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青海7.1级地震 > 正文

记者亲历玉树地震灾区:牧民富裕程度令人惊讶

2010年04月27日00:47中国经济周刊汪孝宗我要评论(0)
字号:T|T

据了解,有不少救援人员高原反应严重入院治疗,而一些救援队因整体高原反应严重,被迫撤离了灾区。玉树抗震救援指挥部一名发言人称,从4月17日起,广东分三批撤回在灾区救援的人员,第一批为122人,第二批为31人。19日,留守在玉树的150人将全部撤离灾区,返回广东。

这名发言人还说,由于玉树地处高海拔高寒地区,消防官兵一到玉树灾区就立即投入抢险救援工作,昼夜奋战,在剧烈体力活动之下,休息、补养极少,许多人出现了高原反应、重感冒甚至肺水肿等症状。“特别是广东、山东消防总队的官兵来自平原地区,伤病面积较大。因此,已下令这两支消防总队的官兵撤离玉树灾区。”

“汶川地震,我们就处在灾区,是第一支到达现场的部队;现在,我们是第一支到达玉树灾区的四川省军区的专业救援分队。”李军说,“我们这个部队隶属于四川省应急救援总队,是各地市组合的一支专业救援队,归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统一调度的。但什邡救援大队平时编入武装部,是一队人马,代表两支部队。”

而这支经受过汶川地震洗礼的四川队伍,在参与救援的5个日日夜夜里,他们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全力投入救灾。共成功搜救出遇险被困人员37名、遇难者遗体55具、以及现金和贵重物品价值300多万元。

活跃的“民间救援队”

4月16日上午,在玉树体育场安置点,记者看到了来自青海省河南县的“老兵救援队”, 他们在自己搭建的帐篷前休息。队员们一边啃着方便面,一边喝着矿泉水,神情欣然。

其中一个老兵马勇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们一行7人地震当天开车从河南县过来,已经在玉树战斗了一天一夜,搜救出了好几个幸存者。

记者问他感受如何?马勇说,他们是“一批94、95年的老兵,家住青藏高原,已经习惯了这里的气候、环境,一点也没有觉得苦和累”。

马勇说着,随手塞给记者一瓶矿泉水,但记者无论如何都不愿接受。马勇说,为了不给灾区添麻烦,矿泉水和方便面都是他们自备的,准备得很充足,帐篷也是自带的,这方面他们比较有经验,让记者放心。

在玉树军分区大门旁,记者看到标有“沂蒙老兵”字样的一支“救援队”。有的是年过5旬的老者,有的是“雄姿英发”的年轻人。

一位老兵拉过记者的手激动地说,“我是参加1976年唐山大地震救援的老兵,虽然年过50,但我还想为国家做贡献、为军人添光彩。”说着,他便声音哽咽,记者明显看到他的眼中充满泪光。

记者问他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这位老兵说,他们刚刚抵达玉树,设在玉树军分区的抗震救灾指挥部已经给他们分配了任务,他们马上就要赶往救援现场。

在玉树灾区,安徽的新闻同行向记者讲述了一支来自安徽淮南救援队的故事:这是由7名队员组成的爱心救援队,地震发生的第二天即由淮南洞山,火速赶往青海。为了争取时间,几名队员轮流驾驶车辆,于16日午后赶到了甘肃兰州。

在我国中东部地区向灾区运送救灾物资的主要通道——连霍高速公路上,淮南民间救援队一路上看到了济南军区救灾物资车队、陕西省医疗救护车队以及中央电视台卫星转播车队。他们说,“深切感受到祖国是个大家庭,感受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爱心洪流。陕西和甘肃的高速公路收费站都开辟了救灾车辆绿色通道,快速优先放行并免收过路费。”

17日上午,当淮南民间救援队车辆联系到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并将物资转交时,玉树当地干部和藏族同胞都十分感动地说,“你们是安徽省第一批到达灾区的人员和物资,为了救灾驱车40小时没休息,实在让人钦佩。”

“志愿者来得非常踊跃。现在在西宁的省委宣传部办公室的电话已经打不进去了。好多志愿者都托关系打给我们个人,有的电话也不打直接就进来了,见到我们就说‘我来找组织了’。”负责志愿者工作的共青团青海省委宣传部长刘成忠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对此感到非常欣慰。

