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大同官场地震:煤大王与公安局长联手掘金

2010年05月13日09:41南方新闻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当打黑英雄遇到温州裁缝

究竟温州煤商李克伟有什么能量让这起矿难的真相掩盖六年之久?这与他认识了大同原公安局长申公元有关。

申公元2002年年底从临汾调往大同市任公安局长。此时的大同刚刚从低廉的煤价中缓和过来。

1990年代末,电煤价格一直低位运行,大批无法就业的矿工子弟迅速演化为社会流氓团伙,大同当地称之为“社会人”。

最为经典的案例是,当时山西省的一位省级领导在太原吃饭,突然人头攒动,该领导原以为是欢迎自己,却发现大家夹道欢迎的是大同“火枪队”首脑。一位在大同从警近40年的干警称,当时大同有浙江、四川、河南、河北、东北等诸多帮派。

号称临汾“四大金刚”之一的打黑英雄申公元无疑是奔大同“社会人”而来。大同警界一位官员回忆,2003年,在申公元到位六个月后,他曾到申的办公室,结果,有人说申在会见大老板。让其惊讶的是,没过多久,申陪着两人出来,其中一人就是李克伟。

“这两人在我眼里以前是些狗屁,都是卖鸡丸的,社会盲流。”上述警官对此不屑一顾。

和其他掘金山西煤炭的温州煤商一样,40岁的李克伟曾干过最辛苦的井巷工程,还做过裁缝。但2002年时的李克伟身家已上亿元,当时公安局的一位高层见到李克伟之时,别人介绍说,这就是李克伟,“李哥”。

上述警界高层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02年年底,申公元刚来大同之时,他和申在一家粗粮馆吃饭,当时申抽的是一元一盒的凤凰烟,一口气抽了三四根。“他不是作秀,我心里真感动,我抽的是二十多元的芙蓉王”。四百多元的饭局吃罢,申公元还要求把饭菜全部打包带走。

2002年冬天是大同电煤价格的一个转折点。电煤从一吨90多元一下子跃居195元,直冲到295元之上。煤矿转让价格也扶摇直上,一座2000年还只值几百万元的煤矿,不到三年就翻到上亿元。此后轮番上涨的煤价迅速改变了当地的社会生态。

上述大同警界高层说,当他2003年再次见到申公元之时,申已经开始吃鲍鱼,鱼翅也是一人一份,抽的是中华,“讲话声音也变了,衣服倍儿直”。

“我们这里的大老板,80%都是外地人,人家会做买卖,听说来了个新局长,拿上200万元到300万元,装一个烟箱子,‘找个靠儿’;申公元开始不敢收,都是旁边的几个参谋出的主意。”上述高层称。

短短六个月时间,这位公安局长完成了华丽的转身,温州裁缝也找到了“靠山”。

晋北第一“煤大王”

李克伟在此之后,个人资产迅速翻倍增长。和李克伟同乡的一位温州煤商证实,李的资产已经有十几亿元。“他有脑子,滚动很快。”

和李克伟接触多次的左云县综合技校校长马文有说,李克伟“年轻、不老练、谈话比较随便”,办事却“非常痛快”。

2003年,李克伟在向技校买红窑沟煤矿时,技校出价1000万元,最后950万元成交,基本没还什么价。技校那时拥有三座煤矿。

在马文有看来,李克伟认识左云县领导的时间比较晚,关系主要集中在大同南郊区。大同南郊区是大同市小煤窑最密集的区域。

大同公安界高层证实,李克伟之所以在短短不到十年内就拥有十几座煤矿,关键是申公元领导下的公安帮助其抢矿,然后让李克伟代理。

一般途径是,公安局治安支队主管民爆,经侦支队负责查处偷税漏税,矿山稽查大队管越层、越界及非法开采。这基本卡死了没有关系的煤矿。一位温州煤商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李克伟非常“霸道”,为了抢资源,连老乡、亲戚的矿也不放过。

依靠强硬的政治资源,李克伟短短几年内成了大同南郊区最大的煤矿“代理人”,最高峰时拥有十几座煤矿。

李强硬的手段也让矿工“闻李色变”,李克伟眼角的一处伤疤让很多人记忆犹新。一位矿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李克伟雇用了一帮马仔,专门收拾井下干活不积极的人,打手打断了一名“偷懒”矿工的肋骨后,还称“排骨怎么不结实”。

一般,当矿难发生之后,大同公安局内保二处首先前往煤矿查扣账户,控制矿主。但是,据警界官员证实,他们从未收到任何查处李克伟矿的通知和要求,包括红窑沟矿难他们都没听说过。

双面警察

在大同警界的一位高层看来,申公元调任大同之后,也发起了一场打黑行动。对于大同来说,虽然前任局长曾发起过“云剑1、2、3号行动”,但未从根本上剿灭大同的黑恶势力。

然而,从2003年开始,大同市公安局开始“强势出击”。其中,大同公安局给各煤矿强配两条警犬、收费3万元,被《山西晚报》曝光;原大同公安局副局长、交警支队长郭亮曾公开称,“交警支队一年给财政交了4000万”。郭亮2006年7月落马后,大同交警支队门口聚集了许多出租司机集体燃放鞭炮,宣称“送瘟神”。

煤炭的暴利将大同的警界、政界都裹胁其中。在大同警界的高层看来,申公元是典型的“护犊子”作风,申公元手下的小弟兄,都跟着发了财。他在临汾的这种性格迅速被复制到了大同。

2003年夏,申公元到任大同半年,开始调整干部。彼时,大同有干警3700人,科级以上干部200多人。一位当时希望得到提拔的官员对申说,自己在公交分局干了20年了,想换换地方,申说:“那个地方好,不要动。”后来,这个官员从一个处长口中才获知——“那次送50万元都调整不了”。他本想送的是五条中华烟。

借助调整干部,申迅速在大同网罗起一大批心腹。

此时申公元的手下,也开始由煤转入其他社会行业。就连申公元的司机也跟着发财。申的白色“大霸道1号”闪着警灯驶过交警查处超限的站点时,后面跟着10辆“东信1号”的煤车,交警全部靠边站。正在为自己的煤车交罚款的人抱怨说,他们为什么不罚?交警说:你们的车能和局长比?“东信1号”牌子的煤车队正是申公元的司机经营。

申公元越玩越大,也让很多警界官员吃惊不已。

一位知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曾有一次,一帮煤老板在北京一座楼的14楼赌博,雇用他们在这个房间顶部安了摄像头,上述知情人士在15楼看监控。结果午夜12点半,他们竟然在监控电视里面看到了申公元,当时一位大同当地的老板给申留了5捆钱。“楼上的人都快吓傻了”。

即便这样,大同警界对申公元的个人能力还是颇为佩服。申公元听取汇报案件的时候,一听就知道哪儿有问题,“你啥都骗不倒他”。他总是问“三个问题”:为什么某某地方有漏洞,安排警力不足;你为什么不在什么地方堵住他们;你和他们什么关系。

真正让申公元黯然离开大同公安局长宝座的是2006年到2007年发生在大同的“四起公安部督办大案”。这四起案件涉及买官卖官、民爆管理、涉矿的黑恶势力等。

2007年2月,申公元迫于舆论压力辞职。3年后,因当年的矿难瞒报事件,他再次被中纪委纳入视野。4月初,他被中纪委带走。

(新华社 《国家财经周刊》、《成都商报》记者对本文亦有贡献)

(南方周末)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