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低碳生活 > 正文

联合国环境署发起“全球清汞运动”

2010年06月23日12:56北京科技报李婵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波罗的海西岸,有着“北方威尼斯”美誉的瑞典首都正沉浸于庆祝王储维多利亚公主与“平民驸马”大婚的“爱在斯德哥尔摩”狂欢之中。

6月7日是“狂欢节”的第二天,同样在这座城市,一轮严肃的讨论正在130多个国家代表之间展开。这是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组织下,关于拟定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汞问题文书政府间谈判委员会第一届会议。

包括一些NGO在内的众多与会者都希望,谈判能为“限汞”开辟道路,最终可以将汞的使用、供应、排放最小化,甚至消除。

有趣的是,会议间,45名与会的政府代表、8名NGO工作人员以及土著居民接受了一份特别的待遇——检测头发中的汞含量。根据这一数值,可以估算出人体内所含的神经毒剂三甲基汞的多少。

结果出来了,被检的所有头发中都有汞。其中,多于1/3的结果还超过了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的汞参考剂量1000ug/kg。不仅如此,发展中国家、经济转型期国家代表头发中的平均汞含量,更是达到了发达国家代表的两倍。

汞俗称“水银”。在室温下,它是唯一的一种液态金属。这种银白色的液体很容易蒸发,变成无色、无味的蒸气。在环境中,汞不能降解成毒性较小的物质,它以元素汞、有机物、无机盐的形态存在着。

“在全球的汞分布地图上,东亚的日本、韩国、中国山东半岛这一沿海区域,海水中天然的汞含量比较高。”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潘小川告诉记者,这可能与海水、或海底附近岩石中汞的成分较高有关,是由地质构造所导致的。目前,这一现象也引起了韩国研究人员的兴趣,中韩两国学者正计划对这一区域地质、水体以及生物体中的汞含量展开调查。

在中国陆地上,汞元素的地质分布在南方的四川、贵州等地较多。中国的汞矿产业就几乎全部集中在西南部,其中,主要就是贵州省。由于很多矿产、天然材质中都含有汞,所以在煤电、一些化工产品、药品等生产加工中,就会生成汞,排放到环境中。

汞一旦进入了生物体,就会转化成为无机汞,并且通过代谢过程最终转化成为有机汞。在有机汞中,甲基汞是对人类和动物的影响最为重大的一类。

在有机体内,90%的甲基汞都会被储存下来。于是,在食物链中,每高一个等级的动物就会吸收更高浓度的甲基汞。随着人类食用鱼、虾、蟹、贝,甲基汞在人体内也逐渐富集,最终可能导致中毒。

事实上,无论何种形式的汞,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毒性。因此,呼吸被污染的空气、饮用受污染的水、食用被污染的食物,甚至通过皮肤吸收,都会让汞侵入人体。就是这样一种“毒素”,不管你是否留意到,它的足迹都已经遍布了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

联合国环境署在《全球汞评估报告》中指出,从全球平均来看,汞的人为排放已导致现在的沉积速度比工业化前高出了1.5~3倍。在工业地区内及其周围,汞的沉积速度在过去200年间增加2~10倍。

“含汞的产品实在太多了!”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项目协调人姜超感叹。

煤气灶、冰箱、门铃、卷发器等电器中的开关,汽车前方的含汞灯泡,电池,电脑中的电路板、屏幕的背光荧光灯,医疗器材中的血压计、体温计,一些祛斑霜、化妆品以及补牙的填料……这些产品中都有汞的存在。

一个小的电开关可以含有3.5克汞。一只典型的水银温度计大约含汞0.7克,较大的温度计含汞可以高达3克。每盏荧光灯通常含汞20~40毫克。一枚纽扣电池中,汞大约有3.5~11毫克。在牙科的含汞修复材料中,汞的浓度可以达到50%。

汞一旦存在于大气中,就能传遍全球。哪怕只是1克在空气中传播的汞,沉积到一个25英亩(大约10.12万平方米)的湖泊中,也足以使其中的鱼受到污染,超出安全食用的水平。

