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斯诺克选手“赌杆”为生 1分彩头达1000元

2010年05月18日09:41四川在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名词解释:“赌杆”就是斯诺克的比赛双方就具体比分开出单价,最后赢多少分,就赚多少钱,成都这边,1分的彩头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

  在希金斯赌球丑闻曝光后,斯诺克这项有着百年历史的绅士运动就此蒙羞,随着媒体对希金斯事件调查的加深,更多有关斯诺克运动中的丑恶面也逐渐被揭露。人们不禁疑问,在其发源地的英国,斯诺克的发展尚且举步维艰,连希金斯这样的顶尖职业选手,也不得不为生计问题而向赌博折腰。那么在对斯诺克运动有着惯性歧视思维的中国,这项运动是否如其表面那样繁荣昌盛?四川的那些以此为职业的球员们,又将如何生存?

  四川斯诺克选手为生计赌球

  四川的注册运动员仅12人

  省台协经费一直靠“打游击”

  “职业选手”月入千余元

  球员靠“赌杆”补贴生活

  概况 转型艰难

  台球场馆转入高档娱乐区后,不但没引来高端顾客,以前的低端顾客也失去了

  一说到台球,人们脑海中往往会浮现出这样的场景:“昏暗的灯光、烟雾弥漫的陋室,十余个光着膀子,穿着拖鞋,抽着烟的年轻人围在台前吆五喝六……”

  这就是四川台球室早年的模样。随着丁俊晖的横空出世,中国人对斯诺克的了解也在逐渐发生改变,四川的台球场馆也试图转型。在2005年左右,成都出现了不少“高端”台球室,从过去的深邃小屋或路边凉棚搬进了高档娱乐区,有的甚至还进入了五星级酒店。经营者不再以局数作为收费标准,而是给台球标出了20元至30元每小时的高价,档次最高的甚至将价格定在了60元每小时的天价。“可惜,四川台球的积淀实在不深,并不是所有人都把这个运动看成绅士运动的,那几年这样一转型,不但没有引来高端的顾客,以前的低端顾客也失去了。”一位曾经的台球室经营者如此告诉记者。

  基层缺失

  专业台球中心只有寥寥数家,经费一直处在“打游击”的状态

  如今的成都,专业台球中心只有寥寥数家,省台球协会秘书长张星明告诉记者,前几天上海大师赛组委会要在成都搞个推广比赛,结果在成都找了两天,才找到两个规模和设施条件还勉强合格的球馆,“这样的球馆,在上海这些地方一抓一大把,但在成都,那就是顶尖的了。”

  除了场馆难找,经费也是一大问题。“由于没有任何政府拨款,省台协这些年来一直处在“打游击”的状态,东拉点赞助,西拉点赞助,拉个万把块钱,就能搞个比赛。在成都还好,各地市自行举办的比赛几乎没有。”张星明表示。

  人才稀少

  职业选手排名靠前 (前50名中有5人),但注册运动员仅12人

  由于斯诺克不是奥运会和全运会的参赛项目,因此并不受各地方体育部门的重视。在四川成立市级台球协会的城市只有雅安、南充、乐山、自贡;成立老年台球协会或者老年台球俱乐部的只有成都、宜宾、绵阳三个城市,尚有14个市州尚未成立全市性的台球组织。

  基础的缺失,也使的优秀人才愈见稀少。如果仅从职业选手排名的情况来看,四川斯诺克运动水平在国内还是处在比较靠前的地位。在刚刚公布的中国斯诺克职业排名中,前50名中四川有5名球员。分别是排名第2位的肖国栋、第18位的邱亚龙、第24位的程睿夫、第27位的陈飞龙和第46位的蔡伟。然而,其中肖国栋和程睿夫都是重庆籍。目前四川在中国台球协会注册的运动员,只有12人,其中还有几名年纪尚小,“先把名注册起嘛,对今后的发展也许有些好处。”张星明无奈地说。

  球手 常为生计而淘神

  “职业选手”大数当陪练、打杂,每月收入仅千余元

  尽管协会没有固定的资金来源,但对代表四川参加比赛的球员,省台协还是很舍得下本钱,其中肖国栋每个月能拿到3000元的固定工资,而其他的几名球员,每月也有1000元到2000元不等的工资。此外还有奖金制度,进入中巡赛32强,奖励1000元,16强,奖励2000元,8强奖励3000元,以此类推。尽管不多,但相比不少同行来说,他们还是太幸运了。

  据了解,目前仅在成都范围内,以台球为职业的所谓“职业选手”就有数百人,其中大多数只能在各台球厅内从事陪练,甚至打杂的工作,每个月收入从几百到千余元不等。就目前成都的消费水平而言,这样的收入,仅仅能够填饱肚皮。

