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对话 > 正文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2010年05月17日18:14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调查型深度报道,将更适合未来的环境新闻报道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项目宣传官员耿栋现场提问

耿栋:我是来自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的。从今天获奖到入选的报道里面,我看到的基本上是揭露中国的环境有什么问题。但是其实在中国还是有很多地方做的好的,比如刘鉴强写了一本书《天珠》,里面就有很多这样的好故事。为什么这样的报道不能更多的呈现,这样的报道不能获奖?

冯永锋:去年我也参加过阿拉善环境生态奖的评选,大家也有议论,为什么不能给好的、动人故事颁奖?这当中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好的故事已经写了太多,还有一个是当前社会环境危机比好的情况要严重,大量东西还没有揭露出来、没有人去写。在这种情况下把这些东西写出来,协作过程、创作难度肯定要大于写一个好的东西。无论是当前社会形态、需求,还是从写稿的难度上讲,揭露性的报道难度都要大得多。在这种好中选优的情况下,奖励揭露性的报道是当前的时代所需。

刘友宾:环境新闻的初期主要是曝光模式,曝光性的报道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我觉得深层次的报道、调查型报道方式会比较好。我觉得将来环境新闻这个题材会更加开放、多元化,消息未必是环境新闻的最好报道方式,我觉得调查的深度报道是比较好的,更加得到人们的认可。

章轲(《第一财经日报》首席记者):咱们这个最佳环境报道奖评奖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到社会反响?因为刚才说到三篇报道都是属于揭露性、批评性的,我想问一下三位获奖者,被报道披露的单位在报道出来有什么样的反响,请三位介绍一下报道之后的情况?另外我不同意刘鉴强刚才所说的,说陆振华的报道一出来,国家一个月后就出台了相关政策。据我所知,政府的决策没有那么快。

刘鉴强:呵呵,所以请注意,我刚才没有说他的报道直接导致了政策的出台,我只是说他跑到了政策的前面。我们99%的报道是在政策出台之后再来图解。其实很难证明一个报道和决策的直接关系。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获奖记者《21世纪经济报道》陆振华回应提问

陆振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和编辑靠自己的力气走在了政策的前面,在对于新能源投资过剩评论慢慢上升的时候,刚巧让我们碰到了甘肃1200亿的投资。我去之前的担心是,地方政府会阻止我们的报道,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还跟我们喝酒。理性分析一下,他们是有诉求的,他们也遇到了上网风电输出的困难,他们也希望我们能说出西部开发里面一些国家级垄断性企业的利益阻碍,他们也有利益诉求。就是看你最后怎么平衡这些矛盾,怎么准确客观的去报道这些矛盾了。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获奖记者《南方周末》孟登科回应提问

孟登科(《南方周末》记者):您刚刚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报道的反响。我这边的反映就是那些专家都不接你电话了,他也没有公开跳出来说南方周末怎么样。我们对于垃圾焚烧这个专题做了好几个组,后来他们提出要在技术方面做一个PK、反馈。对于影响,确实没有上一篇稿子有那么大的影响。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获奖记者南方都市报)杨传敏回应提问

杨传敏(南方都市报)记者):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也是我做很多报道以后经常会问自己的一个问题。现在很多环境事件,其实是大家在共同推进一个环境事件。很多篇的报道可能促使这一个事件让更多的公众知道,参与到公众舆论当中。所以我觉得我的这篇报道,实际上可能是建立在之前某一位同行的报道之上,我看到了这个消息然后做了一个跟踪报道。可能会在报道的深度、广度上面有所拓展。但是具体的一些,它是否导致某个事情的变化,说出来可能会让大家感觉比较遗憾。据我所知,虽然目前大家对这个项目还有比较多的质疑,但是我听说的消息是,它最后已经通过审批了,可能今年或者什么时候就会开建。

刘鉴强:非常感谢大家今天到这里。我觉得需要说一点,虽然我们叫2010中国最佳环境报道奖,实际上是2009年的报道,我希望我们的获奖者心里存着警惕之心,我们选出的可能不是最好的。我们今年只是一个实验,希望明年有更多的合作者、有更多的资金,可以评选出更多好的作品!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