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对话 > 正文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2010年05月17日18:14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刘友宾: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总编辑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刘鉴强 中外对话副总编

媒体傲慢影响信息交流,负责任的媒体要勇于承认错误

刘鉴强:你刚才讲到媒体跟政府的关系,我有一个问题很想问问刘友宾先生,因为你原来是新闻官,代表政府,有时候你要跟记者合作或者是对立。有没有像冯永锋讲的这种情况,就是你可以提供很多信息,但是因为媒体傲慢,结果报道了错误的信息?

刘友宾:你刚才讲的那种情况有,比如前些年大家关注的淮河治理报道。当时一位记者报道治理淮河政府投入的数字与环保总局掌握的情况出入较大,淮河水利委员会一位负责同志也认为记者把“治污”与”治洪”的概念混淆了,国务院领导同志也询问数字的出处,我们和这位记者取得联系,但他以“保护信息源”为由不愿提供出处,经过反复核实后,国务院领导同志在淮河治理现场会上对外正式发布了真实情况,和这位记者报道的悬殊较大,这时候记者则说他掌握的数字是“自己算出来的”,并且说他还算少了,对不同意见甚至恼羞成怒。

我觉得环境新闻的发展也离不开媒体的理性反思,这是做好环境新闻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情是《南方周末》的一次道歉,该报曾经在头版头条写了一个关于松花江事件的报道,一开始就写某年某月某日环保局长坐在办公室里干什么,但是该局长这一天在国外并不在国内。这个事情我觉得不是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但是《南方周末》注意到这个细节的错误,并很快、很冷静的发了道歉声明。记者也是难免会说错话的,但是如果你说错了话,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媒体敢于承认并道歉,会赢得读者的更加尊敬和信任。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冯永锋:《光明日报》环境科技记者

冯永锋:我觉得刚才几位获奖人我很感触。比如说关于专家利益问题,我在2007年开始就在议论这个事情,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写一篇稿子,因为我内心有一种畏惧感,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勇气或者是发现新闻的能力。有些东西并不是不存在,只是你能不能进行感应的问题。你不接应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你觉得这个事情太敏感了,第二个是觉得没有代表性。我觉得代表性这个东西都是记者自己把它做成了代表性,任何问题都有代表性!中国环境问题现在是百花齐放,旧的东西没有消除新的问题又到了。污染问题刚刚开始,还有森林问题、草原问题、海洋问题那么多的问题,一个化工厂污染的案例没有代表性、草原破坏没有代表性,你到底觉得什么样的案例有代表性?

我觉得是个人对自己工作不够努力,导致了你对这些问题的拒绝或者是不接应。中国媒体很多、网络很多,但是真正优秀、合格的作品非常少。这是我对自己工作这么多年来非常羞愧的总结,我觉得自己是一个不成功的记者,写书也写不过刘鉴强,所以我很嫉妒大家有一些好的作品面世。但是我还是去接应一些东西。不管能力如何,大家努力的接应,只要跟现实有一些真实的来往,这个就是我们写稿子基本的前提。根本不是说没有选题或者说那个选题没有代表性的问题。刚才来的这些记者都很年轻,我像他们一样年轻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是我没有想过那些事情。今后10年之后中国媒体也许还有很多人还是不接应,继续毫无生趣的生活,但我想接应的记者会越来越多。

刘鉴强:冯永锋写过很多很好的文章,而且现在组织了达尔问自然求知社,鼓励人们向自然求知,而且每个月都有一个主讲人讲很好的环境问题,我们很多记者可以从他那里得到线索。刚才讲了媒体的表现,我想听听NGO你所碰到的媒体问题?

李波:作为一个局外人或者作为一个读者,我觉得媒体对于民间组织关注的问题的推动是功不可没的。比如说在信息公开、环境影响评价、过去多年水坝建设等多方利益博弈的过程里面,我觉得如果没有环境记者参与的话,我们现在看到的局面或许会倒退5年,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所以首先我觉得媒体的贡献和帮助真的是特别大。

但是有时候也会一些挺恼人的事情,我们最近就碰到一件事情跟大家分享一下。就是在3月中旬的时候自然之友发布了今年的年度环境绿皮书,里面有一些关于垃圾议题报道的文章。路透社做了一篇报道,这篇报道里面对于我们这本书观点的引用是有错误的,只不过我们一段时间没有发现这篇文章里的错误。一直到4月19日有一本科学杂志报道了一篇题为《垃圾焚烧争论》的文章,这篇文章里面就直接把一些我们没有说的观点塞到了我们嘴里面。我们正式给他们写了一封信,要求他们告诉我们这个观点是这本书的哪一页、哪一段,哪个作者写的,如果没有这个事实的话,要求他们道歉。他们给我们的回话是,这个事情是从路透社的文章上看到的。当时他们想找这篇报告力图核实,但是发现这个报告是收费的,然后说如果真要找责任的话,希望我们联系路透社,他们觉得他们是没有责任的。但是路透社可能是一个更综合型的媒体,而他们是一个科学类的专业杂志。科学类的杂志,应该在求证事实方面更注重事实的来源吧!特别是对一个文章的引用。所以这个事情目前来说对我们也是一个挺苦恼的事情,通过这个事情我也看到媒体记者里面也是什么样的都有。

刘鉴强:这个杂志引用路透社的时候有没有说明是引自路透社?

李波:没有说路透社的名字,他直接说自然之友发布的环境绿皮书认为。

刘鉴强:由于杂志一方不在这里,所以大家不要完全采信李波的说法。

刘鉴强:也就是说他引用的时候没有说是引用路透社的,给读者的感觉是自己采访的,但是你找他责任的时候,他说让你找路透社。熊蕾老师是在清华教新闻伦理的,请她说一下看法。

熊蕾:这也是我的一个苦恼。我们教新闻伦理课的时候给学生布置了一个作业,把学生分成组,每个星期监测新闻源的问题,他们监测了几家报纸,发现很多新闻源是来历不明,经常是“据了解”、“据悉”。转述别的媒体、别的报纸的看法,没有出处。学生来问我这是为什么?我就没有办法回答,因为我没有在中国的新闻院校里面学习过,一开始培训我们的就是老外,都告诉我们新闻必须要有出处,如果不讲明新闻源、保护消息来源的话一定要有正当的理由。我发现这个是中国媒体很令人尴尬的现象,我不知道各个媒体自己有没有这样的规定,但是就我所了解的,都没有对新闻源给出具体规定。

冯永锋:我觉得李波没有被媒体糟蹋够,我建议你不要太在意。媒体道德方面有些东西还是要遵守,还是没有用心的去工作,你没有用心工作就会瞎编乱造。所以这种东西需要社会本身给媒体上课或者是持续的考验。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