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社会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河南上访者被关精神病院6年半 涉案4领导被免

2010年04月28日08:09大河网-大河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河南上访者被关精神病院6年半 涉案4领导被免

倔强的徐林东

河南上访者被关精神病院6年半 涉案4领导被免

镇政府的人员正在徐林东家院里清除杂草

  大河网-大河报4月28日报道 因对镇土管所处理宅基地纠纷不满,残疾人张桂枝将大刘镇镇政府告上法庭。在多年的诉讼和上访中,张桂枝和其代理人徐林东屡遭毒打、禁闭、拘留。大刘镇镇政府多次申请,要将张桂枝和徐林东劳动教养,但没有得到批准,最后竟然花公款将二人强行送入精神病院。其中张桂枝在精神病院被关了一年多,徐林东被关了6年多。

  探访:徐林东至今不言悔

  “我对做过的事情绝不后悔!”昨日下午,在漯河市大刘镇,徐林东面对记者眼神坚定。

  虽然在精神病院受折磨6年多,59岁的徐林东倔强不改:“我要聘请律师,申请国家赔偿。”

  在徐林东家蒿草满地的院子里,大刘镇镇政府的几名工作人员正在铲除杂草、修缮房屋。

  “张桂枝的家比我家还破,也好多年没人住了。”徐林东说,当年,他就是帮张桂枝打官司才“引火烧身”的,也正是张桂枝拖着一瘸一拐的残腿多年奔走呼号,才使得徐林东被“提前”释放。

  离徐林东家不远处,就是张桂枝的家:三间主房和一间灶屋破烂不堪,没有围墙的院子里到处是1米多高的杂草。记者费力拨开杂草走到门前,只见一张硕大的蜘蛛网缠在门锁上。

  张桂枝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们全家现在都不敢回家,即使回去,房子也没法住。她现住在漯河市打工的二儿子家。

  起因:宅基地被侵占引发纠纷

  在当年属于郾城县管辖的大刘乡(后改为镇,现属源汇区管辖)东王村,张桂枝一家情况比较特殊:丈夫耳聋,张桂枝本人跛脚,大儿子王战杰智障。

  1991年,大刘乡政府在东王村进行宅基地规划,当年已经17岁的王战杰获得一块宅基地。在缴纳了300多元的费用后,王战杰领到了宅基证。由于当时无钱盖房,他们家只是在新宅基地拉了院墙,种上了树木。对此,当时的村支书和村主任都出具了证言,乡土地管理所加盖公章的收据也证实了这一事实。

  1997年年初,张桂枝发现邻居王某侵占了儿子的部分宅基地,便到乡政府土管所反映。这时,她发现王战杰土地使用证的宅基地面积已被人改小了。张桂枝与乡土管所交涉后,大刘乡政府做出了这样一个处理决定:王战杰的宅基地是荒地,依法收回归集体所有;王战杰可重新向乡政府申请用地。

  张桂枝不服这个处理决定,拖着残疾的双腿跑了4趟,才见到当时的乡土管所所长陈某,但随即与陈某发生了争执。

  张桂枝:精神病院里被关一年多

  张桂枝在起诉书中说,她当时抓住陈某的自行车不让走,陈某当胸两拳将其打倒,又用脚踢她,许多乡干部听到争吵声后前来围观。她在乡政府附近的诊所治病,花去治疗费600元。她请求郾城县法院判令大刘乡政府予以赔偿。

  在另一份起诉书中,张桂枝要求法院撤销大刘乡政府的处理决定,归还原本属于自己儿子的那块宅基地。

  从1997年到2003年的几年里,张桂枝曾7次接到判决书。但由于儿子的宅基地始终未要回来,她的赔偿也未要到,因此张桂枝经常奔波于法院和越级上访的路上。其间,跛脚的张桂枝多次被人殴打,也多次被行政拘留和强行禁锢在乡敬老院。

