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 > 正文

南平杀童案:死刑之后,大家都解脱了

2010年04月30日08:14南方新闻网柴会群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得知死刑复核结果后,家人并不感觉奇怪,如果说稍有意外的话,就是感觉“快了一点”,但是,他们认为,无论是对郑民生本人,还是对于家人,早一点执行或许是一种解脱。

南平杀童案:死刑之后,大家都解脱了

CFP/图

郑民生在法庭上坚称有人要害他。

4月28日上午,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南平杀童案发生36天之后,罪犯郑民生被执行死刑。

郑民生家人在此前一天得到通知,在执行之前,有三名亲人得以与其见面,这也是郑民生在南平杀童案发后首次会面家人,此前的两次庭审,由于深感无法面对受害者,郑民生的家人均没有出庭。

会面时间不到一分钟。据知情人士称,得知死刑复核结果后,郑民生表现平静,嘱咐兄弟将其骨灰撒入河中,并照顾好各自的小孩。他还提到,对于尚不知情的亲友,就说他出车祸死了。

对于这一结果,家人并不感觉奇怪,如果说稍有意外的话,就是感觉“快了一点”,但是,他们认为,无论是对郑民生本人,还是对于家人,早一点执行或许是一种解脱。

受害者对此结局同样未感意外。但对他们而言,并不意味着事情已经结束,此前,已有8名学生家人对学校提起诉讼。由于郑民生案发时身无分文,所有的善后事宜均由当地政府埋单。

至此,南平案终于在惊疑未定之中写下句号。

常理无法解释的杀人动机

“恋爱受挫悲观厌世”导致杀人“拜托别再问了,上面不让我们乱讲。”

4月22日,案发一月后,面对前来采访的南方周末记者,南平市延平区马站社区卫生服务站院长魏永蒙连连作揖。他不愿再就郑民生案作任何回应。

马站卫生服务站是卷入郑民生案中的诸多“无辜”角色之一。由于郑民生作案前失业,且对警方称杀人是因前院长王德彤等人的“迫害”,魏永蒙曾和他的多位下属在事发之前曾向来访记者澄清。

然而,没过几天,魏就和牵扯到此案中的众多人士一样,开始缄口不言。

同样缄口不言的,还有郑民生的被指定的二审辩护律师、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忠钦,4月26日下午,当记者找到其律师事务所时,听到他在办公室中向通报的前台小姐说:你就说我不在……

郑民生位于南平市三官堂4号楼的家则继续大门紧闭,自从郑民生出事后,住在此处的郑民生三哥“小不点”一家就失踪了。住同一栋楼房的另一个哥哥则对来访者充满警惕,尽管记者解释再三,他最终没有开门。

“他一人做事就让他一人承担吧,我们还要生活。”亲戚中惟一与南方周末记者见面的一位家人说。

受访者们的回避根源于一个禁忌:郑民生究竟有没有精神病。

南平杀童案发生后,围绕着郑民生的司法程序一直以罕见的高效率运转:案发第2天批准逮捕,3天后提起公诉,4月8日一审判处死刑,4月20日二审维持原判。从案发到终审判决不足一个月。

事实上,“从重从快”从一开始就成为郑民生案的指导原则。来自南平政府网上的消息称,郑民生案发生次日,福建省有关领导即赶到南平,传达了有关领导关于此案的指示精神,要求“依法依纪尽快结案,用最短时间、最高的质量办理此案”。之后,据《人民法院报》报道,“……南平中院快速反应,提前介入,迅速组成了合议庭,确定了从重从快审理的原则。”

不过,尽管走完了所有的法律程序,郑民生的杀人动机却仍然存疑:一个原本胆小怕事的外科医生,为什么用尖刀刺向与其无冤无仇的孩子?

