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安理会制裁伊朗 > 正文

伊朗面临“史上最严厉”制裁 内贾德强硬回应

2010年06月10日01:53央视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环球视线》2010年6月9日完成台本

——伊朗面临“史上最严厉”制裁

主持人 水均益:大家晚上好,欢迎您收看新闻频道正在直播的《环球视线》,我是水均益。

伊朗核问题今天进入了一个新的关键点,原定北京时间今天晚上10钟联合国安理会将对新一轮制裁伊朗决议的草案进行投票表决。那么我们现在看到的画面就是现在位于纽约的联合国总部的马蹄形的安理会的大厅里,正在准备要开会的场景,时间过去了已经半个多小时,原定的时间已经推迟了。应该说这次表决的形式据了解是安理会的15个常任理事国和理事国进行一次闭门的投票,是以举手表决的方式,决议草案长达18页。如果通过以后,它将会是2006年12月以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第四份制裁伊朗的决议。我们今天节目也将为您分析新一轮的制裁能否推动伊朗核问题的解决?那么面对制裁伊朗是否还会继续保持他过去那种强硬的所谓定力,以及新的制裁决议当中涉及的条款有哪些效力,如何评估这次决议的所谓影响力?

我们首先通过一个图板来了解一下这次决议草案的一些,很多媒体现在披露出来的决议草案的一些大概的内容,也请两位嘉宾来一起看一下。其中几个主要的核心内容,一个是禁止任何可运载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相关活动;还有禁止伊朗向海外投资铀矿,也就是浓缩铀的铀矿的开采;禁止伊朗购买坦克、攻击直升机等一些重型武器;还有就是可以授权一些国家来检查进出伊朗的可疑船只,这些船只也包括伊朗本国的船只。这是一部分,我们再来看,决议的附录,制裁的一些人员,比如说伊朗的伊斯法罕核技术中心负责人,叫贾瓦德·拉希奇,要冻结他的财产,禁止他进入其他国家。还有22家涉及到伊朗核项目或者弹道导弹活动的实体要被制裁,15家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有关的实体,还有3家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航运公司有关的实体,还有相关的就是涉及到比如说伊朗的一些银行,伊朗的国家银行,所谓央行没有在这里边。

宋先生,我们大概梳理了一下,这些制裁活动,相关的条款,这是一个会被认为是一个像美国的国务卿希拉里所说的“史上最严厉”的对伊朗的制裁吗?

宋晓军 特约评论员:我觉得她说这话是很夸大,当然她说这话主要是给国内的。

水均益:美国国内。

正在评论:安理会新制裁的新效力

宋晓军:美国国内反对奥巴马,甚至诟病奥巴马执政一年多来的政绩的这些人听的。因为说实在的就是原来美国人提出来的一个,在4月份,就是拜登也就是他的副总统提出来的一份制裁决议案,比这个不知要严厉多少倍,包括说一滴铀也不能运出来,一滴铀也不能运进去,因为伊朗我们知道炼铀能力差,就是成品铀不能运进去。但是与4月份拜登美国副总统说的那个,口头透露,向媒体透露出来的制裁的相关条款来说,这一份条款真是就像以色列媒体说的,就像废纸一张,远不是说的“史上最严厉”制裁。但是希拉里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是因为奥巴马现在在国内面临着中期选举,没干成几件像样的事,反对也很厉害,特别共和党右翼,汽车上都贴着牌子,说让布什回来。就是他国内遭受了很大的选举上的危机,所以说我觉得她说这个话是说给国内听的。

水均益:但是我们注意到,你像伊朗在这之前对这个决议草案的一些内容,反映还是很强烈的,因为内贾德在前一天就直接说,如果联合国安理会要通过这个决议的话,那就没有任何可谈的了,伊朗会断绝跟西方的任何关于核问题的这种谈判。相信我们导播也会有伊朗总统内贾德在6月8号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出席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期间,当记者问到他的时候,内贾德有一段措词很强硬的话,我们先来一起听一下。

(播放短片)

