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揭秘少林隐僧:他是绝学禅武医唯一传人?

字号:T|T

[导读]释德建一直坚持,少林“禅武医”不能与金钱、利益挂钩,“出家人要钱无用”。

揭秘少林隐僧:他是绝学禅武医唯一传人?
德建坚信一定能让三皇寨禅院成为正信佛教的道场

道光八年,满清大员麟庆代巡抚祭中岳后至少林访禅,敦请时任住持湛峰并一众武僧演练江湖传说中的少林功夫,以饱眼福。住持无法推脱,经与师叔海发商榷后,请出了湛谟、湛洛、湛林、湛举施展拳脚,让麟庆大惊失色。事后,湛峰恐其上报朝廷,使少林招来灭顶之灾,更恐无上法门于劫难中就此失传,故命海发、湛谟遁出少林,隐居于下院石沟寺,暗中继续练武。湛谟练功十二载,夜夜睡在一条禅凳之上,苦攻海发亲授的“心意把”。最终势势出神,招招入化。

湛谟弟子寂勤自小习武,在两腿和周身捆绑铁沙,重达百余斤,却仍轻如燕雀。6年言传身教,寂勤渐悟“心意把”,遂暗回少林苦练,长达18年,可“双肘夹石成粉,运轻功过河不湿鞋,运内功狮吼裂人肝胆”。最终,寂勤与人交手切磋时,被俗人窥见,密报官府,引起了注意。为保全少林武功法脉,寂勤被命还俗于民间,化名吴古轮。临走的时候,湛谟还将少林寺千年武功秘笈和医药绝学交到他手中,让他化于本身,待到时机成熟后,再还回少林。按照传统宗法,凡继承嫡传“心意把”者,不准还俗,若要还俗,必须打出山门。吴古轮依行门规,从千佛殿始,运功“心意把”及“擂台战术”,击败了守关武僧,直指山门。途中又遇百名武僧包围阻抗,其施展“轻功纵法”,借助武僧头顶越出丛林。史书记载:吴古轮是少林历史上最后一个打出山门的和尚。

出山以后,吴古轮先隐居在登封唐庄,后又迁居至达摩洞后的山柏峪沟杨树庙。多年以后,吴古轮将一身绝学悉数传于俗子吴山林。1928年,石友山火烧少林寺;从此,世间能捶善把者,仅存吴山林一人。战乱之际,少林僧众复杂,吴山林几入少林,欲将秘笈绝技还归古刹,终因无法寻见合适弟子而黯然折返。1951年,吴山林将禅武医倾囊相授给门下得意弟子张庆贺,并教其使用少林点穴术、推拿术等为穷苦大众免费治病疗伤。1970年农历二月初四,吴山林开示张庆贺:“少林捶把世存已稀,万石难买,但不可忘却这是少林根基。待到二月十九少林寺古会时,你我当往寺中交差,将它还归少林寺。”岂料一天之后,老人驾鹤西去。

每每讲起永化堂跌宕起伏的历史,无论是德建本人,还是吕宏军、赵国成,都免不了暗自神伤一番。如今,吕宏军正在将这部苦心考据多年,字字有典可依可查的史志,整理成《嵩山少林寺永化堂史》,行将付梓。

本刊记者就此事问询少林寺亲近方丈的相关主事者,其对“永化堂”的存在、历史及承袭断然否定,并表示“这亦能代表方丈的意思”。

吕宏军引用多方史料予以了驳斥:永化堂一直为少林的一个重要堂门,尤其是在传承禅武医方面,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少林堂门虽多,但由于历史原因,其传承历史很多已无从查考,唯“永化堂一门脉络较为清晰,所存史料较为可信”。

吕宏军说,“禅武医”是少林真正的灵魂。如果这些得不到承认和传袭,等同于少林无形文化丧失殆尽。

衣钵

释德建俗名丁洪本,祖籍河北沧州,自祖父一代举家迁往吉林长春。丁家有尚武传统,祖父当年就收留了一位武林高手隐居家中,并拜他为师。日军来犯,丁家被迫再度迁徙,至黑龙江省克山县定居,丁洪本正诞生于此。童年家贫,族人多体弱,又遇庸医,先后有两位至亲死于非命。丁洪本自读初中起,就希冀成为武功高手,让全家老小永不受欺凌。他拜邻居郑振福为师,学习“九节鞭”;后又师从抗美援朝慰问团团长、当地著名拳师关亚坡,学艺“太极刀”。关曾告诉爱徒:欲想学得至尊功夫,必上嵩山少林。

1982年,香港电影《少林寺》风靡全国,丁洪本不惜辗转临近的好几个县城,连看数遍,仍难以割舍。于是,他怀揣自己的全部积蓄60元,搭上一趟列车,靠在火车头帮人烧煤冲抵路费,几经周折,来到中原,再徒步嵩山,穿越密林,终于抵达魂牵梦萦的少林寺。

