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各地新闻 > 正文

基本药物目录致基层医院药物缺乏患者流失

2010年06月04日02:51每日经济新闻黄志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连感冒灵这样的药都没有,你们还能看什么病?”患者的质疑此时也正代表了部分基层医疗机构的困惑——基本药物目录看似品种繁多,但仍常常感到不敷使用;而某些百姓爱用的廉价药品,医院却无法采购。

5月24日,清点完库存的药品后,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陈集乡卫生院院长王军宏的眉头越皱越紧:库存的非基本药物越来越少了。

王军宏是典型的山东人,说话非常直爽。谈到药品缺乏的隐忧,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解释说,陈集乡卫生院是山东省基本药物制度试点医院,按照今年2月26日印发的《山东省推行国家基本药物制度的实施意见》的规定,3月1日至10月1日为招标采购及配送工作的衔接过渡期,在此期间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不得再新购进非基本药物,而库存药物全部按原进价销售,取消药品加成。

王军宏现在面临的问题是:非基本药物库存越来越少,可基本药物的品种又不能让他十分满意。

基本药物不够用?

从2010年3月1日起,山东省推行了基本药物制度。

根据山东省的相关方案,对基层医院必须配备和使用的基本药物,国家确定了307种,而地方政府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增补。在国家基本药物的307个品种之外,山东省增补了216种药物。这样,总共有523种药品进入了山东省基本药物目录。

基本药物的使用多少是考量基本药物制度成功与否的重要指标,用得少的话,基本药物制度可以说是形同虚设。由于山东省规定,过渡期内试点的基层医疗机构要逐步消化库存的非基本药物,并且不得再购进非基本药物,因此当非基本药物用完之后,基层医院再治病救人就得全部依靠这523种基本药物了。

然而在采访中记者却发现,500多种药品虽然听上去显得品种繁多,可从基层卫生院的角度来讲仍远不够用。

东阿县铜城卫生院的药房主任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很多基本药物他们医院根本用不上。铜城卫生院位于东阿县县城,离县城最大的医院——东阿县人民医院只有1.4公里,属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以没能争取到120急救车,这意味着需要抢救的病人是不会送到该院的。因此,这500多种基本药物目录里面的急救药,如用于止血的垂体后叶素、治疗休克的肾上腺素等,铜城卫生院基本都用不着。

这位药房主任还表示,基层卫生院治疗的多数是感冒发烧之类的常见病,因此基本药物里面一些抗血吸虫、抗疟疾、抗艾滋病等专科用药,基层医院也用不到;还有省级基本药物的药品名称虽然和国家药品名称并不相同,但实际上属同一种药品的情况。把上述药品都减去之后,剩下的基本药物也就只有350余种。

而让这位药房主任感到不满意的另外一点是,此前医院一些常用的药品现在不能再采购了。例如,螺旋霉素和大青叶片是治疗牙疼、部分外伤的常用药,价格也比较便宜,12片药才2元钱左右,当地医生爱开,老百姓也爱用,但现在却只能望药兴叹。

医院300米外的药房也让铜城卫生院感到一种危机感。由于很多药店购进药品不需要发票,所以其价格比卫生院要便宜。本来在新农合投入使用之后,由于能够报销,医院的病人增加了,效益也变好了,但由于基本药物制度实行之后暴露出药品不全的问题,很多患者只能被迫再回到药店买药。

王军宏表示,基本药物中他们常用的药品在300种左右,但相当一部分老百姓喜欢用的药品,如治疗发热和疼痛的常用药安痛定针剂、三九感冒灵、金嗓子喉宝等却未能进入基本药物目录。他还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近日一位老乡感冒了,主动要求医生开三九感冒灵,结果发现卫生院没有该药。老乡失望之余,直呼“连这个药都没有,你们还能看什么病?”

部分地区出现患者流失现象

记者在河南省郑州市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基本药物不够用的情况同样存在。

河南省政府网公布的《河南省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实施办法 (暂行)》制度规定,在307种国家基本药物之外,各试点城市可自主添加不超过200种药品,但这些非国家目录的基本药物药品年销售量最多不能超过30%。试点医疗机构库存的非基本药物的销售期最长只有两个月。

河南省郑州市中原区航海西路卫生院是基本药物制度的试点医院。记者前往采访的那天虽然下着小雨,但该院一楼的婴儿患者诊室还是挤得满满当当,医生正忙于接待前来看病的小儿患者。记者随即走到了旁边的全科诊室,当值的医生刚刚结束对所在片区的长住居民走访,正在录入居民的基本情况。她对记者介绍说,该院的特色为妇幼保健,是幼儿疫苗接种的示范点,因此患者中以妇女和幼儿较多。然而基本药物目录中妇幼药品非常少,这让医生常常感觉远不够用。

