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揭秘少林隐僧:他是绝学禅武医唯一传人?

字号:T|T

[导读]释德建一直坚持,少林“禅武医”不能与金钱、利益挂钩,“出家人要钱无用”。

揭秘少林隐僧:他是绝学禅武医唯一传人?
南方人物周刊第21期:少林隐僧

少林隐僧

嵩山少林之所以能名冠天下,贵为祖庭,其核心原因就在于少林历经千年传续的独门绝学:禅武医。现在,一位“正宗传人”重出江湖

本刊记者 陈彦炜 发自河南登封 图/本刊记者 姜晓明

47岁的吕宏军身上,有一种浓烈的古板学究味儿,不修边幅,走路喜欢低着头。露天的楼梯迎着炽热的太阳,他额头上渗出汗珠儿,经由那副度数颇深的眼镜流下,一粒接一粒。吕停住脚步,顺手擦拭,然后下意识地抬头仰望:少室山正在前方。诸峰如旌旗环围、剑戟罗列般壮阔。

都说这栋楼的风水好,背倚重峦叠嶂,寓意“靠山深厚,有恃无恐”。吕宏军似乎正应验了此种说法,他一向敢说敢为,从不畏惧权贵。当地人告诉我,吕家在登封是名门,其父吕江水倾一生之力,专攻地方历史,尤以嵩山文化见长。吕宏军1987年北师大历史系毕业后旋即回乡,子承父业,成为一介史官。仕途中,虽遇多次升迁良机,均予拒绝,甘愿栖身清水衙门,主持市政府地方史志办工作,自得其乐。他重点研究考据的方向,便是这藏身蓊郁翠柏间的千年古刹少林寺。

近年来,市面上所能寻见的有关少林寺历史、传承、文化的资料书籍,大多由吕牵头或参与撰写。作为嵩山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和郑州地方史志协会副会长,吕关于少林史志的言论向来掷地有声,堪称权威。正基于此,世人皆知的少林寺第30代方丈释永信,一直将其奉为座上宾。吕宏军告诉我,永信希望其能在修史立说之际,多多美言。现在,他甚至恳求吕能造出一部少林西院“禅武医”的传承谱系,将“永信”之名列入当中,以正视听。这些,遭到了这位“老古板”的拒绝。他说,这辈子要“秉笔直书”。

永信梦寐以求的“禅武医”传人名分,是其心头一处隐痛。史书记载,嵩山少林之所以能名冠天下,贵为祖庭,其核心原因就在于少林历经千年传续的独门绝学:禅武医。无论是庙堂正史,抑或是坊间野史,还有那武侠小说中的精彩演绎,都有关于少林高僧武功盖世、妙手回春的记述,并早已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然而,据吕宏军介绍,这位著名的当代少林方丈,对禅武医绝学却不通不会,更无法谈及将此法门传袭下去。

吕介绍,少林武功的过人之处,便是“禅武医”高度合一,三位一体。著名的独门武功“心意把”、“易筋经”、“罗汉十八手”等,皆动作舒缓、刚柔相济,虚实幻化,曲直难辨。练成后,武者可通过内气的调息来修炼禅定,进而通畅五脏六腑,最终以自身真气导引他人之气,能“招招致命”。

“现在的所谓少林武校,迅猛刚烈,拳术若疾风暴雨,直臂直腿,踢得高、蹦得远、伸得展,整齐划一。”吕宏军觉得,这是供观赏、影视、文体演出、竞技散打的武术操,和曾经威震江湖的中国武林第一宗派少林所练之法,大相径庭。

其实,盛名之下的少林禅武医并未消匿。

随着一位多年隐居深山密洞的高人重出江湖,少林无上法门的衣钵终于面世。经吕宏军与中国法学会会员、高级律师周汉昌,河南省政府参事、原省外事办主任、省旅游局局长赵国成等人多次走访、调查、考据,这段有关少林寺禅武医传承的历史得以确认。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由一代曹洞宗师无言正道创立的少林寺永化堂,徐徐显露真容。

三皇寨

我们决定去寻访这位隐僧:法号“德建”。

少林寺是承袭中国传统宗法的子孙庙。按照家谱,“德”字辈比现任方丈的“永”字辈足足高出了两级。

出登封城行进15公里,至少室山西麓。登800级峭直的台阶后,绕过全真洞,再攀跃“天梯”,我们渐入一段横挂在石壁之上、蜿蜒险峻的绝径。25亿年前,受地壳活动影响,我们脚下本近乎水平的石地,足足翻转了90度,化作了条条直立的悬崖;吊桥栈道的下面,即是壁立千仞的万丈深渊。

