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第二届大本钟奖 > 正文

旅英经济学家李俊辰:十里洋场金融路在何方

2010年05月24日09:15福建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旅英经济学家李俊辰:十里洋场金融路在何方

5月11 日,英国侨领、旅英经济学家、大本钟奖组委会主任李俊辰在上海举行了“《伦敦金融城——金融之都的腾飞》上海签书会”,“好男儿”宋晓波到现场祝贺,并接收李俊辰的亲笔签名书。

福建新闻网福州5月20日电 题:专访闽籍旅英经济学家李俊辰:十里洋场金融之路在何方

记者詹托荣

曾几何时,上海的“十里洋场”曾经是亚洲的金融中心,在它的这一地位被香港取代几十年后,中国的改革开放30年之后能否让它旧梦重温,并在10年后取代具有上百年历史的伦敦金融城呢?也许就像旅英经济学家李俊辰所言:“要在中国打造一个世界金融中心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可能需要几十年时间。”上海的路可能也是福州建立海峡西岸金融中心的借鉴之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上海,也适用于福州。

上海想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上海究竟和现在公认的国际金融中心有什么样的差别呢?5月11 日,英国侨领、旅英经济学家、大本钟奖组委会主任李俊辰在上海举行了“《伦敦金融城——金融之都的腾飞》上海签书会”。5月19日,在大本钟奖组委会访问上海、江西,并为伦敦红桥市和江西九江市及景德镇市签订友好城市和互访协议牵线搭桥之后,5月17日刚刚抵达福州参加“518海交会”的李俊辰接受了记者就上海和伦敦之间的比较以及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之路等上海乃至国际关心的问题的专访。

记:您怎么看待国际金融中心这个问题?

李:对国际金融中心的界定,目前学术界大概有两种观点。第一种就主流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为基础的观点,要看这座城市的软环境,法律法规和上市的监管,交易所的监管能力等。另外一种观点是由美国耶鲁大学的教授约翰•科菲提出的历史学观点,他认为美国取代英国金融领主地位的时候恰恰是一战前后。当时,美国基本上没有证券立法,美国的证券法是1938年才有的。但制造业的中心已经转到美国,因此纽约的资本市场就脱颖而出。这事从实体经济角度出发来说的。

在全球蔓延的金融危机中,英国财政“黑洞”需要耗费几年的时间来弥补。但可以看出,英国政府在想尽一切办法希望确保其金融业的龙头地位,而伦敦金融城也正在迅速恢复元气,除了特定的历史渊源外,还在于伦敦金融城以其不断紧跟市场发展而完善的金融和法律制度乃至政策环境,总在尽力满足国际金融服务的需要。

记:去年,有份调查认为,上海将取代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您能介绍一下吗?

李:2009年,一份针对商界领袖进行的调查指出,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将在未来10年被上海取代。这份由英国某律师事务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商界领袖们普遍认为,西方所要面对来自东方的竞争正不断加剧。这次调查在伦敦、孟买、纽约、上海和阿联酋访问了600名企业高管人员。报告指出,超过90%在中国上海与印度孟买的企业负责人对2010年的经济前景抱有信心,伦敦的老板只有22%,纽约的比率则为35%。报告认为,美国纽约仍将是全球金融中心之首,伦敦与上海则在争夺第二位。

记:那您认为,报告是否合理,上海是否具有赶欧超美的实力呢?

李:上海的发展离不开中国的整体经济。中国近年来的经济腾飞加上2008年肆虐全球的金融危机,使得中国在国际经济和金融地位不断窜升,中国已经取代德国成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世界银行4月25日通过新一轮投票权改革方案,给与中国更高的投票权。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将继美国、日本之后位居第三。在此之前,中国的投票权位于几个欧洲国家之后。改革后,中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将从原来的2.77%%提高到了4.42%,超过德国、英国和法国。中国有了更大的发言权。

2009年6月,中国国务院批准上海发展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在中国的带领下,亚洲现在成了整个世界的债权人,有着最大的金融储备金正寻求投资环境,这使得亚洲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地位日渐提高。

但是,经济腾飞不一定就代表可以带动金融业的高速发展。金融中心需要的不仅仅是大量金钱,它还需要可靠的法律体系支撑,有经验的人力资源,良好的“稳压器”,有效流通的货币,庞大的实体经济等等,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要素。纽约哥伦比亚商学院的金融系教授卡洛密瑞斯就指出,“(只有)金钱是不能创造金融领导力的。”

从科菲教授的观点看,实体经济在哪,哪就有可能成为金融中心。按照这种观点,在未来10年内如果实体经济的中心在中国,那么上海的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会大大上升,其市场规模有可能超过伦敦。因为,今天的上海与昔日的纽约有很大的相似之处。

上海的软环境或软条件,远远比不上伦敦,就连与香港比也差着很大一块。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对此有一定的观点,在2009年6月他接受上海是否取代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采访时表示,上海与香港“根本不在同一档次”。而且,中国许多上市公司的首选市场就是香港,这说明香港的金融市场魅力,以及上海的欠缺。当然,如果上海与香港联手,也许可以有机会与伦敦抗衡。

记:那您认为,阻碍上海成为一个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存在哪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呢?