而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得到的湖北省黄冈市3个试点县40份针对基层卫生院的调查问卷中,同样反映了基本药物不够用的问题。

在执行基本药物制度中存在的问题一栏,黄冈市武穴县四望卫生院列举道:妇儿科用药范围太窄,解热镇痛药及止咳化痰药不够用;黄冈市刊江卫生院则在调查问卷中这样写道:目录范围窄,临床医生不满意,医保患者不满意,新农合患者也不满意。

目前,药品不够用在河南已经造成了部分患者的流失。据河南当地一媒体报道,郑州市一个试点医院的负责人表示,基本药物制度实行两个多月过后,他们发现,药价降了,但病人却少了,基本上每个试点医疗机构都有患者流失问题,流失率基本在1/3~1/2之间。这位负责人认为,流失的原因正是基本药物品种太少,还有很多常用药不在基本药物范围之内。

黄冈市一试点基层医院的负责人表示,药品配备不齐在当地已经造成了纠纷,原因是病人想从大医院转诊到基层医院,目的是为了省钱,结果基层医院却没有药。

社科院研究员朱恒鹏认为,基层医院只能配备基本药物,这让招标办成了得利方。因为药企公关的金额是按照一个省份的销售量来决定的,全部配备和使用基本药物,显然可以大大增加基本药物的使用量。

基层医院急切地希望向上传递出“药品不够用”这一信息。据王军宏表示,他们近期已经把缺少的约50种药品名单提交给东阿县卫生局。铜城卫生院的药房主任更直接提出期望,希望基层医院也能有一定的基本药物自主选择权。“我们期望的数量也不多,50个就够了。”

乡镇卫生院治疗“上下为难”

“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是新医改解决看病难的方案之一,而基层医疗机构暴露出的药品缺乏问题,或许无法落实新医改“医疗下沉”的目的。

黄冈市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王树平对《每日经济新闻》介绍说,乡镇卫生院不仅承担了治疗小病的功能,还实际承担了双向转诊的任务,会配合大医院进行大病和重病的后期治疗。这些双向转诊病人从大医院转过来后,后续康复治疗仍由大医院医生指导。而大医院药品种类繁多,假如医生开出的处方药品基本药物目录上根本没有,而地方上又不允许基层医院配备非基本药物,那么双向转诊可能会再次回到单向转诊,看病难的问题依然不能得到解决。

根据河南当地媒体报道,5月初,河南省副省长宋璇涛、卫生厅厅长刘学周在调研时发现,河南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常用的基本药物仅有150个品种,不能满足群众就医用药需求,导致大量患者转诊至上级医疗机构。

药品不够用也对乡镇卫生院本身的发展带来一定困难。王树平介绍说,上一轮医改时,乡镇卫生院执行的是建设靠国家、吃饭靠自己的改革思路,发展了一些特色医疗专科,例如肿瘤治疗科室、风湿病专科等,而在实行基本药物制度后,所需药品大多不在基本药物之列,这些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业务会因此萎缩,依托这些特色科室的专业人员也会面临流失。

基层医疗机构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乡镇卫生院,一个是村卫生室。在河南和山东、湖北省的基本药物执行中,记者发现,村诊所并没有纳入目前的试点方案中。依照目前的乡镇卫生院管理体制,一般乡镇卫生院分管几个当地的卫生室,部分只是提供技术指导,有的也对卫生室所用的药品进行统一配送。

而在实行基本药物制度之后,药品都经过统一招标,招标后的药品由卫生院配送到当地村卫生室,由于村卫生室可以继续进行加价销售,其结果必然是乡镇卫生院的价格会低于村卫生室的价格。

“乡镇卫生院对村卫生室的一体化管理受到了冲击,卫生室越来越难管了。”铜城卫生院的药房主任表示。

黄冈市某试点卫生院的负责人也介绍说,目前乡镇卫生院跟村卫生室相比,已经具备了价格优势。他举例说,一般打个针在村卫生室要花30元,而在乡镇卫生院也就花15元左右。

业内专家表示,同样的药品,乡镇医院实行零差价销售,价格要比村卫生室便宜,会吸引感冒发烧之类的小病上移到乡镇卫生院;而由于卫生院药品仍然比较有限,稍复杂的病还得去大医院,照样留不住病人。这样一来,看病难的情况非但没有缓解,恐怕还会进一步加剧。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