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中欧社会论坛 > 正文

中欧社会论坛妇女小组-第三届中欧社会论坛

2010年06月24日15:16腾讯公益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中方组长韩湘景的背景资料

女,中欧社会论坛妇女组中方组长。现任中国妇女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华坤女性生活调查中心理事长、华坤女性消费指导中心常务副理事长、中国期刊协会副会 长、中国妇女报刊协会副会长、中国家庭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妇女研究会理事。曾获得新闻出版总署中国“百佳”出版工作者、新闻出版领军人才、首届中国政府出版奖先进个人等称号。 1974年开始在党委宣传部门从事干部理论教育工作,侧重于经济理论。1983年以后,进入妇联系统,长期从事女性媒体和女性问题研究。担任过现代妇女杂 志社总编辑、中国妇女报社副社长等职。

中方小组提议:主题与活动

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寻找话题”的过程。作为对话方式的创新,我相信这个互动的过程也会是非常积极、有建设性和有趣的。就话题的内容而言,我和部分 中方代表交流后发现,我们共同关心的话题是当前的金融危机对于全球妇女生活的影响,她们的切身感受,以及妇女对于走出当前危机的贡献和想法。

这场危机对于妇女生活的影响是深远的。在金融危机来袭之时,2008年底,我们和华坤女性生活调查中心所进行的“第4次中国城市女性生活状况调查 ”,调查发现,几乎所有的被访都对“金融风暴”所带来的影响表示担忧。最让她们担心的事情依次为:物价上涨、个人财产缩水、人民币贬值、生病看不起、投资 风险大等。在诸多价格上涨因素中,食品价格上涨对被访生活的影响最大。在“金融风暴”降临的时候,掌握家庭消费决策权的城市女性会如何应对呢?被访的态度 分别是:半数以上(51.5%)认为应该“尽量节省,多存些钱以备不时之需”;17%决定“量入为出,买一些能保值的产品”;也有近三成(28.3%)称 “没感受到经济危机的影响,该怎么花就怎么花”;更有2%认为“钱存着会贬值,还不如及时消费”。

危机已经持续了一年,我们从媒体上和周围的人那里得到连篇累牍的坏消息,危机对人们生活产生的影响等等,金融危机已经是当前生活中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金融危机对欧洲、对中国妇女的影响是否存在某些共同点?如果不同,存在哪些明显的差异?这些可能的差异与中欧之间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何种关系?

我个人感觉,这是一个非常有讨论张力的问题。当然,对于这个话题的讨论,我们绝对不是作为经济学家对应对这场危机给出方案。我们关心的是妇女的生活所受到的影响,以及妇女对于走出这场危机所承担的责任及其角色。

我个人认为,走出这场危机,妇女是不可缺少的力量。妇女不仅是灾难的承受者,幸福生活的享受者,她们更是生活的建设者和行动者。她们改变着世界,世界应该承认妇女的重要角色和力量。

中国政府制定了以拉动内需,扩大国内消费为主要牵引力的政策,这到底对妇女意味着什么?妇女在其中又有多大的行动空间?

就中国而言,由于城乡的差异,不同地区发展水平的差异等因素,这场危机对于妇女生活的影响的程度和方式不同的。我们对此也表示忧虑,因此,希望能够在中欧妇女间进一步讨论这个问题。

不知道大家对于这个问题怎么看?

有什么想法,请及时沟通。

期待着与大家在北京见面!

欧方小组提议:主题与活动

第一个提议: <一天当两天> 在欧洲(这里主要不指北欧国家,男女在北欧较为平等)以及西方国家(以不同的文化形式呈现)妇女们不仅要在外面工作,回到家还要做家务。这等于第二份工作,“看不见的”,”无薪酬” 的工作。

打扫和熨衣服

采买食物和清洁用品,照料家人三餐,孩子教育:监督孩子做功课,背诵课文;陪伴他们进行各项活动:运动、画画课、钢琴课、看牙医、看医生、开家长会了解小孩在学校的生活。(男人主要和老师之间沟通,这一任务比较能够提高(合乎?)男人身份,或者充当家长协会的会长等)

各类家庭文书处理工作,通常还包括家庭记账,联络关心娘家以及婆家,寄邀请函,回复信件,挑选礼物等工作。假期和假日的活动安排也可能都由她们来做。

妇女的这一所谓‘’一天中的第二份工作‘’ 的内容大体来说包括了(几乎是全部包办):负责家庭饮食,居家打扫;孩子的一切生活,教育和娱乐方面;和朋友与双方家人保持联系以及良好的关系,家庭所有成员的健康,所有的文书工作,整理文件,安排娱乐活动。

然而,在这些条件之下,我们居然还对于某些妇女没有很多时间阅读和培养文化素养感到惊讶。甚至也认为她们不应该声称自己疲惫。

这个‘’第二份工作‘’ 可以成为我们交流的主题:互相描述彼此的‘’第二份工作‘’,然后比较其间的异同。

我们也可以提出一些问题:

我们是否愿意做这‘’第二份工作‘’?

