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图片站 > 国际图片 > 正文

新西兰反捕鲸人士日本受审 最高或被判15年

2010年05月29日02:57新京报马晶我要评论(0)
字号:T|T

新西兰反捕鲸人士日本受审 最高或被判15年

5月27日,日本右翼势力在东京地方法院外集会指责反捕鲸人士彼得·贝修恩。庭内正在对因阻碍日本捕鲸而遭日本警方拘押数月的彼得·贝修恩进行审判。

新西兰反捕鲸人士日本受审 最高或被判15年

彼得·贝修恩

抛弃了受人尊敬的工程师职业和环球航海纪录保持者的光环,新西兰人彼得·贝修恩在一年多前成为一名反捕鲸人士。年初,在激烈的海上反捕鲸活动中,贝修恩驾驶的快艇被日本捕鲸船撞沉。他也遭逮捕。27日,面临5宗指控的贝修恩首次在东京受审。如果全部罪名成立,最高可判15年徒刑。尽管命运未卜,贝修恩仍说:“我不后悔。”

5月27日,30多名日本极右翼分子聚集在东京地方法院门前,高举着“吊死彼得·贝修恩”、“恐怖分子彼得·贝修恩”等标语,高喊抗议口号。只能容纳18个旁听者的法院门前排起了400多人的长队,各国媒体也聚集于此。引起如此众多关注的是当天即将在这里出庭受审的新西兰环保人士彼得·贝修恩———首名在日本受审的反捕鲸人士。

激进反捕鲸活动震惊世界

27日出现在法庭上的贝修恩身着黑西装、白衬衫,面带微笑。他承认了包括非法侵入、非法持有武器、破坏财产和干扰商业活动这4项针对他的指控,唯独否认了“攻击”这项指控。

贝修恩因为年初南太平洋公海上的激烈反捕鲸运动而扬名世界,他也因此事出庭受审。

2010年1月6日,在南太平洋的一次反捕鲸行动中,贝修恩驾驶的环保快艇“艾迪·吉尔”号与日本捕鲸船“第二昭南丸”号发生冲突,体积仅有“第二昭南丸”号1/10的“艾迪·吉尔”号断成两截并最终沉没。新西兰海事机构至今没有就这次冲突公布调查结果。而澳大利亚海事安全局本月公布的调查报告也没有就哪一方应当为这次冲突承担责任作出结论。

2010年2月15日,贝修恩乘坐一艘喷汽艇,利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割开捕鲸船的保护网,强行登上“第二昭南丸”号,试图对其船长小宫博幸行使“公民逮捕权”。

贝修恩声称,小宫博幸应当对“艾迪·吉尔”号的沉没支付300万美元的赔偿。但是贝修恩却被“第二昭南丸”号的水手扣押,并被带回日本。3月12日,贝修恩在东京被日本海岸警卫队逮捕。

4月2日,贝修恩正式遭到5宗指控,其中有一项“攻击”的指控是指贝修恩强行登上“第二昭南丸”号前两天向该船投掷了一瓶酪酸,据称此举导致一名水手面部被酸液烧伤。但是贝修恩所在的“海洋守护者协会”则声称,这名船员是在朝反捕鲸示威者喷撒胡椒时自己弄伤了脸。

贝修恩的攻击罪名如果成立,这位5个孩子的父亲最高可能面临15年徒刑。而如果非法侵入罪成立,最高将面临3年徒刑。

因经济拮据承认大部分指控

在27日出庭受审前,贝修恩说,由于拮据的经济状况,他别无选择不得不承认除“攻击”以外的大部分指控。自从加入“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反捕鲸活动后,近1年时间里他一直没有任何收入。“我们都是志愿者,没有薪水。”

贝修恩认为,捕鲸违反国际法,在日本以外的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是非法的,因此对他的案件应当按照国际相关法律进行审理,而不是日本刑法。但是他和“海洋守护者协会”负担不起国际诉讼的高昂费用,“那会让‘海洋守护者协会’破产”。

贝修恩说,在日本被关押期间,日本当局将他作为恐怖分子或精神病人来对待,并将他置于严密的看守之下,这令他感到不快。他不愿自己被称为“环保抗议者”,他更愿意自己被称为“环保人士”和“工程师”。

在5月27日的首次开庭后,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就贝修恩案的第2次和第3次聆讯将在28日和31日举行。而最终的裁决将在6月10日作出。

尽管对自己的命运忐忑不安,贝修恩说他在监狱里并不沮丧。“我准备作出牺牲。”他说,“无论发生什么,一切都是值得的。”

贝修恩的父亲唐恩认为,贝修恩不会被判处15年那么长的刑期,但是如果贝修恩必须在日本服刑,他认为儿子也能挺过去。“他是个了不起的人。”唐恩说。

日本捕鲸惹怒澳大利亚新西兰

媒体分析指出,贝修恩一案再度凸显出日本等捕鲸国与反捕鲸人士之间的激烈矛盾。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全面禁止商业捕鲸,但是允许日本等国以“科学研究”为目的捕鲸,并将鲸肉在市场上公开出售。日本每年要捕杀约1000条鲸,其中主要是小须鲸。

与其他捕鲸国在本国沿海捕鲸不同,日本每年派出大规模捕鲸船队前往南太平洋捕鲸,这也引起了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强烈不满。两国都曾多次谴责日本以“科学捕鲸”为名行“商业捕鲸”之实。5月28日,澳大利亚环境部部长彼得·加勒特和总检察长罗伯特·麦克莱兰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将把日本这一捕鲸大国告上海牙国际法庭。

尽管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每一年日本的捕鲸船队照旧会浩浩荡荡地开赴南太平洋。日本渔业当局认为,捕鲸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而日本捕鲸活动也并未违反国际捕鲸委员会的规定。

日本还反过来指责说,“海洋守护者协会”等环保组织的反捕鲸活动是暴力的“生态恐怖主义”,导致近几年来日本捕鲸船队每年的捕鲸目标都只能完成一半左右。日本媒体分析称,日本希望用贝修恩一案来警告“海洋守护者协会”结束在公海上与日本捕鲸船队的对峙。

激进反捕鲸行动引起反思

“海洋守护者协会”1977年成立,其创始人保罗·沃特森是激进反捕鲸活动的坚决倡导者。

几十年来,该协会一直采取驾船冲撞捕鲸船、用激光发射装置干扰捕鲸船的视线、强行登船、破坏捕鲸设备、向捕鲸船甲板投掷腐臭黄油等举措来进行反捕鲸活动。仅仅在今年,“海洋守护者协会”就与日本捕鲸船发生了至少3次冲突。日本有关当局目前已经对沃特森发出了逮捕令,并寻求对他进行国际通缉。

在贝修恩被捕后,沃特森高调对他表示支持。沃特森说:“他或许在日本被视为罪犯,但是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他是个英雄。”

不过,狱中的贝修恩对“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激进策略也有所反思。他说无法确定自己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参加“海洋守护者协会”的反捕鲸活动。

有报道称,贝修恩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沃特森错了。”他说:“我不能接受日本捕鲸,但是我是个居家男人,我不是日本武士那样的好战者。”

为了解决捕鲸国家和反捕鲸人士之间的严重分歧,国际捕鲸委员会今年4月提出了一项计划,即允许日本等国在严格的配额限制下部分恢复商业捕鲸活动。

这一计划将于下个月国际捕鲸委员会在摩洛哥举行的会议上进行讨论。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