法庭的判决书也未能对此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

一审判决书如此描述郑民生的杀人动机:……被告人郑民生因恋爱受挫,与同事、家人关系不和,而悲观厌世……并称其犯罪“动机明确”。

二审判决书说法则有所不同,所谓郑民生“与同事、家人关系不和”的说法被剔除,将其犯罪动机主要归于“恋爱挫折”方面:“上诉人郑民生因追求异性不成,无端怀疑他人从中作梗,认为他人欲对其陷害,为泄愤报复,竟残杀无辜……”“残杀无辜”前表示惊讶和不解的一个“竟”字,仍反映出此说法逻辑上的牵强。

事实上,早在一审开庭审理时,郑民生就“交待”过杀人原因。他坚称自己只负30%的责任,而70%的责任要归咎于一个叶姓女子。

以证人身份出现在判决书上的叶姓女子,是南平杀童案中数名无辜卷入者之一。郑民生在法庭上反复提到:叶某“非郑民生莫嫁”,还联合她的父亲以及马站卫生服务站前院长王德彤,“污蔑我是长沙命案的杀人犯,想把我像蚂蚁一样捏死掉”。

而经警方和法院查明,叶某与郑连普通朋友也不算,郑所称叶家陷害他也纯属子虚乌有。

妄想中的“长沙命案”

郑民生觉得有人诬陷他是命案凶手,他只能“扩大事态”

在无锡精神病专家刘锡伟看来,郑民生杀人的真实动因,在于他不切实际的妄想——精神分裂症的典型症状之一。

刘锡伟此说的依据之一,是他在网上看到的一段郑民生一审庭审视频,他前后看了不下十遍,并逐句记录下郑民生庭上讲的一段话:

因为当天是有钱的土财主为达到目的为所欲为,他们已经搜集了很多物证了,收集物证,他们的思路就是说,长沙命案我在那边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事情,一个凶手杀完人跑了,他们的意思就赖在我身上,把我的毛巾啊什么扔到现场,这就是凶手搞的,先把我抓进去,然后里面不停地审讯,再收集材料,然后说这个人是杀人犯,然后弄死掉。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搜集足够的证据,以法庭的形式,没足够证据就说这个人在审讯过程中自杀身亡。而且那天听人讲,3月23日上午准备动手来抓我,社会很冷漠啊,把你害了,你工作没有了,自由没有了,然后命没有了,我那天就很担心啊,先工作没有了,自由没有了,然后命没有了,现在被人笑,被整个福建省人笑,我的事情现在闹得很开啦,我担心世代被人笑,找害我的人来不及啦,找不到这个人,当时就是想说去杀人,把事态扩大,希望人家追究我的责任,也追究造成我最终走向这条路的责任。我被他们弄进去就必死无疑了。

郑民生所说的“他们”,是指在南平杀童案中被证实无辜的叶姓父女和单位前领导王德彤。刘锡伟从上述文字中分析,郑民生认为叶王二人在对他进行迫害,并已经搜集了很多物证,要把他卷入一宗长沙命案。

郑民生所说的“长沙命案”当然并不存在,而法官也在一审判决书中提到,郑民生所说的“被陷害”均无相关证据支持。不过,法官将郑民生的行为归因于“生性多疑、自卑不自信、封闭孤僻的个性特征,及其为发泄个人私愤的欲望所致”。

然而刘锡伟认为,通过郑民生的表述,可以看出来他作案并非出于“性格原因”,亦非为“发泄人个私愤”,而是出现了“被害妄想”,刘认为郑很可能受妄想支配才去杀人,选择3月23日上午是要在被对方害他以前动手。他希望法院在追究他的责任时,会一并追究造成他最终走向这条路的叶某等人的责任,所以在法庭上,他把责任三七开,70%是叶家,30%是他自己。

刘锡伟说,“他完全是处在一种白日梦状态。是病态的主观臆想。”

郑民生还称叶某家属与警察联合害他,双方曾当他面数钱交易。刘锡伟判断,这种说法可能是郑民生发病产生幻觉所致。


地方新官新政盘点:部分为短期政绩劳民伤财

拉萨投资300亿豪赌“文成公主”遭疑
劳务派遣泛滥 维权难让劳动者很受伤
[“三性”要求形同虚设] [一个劳动者要养活两个“老板”]
“卖官”局长 从楷模到贪官的不归之路
[草根成长的优秀人才何以自甘堕落] [从励志楷模到贪官]
黄河边上的小学 “撤点并校”再审视
[“撤点并校”并未提升教学质量] [“幸存”学校艰苦度日]
李宁品牌危机溯源 本土名牌的没落之路
[原CEO卸任 李宁回归公司] [品牌重塑失败 丢失老客户]
玉溪医改:300元如何让农民也看得起病
[要在人均三百元上做足文章] [未来还需要更多配套措施]
幕后·记者的权利谁来保护  幕后·山寨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幕后·龙江镉污染:谁是元凶 幕后·医患交恶变成致命关系
更多头条>>

[责任编辑:vingieta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