“现在进行捐助,发动募捐、招募志愿者都算是志愿服务,不一定非要来灾区。”他同时也无奈地表示,玉树灾区地窄人稀,现有万余名武警、军队、消防等救援人员在此救援,加上各地救援者云集当地,人员并不紧张。各地志愿者应根据需要有序进入灾区,其实也是对地震救援的支持,广大民间志愿者应当体恤灾区的困难。

因此,刘成忠建议“志愿者应通过各地团组织等团体进行相应的培训后,有组织、有序进入玉树灾区救援。因为灾难救援毕竟是一种极其艰苦而专业性极强的工作,不仅仅靠热情与爱心”。加上是高原地区,无论天气还是地质状况,都非常复杂,如果对灾区地形、地貌、气候环境没有充分了解而盲目进入,志愿者的人身安全将难以保障。

幸运的震中

此次7.1级地震,震中位于玉树县上拉秀乡日麻村。如果没有地震,这个高原小村也许永远不会为外界所共知。

4月17日,四川省什邡市安全生产应急救援大队在向导的带领下,深入上拉秀乡日麻村开展了搜救工作。这使得救灾指挥部确切了解到上拉秀乡的灾情,为下一步救援和决策提供了可靠依据。《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跟随他们到这次地震的震中进行了采访。

救援车队开出结古镇,广袤辽阔青藏高原展现在眼前。远处群山起伏,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积雪,大片大片的草原向天边伸展。不时看到群群牦牛在高原上漫步、饮食,或是近在眼前的几只。然而,整个高山草原着实太辽阔了,只只牦牛不过是小小的黑点,显得很是孤单。

据了解,这次地震所在地玉树县位于青藏高原东部,地处玉树藏族自治州东部,玉树县城在结古镇,靠近青、藏、川三省区交界处。玉树县辖3个镇、5个乡:结古镇、隆宝镇、下拉秀镇、仲达乡、巴塘乡、小苏莽乡、上拉秀乡、安冲乡。

玉树的藏语意思为“遗址”,相传为格萨尔王建立领地的地方,玉树境内有著名的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再加上古老神秘的藏传佛教传说以及充满激情的康巴歌舞,这里被人们称为“最后的天堂”。如果没有地震,或许没有人会注意到玉树这个高原上的小城。

此次玉树地震波及的范围约3万平方公里,主要造成玉树县和称多县部分地区共12个乡镇受灾,人口约10万人,极重灾区约900平方公里,主要集中在玉树州府所在地结古镇,震中所在地为上拉秀乡日玛村附近。

当救援车队进入上拉秀乡时,并没看到有多么严重的灾情。但车队每经过一户或几户牧民居住地时,都要停下车辆,到牧民家中查看是否是受灾。令人欣慰的是,这里的牧民几乎都没有受灾,房屋完好。尽管每户人家院子里都搭建了帐篷,但帐篷里都没有住人,只是一种预防措施。

更令记者吃惊的是,这里的每户牧民都显得很富有。他们不光有成群的牛羊,还有很体面的房屋,崭新的汽车,摩托车当然更不在话下,就像曾经的自行车一样普及。要知道,这些家当加在一起,他们每户人家都是货真价实的“百万富翁”或“千万富翁”。

在牧区,大部分人家都使用上了太阳能以及卫星接收器等。显然,这里人们的精神生活并不贫乏,而且孩子们的普通话也说得很棒。

其实,记者在玉树县城也同样看到类似的情况,大部分居民家庭都有汽车。在房屋倒塌后,汽车一度成为他们较为理想的生活空间。而在偏僻牧区,人们有如此高的生活水准,确实有些出人意料。

在路过一所学校时,救援队员纷纷下车来查看。学校的三层楼的教室似乎完好无损,只是因为地震已经停课,留下一小部分教职人员和学生看守校园。在学校的围墙上,清晰地写着一行标语“穷不兴教,穷根不断”,让人感慨。

“今天跑了那么远的路,什么也没有干,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但没有什么损失,我们大家都应该很高兴。”救援大队大队长周国兴向记者“调侃”说。

在返程的路上,或许由于一路颠簸,或是由于高原反应,大家都感觉到有些困倦、头痛、胸闷、喘气困难等症状,非常不舒服。大家不再像刚开始上路那样活跃,而是默默无语,都闭上了眼睛休息。回程的路似乎显得慢长而艰难,时间像凝固了。

相关专题:

青海玉树7.1级地震
[责任编辑:fundyh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