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重金属污染事件频发 肇事企业躲猫猫曝监管缺陷

2010年06月22日00:43央视-经济半小时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重金属污染事件频发 肇事企业躲猫猫曝监管缺陷

污染图1

重金属污染事件频发 肇事企业躲猫猫曝监管缺陷

污染图2

重金属污染事件频发 肇事企业躲猫猫曝监管缺陷

污染图3

环保部督查重金属污染

环境保护部刚刚公布了《中国环境状况公报》,2009年全国污染减排好于预期,首次达到了“十一五”环保规划的实施进度要求,但关系民生的重金属污染问题仍然很突出,今年要集中力量开展专项综合整治。和我们熟悉的空气污染、水污染相比,重金属污染又会带来什么样的危害。

肖平,是山东肥城市肖家店村的村民,拥有一个其乐融融的五口之家,然而短短3年过后,这个五口之家却只剩下了孤儿寡母——肖平和她的孩子。

肖平:晚上想起都出汗,太可怕了。

1997年4月,肖平的丈夫突然去世,年龄只有29岁。肖平的丈夫得的是食道癌,丈夫怎么会染上这种绝症呢?在悲痛中,肖平时常感到疑惑,但噩梦才刚刚开始。

不久,肖平的公公婆婆也先后去世,死因同样是食道癌。

肖平:开始疼,开始的情况一样。

短短几年时间,三位亲人都死于癌症,让肖平一直生活在恐惧和忧虑当中。

肖平:晚上一想到死去的亲人心里就哆嗦,特别是过节时,人家全家团聚,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在肖家店村,遭遇不幸的,并不是肖平一家。在肖家店村村委会,记者看到了肖家店村历年的死亡名单:2000年,死亡人数17人,其中11人死于癌症;2001年,死亡人数16人,其中9人是因为癌症死亡;2002年,死亡人数17人,其中10人死于癌症;2003年,死亡人数19人,其中12人是因为癌症死亡。2004年,死亡人数21人,其中14人是因为癌症死亡。整个村子的癌症患病率高达12.5%,超过正常值10万分之200,近60倍。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肖家店村的老百姓遭受着癌症的劫难呢?中国地质科学院的专家来到这里寻找原因。

林景星(中国地质科学院地球环境科学研究中心教授):我想了解最重要的问题是发病有没有时间界限。

村医生(山东肥城市安驾庄镇肖家店村卫生所):1989年以前少,从1987年 1989年以后,年年增多。

癌症并没有传染性,可却像瘟疫一样在肖家店村蔓延,村民们说,罪魁祸首正是这些流淌在大汶河里的污水。记者拍摄时,河水散发着一股刺鼻的臭味,黄褐色的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油腻腻的泡沫。就是这样的水,环绕在肖家店村周围。尽管又臭又脏,但却是村里唯一的灌溉水源。

记者:85年以后为什么污染严重了呢?

村支书:从1985年以后污染加重,造纸厂、农药厂都往大汶河里排污水。

林景星教授曾经多次对环境污染和癌症的关系进行实地调研。他发现,肖家店村癌症的高发期与水质受到污染的时间基本吻合。在排除饮食习惯、家族遗传等因素之后,林教授进一步对村里的土壤、农作物进行了分类取样。检测证实,该村的土壤、蔬菜以及人的毛发均不同程度受到剧毒元素的污染。其中,小麦中的铬含量超标1.7倍,白菜中的铅超标2倍;菠菜的镉含量超标达到9倍,铬含量超标12倍;莴笋叶中的镉含量超标2倍,铬含量超标4倍。

林景星教授:其中超标比较厉害的就是镉,镉是一个剧毒元素,超标会引起各种各样癌症,比如说肠胃癌、食道癌、还有肝癌。

污染给肖家店村带来的创伤不能愈合,然而在更多的地方,悲剧不断上演:2004年4月,湖南省浏阳市镇头镇长沙湘和化工厂未经审批建设了一条炼铟生产线,2009年6月,湖南省浏阳市对湘和化工厂周边1200米范围内的1600余名村民进行体检,结果镉超标者达350多人。截至目前,湖南浏阳镉污染事件已造成了两人死亡、500余人尿镉超标,厂区周边土壤、农田、林地等被污染;