李:我从自己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第一,人民币的汇率波动的决定权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仍然是相对管制的。第二,市场监督部门的独立性仍有待提高,国际资本流动有所限制。第三,中国在对待金融企业跨地区、跨领域的金融活动以及金融资源跨地区流动有政策、体制等各种因素的制约。第四、中国缺乏国际化的金融人才,特别是既懂国内金融又懂国际金融规范运作的金融人才。第五,金融中介机构发育很不成熟,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咨询公司、公关公司的水准和国际化程度都有待提高。第六,政策、法规的国际化差异以及金融区的体量和集中度不够。

总体来说,那就是中国整体的金融服务业体系远远没有达到一个相对完善的体制。就像我在我的英文著作《投资中国》和另外一本著作《感悟涅槃——中国风险投资和非公开权益资本的崛起》所说的那样,要形成一个立体式的、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不是一朝一夕,说说而已的。

记:您认为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还有那些配套工程呢?

李:“上善若水,海纳百川”。上海也有一个和伦敦类似的优势,那就是航运码头。

伦敦金融城的另外一个新兴“基地”就是金丝雀码头,这是一个商业金融CBD。鳞次栉比的众多大厦中,包括许多银行的总部、分部和商业巨头的总公司,耳熟能详的有汇丰银行、花旗银行、英格兰银行、渣打银行、摩根大通等,还有每日电讯、独立报、路透社以及镜报等国际媒体巨头。

金丝雀码头的船坞贸易在上世纪30年代达到了高峰。然而,到1980年,码头已经停止了运营,彻底被废弃。这个时候,伦敦市政府开始介入。金丝雀码头被伦敦市政府定位为都市内的新城区,利用原本的码头地理位置,创造新颖的水岸都市,整个新城区的规划走向更以“金融区”为导向。将旧码头改造成现代意义上的金融中心,伦敦市政府打了一个漂亮的胜仗;面临着金融和航运中心双重发展机遇的上海,可以未雨绸缪,为将来某一天的“饱和”先谋划好退路。咖啡馆诞生伦敦航交所伦敦的“发家史”,依然遵循着“以港兴城,以城建港”这一历史规则。天然港口的地理优势在老牌金融中心伦敦的发展过程中举足轻重。当然,金融介入必不可少。

成立于1744年的伦敦航运交易所是世界上最主要的航运市场信息权威发布部门。除了发布航运信息外,伦敦航交所还依托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主动搭建平台,让企业从事船舶融资、航运保险、二手船舶交易等业务。影响全球的航运金融衍生品“随着航运的发展,为了给航运提供金融支持,包换融资、结算、兑换在内的各类金融服务开始在伦敦聚集。作为英镑的重要结算场所,伦敦的金融地位与日俱增。”

可以说,航运金融衍生产品发展潜力巨大,伦敦金融城对于航运业融资、保险、担保等业务同样介入甚多,是欧洲船舶经纪、船舶金融、船舶保险的中心。金融与航运相互促进,共同造就了伦敦的繁荣。英中金融投资商会的相关统计表明,虽然伦敦港集装箱吞吐量已萎缩到200万标准箱,却仍是举世公认的国际航运中心,是因为它掌握了全球船舶融资市场的18%,油轮租赁业务的50%。这些数据无一例外地表明金融和港口发展关系非常密切。

比较起成熟的国际航运中心,上海的软环境依然薄弱。上海要成为金融中心,在港口航运方面的发展必不可少——航运交易中心、航运信息中心,船舶管理、船运咨询、融资保险、海事仲裁和公证公估等产业链密切相关,一定要共同发展,彼此兼顾。这样,才能成就真正的上海金融中心。同时,上海在发展金融中心的过程中应该努力控制风险,保证金融业平稳健康发展,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于航运贸易,为实体经济提供保证。

记:您还有什么话要对读者说吗?

李:首先,感谢中国新闻社的采访。其次,我想给我受邀给上海世博会所写的寄语结束今天的谈话。“‘上善若水,海纳百川’。望上海世博会能给上海一个充分展示自我,孕育破茧成蝶的机会,也给世界一个第一次成功展示城市为主体的国际化议题的机会。上海世博会将不仅仅成为一次会展,而在于发扬其内在的城市精神和文化理念,以科学发展观为契机,让老百姓得到最大的实惠,让中华民族了解国际化视野,先进文化、创新和科技环保理念,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有责任的未来。这一切,不仅仅是上海的未来,也是全国的未来。上海在努力实现这一梦想,为自己,也为全国!”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希望上海早日成就“国际金融中心”。

新闻背景:李俊辰原名李引亚,福建福州人,旅英侨领,金融投资商务专家,艺术品鉴赏家。英国欧金投资首席经济学家,英国皇家康奈尔商务咨询董事,英国华人青年联会主席,世界青年华商会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风险投资发展研究中心客座教授,英中金融投资商会名誉理事长,(英国)海外中华(流失)文物保护基金(会)总干事。擅长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及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清洁技术/新能源风险投资)、可持续发展(低碳经济、德益投资)、中国金融体系变革等领域的研究。出版过《投资中国》(英文)、《伦敦金融城》、《感悟涅槃——中国风险投资和非公开权益资本的崛起》、《布莱尔风雨十年路》、《星光璀璨》等著作。大本钟奖活动(含全球十大杰出华人奖)创办人。

[责任编辑:yiyizh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