  这些球员,也会参加全国性的比赛,因为只有参加这些比赛,他们才有机会取得国家或世界排名。但由于经常为生计而淘神,他们往往也打不出太好的成绩,于是就只能继续痛苦地等待下一次机会。省台球协会秘书长张星明说:“现在省里几个成绩比较好的球员,都是自己经营台球室的,不过这也不是长久的办法,毕竟还是要分心,有点想法的,像蔡伟,就准备把台球室关了,到张家港一个台球室去训练,每个月人家会给他3000多块吧,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赌球 “赌杆”情况常有

  1分的彩头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

  与足球、篮球等运动项目相比,斯诺克运动员的收入是很低的。即使世界最顶尖的选手,年收入也不会超过百万欧元,希金斯之所以会被赌博集团收买,收入太低就是最关键的原因。那么在四川,是否也存在这样的赌球情况?一位曾经的半职业球员L告诉记者:“像希金斯那样由赌博集团操纵的打假球行为基本上没有,但双方下彩头,打‘赌杆’的情况经常都会有。”

  何谓“赌杆”,L告诉记者,就是比赛双方就具体比分开出单价,最后赢多少分,就赚多少钱,“一般来说,成都这边,1分的彩头从100元到1000元不等,我也曾经见过1分1000元的大赌局。”由于并没有大的赌博公司为国内斯诺克比赛开盘,因此如同希金斯那样由赌博集团操纵的打假球行为基本上没有。

  不过,L也曾私下告诉记者,几年前曾经有两个喜欢打台球的大老板各找了一名球手来打了一场比赛,双方赌得都很大,“于是外面就有一些比较小的地下赌庄开了盘,结果大家都看好的那个球员最终出人意料地输了,当时有人怀疑他打假球了。”

  对于出现赌球情况的原因,L认为还是球员生存太过艰难,“最少的时候,我一个月就700块钱,还要租房子,经常肚子都填不饱。当时到外地去打比赛,只能吃盒饭,晚上睡觉时更是两人睡一张床,一间标间容纳4名球手是常事。不赌下球,哪来的钱生存哦。”

  特写 技术出色却受困心理

  “四川丁俊晖”陷瓶颈

  2007年,本报一篇名为《成都9岁娃,复制丁俊晖》的文章,让9岁的成都台球小将周跃龙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极高的天赋、相似的人生轨迹,不少人都将周跃龙称为“四川丁俊晖”。2008年,周跃龙拜在丁俊晖老师伍文忠门下,成为丁俊晖的师弟,当时他也承载了四川球迷无限期望。然而,快1年半过去了,周跃龙除了去年底回川参加了一次比赛后,似乎销声匿迹了,成绩也不如想象的那么好。不少球迷都发出了“四川丁俊晖”到底怎么了的疑问。记者近日通过周跃龙的父亲周昌建,了解到了周跃龙的一些近况。

  每天训练不低于8个小时

  每天早上7点半,12岁的周跃龙就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后,他会和父亲一起来到台球室,开始枯燥而漫长的训练。和他一起的,还有其余20多个孩子,这都是伍文忠从全国各地选来的,都很有天赋。

  上午的训练从8点半开始,到12点半结束,下午的训练则从1点半开始。一天的训练时间不能低于8个小时,这是伍文忠教练定下来的规定。凡是在这里练球的小孩,训练都很努力,因为他们都有一个梦想,就是成为师兄丁俊晖那样的顶尖球员。

  教练:他技术最好心理最差

  在所有学生中,周跃龙是技术最好的一个,这一点得到了伍文忠的肯定,然而他的成绩却远远不如大他一岁的内蒙古小孩朱英辉,原因是什么?伍文忠用8个字来评价了周跃龙:技术最好,心理最差。

  这一点也像极了前几年的丁俊晖,“小孩太聪明了,如果说技术,他在我这里至少要排进前5。但心胸不够宽,稍微一点挫折,就想这想那,想法太多了,怎么能打好?”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子,伍文忠也是充满了期待,“对于他现在面临的问题,我和他父亲也准备了一些办法,急也急不来,随着年龄的增大,或许他就能突破心理的障碍,就看是什么时候了。”

  父亲辞去工作,当全职陪护

  为了让周跃龙能安心打球,周昌建去年辞去了工作,前往深圳全职陪护。为了省钱,他和儿子都住在伍文忠球馆提供的宿舍里,吃也是吃球馆的食堂,父子俩每个月的花费在3000元以上,全靠妻子在中和场经营的那间小台球室维持。

  所幸的是,伍文忠对父子俩很好,安排周昌建在他的台球馆里工作,每个月虽然没有什么工资,但吃住免费,对此周昌建也很感激。不过,现在周昌建已经没有当初让儿子退学打球时的毅然决然,他偶尔也会质疑自己当初的决定,“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丁俊晖的,如果孩子打不出来,他该怎么办?”(天府早报)

[责任编辑:fairy]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