贵州东部万山特区万山镇是国内规模最大的汞矿产地,但由于常年未经处理排放,直接导致环境中金属汞总量居高不下,至少达到350吨,几乎相当于全球目前每年汞排放量的1/10。据当地卫生部门估算,当地6万总人口中,目前至少有200余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汞中毒症状。

最近两年,南阳宗海砷污染事件、贵州独柳江砷污染事件、山东邳州砷污染事件、河南大沙河、陕西凤翔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等等,因为重金属污染导致的公共卫生事件,接连发生。

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主任 熊跃辉: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一些地方工业企业一蜂而上,而且起点低,污染治理设施不到位,使这些重金属污染物的排放日积月累的,瘀积到附寄到一定程度以后,出于一个重金属中毒的这些高发期,很多地方铅中毒的,铬中毒的汞中毒的,重金属污染的防控,如果再不引起重视,很多致命的问题依然会层出不穷。

记者:如果让您用一个词来形容目前涉重金属污染企业的现状,您会怎么形容呢?

熊跃辉:堪忧。

我们所面对的重金属污染确实不容乐观,2009年环境保护部共接报重金属、类金属污染事件12起,共造成4035人血铅超标、182人镉超标。为了防患于未然,避免引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环保部最近部署华北、西北、东北、华东、华南五个督查中心,对重金属污染状况进行了一次仔细摸底排查。我们来看看他们在河北排查的情况。

河北威县小营村

陈国旗(国家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察中心督查三处处长):村里像这样的作坊有多少?

俆树杰(威县环保局局长):这几年都取缔了,原来12家后来取缔6家,现在都取缔了。

皮毛行业是河北威县的一大产业,当督察组来到当地皮毛加工摊点密集的小营村时,当地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将督查人员带到了一个被拆除的皮毛加工作坊。

陈国旗:我判断停的时间不长,你看这东西。这不会是停了两三年的,肯定是没几天的事。

在这个被拆除的作坊对面,是小营村唯一的一个水塘,水塘里的水已经发红,并且不断发出阵阵恶臭,水塘边的这两棵小树也已经快要枯死,水塘边的这些皮毛明显是刚刚倒过来的。

记者:刚刚陈处长说,这可能是刚刚停产,不是说停了好几年。

徐树杰:这个啊,是说没再洗。

事实上,小营村的皮毛加工摊点,并没有完全被取缔,就在距离水塘不到100米的地方,记者看到,这个加工摊点的主人虽然不见踪影,但清洗皮毛的机器、还有这件工作服都还在滴水,在作坊前的开阔地带,晾晒皮毛用得木板也还没来得及收起来。从现场迹象来看,是刚刚停止生产,而这里清洗皮毛的污水,没有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排向村子的水塘。

陈国旗:绝对不能用了,这水污染厉害,水这都没法拯救。

河北威县的皮毛加工产业,有近百年的历史了,由于加工摊点规模小、工艺简单、技术落后,大多属于家庭作坊式生产,没有任何治污措施,成为当地生态环境的一大隐患。

徐树杰:他这个反弹特厉害,你给他全部给他砸了,他马上垒起来,垒起来他正常能生产就这个。断电,他自个儿接了线。

在督查中,威县一些规模稍大的企业也存在问题。威县洲达皮业有限公司由于环保手续不全,没有排污许可,被威县的相关部门要求停产,但是督察组在现场发现,厂子的晾晒场依旧晾晒着刚刚处理完的皮毛,机器也明显是刚刚才停产的。

针对威县皮毛行业污染现状,威县曾经发动过数次集中整治活动,环保、工商、电力、水利、税务等部门进行联合执法,形成高压态势。

徐树杰:执法可以说投入多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太多。

徐树杰:效果有。

徐树杰:责任大,压力也大,环保局长不好干,确实责任大。

河北 广宗县 现场执法

陈国旗(国家环保部华北环境保护督察中心督查三处处长):你们平时在这个过程当中,对这个水对这个废渣,国家一块规定,你清楚不清楚?

