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2010两院院士大会 > 正文

“两弹一星”的那些日子

2010年06月04日10:29中国经济周刊胡雪琴 周海滨我要评论(0)
字号:T|T

聂力回忆父亲“科技主帅”聂荣臻:

“技术上,你钱学森负责”

聂荣臻是开国元帅,也是解放后的“科技主帅”。正是他,统领了“两弹一星”的研制事业,为火箭专家钱学森清除了科研路上的所有障碍。

而因为怀念聂帅,钱学森也养成了一个“怪癖”:不肯搬家,原因是:“这栋房子是聂老总亲自分配给我的。它常常使我想起当年的科研工作,想起聂老总对我的关怀。”钱学森在多年后如是说。

从军事元帅到科技“主帅”

聂荣臻元帅之女聂力中将说:“父亲有个夙愿——科技强国。当年他远涉重洋到海外勤工俭学,最初的出发点,就是想去学习人家先进的技术,回国后搞科技救国。”

“1956年,邓小平来征求我父亲对工作安排的意见,要他在‘科学技术工作’、‘北京市市长’、‘军工生产和部队装备工作’中任选其一,父亲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科学技术工作’。”聂帅有句话让女儿聂力至今铭记在心:“前进,并且要赶上和超过我们的对手,就是中国人民的唯一出路。这就需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

不久,聂荣臻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的领导下,建立了对全国科技事业的集中统一领导机构,身兼国务院副总理、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科学小组组长、国家科委主任、国防科委主任数职,被广大科技工作者亲切的称呼为“聂总”。

实际上,聂总不仅头衔“未变”,作战策略也“未变”。

聂荣臻90岁寿辰时,钱学森在给他的贺信中就写道:“(你)把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运用到现代大科学工作上来了。这不仅是科学的,而且也是结合我国实际的,是社会主义的”。

为弹、星科研保驾护航

钱学森刚回国时,周恩来嘱咐聂荣臻,“要好好待钱学森,科学家是我们国家的精华。”

聂荣臻一直牢记这句话。他要求领导在工作上给钱学森提供最方便的条件,在安全上也采取严格措施,甚至规定,没有他的批准,钱学森不得乘坐飞机。

五院初建时,考虑到钱学森出门坐公车不方便,聂荣臻特意派人到总后给钱学森批了一辆车。批下来的,是一辆美国造,天蓝色的,拥有漂亮别致外型的小汽车,当时在整个北京市只有两辆这款车,非常显眼。

有一次,钱学森来向聂荣臻汇报工作,临走时,聂荣臻发现了这辆车,便问秘书范济生,“那是钱学森的车?”

范济生以为聂总会表扬他,很自豪的说:“是啊!”

“这个车的样子太特殊,太显眼。如果被坏人认出来呢?”聂总质问道。

很快,按照聂总的吩咐,范济生帮钱学森调换了一辆不显眼的黑色车。

有一次,导弹作发射试验时,由于操作手的疏忽,出了一点故障。钱学森认为这种故障绝对不影响发射。按照规定,发射前需要作试部部长、钱学森、基地司令员三个人签名。然而因为这个小变故,作试部部长和基地司令员都不敢签字了。汇报到聂荣臻那里,聂总支持了钱学森的意见。导弹成功发射。

这件事让钱学森记了一辈子,他觉得,聂总真正做到了“技术上由你钱学森负责”。

“让钱学森负责”,这句话,聂总不止提过一次,另一次让钱学森刻骨铭心的,则是在一次失败后。

1962年,由我国自行设计的中近程样品导弹——东风二号,仅发射了69秒就发生了坠毁。“我想,父亲内心一定是很失望的。”聂力回忆说,“但他没有表露出来,而是强调,‘一定不要追查责任’。这句话,温暖了全体参试人员的心。”