约一个小时的跋涉后,我们进入海拔1512米的三皇寨。这里被地质学者描述为“险胜华岳、难似蜀道、秀如峨眉、雄比泰山”,尚有5平方公里的山顶原始森林存世,绝少有人涉足。而坐落其间的三皇寨禅院,自古为少林寺下院,囿于极端险峭,一个世纪以来,仅有永月、永莲两位比丘尼姊妹于此护法修行。三皇寨的制高点乃一绝壁,稍靠里侧有一个10米见方的天然窑洞,因山峰被唤作“青龙回首”,又朝阳向外,故有名曰“龙阳洞”。

这正是少林寺永化堂第19代传人释德建隐居十余载苦心练功之地。

叩开山门,着黄色僧衣的德建双手合十,笑脸相迎。出乎我们的意料,“辈分颇高”的德建实与吕宏军同龄,生于1963年,常年习武、终年吃素,令其目光炯炯,面色红润,体态轻盈,鲜有皱纹。

我们端坐于禅院的一乘堂上饮茶,前方是一尊北魏时期的佛像,案桌上还供有大肚弥勒,气氛有些庄严。山上下起小雨,石头垒成的大厅显得空旷,实木的中式座椅愈发冰凉。看得出德建的拘谨,举手投足间极尽礼数,话不多半句,只泛谈浅析几段禅武医概论。第一印象,给人难以亲近之感。有时候,似说非说,欲言又止。

良久,他开始默不作声,双目微闭,两手放于丹田,小腹忽而聚气隆起,忽而放气收缩。清冷的屋子里,能听辨出他呼吸的峰谷变幻。

我们就这样静坐着,直到茶凉。他招呼徒弟领我们用斋饭,自回洞府休憩。“咔嚓”一声,龙阳洞被紧紧锁住,不能亲近半步。

3个小时的等待,阳光微露。我们换了一间禅堂,环桌而坐。从此刻开始,释德建的话匣子才逐渐打开。接下来的4天时间里,我们的谈话循序渐进:自空灵泛泛到切入正题,从细节考证,到心境流露。他的俗家弟子高千勇说,师父很慎重,先要观人,再要察人,反复磨合后获取信任,方能无话不说。

即便是在炎夏,三皇寨上仍凉风袭人。从禅院后山一路向下,绕过仙人洞、一线天和绝险的悬空铁索桥,可至塔林,最终通达少林山门。身为少林弟子,释德建有家难回。他有时喜欢静坐在龙阳洞顶的屋檐之上,迎着太阳,眺望对面的香炉寨。云雾缭绕,水汽氤氲,“香炉”当真升起紫烟来,他就笑一笑,转身练功。

倾斜的石头屋檐冷峭湿滑,他在上面施展开拳脚,没有护栏,没有遮挡,再多移动寸步,即是足以叫人粉身碎骨的“千丈悬崖削翠,一川落日镕金”。

永化堂

以下绝非武侠小说。

元世祖于乙巳年,钦命曹洞宗师万松行秀之弟子福裕禅师住持少林寺务,后又授其都僧省都总统之职,统领全国佛教并为禅宗领袖。福裕为少林立下了以“福”字为始祖的70字少林释氏源流派世谱,并极力推崇以武修禅的精进方法,少林寺得以空前发展。

至明万历二十年,曹洞宗又一高僧无言正道被御封为少林寺住持,他亲手创建了以禅武医为其要义的永化堂。彼时,正道大师有8位王子随其出家,王子又携多名太医、御医、贤士及大内高手共同落发。这些大德齐荟少林,潜心秘制禅武医无上妙法,并逐渐确立了独特而严苛的传袭法度。少林及永化堂达到极盛。

清朝康熙中后期,“反清复明”的民间力量渐趋壮大,同时又有民间宗教组织利用少林功夫反清。清廷开始削弱、压制少林寺。据清代张恩明《重建慈云庵碑》载:“法堂草长,宗徒两散”,足以想见当年的衰败。至雍正乾隆,官民矛盾激化,武功高深莫测、又曾收纳明朝八大王子为徒的少林派成为庙堂的心头大患,清廷将少林武僧视作邪教帮凶,并公然禁止练武。

为了避开朝廷的查究,少林将习武由公开转为秘密。千佛殿,原为寺院藏经之所,在这场劫难中,演变为武僧夜间秘修武功的厅堂。

千百年来,内功“心意把”一直为少林武功登峰造极之作,亦为永化堂的镇堂之宝。心意把可推演出成百上千的虚实招势,出神入化。当年,张三丰在少林学艺3年,仅修炼了“心意把”的一个侧势,经与“少林罗汉拳”嫁接磨合,不断开悟,即创立了武当拳法,成为中国武林又一大门派,足见“心意把”之玄奥。彼时,高僧们夜间秘密研习这部独门武功,由于运功深厚,一度在坚硬的地砖上踩出了48个脚坑,至今拜谒少林仍清晰可见。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