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世博 > 正文

上海世博全球卖碳 减排监管机制尚未建立

2010年04月29日09:4121世纪经济邓丽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上海世博局预测,世博会将接待7000万游客,加上场馆建设等环节,整个世博会期间将产生900万吨碳排放

  低碳之年,世博能否减少碳排放,成为上海市政府必须面对的一件“新事”。

  上海世博局预测,世博会将接待7000万游客,加上场馆建设等环节,整个世博会期间将产生900万吨碳排放。

  按照世博局承诺,其中150万吨碳排放将通过节能减排技术自行承担,另外750万吨碳排放,将通过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下称上海环交所)自愿减排交易机制和交易平台,开放给全球公众,自行支付购买。

  4月27日,上海环交所对外宣布,世博自愿减排平台接受企业和个人购买碳排放。所购指标将专用于世博减碳。每吨碳约合人民币20元,上海环交所估计实际能成交100万吨碳排放。

  北京环境交易所也在运作自愿减排平台,以及针对个人的碳信用卡和针对企业客户的碳中和联盟。但另一方面,由于这是一个新兴市场,还缺乏有效监管和规范。

  京版和沪版自愿减排

  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网站上已经挂出了20余个项目,以水电站居多,如贵州阿珠27MW水电项目,总装机容量为27MW,已于2006年6月发电,年减排量约为10万吨,总出让减排量157667吨,此外还包括风电、沼气等类别项目。

  以世博自愿减排平台为例,上海环交所表示,购买碳排放时,所有减碳项目由第三方(DOE)认证,也会尽量选择一些通过国家认可的项目,所有减排量都是实际产生,已经签发。

  “我们是一个支付平台,登录到网站上,选择购买的二氧化碳额度,网上也有对应的节能减排项目,成功之后,还会收到购买凭证。说白了,就是现货市场”,上海环交所表示。

  上海环交所介绍,对方也要提供碳减排量注销凭证给买方,也有点类似产权交割,确保减排项目不会重复交易。

  自愿减排在发达国家多见,区别于国际上强制减排,主要包括两种模式,一是企业和个人通过自身生产和生活方式改变减少排放;二是通过“碳补偿”方式实现减排,即:在自愿减排市场中,购买自愿减排额度或投资减排项目,用于抵消一部分温室气体排放。

  “这个市场交易额从2002年的4300万美元增长到2008年的7亿美元,供应商达到了200家”,美国远见气候咨询公司三藩市经理李月说。

  上海环交所将选择两种项目,一种是自愿减排项目,要通过核查认证,确认的确可以产生减排量,项目正式运作之后,再由第三方来认可。

  另一种项目属于CDM(清洁发展交易机制)前期的减排量。 “CDM的运作时间非常长,可能CDM项目获得认证之前,已经产生减排量”。

  北京环交所的自愿减排从2009年开始运作。据该交易所介绍,北京环交所首先会根据个人一段时间的碳消耗量,自动生成一个建议购买额度。

  “首先要保证购买的项目在运作,项目的减排量是真实的,同时有个权威的第三方机构认证,不被重复买卖”,这位工作人员说。北交所会给任何一个购买碳的客户发一个电子凭证,包括买方、卖方、签发单位提供的碳编号。

  北交所相关负责人说,希望尽量做到透明,比如知道买的是什么,项目在哪里,情况怎样?卖方知道项目卖得怎样。交易所也会审核交易项目的文件,扫成电子文本,供买方查阅。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自愿减排就像捐款,我给钱支持某个减排项目,但是你到底怎么花的,我如何知道呢?”一位犹豫是否购买碳排放的公司抱怨。

  近期,《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和波士顿大学新英格兰调查报道研究中心一项调查,增加了上述公司的担忧。如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开发商利用轮船在南太平洋抛洒铁灰,称此举将有益吸收碳元素的藻类。美国环保署(EPA)已经表示该计划是海洋非法倾倒。

  该报道称,自愿减排市场足以催生一个产业链,涵盖碳补偿交易的开发商、批发商、零售商和赞助商等。碳补偿极为复杂,缺乏监管,而且在许多情况下,物无所值。但购买减排额的个人或企业,往往被蒙在鼓里。

  “在美国几乎没有监管机制,也没有确定的计量出售补偿额度的方法”,该报道还援引一些碳补偿市场不规范的例子。

  “这个新闻严重夸大事实,”李月不同意报道中对自愿减排市场的描述。她解释,“文中引用美国公司停止中和碳排放也主要是出于经济压力,不完全是对市场失去信心,当时CDM同样低迷”。在李月看来,没有官方或者国际监管机构,正是缘于交易的自发性。此外,这个领域有不少中立的NGO和基金会监督,防止重复交易或者欺诈行为。

  绿色和平组织气候与能源项目经理杨爱伦告诉记者,“上述调查报道也征求过该组织意见,国外自愿减排市场混乱的状况,也可以算作新兴市场成立初期的现状”。

  她解释,自愿减排市场中,中间商的诚信非常重要,“现状是市场没有得到政府监管,没有标准和规范,很多企业还在自圆其说的阶段”。杨爱伦说, 这样一个新兴的市场,政府的规范非常重要,不然的话,可能帮助新能源企业提供利润,但资金并不是花在最需要的项目上。

  “如果减排项目是经过联合国批准的,那不会存在监督问题,因为本身就要经过严格的程序、经过第三方来认可,有规则和机构”,国家气候中心副主任吕学都说,他也是联合国清洁发展机制执行理事会副主席。他表示,如果不是经过联合国认证的量,则面临监管问题,因为国内尚没有建立一整套体系和机制,国外也没有官方规则。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