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企业CSR > 正文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成功前进一大步 仍需努力

2010年05月04日10:25沃顿知识在线沃顿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过去,只有西方企业才关注企业社会责任(CSR)。现在已不再是如此。比如,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在过去的20年中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不仅对今后中国企业以及中国的经济发展都起了重大的影响。空气污染管制处北京办事处高级副主任、政府关系顾问的Marc Parich提到:“过去中国政府对企业社会责任很警惕,但最近几年他们已经推行实践用以填补发展差距和实现社会目标。”

  根据规定和认证全世界管理和组织标准的国际标准化组织规定,企业社会责任是指一个组织对其所发生的社会环境活动影响负责,他们的行动必须与社会和可持续发展的利益相一致,必须是建立在道德行为基础上的,必须是符合法律和政府文书的,也必须是被纳入该组织正在进行的活动。换句话说,公司要执行好企业社会责任,必须关连到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个人或受公司货物或服务影响的群体等。利害关系方还可以包括消费者,政府部门,媒体,地方社区,非政府组织,竞争者和/或供应商。

  对许多个人、非盈利性组织,企业社会责任往往使他们进退两难。如果他们要运作经济实体,是在他们的和他们的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中分配公司的有限资源以推进社会目标?企业一直在处理这一紧张局势的一种方式就是用融合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和企业战略的做法来确保两者之间的和谐。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也不例外。它在这些和其他各种参数内运作,就好像世界的其他企业社会责任实践者所做的那样。但它也确实存在重要的差异。1980年以前,单位或工作单位是中国城市社会主义的社会枢纽。

  作为社会福利、医疗保健和教育的唯一提供者,单位提供了从就业安置和住房供给到儿童保育和教育的广泛服务。但是,当中国的经济改革取得上涨的势头,单位便消失了。这就是为什么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的最近一波,作为对社会目标的企业发展的重要复苏打击到了许多观察家。一个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顾问,社会风险集团的高级管理人员Nora Gao认为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对大多数机构来说并不新鲜,而只是他们曾经所追求的社会目标的正式回报而已。

  如今企业社会责任目前的形式是由西方跨国公司在90年代传入中国的。根据高先生所说,催化剂是跨国公司努力安抚担心包括中国业务在内的海外业务劳动条件的西方消费者。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早期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重点是监测和提高劳动标准。然后蔓延到跨国公司的供应商,再被出口西方市场的本地公司所采用。如今,根据一名企业社会责任与公司的创始合伙人,另一个中国顾问Leo Jia的观点,“企业社会责任活动如今正视了如教育,保健或环境保护等各种具体社会目标的进步。”

  但是目标和行动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空气污染管制处的Parich解释道,“因为在中国首次采用了CSR公司的部分原因是因为消费者对劳动力剥削的抗议--最早和最基础的从业人员认为这是一种容易在国内取得经营许可证的方法--换句话说,这是一个针对于满足当地的法律和监管要求的标记方框练习。“在很大的程度上,在中国推广企业社会责任已经转向确保遵守基本的标准和法规上了。”他说道。北京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华源集团董事长任志强最近向记者描述的是企业社会责任是指公司“按照法律和公平 - 确保工人的幸福,同时保持每天在法律范围内进行日常行动下运营。” 如今,中国企业的最根本是水平“遵守法律和普遍拥有最佳的运营条件。”进一步沿看企业社会责任的领域,公司通常更积极地关注于与当地社区的互动,也奉献企业资源以改良社会。

  政府的支持对在本地公司提高企业社会责任意识发挥了关键作用。新法规包括经修订的公司法,它要求公司坚持社会和商业道德,以及履行社会责任。企业社会责任的范围现在显然已经超出了劳动问题,延伸到了更广泛的活动。

  相同但又不同

  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有两个不同寻常的特点。首先,它从国外来到中国;它不是对本地消费者需求的回应。事实上,因为中国消费者普遍不知道企业社会责任,他们也很少能达到像一个重要利益相关者影响商业惯例的那种地位。相反,政府是中国主要的企业社会责任利益相关者。它表现在两方面—它监控商业惯例,并设置国内公司运营的标准。它作为一名股东、客户或政府支持的非政府组织,或非政府组织那样与公司联系着。

  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的另一个显着特点是它发展相对落后。根据亚洲慈善论坛,在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在慈善的形成过程中趋向于主要涉及短期行动。而在西方企业社会责任已经超越了这一点,正慢慢成为公司长期的综合战略规划。

  2008年的四川省地震通常被认为是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问题一个转折点,因为它产生了巨大的志愿服务输出和空前的捐赠数目。一个典型的例子:高科技跨国企业思科系统公司承诺在三年中用4500万美元支持四川重建项目。然而,根据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顾问的观点,慷慨响应抗震救灾工作可能是一个难得的慈善活动,更多的是与民族主义有关,而很少是对企业社会责任的长期承诺。

