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对话 > 正文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2010年05月17日18:14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腾讯绿色编者按】(摄影 徐阳)2010年5月13日,首届中国“最佳环境报道奖”及入围奖颁奖会在北京腾讯网召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陆振华、《南方周末》记者孟登科和《南方都市报》记者杨传敏获得最佳环境报道奖,各获1万元奖金,另有6位记者获入围奖。颁奖会完毕,腾讯绿色、中外对话及英国卫报联合举办了主题为“未来十年,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的研讨会。来自政府、媒体及NGO的嘉宾与获奖媒体一起深入探讨了未来十年,环境报道将如何走向的其问题。

主题未来十年,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将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主持人:刘鉴强 中外对话副总编

对话嘉宾: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李波:自然之友总干事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熊蕾:高级记者、前中国特稿社副社长、清华大学客座教授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刘友宾: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 总编辑

未来十年 中国记者面临什么环境灾难?

冯永锋:《光明日报》环境科技记者

【研讨会实录】

中国最早的环境报道就是曝光模式,预见性的不多

刘鉴强:熊蕾老师是资深记者,中国特稿社的副社长,现在是清华新闻学院的客座教授。刘友宾老师是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的总编辑。冯永锋是《光明日报》的环境科技记者。这位是李波先生,是“自然之友”的总干事,是中国最大、最早的NGO环保组织。我们今天讨论一下“2010-2020未来十年环境报道如何走向”的问题。

刚才颁奖的时候我有一点感触,我想问大家一点问题,我们三个头奖获奖者两个29岁、一个28岁,大家有没有觉得自己有点老了?各位都做了十几、二十年的记者了,跟他们相比你们觉得过去环境报道是怎么样的,现在有没有什么进步?

熊蕾: 我们那个时候做环境报道,一个是信息的来源比较单一,就是政府部门。再一个就是我们对国外的信息了解的不多,那时候没有互联网,能够看到的国外报道也不多。提前发出声音、提前发出警示的报道比较少,总是问题冒出来以后才能够报道。比如说我印象比较深的,国内比较早的环境报道,是在云南的石林建水泥厂,都已经开建了,然后大家觉得不对,那是风景区好像不应该建水泥厂。北京这儿是卢沟桥好像也要建水泥厂,还有鱼塘里的鱼死了,老百姓觉得是污染的原因,然后开始打官司,我觉得那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事情,那时候的环境报道带有预见性的不太多。

刘友宾中国的环境新闻是从曝光开始起步的,可以称之为“曝光模式”,另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在政府的强有力引导之下,比如说环保总局就经常组织很多记者出去采访。中国第一代环境新闻工作者有很强的使命感、责任感,早期的环境新闻跟政府关系非常密切,同时又保持了很大程度上的批判精神,这是很难得可贵的。但这种“曝光模式”走到一定阶段之后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对环境问题如何进行深度报道,有时候稍微处理不好就变成了浅层次的道德批判或者谴责,以点代面,以偏概全,为曝光而曝光。

熊蕾:我认为国家环保局的第一代领导人曲格平那一代对于媒体的开放态度,对于中国环境报道从无到有的进步,是功不可没的。我们经常说环保局在政府部门里面是一个弱势局,所以曲格平有一句名言,“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就是在媒体批评和监督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所以他那一代的领导人,对批评性环境报道是比较鼓励的态度,在政府部门里面是比较少见的。我觉得中国环境报道的发展和这些背景分不开。当然现在的环境报道从记者本身的素质来讲,还有他们的知识构成、社会的认知程度、公民社会的发展,和那个年代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是我觉得环保局的这个贡献,多少还是应该肯定的。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