文

唱凯堤昨天傍晚顺利合龙

2010年06月28日05:22浙江在线-钱江晚报
字号:T|T

  昨天傍晚6时16分,最后一车石料“哗啦啦”投入了决口,唱凯堤上的人群大声欢呼起来:成功啦!

  溃决了整整6天6夜的唱凯堤决口,比原计划提前3天合龙了!

  记者戴璐、贝远景发自决口现场:

  唱凯大堤提前3天合龙

  其实当天下午3点多,堤坝上的人都已经在等待这一刻了。当时的决口宽度已经不足两米,到了下午5点多,决口宽度已只有几十厘米,人完全可以跨过决口。

  唱凯大堤何以提前合龙?据指挥部消息,主要得益于四个原因:

  一是及时调整封堵方案,从下游单向封堵改为上下游双向封堵,两头同时作业,从而加快了封堵进度。

  二是武警部队发挥专业优势。担负此次封堵抢险重任的是武警水电二总队,这是一支声名显赫的专业抢险部队,曾经在“98抗洪”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并在汶川地震后的唐家山堰塞湖抢险中担任主力,去年被列入国家应急体系。

  三是军地携手提供坚强保障。长江防总派出专家制定了科学的封堵方案,江西省委、省政府为抢险部队提供了大力支持。抚州市政府提前疏通了通往大堤的高速通道,调集了大量重型运输车辆,使堵口所需的石料、土方源源不断地运进现场。

  四是“老天帮忙”。从25日开始,天气转晴,抚河水位下降,为提前封堵创造了有利条件。

  记者贝远景发自唱凯镇:

  回家了,终于回家了

  6月27日。我们再次来到唱凯这个一夜成名的赣东小镇。

  这是正在恢复元气的唱凯镇,被转送至各个安置点的唱凯人开始陆续返乡。

  洪水过后,镇上几条商业街上,成片的淤泥和成堆的垃圾随处可见,拖鞋、酒瓶、纸板箱、塑料袋、衣服,都被大水冲到了路面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泥腥腐臭味。

  走在大街上,不时能听见啤酒瓶撞击和铁锹铲物的声音——那是回到家里的唱凯人正在清理。

  邓老板娘的杂货店已经开门营业了。她告诉我,现在店里最好卖的东西就是矿泉水。因为镇里已经停水停电,不过老板娘坚持不涨价,我买了两瓶矿泉水,她收了3块钱。

  杨辉林坐在自己家门口晒太阳,神情有些落寞。他是一名汽车电工,家中堆放了不少汽车电池和设备,因为被水浸泡,这些东西都没用了。他的父母和孩子都还留在抚州城里的安置点,他自己先回来看看情况,“幸亏我们家人多,很多东西都搬楼上去了。”

  家庭主妇周丰琴正在洗刷一大堆鞋子。周家里是做不锈钢门窗生意的,这场洪水对她们来说损失不大。“最惨的是那些做冰箱、彩电生意的,大水一来,东西全浸泡在水里,几十万全没了!”

  肉贩周天明在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孤零零地摆了一个摊,一旁,已有农妇摆起了蔬菜摊。这时,有人从路口拐进了商业街,带头的老汉边走边和老邻居打招呼:“你家里没事吧?”——对这个在人生之路上已经走了几十年的老人来说,接下来所要走的人生路,也许会像他此刻走的这一段路那样,不同寻常。

  记者戴璐发自安置现场:

  水灾中的少年,最惦记的是书

  胡冬晓很安静地坐在桌子旁,桌上堆满了过期报纸。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好几天了。

  受灾后,胡冬晓和他的父母、外婆、妹妹一起,被安置在东华理工大学抚州校区。

  胡家村:胡冬晓的家在罗针镇太坪胡家村。这次抚州决堤,罗针是重灾区。

  6月21日晚上6点半,抚州唱凯堤发生决口,22日早晨,胡家的二层楼房已经被淹了一半。

  父母带着他们呆在二层,等待救援。

  22日下午,部队的冲锋舟开到了胡冬晓家门口。“只拿了点钱,连衣服都没带”,一家人很仓促地撤离了胡家村。

  理工大:6月23日,胡冬晓一家被安置到了东华理工大学抚州校区。这是抚州最大的安置点,里面有近万名受灾群众。

  宿舍是6人间,胡冬晓一家5口可以住在一起。每个人都发了水票,可以凭票去领瓶装矿泉水。吃饭要去食堂,也是凭票。食品很丰富。

  书:最让胡冬晓惦记的,是书。有课本、名著和妹妹爱看的武侠小说。问他最喜欢哪本,他说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胡冬晓今年刚刚初中毕业。他想着家里的课本,因为“以后还要用到”。

  杭州:胡冬晓最喜欢的城市是杭州。

  他的舅妈在杭州卖海鲜,因为这个关系,胡冬晓去过两次杭州。这次水灾,舅妈给父母打了电话来让冬晓一家人去,但父母还是决定不去了,他们惦记着浸泡在水中的家园,“马上就能回家了!”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