  2004年4月24日,在家人谁都不晓得的情况下,张桂枝被大刘乡政府强行送进漯河市精神病院,直至2005年6月才被放出。在精神病院,她被关押了1年零2个月。

  徐林东:“被精神病”六年多

  因同情张桂枝一家人的遭遇,同村的徐林东在张桂枝首次打官司时,就主动充当了张桂枝的代理人。徐林东在家务农期间研读了大量法律书籍,因此在法庭上常常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这引起了有些人的嫉恨。

  徐林东曾3次被拘留,10多次被殴打,其中两次被打断肋骨。后来,有人提出:只要你不帮张桂枝打官司,就给你安排工作。这个倔强的单身汉却表示:“决不踩着残疾人的肩膀往上爬。”

  2003年10月30日,徐林东被大刘乡政府押送到驻马店市,送进了一家精神病医院。2009年12月7日,徐林东被大刘镇政府转到漯河市精神病医院。今年4月25日下午1时,广受媒体关注的徐林东出院回家。其间,大刘乡(镇)政府多次请求有关部门对张桂芝、徐林东进行劳动教养,但终未被批准。

  在多年的诉讼中,徐林东一直是张桂枝的代理人。徐林东自2003年10月被乡政府强行送进驻马店市一家精神病医院后,漯河市残联的刘振廷是唯一探视过他的人。

  刘振廷告诉记者,如果不是驻马店市残联费尽周折地提供帮助,他根本不可能与徐林东见面。

  2003年年底,在精神病院见到徐林东时,向来坚强的徐林东竟然号啕大哭:“求求你赶快救我出去吧,(他们)天天逼我打针吃药,时间长了我害怕我真被折磨成神经病呀!”

  疑问:“医疗费”该由谁出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分别给张桂枝、徐林东做精神病鉴定的驻马店市的两家医疗机构,其鉴定书证明张桂枝和徐林东分别患有偏执性精神病和偏执性精神障碍。但令人震惊的是,两家医院鉴定负责人的签名,竟是一个人的名字和笔迹;2004年4月就被送入精神病院的张桂枝,其精神病鉴定书的签发日期竟然是两个多月后的7月19日。

  据了解,给张桂枝、徐林东做精神病鉴定,每人花费1200元;在精神病院期间,张桂枝每月费用为700元,徐林东每月费用为1200元。这些钱都是大刘镇政府出的,而镇政府并不是他们的监护人,无权成为委托鉴定人。

  “在监护人不在场的情况下,精神病医院无权去鉴定一个人是否患病,更无权将患者收留治疗,否则就是违法。”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告诉记者,“大刘镇政府也无权拿纳税人的钱给他人支付医疗费,这是明显的违法行为。有关部门应该追回这笔钱!”

  据了解,大刘镇政府多年来为徐林东、张桂枝支付的“医疗费”总额已超过10万元。

  处理:四名领导已被免职

  据了解,此事被披露后,漯河市委、市政府领导立即批示尽快查处。漯河市源汇区委、区政府4月23日宣布:对涉及徐林东事件的大刘镇工作人员赵廷耀予以停职;成立徐林东事件领导小组,尽快查清事实,妥善照顾徐林东的日常生活。目前,纪检监察机关已赴驻马店市和漯河市精神病医院等单位,调阅原始档案并对相关人展开调查。4月25日,源汇区领导到徐林东家慰问。目前,民政部门为徐林东送去了500元生活费、三床被子和米面油,还为其购买了炊具等生活用品。27日,民政部门又为徐林东发放了1000元救济金。

  昨晚,源汇区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日下午区委常委会做出决定:对涉及徐林东事件的原大刘乡党委书记,现区政府党组成员、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史洪涛,原大刘乡副书记,现区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杨耀勤,免去领导职务;责令有关部门,对原大刘乡信访办主任、现区信访局办公室主任陈会军,原大刘乡政法办工作人员、现大刘镇计生办主任宋长兴免去领导职务;纪检监察机关分别对四人的违纪问题立案,并组织进一步调查。

[责任编辑:ryanding]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