作为国际消除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联盟(IPEN)的成员,北京地球村从2005年起,就开始“清汞行动”。今年5月,它与达尔问自然求知社一起,发布了一项由IPEN等NGO共同开展的含汞产品与无汞替代品的调查活动报告。

这一调查在中国、印度、塞内加尔、俄罗斯、墨西哥等8个国家进行,主要针对的就是牙科修复材料、温度计、血压计、普通电池、亮肤产品等被广泛使用的消费品。

以牙科修复材料为例,调查人员走访了北京、天津、汾阳、昆明4个城市的9所牙科诊所。接受调查的牙医们都可以提供无汞的修复材料,不过,大多诊所同时也提供汞合金材料。

受访的牙医介绍,病人们常常会咨询无汞补牙材料的费用、效果、耐用性等。平均而言,复合材料费用要高出汞合金材料的1.5倍之上。对于诊所而言,使用无汞替代品需要花至少一年的时间,对员工进行培训。

然而,在此项调查涉及的一些东欧国家,用含汞的材料补牙早已被禁止。

早在2002年,联合国环境署就在《全球汞评估报告》中指出,元素汞暴露的主要路径是由蒸气吸入。对普通大众而言,最重要的元素汞蒸气来源就是口腔科用的汞齐。汞蒸气被人体吸入后,80%左右会被肺部组织吸收,它们很容易穿过血脑屏障,造成神经系统的损伤。

除了牙科材料,破碎的温度计、荧光灯管、电池同样会释放出汞蒸气。

在北京等4个中国城市的16家医院,调查人员发现,绝大多数医院和医生都在使用含汞的临床用体温计和血压计,只有两家医院专门使用无汞体温计。

尽管医生们都知道无汞替代品,但他们大多认为,含汞测量仪更为精确、可靠,而且自己已经习惯于含汞测量仪的使用。一个现实的问题是,较含汞设备而言,无汞测量仪的价格高昂。

例如,一支临床用含汞体温计只需要1~4元,但临床用无汞体温计的费用则达到20~120元。一个含汞血压计的价格在50~200元,而无汞血压计的价格则为180~1400元。有的医生表示,由于无汞血压计价格较高,他所在的医院将不会购买。

在这份报告中,另有数据表明,一家拥有250个病床的医院,一年中破损的体温计数量超过4700支。

此前,无害医疗组织(HCWH)曾指出,一支含0.5~1.5克汞的发热温度计,如果打破后蒸发到一个狭小、通风不善的空间,就足以对健康造成威胁。举一个例子,如果在45平方米大小的房间内打破一支水银温度计,那么,汞含量就会超出安全水平20倍。

在瑞典、挪威、丹麦、法国等一些欧盟国家,在测量装置中使用汞早已被禁止。电子温度计等替代产品对环境的破坏,显然会小于含汞温度计,不过,它所使用的纽扣电池,同样可能含汞。

一些美白面霜、香皂等护理用品中的汞,是以无机汞的形式存在的。有的化妆品中,汞被作为防腐剂加入其中。无机汞不会穿越血脑屏障,但它可以到达肾脏,导致肾衰竭和肠胃损伤;高水平的无机汞会导致皮疹、过敏、高血压、肌肉抽搐等。

此次在斯德哥尔摩的会议上,世界卫生组织(WHO)就建议禁止含汞美白产品。

在对亮肤产品的调查中,大多数受访的中国商家都意识到汞是一种有毒物质。尽管不是所有商家都了解自己出售的乳霜是否含汞,但他们无一例外地声称这些产品安全、可靠。商家们认为,含汞的亮肤产品之所以仍在使用,一方面是因为无汞乳霜的价格较高,另一方面,消费者也没有办法知道某一件具体的产品是否含汞。

消费者对无汞产品的判断主要依靠广告、包装上的活性成分说明以及商家对产品的推销。一般而言,产品的标识多数仅为主要成分。由于标识没有注明含汞,消费者无法意识到潜在的危险。

“对于美白产品、补牙材料,如果人们能意识到其危害,就可以主动去选择无汞的替代品。购买电池时,人们也可以根据无汞、低汞的标识选择。”姜超说,“目前,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是,医疗含汞器械还在被大量使用。此外,含汞器械、荧光灯、电池的回收和处理这一个环节,我们还做得不够;很多有害垃圾,在分类处理上还不太安全。”