河北广宗县金属表面处理厂老板:我也没文化,小学毕业,我也不清楚。

河北广宗县金属表面处理厂建于1993年,主要生产工艺是镀铬、镀镍,督察人员经过现场勘查和询问得知,这个厂没有排污许可、没有运行台账、没有对污水处理的监测记录,十几年来产生的含铬污泥去向不明、并且没有相应的危废处理协议和联单,更令督查人员震惊的是,这个企业有5个排污口可以向外排水,而其中四个排污口,直接将污水排到这个叫合义渠的河里。

监察员:你这个水达标排放,能不能达标排放。有没有数?

工厂老板:能。

陈国旗:咱们市局监测过没有?

工作人员:市局监测,监测。

陈国旗:他这个情况怎么样?

工作人员:监测完了应该是不达标,要不然市政府下过停产。

2005年,邢台市环保局经过监测,广宗县金属表面处理厂的污水排放不能达标,因而责令停产,检查这天,这家企业虽然处于停产状态,但停产时间却并不是2005年。

陈国旗:大概是什么时候停产的?

河北广宗县金属表面处理厂老板:大概我也记不清。就是6月份,那5月份了。

2005年被邢台市政府叫停的企业,一直到今年5月份还在生产,在恢复生产前,厂子的治污设置并没有进行过任何改进。而企业生产一天就会产生危废、并且会向紧邻的合义渠排放不能达标排放的污水。现在合义渠的水已经变成了黑色,散发出刺鼻的气味。

督察组在广宗县共检查了六家电镀企业,都没有排污许可,含铬污泥也都去向不明,甚至有的企业,含铬废水没有经过深度处理便进入了市政管网。

广宗县目前正在规划建设一个电镀小区,好让这些电镀企业集中生产、集中治理、集中排放,以便于监督管理。

广宗县县长:我们没这个能力现在就说找客商,招商引资也得做,甭管想什么法。那天我们那书记也说,这个事要花多少力气也得办这个事。

采访当中,督察组专家告诉我们,重金属一旦严重污染了土壤和水源,治理起来难度很大,传统化学方法修复一亩农田,要花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而用成本相对较低的植物修复法,又得要三五年时间才能见到效果。看来只有从源头上杜绝污染,才是环境资金代价最小的办法。可是,一道道监管难题又接踵而至。

记者跟随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拍摄了他们在河北省排查重金属污染的情况。这一路下来,看到一些地方重金属污染污染依然令人担忧。而除了不法企业违规生产,环保督察人员在排查中还发现了别的隐患。

石家庄鹿泉县的这家电镀企业,当督查组来到工厂的废水池边时,工厂负责人突然俯下身子,用手撩起了水池中的废水。

石家庄鹿泉县的这家电镀企业老板:处理以后水是清的。

陈国旗:含重金属水都是清的,没有一个不是清的,小伙子我跟你看,重金属污染那个水,看时候比较清的,那含量比较高了。

在石家庄鹿泉县的这家电镀企业老板:种田没事。

事实上,这家企业电镀产生的含铬废水并没有经过深度处理。

石家庄鹿泉县的这家电镀企业老板:环评的时候说是没事,可以浇花。

记者:那你都经过什么处理,那个水?

石家庄鹿泉县的这家电镀企业老板:经过就是那个处理池。

这就是工厂负责人所说的处理池,其实只是一个简单的沉淀池,池底淤积了厚厚一层含铬污泥,就在这个沉淀池旁边,正是这个厂负责人的菜地,在他看来,用这样清亮的水浇菜并没有什么问题。

石家庄市赵县的一家化工厂,黄色粉尘中的六价铬,含有剧毒。而工厂已经完全被这些剧毒粉尘覆盖,工厂目前已经停产,但是根据督察组了解,厂长本人已经深度中毒。厂区及周围地区被严重污染,无法恢复。在河北平乡县,这家电镀厂虽然被关停了多年,但检查检查完后,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副主任王赣江显忧心忡忡。

王主任:你们看,这个企业的旁边不到10米的地方就是农田蔬菜,如果这个下了大雨这个水一冲去,老百姓一浇到菜里边,菜就污染,吃到人的肚子里面,致突变致畸形致癌。

一些企业告诉督察人员,自己的危险废物,已经和有处理资质的机构签定了协议,并且会定期转送,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监察员:一问说是去,都是送给砖厂处理,但实际上也没有协议,也没有转运的联单,到底有没有处理去哪了?

