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国内图片 > 正文

内蒙接近44%草原遭遇鼠害 鼠疫流行风险加大

字号:T|T

内蒙接近44%草原遭遇鼠害 鼠疫流行风险加大

害鼠挖洞形成的土丘破坏了草原的植被。新华社记者 张 领摄

内蒙接近44%草原遭遇鼠害 鼠疫流行风险加大

内蒙古贡格尔草原上密布的鼠洞。本报记者 贺 勇摄

据内蒙古自治区草原工作站统计,截至5月25日,全区草原发生鼠害的面积达到9821.68万亩,其中严重危害面积4245.96万亩,接近 44%。

每公顷草地最多有2800个鼠洞

在内蒙古乌拉特草原生活了40多年的牧民苏雅拉图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老鼠。他说:“到处是老鼠洞,都不敢在草原上骑马了,马蹄要是陷进去很容易摔倒。”

入春以来,乌拉特草原发生天然草原鼠害800多万亩,严重危害面积已达415万亩。鼠害危害区域主要集中在乌拉特前旗、中旗、后旗和磴口县的荒漠半荒漠草原,每公顷最高有效洞口数达2800个。

每公顷2800个有效鼠洞口是个什么概念?据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草原工作站工作人员介绍:“以长爪沙鼠为例,按照《草原主要害鼠危害分级表》的规定,每公顷650个以上有效洞口已经是重度危害,而每公顷1000个有效洞口以上算是极度危害。你可以想见2800个洞口的严重程度。”

据统计,目前内蒙古全区12个盟市全部有鼠害发生,涉及27个旗县区。从最东部的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新巴尔虎左旗和鄂温克族自治旗,到中部锡林郭勒盟的阿巴嘎旗、苏尼特左旗、锡林浩特市、正镶白旗、太仆寺旗,一直到最西边的巴彦淖尔市乌拉特中旗、乌拉特前旗以及阿拉善盟各旗县,大部分牧业旗县都成了鼠害重灾区。

巴彦淖尔市草原站的副站长樊强告诉记者,在无鼠害示范县乌拉特前旗,今年鼠害面积达到100万亩,严重鼠害面积为75万亩。

樊强说,用飞机防治效果最好,一个架次可装药800公斤,防治5万亩。通过对近日飞机防治区域的观察,发现洞外已经看不到老鼠,但在未防治区域内的洞群周围仍有很多老鼠。

布氏田鼠和长爪沙鼠危害最大

内蒙古草原上栖息着50多种鼠类,对草原形成大面积危害的鼠类仅有几种,其中最主要的是布氏田鼠和长爪沙鼠。

布氏田鼠主要分布在典型草原地区,曾在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和锡林郭勒两个地区分别形成两次大爆发并造成严重危害。布氏田鼠挖掘能力很强,每一洞系有洞口7-8个,多则20-30个。这些洞口在地面形成向心的洞系,其上被抛出的浮土覆盖,形成特殊的土丘景观。土丘覆盖了多年生牧草对草场生产力破坏严重。布氏田鼠不冬眠,秋季要储存大量牧草,每一洞系的存草量可达10公斤以上,大量牧草被拖入洞穴,导致家畜越冬困难。

长爪沙鼠则主要分布在半荒漠草原向荒漠化草原过渡的地带,即锡林郭勒盟西部与南部、乌兰察布市、鄂尔多斯市和巴彦淖尔市的部分地区,历史上也曾有过几次大发生。长爪沙鼠以植物的绿色部分和种子为食,尤为喜食颗粒较大的种子,秋收时将大量的种子拖入洞内储存,造成牧草严重减产。内蒙古阴山地区因其危害年均减产10%-20%,严重时达50%以上。

除了这两种害鼠外,内蒙古还分布有大沙鼠和草原鼢鼠。大量害鼠不仅大肆啃食刚返青的牧草,严重阻碍牧草正常生长,极大减少了草场的生物单产,与牲畜形成争草之势,还因其盗洞行为严重,破坏土层结构和牧草根系,造成大面积草场退化、沙化,破坏草地生态平衡。

草原生态破坏是引发鼠害主因

研究表明,草原植被覆盖度和植被高度是鼠类选择栖息地的主要限制因素,当植被达到一定高度时,即不适应鼠类栖息。也就是说,草原的植被越好,越不利于鼠类生长;草原的植被越不好,鼠害就越猖獗。长期超载过牧导致草原退化,正是引发鼠害的根本原因。