艾哈迈迪·内贾德 伊朗总统:如果美国政府及其盟国认为,他们可以在炫耀完制裁决议之后坐下来同我们谈判,那就错了,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我们做好了基于相互尊重而展开的任何谈判的准备,如果有人以粗暴和跋扈的态度来和我们谈判,结果可想而知。

水均益:好的,接下来这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洪先生。在这之前我先给大家看一幅漫画,这是美国一家网站,叫usnews这个网站上画的一幅画。这辆车是代表伊朗,是一个很大的油罐车,上头破破烂烂,而且还有一个定时器,似乎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滴滴答答一直在持续作响,在它的前窗玻璃上贴了很多罚单,边上站着一个是联合国身份的警察,已经贴了很多罚单,还在不断地贴罚单,意思也就是说联合国对他的制裁,一次又一次,因为我们知道如果这次通过是第四次。但是有人在问,通过不管是多严厉,像宋先生所说的废纸一张也好,还是说像希拉里所说的是“史上最严厉”的制裁也好,伊朗会服吗?伊朗会按联合国的制裁决议来遵循吗?

正在评论:内贾德:如遇新一轮制裁则“核”谈无望

洪琳 特别评论员:现在看就像伊朗总统内贾德所表态的一样,伊朗目前的态度还是挺强硬的,当然也有为了他国家尊严、面子的考虑。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次制裁的草案如果说通过的话,确实比前三次要前进了一大步。因为我们知道这次出台草案…

水均益:前进主要在什么地方?

洪琳:比如说涉及到武器,对一个国家来讲,它的国防实力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有可能面临着战争危险的国家,像伊朗这样的国家,武器可以说是他的骨骼,而经济比如说对银行的一些金融行为的制裁,相当于他流动在身体里的血液。如果你的骨架,你的血液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不管制裁的措施严厉到什么程度,对伊朗的武器,包括他的经济能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毕竟是发出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如果说伊朗在核问题上不能够和国际社会充分地合作,包括他的核计划不能做到公开透明的话,那么有可能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措施,很快又会被翻回去一页,因此对伊朗来讲,这个措施是很严厉的。

当然,伊朗也不是说他就束手就擒,我们看最近的动向,伊朗实际上已经亮出三板斧,第一个就是说…

水均益:打断一下洪先生,我们导播告诉我们,现在我们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现场的记者侯明古已经在线,我们马上来跟他进行一次通话。

侯明古,你好。

侯明古:你好。

水均益:我们知道原定应该是40分钟之前,也就是北京时间今天晚上10点钟要开会,可是据我们观察,到现在为止会还没开,这属于有什么状况,还是说这是联合国安理会常见的情况?

侯明古 本台驻纽约联合国总部记者:联合国安理会本来预定是当地时间今天上午10点表决制裁伊朗的决议,到现在确实会议还没有开始,这个情况在过去是有过的,也不是非常反常的现象。当然了,如果我们了解到,如果有什么新的状况的话,我们会及时给大家报道。

水均益:侯明古据你了解,到会议开始之前,我注意到很多国家,包括在参加这次投票的这些安理会成员国,也都有一些相应的表态,这中间比如说核心的像美国、墨西哥等等,这些国家有没有最新的表态,我们想感觉一下,会不会在临投票之前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侯明古:这两天美国国务院希拉里和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都就制裁伊朗的决议草案表了态,他们的表态和过去没有什么两样,都是强调这将是对伊朗最严厉的制裁草案。

水均益:另外,明古我知道这次之前,现在反正是通过一些外交人士透露出来,应该说这个决议草案通过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也就是说15个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当中,除了5个常任理事国以外,还会应该有起码4个以上,也就是说总数有9个以上的成员会投赞成票。我想了解一下,这当中比如说我们中国的立场是一个什么样的立场?