那一部分是心甘情愿的? 又有那一部分是在忍受?

文化在这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只是毫无疑问地重复社会原有的模式?还是因为这么做能使他人感到开心?

我们希望其他人来分担家务吗?谁呢?我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做?

那些例子能启发新的想法?

另一个可能的主题:衰老

我们同样可以在这个主题上交流彼此的经验:

我们如何面对父母的衰老?我们对此有准备吗?

我们如何面对自己的衰老?

我们如何经受自己生理上的改变?(更年期)

工作量减缓?(退休)

不同国家的社会如何看待女人的衰老?情况是否有所改变?

其他主题: 隔代沟通: 每个国家隔代沟通的形式为何? 我们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如何看待’’年轻’’这个概念?:女人

小组活动

‘互相介绍’,这要在两个彼此生活最不熟悉的人之间来进行。实际的操作方式是这样的:在会议开始前。在互联网上(中欧社会论坛网站的S21a小组) 贴上自己的照片,标明自己的国籍,各自会说的语言,职业,参与妇女小组的动机。(最好是英文说明)。但是不需要提供过多的信息,信息量大把握应该是一方面 使我们可以互相认识,一方面也不至于了解太多而冲淡真正相遇时(会议开始时)可能出现的惊喜效果。在这一过程中,各自挑选出自己认为与自己最不同甚至可称 为有几分“神秘”的朋友。我的建议是由中方与会者为挑选者(操作起来可能较为简单),欧方与会者则是被挑选者。由于中国与会者多于欧洲与会者,中方剩余人 员可选择一位她最不了解的中方与会者。

在这个虚拟的互相认识过程中,大家可以根据与会者的国籍以及根据网上信息判断(猜测),为自己挑选的“对象”准备一些“个性化”的小礼物(礼物的挑选随意但应是不贵重的)。

小组会开始时,可根据已经选定的“对象”让这两位与会者单独接触和提问,(要有一位口译)尽可能向对方问所有与生活、性格相关的问题,要避免(甚至 可以禁止)提关于工作职业方面的问题。然后每个成员用一刻钟的时间来给小组其他成员介绍她的《新发现》、新朋友。如果讨论组成员人数在15到20人之间, 就要挪出半天的时间来进行这项活动。

如果能够去北京的与会者家里参观并继续对话的话,那就更好了。我们或许可以先设定一个大家对彼此互感惊讶的一个图表。

我建议的问题提纲如下:

被接待的一方:(主要为欧洲人) ? 在这个人家里,我看到的意想不到的是…..物品、家具、空间、人、、、 ? 对于她周围的人事,令我最惊讶的是….她的家庭、她与家庭的关系等 ? 我从我的观察里归纳出她的生活习惯 ? 她是如何将我介绍给她的家庭的? ? 那些情况是个人因素引起的? ? 那些情况是文化因素造成的? ? 此次的观察让我想要做出什么?

接待的一方:

?她在我家时,最让我惊讶的行为是什么? ?她问了那些奇怪的问题? ? 我觉得那些情况是由文化因素造成的? ? (所以我归纳出,这是一个很…的文化,而非常不…的文化 ? 那些情况是由个人因素造成的? ? 此次的观察让我想要 (做) 什么?