内蒙古草原工作站高级畜牧师、草原鼠害防治专家乔峰举例说,布氏田鼠一般生活在草被非常低矮、接近裸露的地方。在锡林郭勒盟,以前草长得很高,布氏田鼠只能生活在个别的窄小地区。但是,由于近年连续干旱,草场严重退化,布氏田鼠的家园迅速扩大。它们不仅吃草,而且挖掘洞穴,更加剧了草原沙化。而草原的沙化又为长爪沙鼠提供了理想的生活和繁殖条件,它的一个洞系就可挖出成吨的沙土,短期内就能造成草原沙漠化。

于是,形成了一个可怕的恶性循环。连年干旱、过度放牧导致草场退化了,草儿不长了,老鼠更多了;老鼠活跃了,草儿更不长了;没有了草,沙化也就进一步加剧了。鼠害的发生和蔓延,敲响了大草原生态恶化的警钟!

与此同时,捕食鼠类的天敌减少,使鼠类更加泛滥。在苏雅拉图的记忆中,20年前,自家的草场里不时有狐狸、老鹰、蛇出没,它们都是捕食鼠类的能手,现在根本见不到这些动物的影子。

近几年来环境污染严重,尤其是剧毒农药的广泛使用使许多动物受害。有的杀鼠剂具有二次中毒性质,许多鼠类的天敌在吃了中毒鼠后也中毒身亡。再加上人们乱捕滥杀天敌动物,使鼠的天敌逐年下降,有的处于濒危状态,从而为鼠类的大量繁殖提供了可趁之机。

鼠害蔓延加大了鼠疫流行风险

鼠害的发生和蔓延,不仅让成群的牛羊没有了好的饲草,更带来了可怕的鼠疫风险。

截至5月23日,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察哈尔右翼后旗、商都县、化德县,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二连浩特市、镶黄旗、西乌珠穆沁旗、苏尼特右旗,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鄂托克旗等5个盟市14个旗县市先后发现动物鼠疫鼠间流行。为此,内蒙古卫生厅紧急部署严防人间鼠疫的发生。

事实上,内蒙古一直是鼠疫的严重流行区,有鼠疫疫源旗县54个,占全国疫源县总数的1/4,疫源面积达33.7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疫源面积的近1/3。2005年以来,内蒙古未曾发生过人间鼠疫,但鼠间鼠疫疫情频发不断,疫情多靠近人口密集地区、交通要道、旅游区等重要地区,呈现点多面广、流行强度高等特点,对人群的威胁较大。

目前,内蒙古地方病防治研究中心已派出专业技术人员5组15人次分赴疫区,指导各地密切观察疫情动态,及时有效进行疫区处理,控制疫情扩大蔓延;在疫区居民中普及鼠疫防治知识,提高自我防护意识,引导和鼓励大家积极主动参与鼠疫防治工作。

鼠害防治需纳入国家规划

针对今年草原鼠害对草原破坏严重、防治难度大的特点,内蒙古自治区按照集中连片、重点防治的原则,以保护草原生态环境为核心,采取生物、生态、化学、物理等多种措施进行综合防治。截至5月25日,内蒙古共完成春季草原灭鼠面积1879.79万亩,使得重点地区鼠害得到有效控制。但由于资金缺口巨大,灭鼠面积仅占危害面积的19.1%,大面积未防区域内鼠害繁衍扩散的隐患并未消除。

此外,鼠情预测预报体系不健全,技术力量薄弱也是鼠患防治难以到位的重要原因。内蒙古东西部草场类型差异明显,地形地貌复杂多变,测报难度大,加之各级业务部门专业技术人员缺乏,技术水平参差不齐,缺少必要的测报仪器、交通工具,在很大程度上制约着草原鼠害测报和防治工作。

“建立完备的鼠情监测体系十分重要,建议国家将草原鼠害预测预报与防治体系纳入规划。”内蒙古农牧业厅草原工作站植保科科长张卓然说。

更令人担心的是,布氏田鼠、长爪沙鼠等鼠类近年来增强了抗药能力,传统灭鼠药物杀伤力明显减弱,灭鼠亟须使用技术含量更高的药物。同时,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锡林郭勒盟草原等鼠害重灾区,过去主要在荒漠半荒漠草原危害的长爪沙鼠正向北入侵,与布氏田鼠成为了混生鼠,它们对草场的破坏强度势必更大,防治也更加困难。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