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新闻 > 正文

吕宗恕:野象袭人背后的生态寓言

2010年05月18日13:00新京报 吕宗恕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吕宗恕:野象袭人背后的生态寓言

吕宗恕:野象袭人背后的生态寓言

核心提示

吕宗恕:野象袭人背后的生态寓言

  景洪市丫口寨,胶企老板环割大树底部树皮,加速其死亡,砍去后种上橡胶树。本报记者 吕宗恕 摄

  2008年12月6日,云南西双版纳野象进入勐满镇的村庄。近年来,野象在该州屡次袭人,资料显示,1998年至今,已有20余人被象踩死。

  民间环保人士认为,这和该州全力发展橡胶种植业,侵占野象生存空间有关。并且毁林种胶还吸收大量地下水,破坏生态环境。

  为纠正盲目种胶,州政府已开始实施“退胶还林”,并为野象建立生态走廊带。

  □本报记者 吕宗恕 云南报道

  “小心野象袭人,回家必须结伴。”何景华叮嘱他的学生。现在每天放学时,何景华都要像念经似的重复着这些话。

  何景华,云南西双版纳勐满镇的小学老师,2008年12月6日,6头野象闯入村中稻田的情形,让他震惊。

  “它们卧着,晒太阳,嘶吼声如东风车的喇叭鸣笛。”何景华说,老师、学生都很害怕,此前曾听说野象踩死过人。

  资料显示,1998年至今,野象多次进村,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有上百人因象而伤,其中20多人被踩死。

  多年关注野象袭人的民间环保人士张正祥发现,也就是在1998年后,西双版纳的毁林种胶现象愈发严重。

  “而那些种胶林地也是适宜野象生存的土地。”张正祥说,人为干扰野象生存环境和现在的野象骚扰人的生活空间,这像是个寓言式的报应。

  “野象来了,我们要搬了”

  曾是傣族人保护神的大象,如今村庄攻击人群、破坏电力,并有多人因象而亡

  勐腊镇,位于云南、老挝接壤处,云南省最南端。这里树林成片。

  去年12月16日下午4时,勐腊大广村小学一些学生零散地坐在教室里。何景华说,没人和他们结伴回家,就必须等家长来接。

  在那儿,野象出没已不是第一次。

  3个月前,象群卧占公路,人车无法靠近。勐腊县调集政府、林业森林公安等部门,成立指挥部,驱赶野象。一周后,野象被赶走。

  去年底,野象群还曾进入该县某村,抢食稻谷,攻击人群。经数十持枪公安和百余村民昼夜敲锣放炮、烧火堆,6天后,赶走象群。

  勐腊县南坪村,全州象灾最严重的村子。2001年,野象群频繁光顾稻田、玉米地、甘蔗地和旱地,致使全村19户103人整体外迁。

  资料显示,野象在该县勐满村还曾踩死过农妇,在高速公路顶翻过小车,在河图寨撞断水泥电杆、破坏电力设施。仅2003年,西双版纳州就有13人因象群袭击受伤,3人死亡。

  勐腊县许多村庄都设有电围栏、防象墙(壁),防象沟。但象群入村,仍时有发生。

  村民吴大兵记得,某天天未亮,听闻土墙吱吱响,探灯一照,墙上破一大洞,象屁股正在外蹭痒。随后屋外传来阵阵野象嘶吼。他说,曾经邻村还有一7岁女孩被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野象吓晕过去。

  “可在以前,大象是我们的保护神。”吴大兵说,在傣族有这样的传说:

  傣族先民定居西双版纳时,村里人畜常被虎豹伤害。后有一聪慧老者,带人种上竹子、芭蕉。以此为食的大象便常来出没。以后,虎豹远离,村寨安宁。

  “现在不行了,野象来了,我们要搬了。”吴大兵打算在今年2月搬家。吴大兵说,“宁可抛荒,也不想再看到可怕的大象。”

  毁林种胶之祸

  勐腊县西南部在1988年后的5年中,大面积毁林种胶,也成为野象袭人频发地区

  张正祥也注意到野象袭人日益频繁。作为民间环保人士,他多年在云南森林保护区勘察调研。

  去年10月,一个保护天然林主题研讨会上,他得到这样一个信息,“目前西双版纳州每年毁林仍很严重。”

  “这两者有关系。”张正祥说,树木被毁,挤占野象生存环境,野象才进入人类生活领域。

  西双版纳的野象属于亚洲象,以植物性食物为生。在中国主要分布于云南省西部、西南部,目前大约有254头左右,比熊猫还少,且已达到物种生存种群数量的最低临界点。目前它是一级保护的濒危动物。

  野象最适宜生存的林地也是最适宜种橡胶的。张正祥发现,那些林地在近年被大批量砍伐,然后种上橡胶。

  勐腊县是毁林种胶的严重地区之一。

  中科院提供的研究资料显示,1988年到2003年的5年间,勐腊县西南部的橡胶种植面积迅速猛增,从原先的星星点点,到后来的整个西南部,都种上了橡胶。

  从云南省南端的勐腊县勐满镇,到北端的景洪市景讷乡,要经171县道、213线,整个沿途都能看到成片成片的胶林,不少胶园与森林相邻。

  路途中,勐腊县的关累镇,更有“做大做强橡胶产业”、“做成真正橡胶强镇”的横幅,迎风招展。据了解,该镇许多村寨已不种粮食,改种橡胶,成为名副其实的橡胶专业村和胶农。

  一位在当地生活了近20年的湖南生意人老蒋告诉记者,15年前他刚到勐腊县勐满镇时,路两侧的山上全是密不透风的大森林,有的大树两三人才能合抱得拢。现在,除了偶尔看到一两块遗落在山谷间的林子,其他基本上全部是橡胶林。

  而张正祥考察发现,勐腊县的西南地区,正是位于两个自然保护区子区之间,也是发生野象袭人最频繁的地区。

  在公开资料显示的14件野象袭人中,有11起发生在勐腊县,且有两人于1990年和2005年在橡胶林地被野象踩死。

  刀福生也觉得毁林种胶和野象袭人之间有着某种关系。

  他是景讷乡丫口寨村民。他说,最近5年,村里出现大面积砍树种胶。此后附近山沟里常能看到的象群已不见踪影。而后再听到的消息,不是野象毁了庄稼,就是噌倒了谁家的院墙。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