妇女欧方组长: Genevieve de Beco (贝婕)

小组成员介绍

尹晓尊

我是地地道道的河北省饶阳县大曹庄村人——我生在大曹庄,长在大曹庄,学在大曹庄,嫁在大曹庄。我是1980年生人,也算是个“80后”吧。我读过6年小 学、3年初中、3年中专,然后就回家当了农民。2003年我和我的丈夫踏上红地毯走进了婚姻殿堂,小两口恩恩爱爱和和美美,婚后第二年就有了一个美丽的小 天使——我们的女儿。看着女儿一天天长大,我们的小日子过得越来越带劲儿。我的公公婆婆是一对勤劳善良的老人,他们亲我疼我,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不是儿媳 是他们的闺女呢。我的丈夫有一个弟弟,弟弟才成家一年多,再过几个月也要当爸爸了。哥哥和弟弟“哥儿俩好”,我和弟媳“姐儿俩好”。一大家子七口人,一直 是在一个锅里搅饭勺。晚饭的时光是最幸福的,一家人团团围坐在一起,尽情享受着三世同堂的融融之乐。不久家里就要由七口人变成八口人了,那时我们肯定会比 现在过得更和谐更美好。

安海燕

我叫安海燕,13岁时遭遇“文革”动乱,17岁在内蒙古下乡当知青,在农村当赤脚医生八年。因成绩突出被树成了知青标兵。恢复高考后被保送到内蒙古医学院中医系读大学四年。 80年代,我到海南闯天下。利用八年农村医生时收集的偏方验方,结合现代科学,发明出一系列中药、疗效型的化妆品和保健品。以我的配方生产的护肤品,具有愈裂,止痒等功能的.

惠宣

我曾服务于国家劳动部、珠海外办等政府机构及国际公关公司,服务领域涉及品牌战略咨询、城市推广、企业形象传播、政府关系及公共事务等。1996加 盟在香港处领先地位的公关公司麒狮传讯,出任董事,曾协调实施多个企业发股上市项目的财经公关、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公共事务以及高端消费品在中国的登陆和推 广;期间曾出任MTV顾问,并担任爱立信(中国)等多家战略公关顾问。先后直接领导、策划了宝钢股份、中国石化、中国联通、招商银行、上海航空等近百家 IPO和财经公关项目。近年来,领导专业团队,独创聚合价值传播体系,应用于财经及推广领域。

张祺

我的职务是华坤女性生活调查中心主任,专业方向是:媒介与社会发展. 以往的研究经验:对不同群体女性日常生活状况的社会调查;对大众媒介和互联网的内容分析及受众研究;对法律文本和执行体系的文献研究;对社会干预项目的基线调查和评估研究等。

吕晋

我的职务是:<<中国妇女>> 杂志社副社长.第二届中欧论坛妇女组成员.也许有朋友认识我了. 我们会上再见.

沙文慧

我1962年出生在云南省丽江古城,是少数民族纳西族人,中共党员,文学学士,研究生,现任丽江市妇联党组书记、主席,市委党校、市行政学校名誉教授。

许建辉

这是我的个人简历:7至14岁在校读书。15岁下乡落户。18岁招工进厂。22岁从纺织女工改行成宣传干事。28岁再改行成中学语文教师。32岁随 军进驻甘肃酒泉东风航天城。34岁又随丈夫从航天城转业回北京。进京后教书8年,从普通中学到市重点中学,从初中教到高中。43岁调入中国作家协会,先为 老作家当助手,老作家去世后供职中国现代文学馆至今,现为文学馆研究员。其间还兼职《中国妇女》杂志编辑,从1999至2009从未间断。 现在最喜欢干的事情,则是去寻找和体验那种“人在旅途”的感觉——细雨霏霏中,一家人开着自家车,在远离城镇的柏油路上悠然而行,车里响着二胡独奏曲,车 外一片苍翠葱茏。打开车窗,泥土的芳香和着腐草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人想起“长亭外古道边”,想起童年时小村庄里的炊烟袅袅,灶前坐着老妈妈……

任明节

我在2000年就退休啦。退休前在核工业北京地质研究院情报中心工作;还担任中国铀矿地质学会会刊《铀矿地质》编辑部主任、编委、编辑;职称高级工程师;大学本科有色金属地下开采专业。 退休后我比较注意学习和探索中国百年历史变迁中妇女解放的史实,2006年在欧洲的两个月游历和观察,对于了解现今妇女承担家庭、社会和全球这三种身份,发挥全球公民的角色的议题十分兴趣。

贝婕(Genevieve De Beco)

