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对话 > 正文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2010年05月17日18:14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未来环境新闻报道,记者可能将更加专业化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刘友宾: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总编辑

刘友宾:我觉得未来十年的环境报道会更加具有自己的独立品格,另外,未来的环境新闻记者,可能会更加专业化,现在一般化的环境报道多,将来很可能一些记者会成为某一方面的资深记者。我觉得中国的环境报道是需要经验积累的,我相信未来的10年会出现领军性的环境报道记者。

一些所谓的“市场类”媒体和网络等新媒体将来会发挥更大作用。你刚才说到“媒体的傲慢”,但一些政府部门同样傲慢。我自己做“新闻官”的时候,就曾经对一家市场类媒体的记者“傲慢过”,因为有一次开内部会,这位记者不请自来,并报道了一条按规定应由指定媒体进行的时政报道。惹得我非常不快。只是在后来的工作中,我发现这位记者非常敬业,非常刻苦,有很好的新闻操守,到是我自己应该反思对“市场类”媒体的不够尊重,至少在信息的提供方面缺乏与对所谓“主流大媒体”一样平等的热情和帮助。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冯永锋:《光明日报》环境科技记者

冯永锋:我不同意你的观点,第一我觉得未来不会出现越来越多的记者,因为公民时代已经到来,以后每个人都是公民记者。第二个,领军式的人物更不可能出现,因为平民时代、网络时代的特点都是以个人为重点。第三个是专业记者更没必要出现,你没有任何人脉、领域,对任何东西都陌生的时候,你在上面指定的时间里面把稿子交出来,这才是好的,这是你的职业决定的。

刘鉴强:我严重不同意冯永锋的观点,我想他是故意引出一些话题。对环境问题什么也不懂,但必须在一天之内交出稿子来,那可能是一个刚入行的新记者。对一个老环境记者来说,没有什么环境议题对他来说是非常陌生的,只有专业,才能找到更深入的新闻。刚才有人提到这次获奖者都是南方报业的。的确是这样,我们评委曾经想找出非南方报业的获奖者,但后来还是决定,以质量取胜吧。南方报业在中国发展这么多年,在新闻职业化方面的确是领军的。当然其他媒体也有很棒的,比如刚才熊老师提到的信息源的问题,我认为这次所有获奖者,包括入围奖,在这方面表现最好的是原《财经》杂志的张瑞丹。

我们现在回到未来十年这个话题,李波你认为未来十年环境报道的重点或者说环境报道应该走向什么方向?

李波:我不是新闻从业人员,不好从报道的角度来说。但是从读者的角度来说,我更希望看到一些鲜活的个体故事,比如说去年铅中毒污染受害的人里面,其实看到的数字比较多,而这些受害的人群里面他们究竟有一些什么样的人生经历、人生故事,这方面看到的不多。我想他们怎么受害的,或者说他们受害以后的生活,有没有一些是我们可以来了解的?因为这些东西很可能是我们未来的环境治理里面特别希望避免的,而这些东西是数字没有办法来囊括的。

另外,我特别想看到的一些故事是我们现在有太多的污染事情,而这个污染背后都有利益博弈的过程。我们国家现在信息公开,如果真的是按照这个来做的话,可能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所以我希望看到故事的挖掘,就是这些事件到底是哪一个地方违规的,这些项目的审批过程哪些地方做的不好。让新闻把复杂的事情带出来让公众了解,我想可以回避很多环境问题。

冯永锋:我觉得未来几年中国两个领域很多记者会报道,一个是公民故事,就是公民参与到环境保护事件中间来,这样的事件会越来越多。这种公众环保明星会取代NGO环保明星,成为未来几年的报道对象,未来的冲突会越来越多。第二个是超越污染事件的生态伤害事件会越来越严重,我觉得未来几年大家如果有心的话,这方面的报道会很多。当然后面会牵扯到利益问题、利益集团问题、政府的问题,公众无知的问题。但是我觉得公众不是无知的,无知的是政府。我觉得这两个领域是将来媒体必然会走的道路。

熊蕾:他们是企业问题,我觉得还要考虑政府的问题。因为政府的价值观要是不扭转的话,还是以GDP来作为考核政绩的唯一指标的话,老用GDP来衡量的话,我觉得这个东西很难改变。还有的问题不能深想。像他说的低碳经济,你要再把低碳经济深究一下,就要反思工业革命以来的一系列的生活方式对不对,最后发现原来中国自己的老祖宗也是很低碳的。这个东西就不知道回到哪里了,我觉得媒体这个东西要想清楚。像不丹这么一个小国家,人家都能用国民幸福总值来代替GDP,就可以知道GDP不是灵丹妙药,而且衡量国家发展的尺度已经不再是GDP了,你再强调GDP保8、保11不具有任何实质意义。所以我觉得未来十年的报道,可能媒体需要做一些深层次的思考,特别要注意利益方面的问题,在利益方面再往下走的话,非政府组织一个人承担不住,再有一些好的公民大概也不行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需要这个社会共同承担的问题。

我还想说一下,他讲的将来媒体全靠公民,我觉得不行,就是公民的故事再生动也是一家之言、一面之言。为什么大家愿意看媒体?媒体提供的还是比较专业性的、比较平衡的报道,当然这是比较理想状态的媒体报道。至于媒体自己能够做的怎么样,我觉得有些媒体是会向职业化发展的。娱记、狗仔队那样的记者也不会消失,但是我觉得那个毕竟不能代表社会主流。

刘鉴强:我们有一点时间让场上场下互动一下,大家有什么问题、观点都可以随便谈。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企业代表宝洁公司对外事业部经理王成仓现场提问

王成仓:我是来自企业的。现在对于企业来讲,低碳经济是热点,包括现在的“绿色经济”这个问题,我想请问一下各位老师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冯永锋:我觉得现在企业发生了变化。过去是NGO求着企业给点钱赞助,现在是企业求着NGO给“洗绿”。如果把企业放在公民位置的话也没有什么稀奇的,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小作坊,环境恶化的问题,不是谁能逃脱了的,大家都要共同面对。企业只要愿意参与,用自己的能量,不管是教育员工还是小孩,媒体肯定会愿意报道。如果你生产的东西本身就污染了环境,你在外面花几个亿洗刷自己都是没有用的。如果前面这两步都没有做好的,社会责任、公民责任都谈不上了。

刘友宾:现在某种程度上讲低碳经济已经成为了环境保护的代名词,它跟社会、政治、经济方方面面发生关系,如果还是用十年前对环境保护的理解来做报道的话是做不好的.中国有世界上阵容最为可观的环境记者群体,中国环境问题跟国际环境问题越来越密切,中国环境报道原来更多关注污染问题,将来会从单纯的污染问题走向更加宽阔的国际视野,这可能是未来十年很重要的一个变化。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