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农民工创业:现实出路还是肥皂泡

2010年06月24日07:18南方网陈显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摘要:6月21日,全国总工会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课题组公布了历时两月,涉及十余个城市的《关于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研究报告》,报告中关于“未来发展的打算”,选择“回家乡务农”的,在新生代农民工中只有1.4%,而在当前仍旧外出就业的传统农民工中这一比重为11%;打算“做小生意或创办企业”的,新生代农民工中有27%,几乎高出传统农民工10个百分点。

农民工创业:现实出路还是肥皂泡

  两名外来务工人员一同抬着行李匆匆赶路返乡。创业等待他们的是成功还是失败都还是未知数。南都记者陈伟斌 摄

农民工创业:现实出路还是肥皂泡

  6月21日,全国总工会新生代农民工问题课题组公布了历时两月,涉及十余个城市的《关于新生代农民工问题的研究报告》,报告中关于“未来发展的打算”,选择“回家乡务农”的,在新生代农民工中只有1.4%,而在当前仍旧外出就业的传统农民工中这一比重为11%;打算“做小生意或创办企业”的,新生代农民工中有27%,几乎高出传统农民工10个百分点。

  参与过深圳市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的深圳大学翟玉娟教授发现,对于未来的打算一项,新生代农民工选择回乡创业的占到一半以上。

  南方都市报记者在近一个月的走访中发现,新生代农民工中流行一句话 叫“ 工 字 不 出头”,他们认为打工不能打一辈子。事实上一些劳动密集型企业对于一线员工30岁左右的年龄限制,似乎注定这只是吃青春饭的职业。

  总数在一亿左右的新生代农民工,未来的出路在哪里?是回家乡创业还是继续打工?对于没有资金没有经验缺乏指导的新生代农民工来说,创业是一种值得鼓励的现实选择,还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

  南都记者对数十名农民工的创业意愿进行了采访,并对近十名已经迈出创业步伐的新生代农民工进行了了解,发现新生代农民工并不是由于兴趣,而是由于无奈选择创业,因为知识、经验、资金的缺乏和创业利益空间的狭窄,成功者寥寥。关注新生代农民工的社会学专家建议,政府和相关机构要有步骤地为新生代农民工创业提供支持,但并不鼓励所有新生代农民工都去挤创业的独木桥。

  创业是冲动,也是无奈选择

  昨日中午,25岁的李明浑身疲惫,嗓音发哑,为了找一家合适的店面开服装分店,他和女朋友已经在深圳、东莞、惠州的大街上转了几天了。

  李明两年前从工厂辞职,出去创业,他说自己完全是被“逼上梁山”。“2001年,我在东莞一家鞋厂上晚班,早上7点上班,晚上11:30下班,一个月才400元,你们根本不能想象那是什么生活”。

  就是这样的生活,李明也坚持到自己当上小干部,“当干部工资也是低得可怜,高级主管不管工人死活,只要产量和进度,我顶不住压力,自己出来干了”。

  “新生代农民工最主要的心理特点是看不到希望,第一代农民工还有回家盖房子的希望,所以能够承受打工的苦与累,他可以通过具体目标来消解痛苦。新生代农民工进退两难,选择创业,也是给自己建构一个新的希望。”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卢晖临分析说。

  像李明一样,因为工厂工资低、工作压力大、劳动强度大而辞职的并不在少数,深圳一家万人以上的鞋厂工作人员告诉南都记者,自己认识的工人,每年都有五六个辞职出去创业,有的是回老家所在的市或者镇了,有些去了别的城市,留在深圳的比较少。他们有的做食品,开餐馆,还有个开服装店。

  24岁的陈青松想创业却是因为“岳父压力”,初中没有毕业就到深圳打工闯世界的陈青松,在工厂是一名普工,每天工作十余个小时,但工资却只够一个人在深圳的生活,“不敢吃,不敢玩”。

  2009年,陈青松与同车间工友恋爱之后,“生活不再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还要考虑以后结婚、生孩子,照现在的经济水平,那些想都不敢想”。更让陈青松无法释怀的是,女友还不敢把恋爱消息告诉家里,“她父亲要是知道她找了个穷打工的,还不把她腿打折了。农活玩不转,只能创业”,6月中旬,在深圳打工的陈青松去东莞一家河南拉面馆考察后决定,在工厂前面的步行街开一家家乡面馆。

  新生代农民工大多家里没有土地,缺乏务农技能,向往城市的美好,他们与父辈的巨大差异困境在于,有家乡但不愿意回去,身在城市但无法真正进来,新生代农民工卡在城市与农村之间,成为“漂在城市”的边缘人。

  “工字不出头,谁也不能一辈子打工”,已经开了一家士多的周富贵在和以前工友聚会时,奉劝5个还在工厂打工的80后早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虽然我现在挣得不多,一个月3000元左右,但时间自由,不看老板脸色”,他的话让工友小陈有些羡慕,他抱怨说一个同事在工厂请个假,被主管说半天,最后还没给假记了旷工。

  资金、知识、经验成拦路虎

  “创业也是在咬牙过日子”,正准备开第二家服装店的80后李明说,最难的就是外部因素,治安很差,“原来打工攒不下多少钱,创业只能选择区位路段不好的地方,有时生意做得好好的,突然有人来找茬索要钱财,这样的事并不少见。”

  对于从劳动密集型工厂打工走出来的新生代农民工来说,启动资金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拦路虎。正在和一家大型商场谈进场费用的李明感慨,“人流稍微旺点的商场,进场费就要3万,这还只是买个在这做生意的资格。”

  开服装店的李明介绍,拿货的时候根本不敢考虑品牌男装,那个进货就要十几万,只能做低端,女装在深圳就可以进货。

  缺乏社会经验和创业知识也是新生代农民工创业的硬伤,辞职创业的江西农村女孩周旭弟和堂姐都吃过亏,周旭弟的奶茶店,因为选址不当和装修风格问题,导致生意冷清,与朋友合伙的4万元创业资本用完后,奶茶店也难以为继。她堂姐在老家开的服装店,存在找不准进货渠道,不熟悉用电脑网上订货等问题,也一直难以解决。

  “虽然一心想创业,但没有钱去学习创业的知识,怎么管理啊,计算效益啊,也不知道去哪学”,创业失败的周旭弟对以后的创业想法也没有把握。

  与新生代农民工多有交流的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翟玉娟感觉到,新生代农民工创业的愿望非常强烈,他们希望即使不能在大城市立足,也要到中小城市立足,创业是他们实现在城市扎根的一种选择,但是在劳动密集型企业打工就给不了他们这种希望。

[责任编辑:flyguo]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