  要找到一家公司充分将企业社会责任主动性整合到组织的每一个部分仍然是罕见的。另一家企业社会责任咨询公司商道纵横的最近研究表明本地企业一般不了解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和业绩监测的价值。研究发现,只有121个中国企业公布了2008年1月至11月可持续性报告。(而截至2009年10月,单单上海证券交易所就有800多家上市公司。)更重要的是,一些企业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只提供公共缩写本或只授予政府当局和监管机构权限查看。

  牵引者与技术

  根据研究,中国企业决定发出企业社会责任报告主要有两个原因:一. 作为在高级管理人员之间提高企业社会责任的意识和贡献的一部分以提高企业形象;二. 以满足政府要求。根据中国政府关系专业的一位顾问所说,在大多数情况下,跨国公司特别将企业社会责任看作是他们政府关系计划的一部分。

  以下是思科在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情况。思科是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先驱,它针对企业开发和管理项目时采取不同措施,提供给其他公司重要的经验教训。硅谷的互联网网络设备制造商于1994年在中国投入运行,他们已经设计了企业社会责任活动,以加深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发展与现有客户包括大华跨国公司密切的关系。

  思科中国在12个办事处和研发中心雇员人数超过3000人,它有一个由全职员工工作的专门负责企业社会责任的部门,这个部门直接向思科公司的美国总部公司事务部报告。虽然母公司制定全球企业社会责任战略和分配预算,思科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部门负责执行这些参数范围内的国家活动。为了使国家的主动性一直处于运转中,中国的企业社会责任部门想出了他们自己的行动计划,他们并不限制于总部的指示。

  另一个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先驱是卡特彼勒。它是掘土和建筑设备以及柴油机、天然气发动机和涡轮机大型制造商。1996年,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皮奥里亚公司在北京建立了卡特彼勒(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如今,它已在中国设有18个工厂和办事处,在60多个业务单位里拥有超过5000名员工。卡特彼勒公司的计划是由本地公司事务部处理,其也为当地企业单位的社会责任活动的批准和资金提供帮助。该公司事务工作队与建立于1952年拥有全球影响力的独立慈善机构卡特彼勒基金密切合作,以确定为哪些企业社会责任计划提供资金。此外以财政支持为依托基础,卡特彼勒中国最近开始拨出其预算的一部分,以支持地方倡议。

  这两家公司跟许多其他公司一样,将他们的企业社会责任倡议与政府的机会看齐。例如,卡特彼勒目前的措施集中在教育,卫生保健和环境保护。

  公司将它的目标放在有工厂的社区,有利于当地的人力资本发展。有了这些额外的利益,这个计划对于吸引未来工程师的进驻可能是个很好的方式。思科公司将着重于提高其员工的生计作为它的一部分。其措施包括职业咨询服务,多元化的倡议和雇员都参与的非政府组织支持。在公司之外,思科公司着重于发展教育和卫生保健。

  不过,像思科和卡特彼勒公司都知道,如今在中国一系列的因素可以影响更积极的企业社会责任活动,其中包括:

  缺乏政府行动: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题为“公共部门在加强企业社会责任的作用:基准研究”,指出政府在发展中国家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一个主要推动者,它通过立法来刺激民间社会进化。但是,监管限制往往恰恰相反。

  尤其,监管框架的缺乏限制了私人非政府组织的发展。他们都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参与者,因为它们向公司提供项目实施的意见,其中大多数没有足够的智力或财力来规划和运行的社会内部倡议。非政府组织拥有专业知识,人力资本和当地知识,所有这些对成功的企业社会责任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思科和卡特彼勒都与这些地方组织合作,尽管他们自己也拥有高度专业水平的企业社会责任人员。

  当被要求指出限制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发展的因素时,社会企业集团的高先生引用了中国的非政府组织不发达的性质。大多数公司与政府经营的非政府组织合作,因为他们得到国家批准与处境不利的团体合作,允许向中国捐助者开具慈善捐赠收据。然而,一些关于政府经营的非政府组织的常见投诉涉及到他们财务的不透明和低效率。构成中国最大非政府组织群体的基层非政府组织,很少目标于与企业建立伙伴关系,因为他们通常缺乏开具收据的法律地位。我国政府据说是不愿意推动非营利的发展的,尤其是涉及到敏感的社会问题。

  缺乏专业知识:非政府组织的发育不全不仅阻碍了企业社会责任倡议的进化,而且也限制了一支强大的本地企业社会责任工作队伍的发展。企业和非盈利机构都缺乏专业知识。其结果是:企业社会责任活动并不像他们所能达到的那样有效和有效率。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许多公司将企业社会责任与其他部门相结合,这样企业社会责任的规划和实施经常由同样负责政府或公共关系的工作人员进行。

  另外,独立的企业社会责任监督和基准在中国并不存在。虽然一些公司有衡量企业社会责任效力的内部标准,但团体内并没有统一的基准,除了纯粹的捐赠标准。商道纵横的研究强调,企业社会责任的披露最好是不完整的,让外部利益相关者难以了解最新的发展情况。但缺乏对公司社会责任战略监督和执行的外部审查使公司提高此障碍的机会变小。