侯明古:好,中国在伊核问题上立场是一贯的,我们常驻联合国代表在散发这次决议草案的那次安理会会议上就做过表述。概括来说,中国在伊核问题上的立场,就是说安理会采取的任何行动应该是几个有利于。一个是有利于维护核不扩散体系,有利于维护地区的安全和稳定,还有有利于国际经济复苏的势头。中国主张双轨制,支持通过外交努力解决问题,就是即使联合国安理会采取了行动,也并不意味着外交努力的大门已经关闭,因为无论是制裁还是不制裁伊朗,制裁伊朗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促使伊朗回到谈判桌上来。

水均益:好的,明古非常感谢,在联合国总部门前一直在密切监控迟迟还没有开始表决的。但是应该按程序来讲的话,北京时间今天晚上,这一轮投票可能会拖一拖,但是最终会投出来,也就是说这个决议会通过。

刚才侯明古给我们介绍中国的立场,我们即便是最后投了赞成票,它也不是为了制裁伊朗而制裁,而是希望通过推动伊朗执行,更紧密地、更好地执行联合国已有的一些决议,然后通过谈判和外交的手段,解决伊朗核问题。宋先生你觉得这个方向应该是不是一个所谓现在都说的双轨制的一个主要核心所在?

专家观点:制裁距离西方的要求相差甚远

宋晓军:我觉得是,至少中国和俄罗斯基本是这样一个态度,就是制裁是为了更好地谈判,不伤害伊朗人民的生活等等。但是回过头来,这个差距实际上跟西方的要求还是很大,西方的目的是,为什么要这样不断地制裁伊朗,我们看到其实伊朗核问题是2003年2月9号当时的哈塔米总统说出来,我要弄核,然后联合国就开始弄。当时是英法德三国跟他们谈,谈到了2003年的年底,一直没有通过制裁,最后哈塔米政权同意签了附加议定书,就是核不扩散条约的附加议定书就可以仔细核查你。但是2005年内贾德上来之后,全部推翻,在内贾德身上就连着三个制裁,现在开始第四个制裁,也就是说西方想通过制裁来把内贾德换下去,换成哈塔米那一派,也就是去年6月份在伊朗选举闹事那一派。但是目前这个制裁是不是能达到这个目的,把内贾德弄下去。

水均益:起码前一个都没有奏效,第四个还能奏效吗?

宋晓军:对。

正在评论:伊朗核问题针尖对麦芒

水均益:那接下来刚才洪琳先生说到了三板斧,刚才打断了你,你给我们说说伊朗的反映会是哪三板斧?

专家观点:面对制裁伊朗亮出三板斧

洪琳:比如说在这之前,我们看到在联合国五常加上德国散发制裁决议草案以后,伊朗转而投向了安理会里的一些重要的非常任的理事国,比如说像巴西、土耳其,给他提出铀交换的方案,这个方案从西方看来觉得不是可行的,也不是很支持,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说在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进行制裁之前,伊朗突然提出来以色列的核问题,那么以色列大家都知道是中东一个事实上的有核国家。现在就造成了一种局面,伊朗就是摆给世人看,是不是国际社会允许以色列这个州官放火,而不许伊朗这个百姓点灯。

水均益:你就不能搞所谓的双重标准。

洪琳:对,你不能搞双重标准,尤其是对美国来讲,这是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第三点就是说在这之前,我们看到实际上国际主义的一些救援船只怎么前往加沙地带,和以色列军方发生了摩擦。现在伊朗已经放出风来,他要派三艘救援船只去,甚至伊朗的革命卫队要去护送,如果说这个到前面和以色列军方发生冲突的话,相信中东的很多国家,阿拉伯国家可能会使这个问题变得非常非常复杂,所以现在看…

水均益:搞出一些类似于节外生枝的这种事情。

洪琳:因此现在看伊朗他手里还是有一些手段的。

水均益:而且我也看到有一些评论在根据这个决议草案的一些说法,认为这个决议草案就像刚才宋先生说的,没有伤及根本,没有对伊朗的核心的利益,特别是他的经济的本身造成太大的损害,所以说伊朗恐怕不会很顺当地来执行这个决议。

好的,这个话题我们就谈到这儿,《环球视线》我们稍候继续。

[责任编辑:champchen]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