记者:说不清楚。

监察员:很可能自己比如说找个地方随便倾倒这些都有可能。

龙腾环保服务有限公司,是河北省唯一一家有资质处理危险废弃物处理的公司,按照规定,涉重金属污染企业都应该将危废送到这里处理。

龙腾环保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有些企业在进行投产前他不有个环评,环评的话,他是这个范围内的经营资质,我们可以给他进行签这样协议,但真正投产以后有些企业没有达到真正的危废转移,就是像产值比较小的100万以下的注册企业,最终发生转移的不是特别多。

实际上,重金属污染一直是环保部门监管的重中之重,去年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关于加强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环境保护部联合国务院九部门开展了重金属污染企业专项检查,共检查企业9123家,查处环境违法企业2183家,取缔关闭231家,停产整治641家。那么,怎么才能把监管真正落实到位,防止污染企业死灰复燃呢?我们也采访了河北省环保厅厅长姬振海和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主任熊跃辉。

实际上针对目前河北省,涉重金属污染企业存在的问题,问题多多,但是发现问题并不可怕,发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记者采访了河北省环保厅厅长姬振海。 以及华环保部北督察中心主任熊跃辉。

记者:这次的督查中主要有哪些突出的问题呢?

熊跃辉:环首都圈的共282家涉重金属企业逐家严查,不同程度存在问题的占65.9%。这个重金属含量高,有的有三四种重金属,要素齐全,这个危害很大的。

河北省涉重金属污染企业有将近430家,这些企业以制革、铅冶炼、电镀、蓄电池加工居多,排放的重金属主要是铬、铅、镍、铜。

熊跃辉:这些重金属污染企业确实还是存在一些问题。比如说有的很小的这些企业,工艺很简单,设备很简单,你管得严了,打得严了他就停了,一旦放松他又死灰复燃、。

从5月中下旬开始,环保部华北督察中心对北京、天津、河北张家口、承德、保定、廊坊、唐山、沧州、石家庄7地市,环首都圈的共282家涉重金属企业逐家严查,发现186家不同程度存在环境违法问题,违法率占65.9%。其中:北京查39家,14家有问题;天津查124家,101家有问题;河北查119家,71家有问题。

记者:导致这种现状的原因都有哪些呢?

熊跃辉:我觉得很多问题是由于忽视监管,放松监管,不会监管造成的。同时涉重金属污染物排放的企业也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哪三个方面问题呢?你不查我不改,你不处罚我不整治,人民群众没有要求我不尽责任。

记者:针对目前这种现状,您认为可行的解决之道是什么呢?

熊跃辉:我觉得并不难,首先是我们国家对威胁废物的处置、储存、运输、处理有一套严格的法律法规和标准要求,也就是说有法可依,关键是要做到有法必依。只要我们加强监管,加大查处力度,工艺技术,关键是有法必依的问题。

记者:下一步河北省对于涉重金属污染企业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呢?

姬振海:从环保部门来说我们本身来讲我们是提倡执法叫三严,叫严厉查处环境违法行为,严格审批新建项目环评,严肃追究环境监管的实质责任,用铁的手腕来治污。现在就想要解决的问题必须和地方的这个政绩,地方领导的政绩,地方的这些考核要挂起钩来。如果长期你得不到整治,考核当中可能就分数低,或者考核当中就不过关,那么你不过关就和你的官帽子就有联系了,所以摘不掉黑帽子, 我们省委书记讲了,摘不掉黑帽子就摘官帽子,最终还得是社会一起行动来动员方方面面力量,形成一种合力让这种现象不能再死灰复燃。

半小时观察

陕西凤翔铅污染、湖南浏阳镉污染、山东临沂砷污染,重金属污染事件在2009年接连发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但我们也看到,面对数量众多的小皮革小冶炼厂,环保督察人员即使使出浑身解数,十个手指头恐怕也难以按下不断浮出来的葫芦。冰冻三次非一日之寒,污染事件频频现身,暴露出了环境监管中的一些制度性矛盾。不少污染企业所以能苟延残喘,不是因为它们狡猾,而是因为它们能给地方带来经济收入。在利益驱动下,这些企业总能想办法和环保部门玩起躲猫猫,绕开各种监管。我们要改变这场猫捉老鼠,疲于奔命的游戏,不仅需要相关部门加紧努力,也需要建立一个更合理的规则,真正把经济增长的希望放到绿色产业上去。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