中国民间环保人士王自新回收电池已经有11年了。他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年消费电池高达4800多吨,遗憾的是,超过90%的电池都没有得到回收。

其实,不少单位、个人都有大量的电池需要回收;有的家庭甚至存放了几百只电池。但是,人们不知道这些电池应该交给谁,社区里也没有相关的回收设施。王自新在一些社区、学校推行“绿色责任积分卡”的活动,宣传回收电池,目前参与的社区只有位于朝阳、丰台、大兴的几十个。

王自新告诉记者,废旧电池中,锌、锰、汞等重金属的价值较低,而回收处理的环保成本又比较高。因此,很多有实力的企业觉得没有利润,不愿意涉足。

“2004年,北京的800多吨干电池被送到天津一个危险废物处理中心。在那里,镉镍电池、含汞的纽扣电池等都被直接用水泥铸成坨子,然后填埋了。那之后,我们和另一家回收中心合作,又回收了400~500吨电池,只能在库房存放着。”王自新说。

在这个位于大兴的库房内,回收来的电池被分为普通锌锰电池、碱性锌锰电池、充电电池、镉镍电池、纽扣电池等几类,装进了塑料箱。王自新会不定期地测量一下库房空气中的有害物浓度,看看汞浓度是不是超标。他告诉记者,镉镍电池、含汞的纽扣电池属于国家强制要求回收的危险废弃物。不过,回收的含汞纽扣电池并不多,回收十几吨电池,仅有30~40公斤。

“现在公众有回收的积极性,但根本问题是没有处理厂。很多电池回收后,也都是一种简单的堆放,达不到技术处理的要求。”王自新说。

事实上,汞废物成了一种特殊类型的汞排放。随着更多的汞,从更多的来源收集到,汞废物的处理也变得更复杂了。这些来源就包括使用过的荧光灯管、电池,以及通常不能回收的其他产品。

姜超曾去过美国旧金山的一个垃圾处理厂。他们对灯管、油漆、消毒剂、洗涤液、废旧机油、涂料、电池等几乎所有的有毒、有害垃圾,都作了非常细致的分类。当地采取了一些措施,鼓励居民将有毒有害垃圾分类后送去处理。

据了解,美国就曾以一个细小的“分拆”举动,显著减低了排放到大气中的汞含量。

那是2002年,美国汽车工业停止了使用含汞的车灯开关;之后开展了“机动车含汞开关回收项目”。这一项目要求机动车在回收后,被挤压、粉碎之前,首先要从部件中拆除含汞的车灯开关。

根据联合国环境署的《全球汞评估报告》,通常情况下,低浓度汞允许在常规垃圾掩埋场处理。对于含较高浓度汞的废物,一些国家只允许将其堆放在特殊的垃圾掩埋场,这些掩埋场有增强型排放治理技术,可以限制汞的沥出和蒸发。

汞废物的处理,包括使废物中汞成分失活,然后以受控的垃圾掩埋法处理,或者不进行处理便施以垃圾掩埋。在瑞典,目前唯一接受的做法是,将处理后的汞废物深埋地下,最后贮存。在一些国家,由于可接受的汞废物处理的成本很高,以至于许多生产商都纷纷研究是否有替代品,使他们不必生产并处理汞废物。

目前,涉及含汞的油漆、肥皂、开关、温度计、压力计、气压计、化妆品、牙科修复材料等,都可以通过使用无汞产品来替代。

“公众在购买这些产品时,只需要咨询一下是否含汞,就会让厂家觉得公众有‘清汞’的意识,从而提升对无汞替代品的关注,这是比较容易做到的。”姜超说。

王自新告诉记者,现在,他的回收中心开发了一项真空热处理技术,并已取得专利,正准备筹建一个年处理量为1000吨的废电池处理厂。其中,技术重点就是针对含汞电池的处理。他希望,这套技术能很好地解决包括灯管、体温计、血压表等含汞废弃物的处理难题。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