丁洪本有些失望。眼前的少林寺与影片中的虚构夸张相比,着实寒碜。既没有辉煌的殿宇,也没有盖世的高手,仅能见到13位龙钟的老僧看护着残垣断壁的荒芜院落。况且,当年的少林,既不收徒弟,也不教功夫,近乎隔世。

从少林寺出来,丁洪本并不想就此罢休。他寄望于密布登封的武馆,却因交不起学费而戛然止步。一天晚上,他在嵩山深处达摩洞外见到一位正在演练太极的中年男子,便苦苦相求,欲拜师习武。中年人最终拗不过虔诚的小青年,便同意其暂住他开设的武校中,一边干活,一边学习。5年光阴,他先后拜过4位师父,其中不乏身怀绝技的坊间高人。1987年,丁拿下县散打擂台70公斤级第二名。这在全民皆武的登封,已属不易。

不过,丁洪本的身体也越来越差。长期的营养不良、不正确的练功方法、辛辣不忌口的饮食,给他带来了严重的胃病、鼻血、便秘,还有肝硬化。终日习武,消耗着残存的元气和体力,他觉得有些不支,并预感长此以往,将危及生命。

经人指点,他再度上山入少林,找到了当时登封医术最为超群的一位智者,请他助其调理身体。

此人正是吴山林的亲传弟子张庆贺,也是当年唯一健在的深谙“心意把”绝技法门的衣钵传人。张庆贺遵从师命,一直想将禅武医精髓还回少林。他拜少林寺名誉方丈德禅老和尚为师,落发为僧,赐法名行性。自1970年后,一直住在寺内,为德禅治病,也希望借此寻到一位兼具德性、智慧和健体的青年传授衣钵。多少年过去,没有一人能入其法眼。

直到丁洪本的出现。

1988年,行性收丁洪本为义子。为了实现还法少林的师愿,经行性举荐,丁洪本在两年后礼少林寺住持素喜大和尚为师,赐法名德建。1992年,德建在白马寺受持三坛大戒,成为少林僧人。而行性法师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门争,在德禅圆寂后即离开少林,隐居民间。

临走前,行性嘱咐弟子:你已入空门,应以静修为上,要学达摩祖师9年面壁之精神。“望你能上三皇寨练功修身,不问世事。”

少林自古水深。素喜深感保存绝学的刻不容缓,写下法令,命德建上三皇寨清修,同时助力永月、永莲,修复行将倒塌的道场,筹建禅武医研究院,弘扬正法。彼时,两位尼师的年岁,一位近九十,一位近八旬,修行并光复道场的担子实际上落到了德建一人身上。

1996年4月16日,修禅习武行医达9年之久的德建下山面师,汇报三皇寨道场修复工作的情况。素喜大和尚念己年岁已高,寺院事务繁多,遂命德建全权代表其处理少林寺内外一切事务。委托书上盖着少林寺常住和素喜的法印。

一年后。素喜老和尚感念少林“游人太多,太热闹,不利于修行”,命德建隐居三皇寨,一心精进。

2000年春,素喜已半身不遂,几乎无法动弹,张庆贺的身体亦愈发虚弱。联想到当年吴山林突然辞世的教训,张庆贺觉得,应速将衣钵法传于德建,完成夙愿。2001年秋天,张庆贺请来老和尚素喜、少林寺首座印松禅师、登封市宗教局秘书习中科、侍者行秋,在众人见证下,举行法脉传承交接仪式。张将1999年便已写好的《禅武医法脉传承书》交予当家住持素喜,由他再赐予德建:

自清末少林正宗拳法掌门人吴古轮法号寂勤打出山门,将少林秘笈《心意把》及少林传统精髓《擂台战术》、《少林医学》、《禅学》传于其子吴山林,恩师又传于我,一九八八年门徒丁洪本法号释德建跟我学禅武医至今已十年矣。现将此传续于德建为吴古轮师公第四代传人。

如此,永化堂的绝学终于还回少林。

我们在少林历代高僧安息的塔林找到了素喜的寿塔,德建等弟子、法孙、法侄的名讳刻于碑后。不知是何用意,当代少林寺在为素喜建塔之时,以颇具现代气息的汽车、摄像机、笔记本电脑图案雕刻其上,取代了佛塔常见的莲花、祥云。

而寺院官方至今仍拒绝德建“少林弟子”身份,对其唯一继承少林绝学更是讳莫如深

龙阳洞

释德建隐居龙阳洞前后18年,正是少林寺被重商主义吞噬、屡屡受到世人诟病的一段变革期。山下风生水起,车水马龙;山上静若止水,人迹罕至。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