  消费者意识缺乏:社会投资集团的高级研究分析师Leo Zhang证实了消费者社会责任意识普遍较低。“由于企业社会责任在中国并没有以回应当地消费需求形式发展,而贯彻企业社会责任也有来自市场的压力,”他说。

  更重要的是,因为在中国市场的竞争主要还是以价格为基础,公司面临着巨大的节省成本压力,这样对他们其中一些公司证明“经营许可证”的地位更容易。

  专家说,一些当地的消费者即要注重企业的社会责任计划。事实上,思科承认它的企业社会责任活动不是特别针对于提高消费者对特殊问题的认识。但专家说,即使企业社会责任可能不会响应目前的市场需求,但持续推行的措施无疑会有利于向外部树立长期更大的社会责任认识。

  全面发展

  由于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自上而下的趋势,政府、其组织和私人当地和外国公司都可尽己所能鼓励这种趋势的发展。其中,能够在中国进行更积极的社会责任活动的最紧迫领域包括:

  监管和运营环境:政府正在建设一个有利于企业社会责任的不可或缺的监管和运营环境。特别是它可以提供税务优惠。这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发生了。2007年,为了在年利润中将免税捐赠的允许水平从3%提高到12%,一项新的企业所得税法产生了。黄蒿名,中国非政府组织合作协会理事长表示,倡议应推动企业以增加对中国非政府组织的财政援助。

  此外,政府还可以鼓励利益相关者之间的信息交流,以帮助有效率地发展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目前,利益相关者特别是广大公众得到的企业社会责任信息是很有限的。然而,形势瞬息万变。据专攻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发展的一家顾问公司Greenovate的创始人Mihela Hladin所说,原因之一便是当地媒体对企业社会责任的覆盖面大大增加。虽然这是提高公众认识的一步,政府还可以通过将与企业社会责任有关的信息发表在一个中央存储库,例如年度报告,来加速此进程。这将保证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能获得相关信息,这样能依次提高披露的质量。

  各监管机构已向这一方向迈出了一步。例如,2008年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已经通过发表关于为什么企业社会责任通常对上市公司很重要的报纸来说明他们做出了行动。结果,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的公司数目在2008年的前11个月就上升至121个月,而整个上一年才只有77个。

  发展专长: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发展的一个循环主题是人才的落后。但是中国企业现在知道,企业社会责任已排在了政府议事日程的前列。政府已开始在中国把企业社会责任作为社会目标来推动,并把帮助国有企业建立独立的企业社会责任部门作为最近的任务。这将有助于吸引更多人加入此领域。

  公众意识:启蒙公众和雇员对发展企业社会责任也很有必要。例如,2009年上海市人民政府主办了一场社会企业竞争,部分目的就是提高企业社会责任相关问题的认识。而也应该提醒一般大众,除了政府和投资者,他们也代表了利益相关者的一个重要群体。

  与大众媒体合作是一种有效的提高公众认识的方法。在思科公司,它的社会责任举措已引起积极的媒体报道,这向他们的潜在新客户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息,也有助于在公司建立一个充满活力的,有社会意识的职业道德规范。

  思科的精神用其公司的座右铭来说就是“改变世界工作,生活,游戏和学习的方式。”因此,拥有思科精神社会意识的年轻一代求职者会将该公司视为良好的雇主而为其工作。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是不可能很快复制与西方相应的部分,但它逐渐拥有了自己的特色。在如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经济体,企业社会责任拥有对于大部分重要人口急切取得社会进步的潜力。目前的挑战是促进企业社会责任,以便它不仅有效,而且还可以对商界和华人社会的效益产生良性的循环。

  企业社会责任部门及公司的负责人说道,“积极参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一方面为私营公司,另一方面为整个社会,都提供了一个互惠互利的机会。”中国企业如今面临的现实是他们在一个企业社会责任意识不断提高的瞬息万变的社会中经营,并且他们必须对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发挥积极作用。首先,企业可以刺激宏观措施的落实。在推广意识方面,企业可以发布企业社会责任年度报告和改进企业社会责任指标。

  外国和中国企业可以通过招聘和开发专业的企业社会责任工作人员来加强在此领域的专业性。企业承认要找到专业人才将企业社会责任纳入成为一个组织的业务战略是一个重大挑战,但企业可以建立专门的企业社会责任职位,并为这些员工提供正式培训。企业还可以提高他们企业社会责任部门的自主性和能力,使企业社会责任在公司内部专业化。另外,他们可以通过提供其员工参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的机会,更具创造性地与客户交流这些活动,改善让媒体参与的方式,向社会开发标志他们贡献的产品等方式鼓励社会意识公众的增长。

  本文作者:沃顿商学院珞德国际关系暨企业管理研究所2010级学生Joshua Huang, Jeff Lee, May Lo, Leonardo Navarro和Azusa Owa。

  中文译者:

  任长慧教授(TherESa Jen), 沃顿商学院珞德国际关系暨企业管理研究所中文部主任

  谭伟林(DenISTurgel),沃顿商学院珞德国际关系暨企业管理研究所2010级双硕士毕业生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