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内评论 > 正文

中国青年报:体制诟病不除 药价难下降

字号:T|T

湖南省卫生界一些人士提出,芦笋片“暴利药”事件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目前来看,药品集中采购、招投标并没有使虚高药价下降。

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以下简称“湘雅二医院”)党委书记、湖南省政协委员刘伏友曾指出,目前国内医疗体制极度不顺,药品流通购销不透明,中间环节过多,一盒药从厂家到消费者手中,最少要经历出厂、审批上市、定价、销售若干环节,20元出厂的药最后到病人手中,价格已翻数倍。因此,体制诟病不除,药价终难下降!

刘伏友提出,废除医药代表能降药价,国家要痛下决心取消医药购销和医用耗材的中间环节。

据了解,现在长沙市药品代理公司的医药代表至少在1万人以上,按照其人均月薪6000元左右计算,他们的年收入在10亿元左右。这笔巨大的费用全部加在患者身上,患者当然不堪重负。而如果医院向药品和医用耗材生产厂家直接采购,药费和材料费就会大大下降。

在美国工作多年回国的湖南某省属医院负责人曾在媒体上撰文称,看病贵、药价高,从宏观上看是政府投入严重不足。目前发达国家政府每年负担的医疗卫生总费用为73%,发展中国家为57.2%,而我国在2007年只负担了19%。以湘雅二医院为例,近几年国家投入仅占医院总支出的3%左右。医院在这种状况下,必然要设法自负盈亏,才能求得发展。

从微观和医疗操作流程中而言,药品和医疗耗材价格虚高,主要是由于现行医药购销体制不顺。一个药品从药厂到医院用于老百姓治病,中间需要经过六七个环节,直接导致了医药代表泛滥、药品价格虚高。而医用耗材的厂家利润和进价更高,比如患者装一个人工关节,住院总费用约4万元至10万元,但人工关节医院进价都在两万元至8万元不等,这也是看病贵的主要症结所在。加上趋利的一些医生收受医药代表的回扣,多开药品、开贵药品的现象自然存在。

他认为,国家应果断取消医药购销和医用耗材中间环节。“既然在燃油税改革中能够取消养路费,我想医药购销的中间环节也是完全可以取消的。”

他说,价格改革与体制改革应协调推进,如此可以摆脱难以“精确”指导到位的政府指导价带来的“误差”干扰,同时也可以避免一些厂家应对政府降价而采取药品退市,再改名换姓、高价登台的故事发生。他说,芦笋片的悲剧在于,即便各地的指导价都在出厂价的8~14倍以上,厂家仍难以支撑发展。“这已经不在是药的问题,而是体制的问题了。”

湖南省卫生界一些人士则指出,药价如此虚高的问题,不仅祸害百姓,而且让中央也成了冤大头。现在的新医保和新农合的资金都来源财政资金,如果药价这样膨胀,看病如此昂贵,则国家资金远远不能支付,更会让医改实施困难。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