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腾讯新闻 > 绿色频道 > 绿色对话 > 正文

环境信息公开对企业有风险 但同时是绿色机会

2010年04月23日10:33腾讯绿色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环境信息公开对企业有风险 但同时是绿色机会

腾讯绿色访谈现场,记者提问

马军:污染程度越高的地区,信息公开越有限

中外对话 (chinadialogue.net)霍伟亚:我有两个问题问马军主任,一个问题问韩会长。想问一下马军主任,第一个问题是,刚才你提到有很多城市信息公开做得好,比如说宁波。做得不好的城市主要有哪些,分布在哪些区域,你觉得原因是什么。第二个问题,关于企业,你讲到有的企业很主动,像韩会长的企业,也有很多不回应你的。这些企业有多大的比例,都是什么样的企业。

现在很多企业都称在绿色经济里面找到自己的竞争力,找到发现利润的地方。你刚才说两年前你有一个厂有问题,你认识到这个问题然后去做一些改进。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你是怎么从这个过程中发现竞争力的?有没有获得你现在觉得很明显的一些竞争优势?从污染到现在获得竞争优势这个过程你是怎么做到的?

马军:感谢您这个问题。我们在评价的过程中整体的评价得分数相对比较低,特别是有一些城市,我们发现到现在相对在08年的信息公开的情况还是比较有限的。中国地域的分布,有东、中、西三个阶梯,按海拔的阶梯。在信息公开的方向上,这个阶梯的高度是跟那个海拔的阶梯相反的。就是东部得分是最高的,达到了36分,中部20多分,西部更低,只有22分的程度。但是并不是说东部的就全好,在东部也有像一些异常低洼的地区。我们的报告里面也提到了,比如说像山东的济宁,像辽宁的本溪,像广东的湛江,像山东的泰安。这样一些地区都是属于比较低洼的一些地区。当然更多的得分不高的城市是集中在中西部的。

尤其值得去关注的就是,一些污染物排放强度比较大的地区和污染程度比较高的地区,他们的信息公开还特别的有限。这里面呈现了一个很大的反差,我们做了这样的一个曲线的图,波峰常常就对着波谷。排放量非常大的地区在信息公开上得分恰恰是在波谷,这两个相对的情况还多过相似的情况。所以我们看到比如说一些西部的地区,像石嘴山、宝鸡、宜宾、庐州这样一些地区和我们中部的地区,像湘潭这样的一些地区。西部还有兰州、株洲、包括攀枝花还有山西的几个城市,大同、临汾、阳泉,内蒙的包头,这样的一些地区得分都是比较低的。

有一些地区比如临汾,它的污染还是有一定的知名度的。我印象很深,我们当时在评价的时候,同事非常苦恼的说,它有网站,但是总也打不开。我们试图申请信息的时候,打遍了当地的这些电话,包括114给的这些电话均无法接通。

所以说,信息公开方面还是要有一条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在第二年开始新的评价的时候,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好的信号。比如说原来得分相对低的而坚决不回应申请的,像兰州市,这一次不但回应了,而且把信息公开的放到了网上。湖南的常德原来也是不回应,但是现在,你告诉它,它说有什么好的建议吗?我们要求公开的信息如果是应该主动公开的,他们干脆就给了我们一个链接,说我已经放网上了,你们去看吧。这样公众也可以看到了。这个就是见贤思齐,好的案例可以相互去学习。

我们现在正在和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和《环境保护》杂志筹办一个研讨会,邀请各地的环保部门负责信息公开的官员一起去研讨,分享这些好的案例。希望他们可以相互借鉴,迅速的提升。

回应第二个问题,环境信息公开办法里面提了两个要求,一个是政府的信息公开,一个是企业的信息公开。两年以来,政府的信息公开还是有所推进,但是在企业的信息公开方面应该讲乏善可陈,并没有企业真正依据环境信息公开的办法按照法规去披露他们的信息。这里面当然也有政府的责任,政府本来罚他十万块钱替他公布,但这种事情做得很少,大家当成了纸面上的一个规定。不回应的企业占了多数。但无论如何在过去两年里面,和我们这个小小的环保组织进行沟通的企业的数量已经超过了250家,这里面包括了很多世界500强的企业,也包括了在各大股市上市的企业。还是应该看到这种进步。可能就像滚雪球一样,最开始的推动总是最难的。后面希望我们能够形成了一个趋势,希望我们的企业都能够像大成,像其他这些优秀的企业公民学习,认识到这个披露不但是对公众的,对环境的责任,而且也是自身的一种真正的提升。你面对公众的质疑,不一定是坏事。古人就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在不断的遇到各种各样的挑战和刺激,能够去回应它,反而这个机理会逐渐变得更健康。那些不回应的,那些完全把自己的这些污染包在这四面围墙里面的,不会有真正长远的未来。

环境信息公开对企业有风险 但同时是绿色机会

腾讯绿色访谈现场,十家媒体记者参与访谈

韩家寰:环境信息公开可以变成企业的竞争优势

韩家寰:我觉得分三个层次来讲,最低的一个层次其实是最基础的层次,法令层次。就是马军提到的违反法令或者是法令要求你要改善,你要做揭露。联交所上市公司开始做这些事情我觉得这是一个层级。

第二个层面是的企业道德的层面。怎么样做企业的社会责任、道德能变得更好。

第三个层次是怎么样更进一步的把它从企业的角度转换成企业的竞争优势,持续发展。

从这三个优势来看,你会看到整个信息非常有意思。我们公司之前积极的沟通可以再加强。一个现代企业、上市企业,最重要要做的,就是满足投资者,满足消费者,还有供应商,整个供应链的关系,你都要让大家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觉得最有趣的是你如何利用这样一个趋势,像马军讲的,雪球已经开始滚,越滚越大,五年以后是一个不得了的改变,对全世界都有很大的影响,这个改变你怎么面对它,而且积极的在这个趋势里面走在前面,我觉得这是任何一个企业都要思考的。我们在中国有130家公司都参加环保为核心,治理沙漠开始,成立一个阿拉善生态协会,大家都在想这是一个趋势,我们要走在前面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马军:我想回应一下韩总说的这个,刚才主持人也说到五年的展望,确实韩总说的是对的,第一层次就是绿色风险,也就是说需要一个合规,达到法规这样的一个要求。这个要求在中国为什么起点定在这儿?就是因为确实还有相当多的企业包括大型的企业都难以稳定的达到这样的一个要求。环保部新近公布的这样一个重点污染源排放的超标的名单实际上进一步确立就是说,还是我们的一个起点。

但是在这个起点上,总是要超越过去,未来五年更重要的问题不是说我们停留在一定要把这个起点要确立了,而是要超越它,超越它的方法就是能够确立达到企业级的一个排放的数据开始进行公布。因为我们的企业信息公开,环境信息公开这个方向实际上已经在世界上也算是比较领先的。但是有一个明显的差距,就是申请公开常常得不到,这是跟西方国家还有比较大的差距。

另外就是,在企业级的排放数据的公布这个方向上,在美国比如说80年代末就确立了一个要求,有毒有害物质必须定期的公布,在欧洲是在90年代末的时候。在中国实际上08年中国环境信息公开办法也确立了这样的一个基本要求,但是实践中还没有做到。所以我就说这个方向应该是我们未来的一个方向。

[责任编辑:suesue]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