1967年,在聂总与钱学森的坚持之下,中国的卫星研制在“文革”的风暴中起航。1970年4月24日,重达173公斤的东方红一号卫星成功发射。

聂力后来回忆说,“《东方红》乐曲响彻神州大地时,父亲刚从邯郸下放回来不久,赋闲在家,心情郁闷。但当从广播上得知东方红一号卫星发射成功时,他欣慰不已,紧皱的额头一下子舒展开了。”

“当年回到北京后,有一天晚上,天气出奇的好。父亲在院子里散步,不经意间,我们抬头,看到了从北京上空划过的东方红一号。父亲久久地望着它,望着它的轨迹,喃喃地说:‘这颗卫星,本来可以早一点上天的……’”

陈赓之子陈知建:

父亲首倡“让钱学森搞导弹”

钱学森晚年说:我回国搞导弹,第一个跟我说这事的是陈赓大将。

在我国导弹事业初创时,最积极的是陈赓。而钱学森是通过与陈赓的接触才一步步实质性进入高层视野的。

195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陈赓兼任军事工程学院院长。1954年9月,陈赓到苏联观摩核战争中实兵对抗演习,苏联国防部长把投放原子弹的金钥匙送给代表团。

陈赓说:“光给钥匙,不给原子弹何用?”

彭德怀接口道:“你是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可以组织研制嘛!”

当年奇缺研制导弹的人才,陈赓向周恩来等领导人建议,要争取留美的中国科学家。

1955年,钱学森归国,安排在北京住下。11月22日,钱学森到东北考察。“先考察了沈阳、鞍钢、歼击机厂、发动机厂等军事工业,后来提出要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参观”。

在考察完哈军工后,陈赓在学院苏联专家俱乐部里同钱学森一起吃了顿晚饭。

陈赓问钱学森:“中国人能不能搞导弹?”钱学森说:“为什么不能搞?外国人能搞,我们中国人就不能搞?难道中国人比外国人矮一截?”陈赓说:“好!我就等你这一句话了!”

钱学森长子钱永刚曾对记者说:“就这一句话,决定了我父亲这一生从事火箭、导弹和航天事业。”

钱老说“搞导弹比搞飞机容易”

1956年1月5日,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正式成立,钱学森任所长。不久,陈赓亲自来到力学所邀请钱学森,给在京的全军高中级干部讲火箭与导弹知识。陈知建说,“当时,全军总部机关中级以上的干部,包括老帅、大将们都被组织去听课了,一连讲了3天。之后就成立了第五研究院,钱学森当院长。”

在1956年召开的全国科技远景规划编制工作会议上,中央军委召开过一个小型会议。“我爸主持大会,他请钱学森在会上发言。钱教授在会上作了一个惊人发言。” 陈知建说。

钱学森当时说:“中国搞导弹比搞飞机还要容易”。当时,中国想发展飞机,但钱学森认为:中国应该首先发展导弹,发展飞机固然重要,但赶不上发展导弹重要。

钱学森分析说,飞机的困难在材料,而材料问题的解决不是一下子能解决的。飞机材料需重复使用,要能经受长时间考验;而导弹材料是一次性的。所以,导弹没有棘手的材料问题。

要去做钱学森“行政助手”

1956年10月18日,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正式宣布成立,钱学森任院长。陈赓对五院的干部配备非常支持,由他亲自抓,“包括试验靶场的领导干部,我爸都要亲自抓”。

陈赓不希望五院的行政工作干扰了钱学森。1960年代初,中央军委在广州开会,陈赓提出,“现在发现研究院有一种不正的风气,什么对外加工的事、有关行政方面的事务,都推到钱学森教授那里去签字,这怎么能行呢?”陈赓提出要去当五院的院长,去做好钱学森的“行政助手”。“军委领导考虑到我爸的健康原因,没有让他去,而派了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兼任五院院长,空军副司令员王秉章任第一副院长。”陈知建说。

本文史料参考《山高水长——回忆父亲聂荣臻》、《百年追思——陈赓大将诞辰100周年纪念文集》(上、下)。

(中国经济周刊)

相关专题:

2010两院院士大会
[责任编辑:liuxi]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