我出生于二战后的巴黎,成长于毗邻德国边境的阿尔萨斯。我有五个兄弟和姐妹。我的父亲曾长期监禁于德国监狱。战争与我的童年如影随形。

也许,这可以解释我为什么从小就喜欢了解陌生人、外国人,细心体会文化间的差异。

后来,我去索邦大学学习文学和社会心理学。现在,我是一名自由职业者,在成人教育、市场和社会研究、创造力、跨文化沟通等领域提供咨询。

我的丈夫陈彦是中国人。我们邂逅在巴黎。我们的女儿CHEN Meili已经18岁,我们每年都会带她去中国“探亲”。我们各自贡献“一半”,构筑我们日常生活的“全部”。我们既用叉子,也使用筷子,每天都彼此学习和积累价值观和习惯。毫无疑问,文化的融合生长为我们带来了成功的生活。

我为能担任该组组长一职而感到自豪。

伊莎贝尔·德·贝克(Isabelle de Beco )

我长期居住在巴黎,我的三个孩子也在这里出生。我的丈夫出生在法国南部。所以我们的假期都在他地中海海边的家中度过。在这个地方,生活方式、天气、布满棕 榈树的植被、无花果树或柠檬树,这些都非常宜人,并且和法国北部不同。他家拥有一个带有餐馆的农场,因此我学习了在这部分法国的生长和烹饪的方式。 我做一名医生已经二十五年了,和其他的公共卫生工作者一起,是巴黎中心的主治医生,我们诊治的人多种多样,有婴儿、有妇科和产科问题的妇女,也到一些年迈 的人家里出诊。我也从事教育:我是一名医科大学的教师,也参与很多医学继续教育联合会的工作。我喜欢从事这些,而这实际上比养育小孩子还要容易些。现在, 我到处奔波,并且明白我永远不能把所有不得不做的事都成功完成。我高兴与别的妇女相遇,并和她们谈论这种“奔波的生活”。

欧佩达·达沃海迪 ( Roberta Zavoretti)

我是一个具有中国研究 (Ca’ Foscari, Venice)和社会人类学(SOAS, London) 背景的意大利人。现在我在写着我的博士论文,探讨的是中国东部的农村向城市的移民问题,这是我在南京进行了13个月的田野工作后开始的。在去伦敦学习人类 学之前,我一直在一个布鲁塞尔的智囊团工作,促进亚洲和欧洲的关系,密切在布鲁塞尔的欧洲机关与亚洲代表的关系。在1996年和2001年之间,我在中国 不同的城市学习和工作了两年半的时间:首先是北京,随后是天津、南京和上海。在这期间,我也在中国西部大范围旅行,并欣赏了这个辽阔国家内部的变化。 2008年11月,我开始参与中欧社会论坛,那时我参加了一个在巴塞罗那的筹备会议。从一开始,我就喜欢来自中国和欧洲的具有不同背景的人们之间的非社会 公共机构的观点的交流。我希望论坛能给我们经验共享的空间,彼此了解更多,以发现我们共同的基点。

阿芒达·米切卢布鲁 (Amanda Michalopoulou)

1966年生于雅典,她先后在雅典和巴黎学习法国文学和新闻学。她出版了五本长篇小说,两本短篇小说集,一本电子书信往来文集,还有一些儿童著作。她的短 篇小说《外面的生活如此多彩》(Life Is Colourful Outside)曾获得Revmata杂志的短篇小说奖,她以她的被高度承认的小说《帆板的回忆》(Wishbone Memories)被授予Diavazo 文学奖。她的小说被译成英语、德语、意大利语、瑞典语、俄语、塞尔维亚语、捷克语。2007年Dalkey档案出版社(Dalkey Archive Press) 因出版她的《我想》(I’d Like)而获得美国国家艺术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s,USA)的国际文学奖。她的最后一本长篇小说,2007年《蕾萨达公主》(Princess Lizard)被希腊出版社Kastaniotis出版。目前她居住在柏林。 她的早期的一篇短篇小说《可能伤到你手指的方式》(The Way you might break a finger)可以在线阅读:http://www.wordswithoutborders.org/

伊莎贝尔·黛尔阿肯拉(Isabelle Dell’Aquila )

我住在罗马,在意大利的学校从事法语教学十五年。现在我是法国Gimca创意和沟通咨询公司(www.gimca.net)的自由职… Gimca这个机构1973年由Hbert Jaoui在巴黎创立,1976年在意大利建立分公司。现在作为一个面向社会公共组织和私人的创新资源机构为整个欧洲服务,现在它有两个在市场、管理、培 训、和沟通方面经验丰富的咨询团队。公司所有的咨询师都经过PAPSA方法的培训,他们和顾客一起在工作进程中实践它。

相关专题:

中欧社会论坛
[责任编辑:lindlilli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